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主公妖娆 > 第五章 荒郊遇匪

第五章 荒郊遇匪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护卫将领举剑大喝:“尔等何人!”

    一洪亮粗犷的声音回道:“山间草寇而已,兄弟们,杀!”

    劈劈啪啪的兵器相撞,间或夹杂痛哼和惨叫。◆.ww. ?陈娆白着脸,正慌乱间准备掀开帘子跑出去,一张胡子拉碴的脸猛的出现在她面前,正是护卫统领。她一声惊叫哽在喉咙里。

    “女郎……”统领话还没说完,一声惊叫从身边传来,随后她便觉得脸上溅到了温热的液体,车夫嘭的扑倒在车辕上。护卫统领转身一刀将扑上来的一人砍到在地,满脸鲜血的转过头看着陈娆道:“女郎,匪徒势大!在下多有得罪!”

    “啊……”陈娆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觉得世界天旋地转,等她终于从愣愣的状态回过神,才觉自己身在护卫统领的马上。

    她脑袋沉沉,双眼泛花的坐在马背上,披散着的头遮住了她半张雪白的脸。等她看清眼前的场景,脑袋又是一空。只是几须臾间,前一刻还言笑晏晏的地方,顿时尸横遍野,鲜血密布。她看着不远处树下匍匐在血泊中的吴潜,霎时间愣愣的,什么都想不了了。

    护卫统领护在马匹前,连连斩杀几人,浑身是血的翻身上马。猛一拉缰绳,“叱——女郎!抓紧!”他带着陈娆踏马而出,希望冲出重围。剩下的骑兵们也都纷纷向陈娆靠拢,几乎不要命的想杀出一条血路。陈娆感受到背后的血腥味,胃里隐隐作呕。她闭上眼睛,努力忽略那种不适感,紧紧抓着马项上的头套。

    处于重围中的将领怒喝一声,打马就往前奔,踏过几人尸体直奔前而去。陈娆在混乱中听到先前洪亮粗犷的声音:“放箭!”

    不对……不对……

    盗匪怎么会有如此严整的纪律统帅,而且还丝毫不见他们劫掠财物!

    陈娆在马上颠簸之时忽然想到,那令之人口音如此耳熟,她似乎在哪里听过……

    看见她们离开,贼匪似乎很激动,直喊到:“快追上去!”可是那些骑兵们拼死挡住不让他们前进。那施令匪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冲出包围圈。

    她紧紧的抱着马背,跟着马一起颠簸。??▲? ★大脑中一片空白,什么都想不起来,只知道自己不能松手。那些骑兵们挡在她们的后面,用尸体给她们开辟了一条生路。她只知道,马一停她就完了。

    不知道跑了有多久。那马渐渐的慢下来,逐渐力竭嘶鸣一声倒地。马上的人跟着马一起摔在了地上。她急切的喘息,听到自己的喘息声和心跳声,无比的悲伤而又庆幸。她慢慢用手撑着坐起来。大脑逐渐有了自己的意识后,忽然一怔。一只断箭血淋淋的插在马臀上。

    将她救出来的护卫统领还没有坐起来!

    她转头一看,他倒在地上,闭着双眼,背后几只羽箭射中后腰,左胸,肩胛……竟然身中数箭!腿上还有拔箭后留下的鲜血痕迹。他倒在地上,仍然脊梁挺直,手指紧握着缰绳。

    陈娆双眼一热,用手捂住惊恐的呼喊,突然想起听到射箭二字时,他突然调整坐姿将她护住……

    远处传来马蹄声,陈饶白着脸,咬咬唇,迅扯下他腰间的身份令牌,和他怀里的干粮,转身就往树林里跑。

    不久一队劫匪就追上了,其中一个领头的上前看了看,恨恨一声,“可恶,给跑了,四处搜搜。”

    她觉得自己一辈子也没有这样跑过,一个时辰里,期间被绊倒无数次,但是她不敢停下,马上又爬起来再跑,最终还是在一条河边力竭了。

    她跪伏在岸边,大口大口的喘气,又就着河水急急的喝了几口。等她心跳慢慢平复后,看着河水中自己狼狈的面孔,眼睛一红。

    乱糟糟的头和着汗水和血水粘在她脸上,眸间尽是慌乱而失措。

    她急急捧起一把水,洗掉自己脸上的头上的血迹,咬着牙忍着没有掉下眼泪。

    而后她靠着一棵树静了下来,想起这几天生的事情,蓦然觉得处处都透露着不正常。

    陈娆努力让自己忘记那些鲜血,冷静的理自己的思路。阿翁暗杀当朝大将军梁冀,失败,计划败露,但是阿翁手握重兵,驻扎扶风。于是梁冀派兵攻打扶风,捉拿阿翁。⊥,阿翁平日里不喜她抛头露面,这一次却如此轻易就答应了让她去说服盖勋的请求。包袱里多出的许多盘缠金银。不取财物的劫匪。拼死相护的护卫……

    阿翁到底瞒了她什么?

