69书吧 > 开着外挂来篡位 > 第54章 剖白

第54章 剖白

作者:滚来滚去的团子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不管江梨这几天有没有睡好,朝华郡主的邀请帖依然如期而至。

    不过她倒是省了和晋阳公主请假的功夫,因为一听说有热闹看,晋阳公主也巴巴的凑了过去。

    朝华郡主广发请帖,除了太子自重身份不好参与,五皇子身陷刺杀事件无暇脱身,有些身份又的空闲的皇子公主,基本上都凑去了朝华郡主的郡主府。

    易北扯着贤妃的虎皮大旗,堂而皇之的也掺和了进来。

    单看郡主府门口停着的马车规制,就知道来的人身份都有多高。

    江梨蹭了晋阳公主的车来,省得自己那点毫无装饰的青布小车在一堆公主皇子贵女的车辇前自惭形秽。

    朝华郡主在人堆里蹿来蹿去,和这个说说话,和那个开开玩笑,看到江梨特意打了个招呼,临走时还冲她挤了挤眼睛,表示自己过会儿得闲了再来和她说话。

    易北自然有他的交际圈子,江梨完全挤不进去,和上次在王萱家见过的几个贵女聊了聊天,基本上也就是听着。

    然后胡乱闲逛的江梨,就看见着了熟人。

    那个正在外围角落里派兵遣将吩咐家丁的年轻人,赫然就是上次猎场见过一面的辛辕。

    为什么他会在这里?

    易北不是说替他举荐么,结果举荐到郡主府里来当总管了?

    江梨四处瞄瞄,见没人注意自己,逮着个辛辕把人都打发走了的功夫,溜溜达达走上前去。

    “辛先生。”

    辛辕见过的皇子不多,就一个冒充五皇子的易北,虽然说上次见面江梨充当的只是一块背景板的角色,但并不妨碍辛辕对她印象深刻。

    能跟在五皇子身边伺候的宫女,怎么可能会是等闲之辈!

    辛辕根本不敢怠慢。

    “姑姑也跟五殿下一起来了?”

    江梨被辛辕对自己的称呼弄得一愣,继而想起来,这一位怕是这辈子都还没去过宫禁之中打过转,于服制上面一窍不通,大概只知道皇子身边的,不是妃妾肯定就是宫女,而皇子绝对不会带着妾室跑来见一介草民……

    于是江梨只能含含糊糊唔了一声,不敢随意拆易北的台。

    “承蒙殿下引荐,下官才得以在张大人手下当差,殿下事忙,下官一直不得当面拜谢,烦请姑姑代为转告。”

    江梨胡乱点了点头。

    辛辕锲而不舍。

    “郡主向皇上借了兽监猛虎,张大人有些担心,让下官带了些人过来看看,若有什么照顾不到的,也好帮忙招呼一声,毕竟是在京城。”

    嗯,懂的嘛,万一老虎冲出笼子伤人,脑袋顶上乌纱帽第一个保不住的可不就是负责京城治安的京兆尹大人么。

    但她一直以为辛辕会去翰林院,又或者会去文修阁,好好的一个读书人,跑去京兆尹那儿当的哪门子的差?

    “一点小事,大人不必放在心上,殿下曾说用人唯贤,大人能的上司器重,殿下得知,想必也十分高兴。”

    朝华郡主是圣上面前的大红人,张大人不自己上赶着来拍马屁,派了辛辕来,可见这人是真得了上司器重,想要变着法子提携他。

    如今离秋狩过去不过两个月的功夫,这么快就在京兆府中站稳脚跟,可见这位辛辕也是能人。

    江梨回想了一下易北的腔调,硬着头皮也得学。

    辛辕越发恭谨。

    “殿下教导,下官谨记。”

    江梨颇觉尴尬的咳了一声,完全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

    不过好在辛辕足够看得懂脸色,只当江梨是担心臣下与皇子结交过密,引人侧目,不便多说,随意扯了个借口说还有些事情需要布置,贴心无比的给了江梨一个台阶。

    大概是兽舍还在准备,一干贵人们全都在喝茶闲聊,易北随意转了两圈,凑到落单的江梨身边。

    “见到故人了?”

    江梨随口嗯了一声。

    “那位薛大人担心你得紧,有几次在圣上面前见了我,每每都想找我问问你现在如何,只是不得机会。”

    江梨心不在焉,便又嗯了一声。

    继而才反应过来。

    “哎?”

    易北笑了笑。

    “怎么,没人和你说,这回朝华请的人多,其中不乏朝中新晋官员,薛大人也在邀请之列。”

    江梨脸色顿时十分尴尬,扯着易北的袖子就想开溜。

    “这样,殿下,待会儿你能帮我看看么,薛大人来了告诉我一声,我赶紧跑。”

    易北:“……”

    居然怕到了这种地步……

    “你还没碰到薛大人?”

    江梨脑袋左转右转,往周围看了好几圈,确认薛从安的确不在附近,才松了易北的袖子。

    “哪啊,碰到的是那位辛大人,殿下,他怎么会去京兆府?我一直以为他会进文修院。”

    易北一愣。

    他一直以为江梨去见的是薛从安来着,原来不是么?

