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主公妖娆 > 第三章 破城之危

第三章 破城之危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书案后的人俊眉朗目,挺鼻薄唇,眸中暗波汹涌。.ww. ▼他似笑非笑道:“哦?果真有伏兵?还是上万伏兵?”

    “果真!”裴元让神态惊悸,急急说道,“大军修整之际,你说五芒山险,恐有伏兵,命我前往打探。我开始还道主公你多疑了,前往后粗看也并不见端倪,可是回来的路上却在山中却现了战马蹄印,似乎有人清理不当疏忽留下的。我惊疑不定下爬到高处,果然看到有军队埋伏在谷道两侧。远处沙尘飞扬,似有不断增援。谷道转弯侧树枝摇曳不似风吹,依此看来所料不错的话,应有上万兵士。”

    裴元让边说边比划,说的活灵活现,他却依旧沉默不语,面色不改,裴元让也看不出他眼里已有慎重,只一个劲儿的说,“主公,我说的是真的!”

    他以手势止住了裴元让一个劲儿的强调,起身走向地图,脚步沉稳似漫步厅院,手中还拿着从桌案上拿起的茶盏。

    他在地图前顿了顿,思考了一会儿,转身走到裴元让身边,将自己手中的茶盏递给他,待他一口饮完才道:“我观地图,另有小路可至扶风,你率你部军队,化整为零,择小路潜入扶风。你通知元固,让他率他部,到军尾押送粮草。一应攻城器械居军中。”

    裴元让诧异的看着他,“主公……这?大军呢?”

    “计划不变,一刻钟后启程进谷。”

    裴元让不解,迟疑不动。

    “还不快去?”

    ”……是!”说完转身就走。

    “对了,伏兵之事不要声张,你自己知道就好,元固也不要说。”

    裴元让无奈道:“是,我听主公的。”

    裴元让走后,他又行至地图前,沉吟半响。良久,勾了勾唇。

    “有趣,陈嵩帐下何时多了这一号人物?”

    梁冀的洛阳援军在太川遇袭,损坏无数攻城器械。 ★另一边,陈娆一行跋涉一天,人疲马乏。太阳落山之际行至一小村庄,吴潜提议在这里休息一晚。陈娆看了看劳累的骑士和天边落日,也点头答到:“就在此歇息吧。”

    村里的人都很害怕他们,家家紧闭房门,有村口玩耍的孩童好奇的看着他们,也被妇人如临大敌的抱走。

    陈娆走下马车,上前对那妇人一揖,柔声安慰道:“大娘,我们别无它意,只想借住一晚。”

    那妇人惊恐的抱着孩子,指了指那些骑兵,似乎是想问些什么。

    吴潜上前道:“莫怕,他们是从扶风来的军士,只是想乞宿一晚。”

    妇人战战兢兢的看着那些骑兵,喃喃道:“扶风……扶风……这样的话……你们…你们先等等,我……我去告诉村长……”

    妇人走后,村里管事急急出迎,当晚陈娆同吴潜和护卫统领,就住在村长的家里。村长热情又惊恐,急忙的招呼他们吃东西。可是陈娆看着自己端着的的粥,浑浊不清,还有数的清的米粒,还有盘子里硬的馒头,配着不知名的咸菜,喉头一哽。

    她看着旁边村长家的看起来只比她小几岁的孩子,眼睛亮的盯着馒头,心里一酸,放下筷子。

    村长惊慌的连道,“贵人……”似乎是想起方才陈娆让他不要这样叫,又急急改口“女郎勿怒,这是我们村里最好的吃食了,今年收成不好,前日又遭强盗洗劫,实在是不敢欺瞒啊。”

    陈娆双眼一红,牵着那角落孩子的手,让他坐到凳子上,转头看着那护卫统领,他顺意递给陈娆一块饼,陈娆将它放到孩子的手中。那孩子怔怔的接过,扯下一小块放到口里,然后双目一亮,跳下板凳,又撕下一大块递给村长。

    “爷爷吃……”

    村长抱着孩子垂头痛哭,哽咽道,“谢谢贵人……谢谢贵人……”

    她还不知道,原来这世界,已经容不下一亩耕田了……

    深夜,陈娆不知为何心下慌乱,躺在硌人的木榻上辗转反侧。▼.ww. ?尽管已经垫了自己厚厚的棉袄,她还是能闻到一股馊味,感到背硌的难受。

    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她叹口气,拿过披风披上,轻轻推开房门,踱步中庭。院子非常破旧,和房间里一样什么都没有,在她看来,这甚至都不能叫房屋,若是下雨,屋里定是会漏水的。家徒四壁,形容的大概也就是这般场景了。

    月色苍凉,满目疮痍,她站在月色清辉下,无心睡眠……

    而此时陈府,陈嵩的书房却微灯一盏。他双手负背而立,望着窗外点点星空。沉默良久,似乎喃喃道:“你相信么,我曾得人指点,对星相略知一二,也略通识人之数。”

    烛光下的人端着茶杯笑了笑,“你的话我自然不敢质疑。”

    陈嵩沉默良久,轻声道:“大汉命数已尽,乱世却还未开始。”

    端着茶杯的手一顿,“……曾有人和我说过同样的话。”

    “那他有没有告诉你,你是乱世的变数?”

