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开着外挂来篡位 > 第55章 埋刺

第55章 埋刺

作者:滚来滚去的团子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五十五章

    江梨言谈太过激昂,完全超出薛从安预期。

    以至于江梨发表完言论,滚走很久,男神大人还呆立当场,久久不能自己。

    柳青阳从暗搓搓的角落里走出来,饶有兴致的看着江梨离去的方向。

    “这可真是……出人意料?”

    薛从安木然回头,看着好友,愣愣的点了点头。

    何止出人意料,简直就是振聋发聩。

    从一个女子嘴里听到这等言语。

    说得好听点,这叫胸怀大志,说得难听的,那得是牝鸡司晨啊……

    “她似乎对你寄予厚望啊。”

    正所谓看热闹的不嫌事儿大,柳青阳完全无法理解薛从安那内心汹涌澎湃的震惊,反而对江梨能有如此想法赶到十分有趣。

    “你想多了。”

    轻轻呼出一口气,薛从安只感觉自己的反驳十分苍白无力。

    江梨的确是对自己寄予厚望,虽然他也不知道对方是哪里来的这种信心。

    若说她对自己无意,何以会说出这等话来,简直句句切中自己内心志向。

    若说她对自己有意,何以要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绝自己?

    柳青阳笑着拍了拍薛从安。

    “大抵女子,都希望自己意中人能出人头地,她现在已经是县主了,而你……”

    柳青阳看着薛从安的目光充满同情。

    “不过相比起来,她真的已经算很好了,起码不图财不图利,何况,我也很想看看,她口中的那种朝堂,是个什么局面。”

    江梨所描绘的画面太美好,好得让天下寒门都没有拒绝的力量。

    薛从安嗯了一声。

    若这就是她所期待的,那他做便是。

    而另一边,已经回到娴福宫的易北,在听完江梨绘声绘色的描述之后,暗搓搓的磨了磨后槽牙。

    “你说薛从安想要辞官?”

    江梨莫名打了个冷战,开始认真考虑自己这么卖掉从前的男神真的好么?

    但很明显,已经卖完了人才来考虑后果问题的江小梨,已经迟了。

    易北在心里默默唾弃了薛从安一万遍。

    以前怎么从来不知道薛从安还有这么痴情的一面,居然真的为了女子想要放弃前途,看来以后必须要防着有人给他使美人计啊。

    各怀心思的两只并没有聊多久,江梨想着好歹给薛从安挽个尊,试图圆回场面,而易北则因此越发不信薛从安能抵住诱惑,对此嗤之以鼻。

    僵持之下,宫女来传晚膳,话题就此打住。

    大概是易北搬来娴福宫的缘故,天子光顾贤妃的次数明显比先前要多一些,传旨的内侍早早就过来传过话,天子连晚膳都会在这里用,请贤妃娘娘早做准备。

    已经在后宫里熬了大半辈子的贤妃,对于天子是否光临这件事已经十分淡定,吩咐人喊了易北过来一块儿吃饭,其余的也就是该干嘛干嘛。

    江梨顶着义女头衔,被天子点名,也得了同桌用膳的机会,顿时觉得战战兢兢。

    贤妃信佛,宫中多做素膳,天子来了也不例外,满桌子见不着几粒油荤,为数不多的几块肉全挤在易北和江梨面前,美其名曰孩子要长身体。

    江梨恨不得把头埋进自己的饭碗里。

    “皇后最近和朕提了几次,说谢家姑娘很不错。”

    天子吃了一口面前小碟子里的素三鲜,以一种“最近天气真的很不错啊”的语气,拉开了太子谈婚论嫁人生大事的讨论。

    贤妃特别平淡的应了一声。

    “皇后娘娘蕙质兰心,能得娘娘称赞的,想来必然十分出众,猎鹿那日臣妾看着,只觉得个个都挺好,没多留意别的。”

    天子嗯了一声,毫不意外贤妃会有这么个回答。

    “太子年纪也不小了,是该娶个正妃,也好照顾起居。”

    贤妃想了想,似乎是想明白了皇后夸赞谢倾歌的原因,又补了这么一句。

    “只不过太子选妃是大事,马虎不得,大概最后还得皇上来把关才是。”

    天子不置可否,彻底结束了这个话题。

    江梨和易北,成功把自己变成两块安静的背景板,饭毕贤妃照旧带着江梨去佛堂,易北则留下来接受天子的饭后检查功课。

    “从前贵妃入宫时,曾与我关系不错。”

    贤妃礼佛时一贯不用人伺候,青灯如豆,印着贤妃平淡的表情,语气与指点江梨后宫交错复杂的关系时如出一辙。

    “现如今也只留下一个易北了。”

    江梨俯首低眉,死命把贤妃说的每一句话都记下来,听不懂没关系,不妨碍她以后慢慢想。

    总是能想明白的。

    “我记得裴氏最风光时,太子也不过是个小孩子,如今太子都要娶正妃了,时间过得真是太快了。”

    “你知道为何后宫中至今无人敢提裴氏?”

