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开着外挂来篡位 > 第117章 倒戈

第117章 倒戈

作者:滚来滚去的团子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陈管事彻底倒戈,手段严厉,御下有方,整个皇子府内顿时焕然一新。

    户部接连出错,门下省被闹得烦不胜烦,连连训斥,最后终于捅到了天子面前。

    天子召来何忠,对方跪地磕头,连连认错,把所有罪责全揽到自己身上,口称自己资历尚浅,户部不乏有资历有经验德高望重之人,自己实在无法管束,受委屈事小,耽误朝政事大,若实在不行,只好请辞,以免耽误大事。

    所有寒门士子所做之事毫无瑕疵,反倒是那些何忠口中资历深厚之人,错漏连连,天子头疼之余,安抚何忠,又发旨训斥,却收效甚微。

    易北得以空闲,抽空回家。

    “上次你让孟陵回来时,我就让他重新找个地方安置陈管事的家人,只是你最近实在是没回家,我就不知道孟陵和没和你说了。”

    府中比先前自己离家时气氛更好,先前还只是人人不敢抬头,现在倒好,能近身伺候的侍女都是姿容平凡老实巴交的,心思略活泛一点的都被赶去了外院,不是烧火就是洗衣,折腾得一个比一个憔悴,从此彻底打消了自己的争宠之心。

    “我知道了,只是这件事情要晚一点办。”

    一旦陈管事家人举家搬走,皇后就肯定知道这背后还另有他人,绝对不是陈管事一个人就能办得成的。

    只有等自己封地之事差不多尘埃落定时,才能行如此之举。

    江梨点点头,便又说起其他琐碎之事。

    “说起来,家里该收拾的东西也该慢慢收起来了。”

    皇子府不过是个空壳,要带走的是江梨嫁妆里值钱好带的,以及其他零零散散日常用惯了的,其余的带走也不放心,不如留着。

    如今寒门在打压之下越发激起同仇敌忾之心,发愤图强,力求完美,把龟毛属性发挥到了极致,能挑的错漏越来越少,手中握着的实权也越来越多,为自己说话之人只增不减。

    易北觉得,大概太子和易贤府里的瓷制品,只怕都要再换上一轮了。

    “今天还要去户部么?”

    江梨偷偷拉了拉易北衣角,问完之后只觉得自己耳朵根都要红透了。

    易北轻轻笑了笑,倾身低头,在江梨耳边轻轻说话。

    “不去,新婚燕尔,为夫自然还是要以陪夫人为重的。”

    于是,江梨连脖子都红了。

    其实夫妻之间说说情话还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正常的前提是,两只在房里吃饭的时候,江梨不要坐在易北大腿上啊!

    屋顶孟陵吹着冷风,默默灌下一壶凉茶。

    罗幕低垂,红烛摇曳,鸳鸯帐内,情话绵绵。

    朝中新旧交替依然在继续,何忠被天子一拳太极打回来,又被易北隐晦的提点了几次,终于悟透,不再纠结手底下报上来的鸡毛蒜皮的错误,对于老一辈的下属犯下的过错也通通置之不理,门下省在骂过几次之后终于彻底发飙。