    “本该是去文修院,但他自己求的,非要去京兆府,正巧那边有个空缺,就把他补了进去,本想着是试试看,结果他做得还真不错,父皇都说没想到这回看走了眼,幸亏没把人浪费在文修院。”

    下手狠辣,做人圆滑。

    京兆尹张大人如是评价。

    最近似乎大理寺也看中了他,想把人要去他那儿,正和京兆尹扯皮呢。

    这种人才,怎么可能让他埋没在闺阁后院?

    “他还以为是五殿下,我也没敢说。”

    易北轻轻点了点头,勾勾唇角。

    “还不到时候,你做得很好。”

    虽然易北说这话时并没有看向江梨,但莫名的,江梨只觉得,自己心里似乎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轻微的,几不可察,却可以很切实的感觉到心脏跳动慢了那么几拍。

    她活了这么几辈子,遇到过这么多的人,但似乎从来没有人,像易北这样,一句对她的责备都没说,反而时时温勉有加。

    尽管易北的演技只会比自己精湛,绝不会比自己差,但那又如何?

    最起码易北从来没有在她面前掩饰过什么。

    都说最是无情帝王家,但若易北称帝,会不会有什么不一样呢?

    上辈子,她没能看到由眼前这位尚且名不见经传的皇子开创出的太平盛世,这一世,她是否能有这个幸运?

    “殿下。”

    几乎是鬼使神差般,江梨又拉住了易北衣角。

    “不管如何,我都会站在你这边的。”

    失败也好,成功也罢,大不了就博了这一世,也好。

    易北侧过头,看着江梨的目光深邃幽远。

    似乎是没有任何犹豫与疑惑。

    他说:

    “这是自然。”

    江梨沉浸在成功得到金大腿口头承诺的巨大成功中,连狮虎相争的精彩场面都没顾得上看,就连和朝华郡主闲谈都带上三分轻松与随性,越发赢得郡主赞赏。

    然后,喜气洋洋的某一只,就悲催的被抓包了。

    薛从安看着江梨的目光满是焦急和痛心疾首。

    “下官还未恭贺姑娘,赐封县主。”

    江梨被薛从安那焦虑不安的表情吓了一跳。

    自己被册封不是好事儿了么,怎么到了这一只嘴里,似乎还有什么天大的难言之隐?

    “多谢大人关心。”

    江梨俯身敛衽。

    薛从安看着江梨,似乎有满腹的话想说,话到嘴边却又什么都吐不出来。

    江梨实在猜不出男神心中所想,只觉得这一只肠子里的弯弯绕比易北的还要麻烦,干脆也就等着,看看对方先开口。

    薛从安深吸几口气,终于败下阵来。

    “十一皇子,没有你想得那么简单。”

    江梨哎了一声。

    他的终极目标不是登基称帝么?

    难道还有什么别的?

    谋朝篡位总不至于里通外国吧。

    “我曾尝试与十一皇子接触几次,此人心机深沉,如今他为你请封,还与皇上建议让贤妃收你为义女,江家并非高门,也非世家,我实在是想不通他所求到底为何,你与他接触过深,对你只怕不利。”

    江梨觉得,大哥,你真的是想多了。

    让贤妃收为义女只不过是给她在后宫里找个靠山嘛,要不然她一介县主还不得被啃得连骨头都不剩?

    “若你同意,下官近日想向皇上请辞。”

    江梨差点没被薛从安的话给活活吓死。

    好端端的你请辞做什么啊。

    “朝中势力盘根错节,后宫亦是如此,水太深,我一人牵涉其中,无牵无挂,也无妨,可我不能看着你也陷下去,阿梨,那不是你可以参与的事情,趁你现在所知不多,我带你走可好?”

    江梨突然觉得,她或许应该好好评估一下男神的智商?

    薛从安越发着急。

    “我知道你对我无意,可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你因此涉险,上次秋狩,我只恨我不能早一日去找你,这样你便不会受伤,更不会变成这样。”

    江梨沉默半晌,终于爆发。

    “大人,我很失望。”

    别的不说,未来的京中双绝之一居然因为自己而产生半途而废的心思,也幸亏易北不可能知道后来会发生什么,否则非活活咬死自己不可。

    “圣上重科举,开言路,招收天下有才之士,是为了让寒门能有为国效力的机会,大人费劲千辛万苦,天时地利人和,脱颖而出,得以在朝为官,不想如何报效圣上,如何为天下寒门再谋得更多机会,反而只将心思放在儿女情长之上,这绝不是我认识的薛大人。”

    江梨抬头,目光灼灼。

    “大人,难道你不想看着天下士子都得以施展抱负么,难道你不想看着朝堂之上可以百花争艳么,难道你不想看着世上再无门第之争时,会是什么模样么,你辛辛苦苦坐到这个位置,当初到底是为了什么?难道只是为了如今半途而废?”

    江梨慷慨激昂完,轻轻呼出一口气,似乎是自言自语,也似乎是在说给薛从安听。

    “你不想看,可我想。”

    第三世太子登基,朝中格局不仅没有变化,甚至比先帝在时更为糟糕。

    世家□□倾轧越发严重,新帝为了拉拢世家,坐稳帝位,可以说是殚精竭虑。

    先帝所作一切努力,付诸东流。

    江梨即便是于朝堂完全无涉,也不妨碍她看到后宫之中,世家贵女越塞越多,手段层出不穷,最终谢倾歌只能放弃自己。

    她不想看到这个局面。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开着外挂来篡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滚来滚去的团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滚来滚去的团子并收藏开着外挂来篡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