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开着外挂来篡位 > 第66章 敲打

第66章 敲打

作者:滚来滚去的团子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婚如冬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江梨扯了贤妃当挡箭牌,导致碧云不仅回话回得理直气壮,甚至还借此狠狠抢白了江夫人一顿,大力批判江婉太不懂事,没事就在宫中给江梨找麻烦,害的县主大人天天替她善后不说,还吃了好几场委屈,差点惹怒宫中贵人。

    江夫人被磨得彻底没了脾气,连连致歉,临走还塞了好大两锭银子给碧云,谢她在宫中照拂自己一双女儿。

    碧云趾高气扬收了银子,回来喜滋滋的和江梨报喜。

    彼时易北正在教江梨下棋,奈何江梨于围棋一道上死活不开窍,入门没问题,就是悟不到精髓算不得子,气得易北无奈叹息人太蠢。

    “下次把钱还给江夫人,不可以收,你缺银子了和我说。”

    江梨养在贤妃膝下,又有易北时不时在天子面前帮她刷个存在,提醒一下救命之恩,一应起居都养得十分精致,江梨为人低调,对人和善,宫中人人又存着巴结之心,哪怕是她想赏人,拿银子开路,往往对方也不收,即便是收了,也不过是象征性的收那么一点意思意思,承情而已。

    于是就导致了县主大人每个月的月例银子死活没处花,再加上各宫时不时有些赏赐,零零总总,算下来也有不少,碧云给江梨找了个小妆匣子,把月例银子都存了进去。

    几个月下来,江梨发现,其实自己的小私房,身家还挺丰厚哎。

    碧云哼了一声。

    “那位江夫人势利得很,又欺善怕恶,姑娘你对她越好,她越忘了自己是个什么身份,还当姑娘你好欺负呢。”

    易北轻轻咳了一下,面色不虞。

    “县主说什么,你就听什么,什么时候轮到你来指挥县主怎么做事了?”

    碧云小脸一白,这才想起来虽然江梨脾气好,但十一皇子不是个好说话的主儿,虽然看着和善,但当初自己被贤妃派给江梨时,曾得贤妃娘娘身边大宫女春枝千叮万嘱,惹谁都好,千万不要拂了十一皇子的逆鳞……

    平时张牙舞爪的小宫女,轻手轻脚把银锭子放在棋盒旁边,然后唰的一下给江梨跪了。

    “县主,奴婢错了,您就饶了奴婢吧,奴婢只是看江夫人对县主实在不好,气不过……”

    易北两根指头夹着一枚黑棋,轻轻在木质棋盘上敲了敲。

    “我不怀疑你对县主的忠心,可你要知道自己的身份。”

    “县主要怎么做,自然有县主的打算,你即便是有其他想法,在行事之前,难道不需要问过县主一声?贤母妃把你给了县主使唤,自然是看重你忠心为主,但即便是忠心,也要知道分寸,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江梨侧头看了一眼碧云,决定闭嘴,好好听。

    碧云是很好,人又机灵,也忠心,就是有的时候义愤填膺过了头,有些擅做主张的意思。

    江梨四辈子难得有翻身农奴把歌唱,正正经经做主子的时候,偶尔想说,也怕伤了碧云一腔热血的忠诚,左不过没闹出什么乱子来,也就随她去了。

    只不过她是的确不想和江夫人扯上任何瓜葛,这个女人心眼太小,又睚眦必报,这回被情势所逼,不得不和碧云低头,下次但凡抓到点机会,必然是要狠狠报复回来的,何必去招惹她。

    回头想个办法把钱送回去,还得送得不着痕迹,想想就觉得头疼。

    “自己去和春枝领罚吧。”

    易北叹了口气,把银子扔给江梨,又瞥了一眼依然垂头的碧云。

    “你的好处县主自然知道,否则不会容你到现在,但你也要回报县主对你的好意,不要好心办错了事,还不知道错在哪儿。”

    碧云诚心诚意给江梨磕头道谢。

    易北恨铁不成钢,等碧云走后倾身过来揉了揉江梨的脑袋。

    “御下要有方,一味放任只会出事,这会儿不过是应在江夫人身上,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但若再不管教,什么时候给你闯个祸回来还不自知,那就惨了。”

    正所谓打一棍子给个枣,再搬出贤妃来压一压,不怕碧云不听话。

    一个小宫女而已嘛,易北收拾起来自然十分轻松。

    只不过让易北担心的,是江梨和下人相处时,有时实在是太过于随和,虽然下人们是会感念你亲和宽容,但更多的,则会失去敬畏之心。

    一旦失势,又有几个人会感念你曾今的宽容呢?