    内斗归内斗,该做的事儿还是要做好的,他们忙得要死要活,好不容易挤出一点空闲,不是为了给你们善后擦屁股的啊。

    被骂得莫名其妙的官员们察觉不对,找出自己递上去的折子仔细查看,猛然惊觉门下省发回的折子,和自己递上去的竟然有些许十分隐蔽的出入。

    有人竟然私自调换奏折,这事儿就玩大了。

    官员生怕门下省也牵涉其中,干脆亲自面奏天子,极力喊冤。

    而彻查的结果却是三份存档皆一致,并没有任何涂改错漏的地方。

    天子第一个怀疑的就是许都和孟陵。

    若官员奏报属实,这种改动都是在十分敏感却又隐蔽的地方,不是对户部非常熟悉的人,根本就找不到。

    但要替换奏折,还要替换掉三份存档,没点本事根本就做不到。

    如今户部不是正好就有这么三只又熟业务又有武力的组合存在么。

    天子不动声色,暗地派出暗卫偷偷跟住许都和孟陵,却发现这两只压根就没怎么在户部待着,反而在京城里满大街的找房子。

    而易北则是能溜就溜,只要偷得点空闲,必然会跑回府中和皇子妃你侬我侬情致缠绵。

    不应该啊,按说易北前脚才和自己信誓旦旦的保证坚决不迎哪怕是一个侍妾入府,总不至于成婚不到三个月,就暗搓搓的要去找房子包外室了嘛。

    怀疑之心去掉之后,天子又陷入了深深的迷茫之中。

    再召来两只暗卫一问,许都和孟陵对于易北让他们找房子的目的倒是召得爽快,但却不约而同的瞒下了易北曾经让他们替换过户部奏折存档的事实。

    反正天子的问题是,易北是否让他们接近过递送奏折的人并授意他们替换送入门下省的奏章,单从这一点来说,易北的确是没让他们做过,所以也不算是欺君嘛。

    接受完天子召见之后,孟陵看向许都,后者则很是坚决的冲他摇摇头。

    “反正我什么都不知道,你知不知道我就不知道了。”

    于是孟陵也笑了笑。

    “皇上命我们听十一皇子调遣,我当然也什么都不知道。”

    明明是自己犯错,却硬要歪派有人篡改奏章,还妄图把这事儿推给寒门背锅,相比之下,先前陈情种种不嫌弃寒门没经验会尽心教导之话统统成了笑柄。

    易贤上火上得嘴角起了一溜儿燎泡,虽然怀疑此事有易北在背后推波助澜,但奈何对方实在太过狡猾,有问题的奏章递送上去时,从头到尾易北就没露过面。

    虽说尚书大人也痛快承认了他有时碰到递送奏章的小黄门时,会随意问他一些话,但看看他那张忠厚老实的面孔,和五短粗肥的手指,以及所有小黄门指天誓日尚书大人绝对只是规规矩矩的站着问话,连自己三尺之内都没有靠近过,便也只能作罢。

    一个人不承认,可能是被收买,所有人都不承认……那就只可能是事实。

    毕竟怎么看,何大人都不像是那种妙手空空的大盗飞贼,能隔着三尺远还能探囊取物,取的还是小黄门手里捂得紧紧的奏章。

    门下省压根就没去理会户部的内部撕咬,直言最近户部送过来的东西一天不如一天。

    天子借得东风,再次替换户部官员,所选中者若非寒门,便是世家不入流的旁支。

    朝中寒门气势在打压之下越发以燎原之势吹了起来。

    声音一时之间竟然盖过了几个还在苦苦支撑的当朝老臣。

    太子唱作俱佳,金銮殿上几乎是对几位死不松口的老臣苦苦哀求,只求把棣州赐给自己这位苦命的弟弟享福,只是最后口齿不敌元老,败下阵来,只能退而求其次,削减封地范围,以控制易北去到封地后可能掌握的权柄。