    一般来说,贤妃指点江梨时,都是自己说,江梨带上两只耳朵就行,今天一反常态,贤妃陡然把球扔给江梨,倒让江梨愣了愣神。

    “……只听说是犯了宫规。”

    宫中有关于这位裴贵妃的种种往事一向忌讳莫深,她几辈子都没能拼凑出一个完整的真相,偶尔谢倾歌说话之间带出来的,也只不过是云山雾罩的一鳞半爪。

    更何况那个时候她一心只想保住性命,其他无关自己小命的事情,她一概都是过过耳朵不走心。

    消息用时方恨少。

    江梨表示如果时光能够让她重新再来几次,她一定把这些事情都摸得清清的,然后死都绕着走。

    贤妃便笑了笑,不再追问江梨。

    “是啊,犯了宫规。”

    江梨不敢大意,打起十二万分的小心,力求能背下贤妃所说的每一个字乃至于表情语气。

    但很明显,贤妃也不想过多提及往事。

    “如今太子选妃,皇后中意谢家女,你觉得如何?”

    江梨默默扶额。

    她觉得好和不好有用么,反正都是要娶的。

    “谢姑娘出身好,人也好,堪配太子,又得皇后娘娘青目,应该很好。”

    贤妃点点头,看了江梨一眼,神色复杂。

    “你这么想也挺好的。”

    从直觉上来说,她觉得江梨应该是很聪明的,但就表现出来的样子而言,这姑娘真的当不起易北那一句不蠢。

    只不过目前来看,江梨不知道是真的在藏拙呢,还是只是运气太好,才得以有现在这个结果?

    江梨被贤妃看得一头雾水,不知道自己又说错了哪句话。

    而另一头,易北于天子之间的父子闲聊,气氛很明显要比贤妃提点江梨来的更为诡异。

    “皇后中意谢氏女,你觉得如何?”

    天子语气依旧十分随意。

    易北坐在下首,十分斟酌。

    按理说天子不会随意问自己这么敏感的问题,是最近伴驾自己说错了什么?还是因为自己举荐的辛辕太能干,引起天子警觉?又或者是薛从安上了什么不该上的折子,提了不该提的话?

    “太子殿下乃国之储君,选妃一事实需慎重,谢氏女家世门楣俱佳,又得母后青目,想来德行甚好,儿臣想,母后为太子哥哥着想,谢氏女堪配太子。”

    易北和江梨的回答如出一辙。

    天子喝了口杏仁露,看着易北。

    少年人的五官已长开,微微低头时,五官精致,像极了裴妃。

    “……家世门楣,你可后悔?”

    易北轻轻叹了口气。

    “江氏救驾有功,单就这一点,儿臣就不能负她,必许她正妃。”

    裴贵妃入宫之后,和贤妃私交甚好,这几辈子加起来,贤妃没少和他说起过母妃裴氏,这一世说得就更多了。

    裴氏入宫之后极其得宠,除开初一十五的正日子,其他时间天子几乎都待在秋梧宫,皇后虽然恨得牙痒,但始终也没找到机会,一直到裴氏一族落败,才借着朝中东风,一举发落了裴妃。

    死人最大的好处,就是会永远留在生者心中。

    裴妃已然成为天子心中的白月光朱砂痣,皇后虽然恨,却再也奈何不得。

    偶尔闲谈间,贤妃也曾提起过,裴妃与她闲聊时,说过也曾许愿一生一世一双人,但身在宫中,无法实现,只愿与天子恩爱长久。

    虽说是闺阁之间的笑谈,但与天子相处中,裴妃未尝不会有些许透露。

    若自己再不知道利用,那可真是蠢到家了。

    如今他越是表现出对江梨深情不忘,天子就会越发想起从前与裴妃的时光。

    所谓父亲心中毕生之感,儿子在无意中替他实现,落在父亲眼里,是何感觉?

    更何况年裴氏一族就是因支持因天子改制科举而被世家联合倾轧,好不容易如今寒门出仕才初见成效,太子却因担忧自己地位不稳,而一意要迎世家女为正妃。

    两厢对比,自己根本就不需要多做什么。

    天子自然会对太子心生不满。

    现下天子精力尚佳,起码还有好几年占着龙椅,他有大把的时间慢慢削弱太子在天子心中的分量。

    现在他只需要不经意间提一下谢家家世,天子心中那根刺自然会越埋越深。

    至于世家,谢氏绝不会只把希望寄托在太子一人身上。

    总得想想办法,让他的好父皇,努力给他留下一个好局面才行。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开着外挂来篡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滚来滚去的团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滚来滚去的团子并收藏开着外挂来篡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