    忠诚最为重要。

    贤妃给他派的几个内侍宫女全都被他收拾得服服帖帖,他喊往东不会向西,他喊要吃饭绝不会给他灌水,要什么消息就死命给他打听回来,总而言之是要多听话有多听话。

    再看看江梨这边,一个碧云而已,都快骑到她的头上发号施令了还没察觉。

    平时看着挺聪明一人,怎么这种地方就这么不开窍呢。

    江梨很仔细的回忆了一下易北和碧云的所有对话,然后重重点了点头。

    “谢谢殿下。”

    江梨最大的好处就是,无论她说什么,哪怕只是在敷衍塞责,都能让人感觉到一股浓浓的真诚之感。

    何况这一次她还是真正诚心诚意给易北道谢。

    小眼神忽闪忽闪,每一道光后面都闪着金光耀眼的诚意俩字。

    易北被江梨的目光晃得有些失神,咳嗽一声,颇觉不自然的缩回还停留在江梨脑袋上的爪子,转而去棋盒里摸了枚棋子,啪的一声摆在棋盘上。

    江梨低头一看,兴奋得轻呼一声。

    “殿下,你自己把自己的路堵死了,我赢了!”

    易北:“……”

    所以……这根本不是重点好不好!

    悠闲平淡的日子很快就过到了头。

    前朝在五皇子不懈的努力推动下,太子一派终于败下阵来。

    校尉家的小儿子被判斩首,连带着牵出了一系列为了这件事而奔走活动的官员,总算太子临到头来嗅到危机,力挽狂澜,在以牺牲了好几位官员为代价之后,总算是保全住了兵部尚书,虽然实力大受损伤,但到底没有太过于伤及根本。

    五皇子惋惜之余,也只得收手。

    能闹到这样也已经很不错了,虽然趁势让寒门嗅到机会,一口气被提上来了好几个人,但总算自己也趁乱塞了几个人进兵部,相比起之前太子把持的兵部而言,已不再算是铁板一块。

    “谢相那个老狐狸……”

    事涉太子已是铁板钉钉,天子愤怒之余,总算念及这是自己亲生儿子,罚奉训斥之后,便命他在家思过。

    太子风头稍过,顿时就显出五皇子在天子心中地位来,多番召见不说,言语间还颇有温勉,连带着天子去萱嫔宫中的时日都超过了临幸贤妃宫中。

    有皇后在后宫盯着,易贤也不敢太过于明目张胆找易北,不过是在等候见驾时碰到了,便有的没的说上两句。

    太子能保住兵部尚书,完全是岳丈大人在背后出钱出力,易贤回回想起便颇觉咬牙切齿。

    能和谢家分庭抗礼的只有同为顶尖士族的王氏,可偏生左相家的嫡女王萱,最近因为身体不适而随祖母回太原疗养,压根不在京中,生生打破他想要与王家结亲打算。

    “谢老久在朝堂,什么样的事情没经历过,这些把戏想要瞒过他,只怕不容易。”

    易北安抚咬牙切齿的五皇子。

    “听说前阵子徽宁县主和王小姐走得很近,怎么,最近王小姐回太原祖籍疗养身体,徽宁县主不知道么?”

    谢相德高望重,三朝元老,即便是易贤,也只能在肚子里暗暗腹诽,万万不能把诛心之话提到明面上来说。

    易北这话是在提醒他谨言慎行,易贤感动之余,承他好意,立刻切换话题。

    “五哥说起这个才是好笑。”

    易北撒起谎来面不改色。

    “有一阵子县主一惊一乍的,去给皇后娘娘请安时,惊慌失措的和娘娘说,王家小姐有一阵子天天来宫中请安,和她作伴,她都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做了什么,惹得王家小姐如此热情,娘娘听得好笑,女孩子家的聚会,高兴了就多聚聚,这有什么稀奇的,可县主偏是不信,皇后娘娘安抚了好一阵子,好不容易才劝好了,可过了一阵子,王家小姐又不来了,县主当场又去和娘奶哥哭了一场,说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说错话了,怎么王家小姐来了一阵又不来了,皇后娘娘都被县主弄得哭笑不得,过了好久才知道,原来王家小姐身体不适,早就离京了,大概是怕惊动旁人来送行,反而对身体不好,所以才秘而不宣。”

    这件事情江梨办得甚得皇后欢心,易贤要是不信就尽管去试探皇后口风,得到的回答肯定是向着江梨的说法来圆谎的。

    更何况萱嫔和皇后势同水火,易贤怎么可能跑去问皇后这种问题?

    脑子抽了么。

    “要我说,徽宁县主这人就是什么事情太喜欢较真了,贤母妃也经常说她,可就是改不了,五哥多看看,大概也就习惯了。”

    易贤半信半疑,但联想到自己那天在江梨手底下吃的瘪,又觉得易北说的似乎也是实话。

    何况这种闺阁之事根本就没有任何办法去求证,即便是疑心,也只得作罢。

    左不过王家小姐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他还不信了,她能在太原躲上一辈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开着外挂来篡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滚来滚去的团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滚来滚去的团子并收藏开着外挂来篡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