    天子坐在龙椅上,偷摸打了好几个哈欠,终于等到这一场由太子自导自演的闹剧,开始往自己期望的方向发展。

    他是脑袋抽了才会真的想把棣州这么肥一块地方给易北啊。

    但若直接说安乐郡的话,目的又暴露得太过直白。

    毕竟漫天要价着地换钱是谈判最基础的素质,若直说以安乐郡为中心的几个郡县,这群人一定也会以盐产关系国本为由,拼死拦阻。

    如今拉上铸造权一起,朝中如此反对,那么自己被逼退步,给易北一个被世家把控了盐权的富庶郡作为补偿,也就能说得过去了。

    有关于易北封地到底封多大的拉锯战,又磨磨蹭蹭拖了好几天,最后终于敲定了几个以安乐郡为中心的主要郡县,易北被封安乐王,择日启程去封地。

    与此同时,陈管事家人的新家也找好了。

    在京郊一个不起眼的村子里,易北让许都偷偷领陈管事去看过,民风淳朴,位置偏僻,的确是个避世的好地方。

    另外又在京城里的桐巷胡同里租了小小一间房,以作障眼法。

    陈管事对易北的安排很是感激涕零,管起皇子府中诸事来越发上心。

    江梨开始慢慢收拾需要带去封地的必需品,依旧是老办法,该卖的卖,该换成银票的统统折算成银子,马车不需要太好的,但银票一定要是全国通用的票号。

    陈管事对于自己当家主母的精明越发有了一个明确的概念,十分庆幸自己选对了主子。

    和圣上封王旨意同时来报的,还有陈管事家人所住的那个小村庄,被一把火烧了个干净的消息。

    彼时江梨刚刚摆完香案接完旨,客客气气送走传旨太监,回来就看到自家管事那张如丧考妣的脸。

    “没……没了,全都没了……“

    江梨听得莫名其妙,让碧云给陈管事端了把椅子,让他好好说。

    “刚刚皇后娘娘派人来给我传话,说我家人住的那个村子,已经全被烧干净了……“

    江梨被吓了一跳。

    “娘娘怎么会找到那里,你亲自去看过的,不是很偏僻么?“

    陈管事苦着张脸,不知道自己是否该把传话那人的原话告□□梨。

    那人说皇后娘娘下手是因为他的不忠,但关于娘娘是如何找到他的的家人的,那还得归功于尊贵的安乐王殿下,是他派人偷偷告知的,目的就是为了离间自己。

    但说实在话,这话着实讲不通。

    若皇后真的觉得这是反间,她大可以再把人骗出来,藏到自己看不到的地方去,好作为要挟让自己从此俯首帖耳。

    为何要做得如此之绝,只有一个解释。

    皇后觉得他没有用了,索性断了他这一条线,还要在他心里埋下种子,让他从此不信任易北和江梨。

    陈管事看着江梨,只觉得自己耳边嗡嗡作响,似乎什么都再也听不到了。

    江梨皱起眉头,喊了一声许都。

    孟陵从屋顶上飘了下来,折去门外,大大方方走进来。

    “许都今早奉殿下之命,去云归村里看看。“

    云归村是易北给陈管事家人找的落脚地。

    江梨微微变了脸色。

    “你去接他一下。“

    陈管事是今天接到的消息,总不能是早上烧的,上午自己就能收到消息,而且也不可能有人大白天的放火烧村,只有可能是昨晚就烧完了。

    那么,许都很有可能只会看到一个烧残了的死村。

    孟陵点点头,干脆利索的转身出去,然后又淡定的退了回来。

    “回皇子妃娘娘,许都回来了。“

    和许都一起回来的,还有脸都被烧没了一半,长得就像一个鬼一样的陈家大哥。

    “罗大人……是罗大人亲自带人,弟弟……你一定要给我们报仇!”

    陈管事替皇后办事这一点在陈家不是秘密,皇后从前为了显示恩宠,派人送东西时并没有刻意隐藏来人身份,陈家大哥一看到陈管事,恨得眼睛都红了,挣扎着从许都肩上下来,七扭八歪爬到陈管事脚边,死死拽住陈管事衣摆。

    “所有人都被烧死了,我躲在水缸里才逃了一命,幸亏许大人及时赶到。”

    自家大哥总不可能作假。

    陈管事再无怀疑,重重朝江梨跪下。

    “小人愿为皇子殿下肝脑涂地,效犬马之劳,只求殿下为小人一家报仇雪恨。”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开着外挂来篡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滚来滚去的团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滚来滚去的团子并收藏开着外挂来篡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