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开着外挂来篡位 > 第114章 封地

第114章 封地

作者:滚来滚去的团子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皇后又等了一阵子,得到的消息始终是江梨生活如常,而府中陈管事似乎有些太过于积极,虽然不太明显,但很多事情的决断都在朝着有利于皇子妃的方向慢慢调整,弄得其他人有些为难。

    但毕竟上头到底有了什么决断,下头的人并不会知道得太快,在皇子府中诸人眼里陈管事依然是皇后眼中那个很受重用的人物。

    如此一来,皇子府中格局便颇有些微妙起来。

    易北依然每天去户部应卯,并没有插手管府中小事的意思,而碧云则在陈管事有意无意的放任下,在府中的地位慢慢被抬了起来。

    旧的格局被打破,新的人事关系在经历了一小段时间的混乱之后,重新变得稳定。

    不管是有心还是无意,江梨身边也开始出现巴结讨好之人,而并非像刚入府时那样,人人观望,只有远远站着冷眼看过去的恭敬,却丝毫没有敬畏之心。

    毕竟陈管事给出打死桐儿的官方理由是不敬皇子妃。

    于是,皇子妃依然是那个刚入府时厚道亲和的皇子妃,但府中诸人对于江梨的态度,早已慢慢改变。

    期间谢倾歌也带着江婉过来串过几次门,江梨招待两次之后,终于背过江婉,苦着脸拉着谢倾歌哭私房话,主题是十一皇子不像太子那样得皇上宠爱,皇子府别看这气派,实际上已经是入不敷出,易北出门都靠走,连马车都坐不起,如果再多来几次,桌上的茶果碟子是一定摆不起了。

    江梨已经把穷摆在了明面上,谢倾歌也不好再拿着这种事情来当笑话讲,安抚几声之后,下次再来时,干脆自己带上茶果点心各种菜蔬,想了想,临出发前干脆连太子府的厨子都带了过来,连带着还带了几捆柴火。

    奉婆婆之名,打着妯娌之间相互走动和睦亲厚的旗号,实际上是来刺探敌情的谢倾歌,在来了这么一回之后,突然觉得有些……

    莫名其妙。

    自己这是自己带着吃喝跑来皇子府里单纯陪人来扯闲谈来了?

    整个十一皇子府里的人员关系乱成一锅粥,偏生这一锅粥就和江梨没有任何关系,就好像江梨只不过是住在皇子府里的一个客人,人人对她都不错,但似乎除了她自带的婢女之外,也没什么人对她特别忠心啊。

    她理了半天,发现根本没有皇后说的那种江梨故意在里面搅混水的可能,没有捞到任何有用信息不说,自己还要贴了茶果酒菜厨子车马钱?

    倒不是在乎这点银子,但问题是……

    这种莫名其妙的憋屈感,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啊。

    太子妃表示很心塞,在自掏腰包三次之后,禀明皇后,在十一皇子脱贫之前,她不再考虑过来串门。

    皇后啼笑皆非。

    朝中为十一皇子请封的浪潮一波比一波来势汹涌。

    原因无他,户部人人看到皇子之尊穷到连马车都坐不起,新婚连假都没得休,官位不高还没有额外贴补,都被激起了同情之心,纷纷上书,直言如此实在是太下皇室脸面。

    有直言不讳的,甚至上书直指此为皇后失职,让皇子沦落到如此境地,建府之后竟然穷成这幅德行。

    只差没指着皇后鼻子骂中宫失德,克扣皇子了。

    皇后表示这个枪,她躺得很是莫名其妙。

    但既然朝中已经有人提了这个问题,身为被指责的那一方,无论如何也要做出姿态来。

    不就是选个封地的事儿么,国土那么大,随便指个穷乡僻壤打包扔过去,那都不是事儿。

    皇后挑挑拣拣,选出好几个看上去不错实际上不太好的地方,温柔贤惠的打着送燕窝的名号,去和天子商议有关易北封地食邑的问题。

    “不是臣妾不愿意给北儿挑封地,一来这总归牵涉朝堂,臣妾不好插手,二来若万一挑得不好,北儿不满意,有了怨恨反而不好,三来北儿总归是臣妾看着长大的,总觉得这还是个孩子呢,私心想多留他在京中多住几年,裴妹妹命苦,早早的去了,北儿念着他母妃,总归是可怜,所以臣妾也想多对他好些,好生弥补。”

    别的宫人不能提裴妃,但皇后能。

    这个时候和天子提裴贵妃,简直就是诛心。

    皇后说到情至深处,还掏出绢帕,拭了拭眼角。

    “想当年裴妹妹在时,北儿多开朗一孩子,裴妹妹去后,北儿这性子也就变了,所幸现在成婚,娶了徽宁县主,似乎才好一些,说起来臣妾也是私心,北儿这些年也是受苦,便想多留他一阵,却没想到闹得陛下为难,是臣妾的过失。”