    “哦?那到没有,他倒是对我说,我有治世之才。”

    陈嵩疲惫的闭上眼,“你面善而心狠,我想再最后告诉你一句话,身逢乱世,得失就在你一念之间。”

    “谨尊教诲。”他抬手喝了口茶,耳边是满院的屠戮和哭喊。他微微叹道“可惜今日无酒。真想和你再醉一场。”

    陈嵩走到书桌前,一盏孤灯烛火明明灭灭,烛火下,一封红泥书信安静的躺在桌子上。他伸出手,微微颤抖,将要拿到时手指一弯,顿了顿又收回手。

    他转过身闭上眼。安静浩渺的星空下,周身的厮杀与叫喊,无辜的人们绝望的挣扎,城外西凉军的叫嚣与呐喊,中原的战火与凋圮,父亲临死不肯闭上的双眼,部将战士的鲜血……还有那个他记了一辈子的微笑,都在那一刻鲜明而清晰了起来。

    苦笑两声,他拿起那封并未开封的书信,就着烛火烧了。火焰在他眼底跳动,舞动着一些不知名的情绪。

    “她的心思我总是懂的,我已经做好决定了,也不想亲眼看到那个字。这一次就让我自己选择,也为自己选择吧。”

    陈嵩推开书房的门,踱步而出。院子里的人们争相奔逃,却跑不过凛冽的刀光。一个仆从看到陈嵩从书房出来,伸出手想要求救,却被身后的黑衣人一刀毙命。鲜血四溢,她睁大眼睛缓缓的倒下,恨恨瞪着天空,到死也不知道为什么。

    屋子里的人也跟了出来,站在书房门口,看着满院的白骨鲜血渗入泥土,陈嵩一步一步,在路上留下一个又一个鲜红的脚印,沉默而沉重。

    一个黑衣人上前拱手道,“主公,除了陈嵩已无活口。”

    他看着陈嵩离去,叹息着点了点头,站在如同修罗场一般的血迹里,神色复杂深沉。淡淡吩咐了句,“烧了吧。”

    在这个月凉如水的夜晚,西凉军与左将军陈嵩的部下胶着不下,城门附近的火光烧红了整个天空,城外尸体堆积如山,骸骨森森。

    城楼上人们来往匆匆,不断的搬运箭矢和巨石。指挥的统领吼破了嗓子。另一个将领双目赤红,“快快快!金汤呢?还有没有快去烧啊!”

    一个年纪较小的士兵也双眼泛红,哭声道:“统领,金汤用完了,箭矢快不够了!”

    “他娘的!箭没有了还有石头滚木!石头滚木没有了还有刀!还有箭!都没有还有一条命呢!你哭你奶奶!”

    “统领,我不想死,我弟弟还要我照顾呢。为什么将军大人要把典将军掉走,他不想管我们了么?我不想打仗……”

    那怒目统领默了默,突然怒吼道:“你以为我想打啊!老子还想降了活命呢!你……左……左将军……”

    小士兵看着统领突然惊恐万分,也回头一看,顿时吓得腿软跪了下去,“大……大人……小人……小人只是……”

    陈嵩沉默的望着城下,也不看他们,淡淡说道,“满贡,你是我一手带出来的,你有投降的想法,我能理解你,你不必慌张。”

    小士兵悄悄抬头,看着满贡统领双目泛红的望着陈嵩,“左将军,典统领能及时撤退是好事,陈娆姑娘能使计阻扰洛阳援军,为我们争取时间也是策略。若是我们能坚持到京兆尹来援,扶风之危得解我也没有怨言。可是将军,你明明知道京兆尹满宠早就被召入京了!不会有援军的!我们在这里打的再久也没有意义!我岂能让我部将士白白送死!投降才有一线生机啊!将军!”

    陈嵩沉默良久,轻声答道:“是,是不会有援军。”

    小士兵惊恐的抬头看着陈嵩,他自嘲的笑笑,“可是这场仗又不得不打,满贡。敌众我寡,这不是投降的时机,在敌人必胜的情况下,投降只意味着失去。可是对于此刻西凉军而言,援军不至,攻城武器迟迟不来。西凉只有铁骑,强攻扶风城也使他们伤亡惨重,这才是谈判或者是投降的时机。若是不战便降,我们没有讲条件的机会。”

    满贡是陈嵩最看重的学生。直到现在,他也仍然要告诉他,教会他,什么是时机。

    陈嵩看着满贡,又言道:“你带领一队人马守在城门后,时机一到,你就打开城门。献城有功,梁冀不会为难与你,或可得升迁。”

    “将军……”

    “下去吧。”

    “将军!”

    陈嵩身边一将士上前鸣金击钲,其声激昂,在战场上回响,内外振动。西凉军和扶风将士都停下抬头,满贡心一横,下了城楼。那将士上前喊道:“西凉军统领何在!左将军陈嵩在此,有请西凉军统领上前一叙!”

    西凉军面面相觑。良久,一铁骑打马上前,洪声道:“叛将陈嵩何在!”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主公妖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玖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玖里并收藏主公妖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