    天子一边听皇后唱作俱佳的情真意切,一边翻了翻皇后选出来的几块封地。

    说不上好,也说不上不好,离京城还挺远,却又和边境挨不上,没有运河经过,也不挨着几条大水系,产粮勉强能到及格线,和铜矿铁矿就更不挨边。

    一言以概之,就是旱涝保收饿不死,也发不了财,掌不了兵。

    皇后打的什么主意,即便是没有易北先前做的种种准备,天子也心知肚明。

    如今太子虽然犯了过错,但明面上还是过得去的,位置也还是稳的,易贤太过冒进,反而伤了自己,如今根本无法与太子相争。

    几个皇子中,现如今唯有易北能入天子之眼。

    指个上不上下不下风平浪静的封地,把易北扔过去待上几年,没有大事不能进京,没有宣召不能进京,不是逢年过大节不能进京,她这个皇后再吹吹枕头风,过年时找点事,估计自己也就要把这个儿子给忘了。

    太子之位会更加稳固。

    而一旦京中出点什么意外,易贤失去世家支持,不得天子喜爱也已成事实,易北封地太远无法及时赶回,这张龙椅就是太子坐稳了。

    “朕最近也在想这件事,没想到倒是和皇后想到一起去了,北儿早些年很吃了些苦,如今成婚建府,朕也想给他封个好些的地方,让他过去安稳过日子。”

    天子屈起手指,在皇后递上来的小册子上敲了敲。

    “封地棣州,以地为号,皇后以为如何?”

    皇后差点没砸了手里正在搅和的燕窝粥。

    不仅封地,而且还封王?

    除去太子不上算之外,皇子之中,惯例都是要么封地,要么封王,很难有两个都捞到手的,掰着指头数数,目前为止也只有五皇子有这种荣宠。

    但五皇子封的是贤王,以名为号,所以虽有封地,却仍留在京中,只是享了食邑而已。

    但现在天子竟然打算给易北以地为封号?

    那岂不是打算让易北真的去到封地?

    这又是个什么意思?

    想让易北过得好,有大把的富庶封地可以给他,为何偏偏挑中棣州?

    若是舍不得,那就和五皇子一样,封王赐地,照样也能在京城做个闲散王爷,终了一世。

    安乐郡产盐,几乎整个江北的盐有大半出自棣州,何况棣州还有两个铁矿一个铜矿,朝廷前些年才收回了采铸权,那地界何止是富庶二字可以形容,那简直就是一半的命脉!

    她怎么放心让易北跑去那里逍遥自在的称王?

    “陛下怎么想起棣州了?“

    不能急,越是这个时候越不能显露出自己的真是意图。

    于是,皇后笑容越发温柔,手中动作越发和缓。

    “棣州离京城可有些远,陛下可舍得?“

    天子笑笑,侧头看了皇后一眼。

    “怎么,皇后舍不得?“

    皇后微微低头,把燕窝粥放在桌上,往天子的方向推了推。

    “臣妾是舍不得北儿离京,这孩子怪不容易的,又乖巧懂事。“

    天子看着桌上雪白莹润的白粥,唔了一声。

    “朕就是觉得这孩子不容易,才想给他好好打算,棣州富庶,离京城又远,离了京城里这一摊子事,倒能在外面好好散散心,这孩子不比太子也不比他五哥,贵妃去得早,外头一个人都没有,也是可怜。“

    皇后心念微动。

    天子这是在变相敲打她,抱怨世家插手实在太过么?

    “有陛下照拂,哪里算没人帮持,陛下说笑了。“

    前些日子为保下太子,谢老也算是不遗余力了,天子有些小情绪,也是情有可原。

    毕竟朝中为易北说话的,就只有那些个新晋的寒门,毫无根基,虽然人多,到底成不了什么气候。

    天子便不再继续这个话题。

    皇后陪着天子用完点心,看看桌上堆得和小山一样高的奏折,很有眼色的请安告退。

    果然是应该召江梨来探探口风,这事儿到底是易北自己和天子提的,还是只是天子一时兴起?

    皇子府中的暗线是越来越不中用了,有关于易北见了什么人,说了什么有关于朝政上的事儿是完全没有摸回来有用的,回回来报的都是易北在户部写剩下的玩意儿,都是归档记录了的,根本不用这么费心去偷。

    再出言训斥的话,从皇子府书房里偷回来的东西就更没谱儿了,什么十一皇子写诗写废的纸啊,什么给皇上递的恭请父皇要注意身体的歌功颂德折子啊,什么皇子又和皇子妃去游湖,叽叽喳喳说了哪些肉麻兮兮的情话啊。

    她一把年纪了,要听这些做什么啊!

    养了这么一群人,全都是废物。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开着外挂来篡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滚来滚去的团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滚来滚去的团子并收藏开着外挂来篡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