    洛阳……陈娆蓦的抬头。那贼匪领是洛阳口音!

    陈娆从小到大跟着陈嵩,跟着他搬了许多次家。她小时候在洛阳城呆过,洛阳的人口音独特,她不会记错的。不取财物的劫匪,洛阳口音的领,这一切,会不会是一个巧合?

    陈娆一向有急智,事时不见慌乱,可是事后却是阵阵的恐惧后怕。乱七八糟想了很多,终于意识到,她现在是一个人了,而且是在荒郊野外。自己手无缚鸡之力,如果天黑,如何独自一人在野外生活?她白着脸,试图确定自己的位置。但是她能对着地图分析的头头是道,真把她放在野外,她却不认路了。她本来方向感不好,再加上自己乱跑一通,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现在到底跑哪儿了。

    她起身顺着河水往下游走,因为不是官道,只能顺着小路走,看着日渐沉落的太阳,只能安慰自己,有路有水的地方总应该有人家。但是放眼望去,只有大片的树林和草地。何处可见人家?

    饶是她平日里并不似一般的闺阁少女,但是长时间的跋涉还是让她筋疲力尽。脚掌和膝盖生疼,她知道是脚被磨破了。她行路太慢,太阳已经快落山了,也不过走了几里路。

    天渐渐的开始暗了,她不由的额头冒汗,拾起一根枯木,撑着努力加快自己的脚步。终于在太阳完全落下的时候到了树林的尽头。前方似乎是一片平原丘陵,水流经过两处丘陵形成的谷底。

    她欣喜过望,似乎还看到了袅袅炊烟!此时天已经很暗了,却还在以可以感觉到的度缓缓变暗。那山麓处离她看着近,实际上尚有几里路程。

    陈娆咬紧牙齿,握紧手中的枯枝,在一片昏暗中踽踽独行。

    天终于还是彻底黑下来了。天空没有月亮,只有稀稀疏疏的几点星光。她已经完全看不清路只是凭着感觉走了。明明眼睛能看到的地方,却好像怎么走也走不到。终于,在黑暗中一个踉跄,脚下一个不稳就摔在了地上。

    她终于达到极限,再无力起身。趴在地上的她觉得已经感觉不到自己的身体了,她努力翻了个身,躺在地上,在黑暗中睁大眼睛望着天空。

    阿翁平时就最喜欢看天象,他常常会在庭院中把盏一壶,望着天空,边喝酒边对她说话。

    “天象所示,天意天兆也。”然后告诉她,那一颗是什么星星,那一颗又是什么星星。

    陈娆在黑暗中努力睁大眼睛,想从几点光亮中找到一些安慰,可是除了黑暗一片,什么都没有。陈娆眼睛都快睁红了,却什么也没感受到,反而觉得黑暗中似乎有一些她看不到的东西,在暗处注视着她,随时会扑上来将她吞噬殆尽。

    她实在是走不动了,却也不知道这附近是否有人家,她仔细听着身边的动静,忽然听到一两声狗吠。她安心呼了口气,她没有看错,这个地方是有人的,有人在的地方,总是让人安心的。她什么都感觉不到了,冷不冷饿不饿,危不危险都被抛在脑后了。

    已经精疲力竭,再也想不了许多,心一放下就眼睛一花,脑袋一空,就着地面,疲困的昏睡了过去。

    一夜无梦,安然静好。

    清晨的雾气渐散,一缕阳光透过陈娆头顶的树茬映在她的一只眼睛上。她皱了皱眉,用黑乎乎的手揉了揉眼眶,本来灰扑扑的脸上骤然多了几条黑印。

    她睁开迷蒙的双眼,有点懵。这是哪儿?

    她坐起身,眼神渐渐清明。昨日的厮杀逃亡印进脑海,让她心里觉得顿时一痛。

    她闭上眼睛,待自己清醒了以后,慢慢起身,走向小路不远处的河岸。

    逃亡了一天,即使她有心理准备,但是自己蓬头垢面的样子还是吓了她一跳。她望着水中自己的倒影,捧了一把水将自己的脸洗了。

    流水过处,面目清秀,陈娆却叹了口气看着自己的倒影,良久才在岸边蹭了一手的泥土,又仔细的在自己脸上,脖子上,手上抹了抹。

    陈娆检查了一下,头蓬松散乱,中衣已经看不出颜色,外袍却染满鲜血。她脱下自己的外衣,撕下一根布条,将沾满鲜血的外袍埋在土堆里。用布条将自己散乱的头束成男子模样。

    她最后低头看着自己的鞋,用泥土抹了抹。

    看着水中的自己,苦笑着心道,灰头土脸,一身破旧衣裳,这下是看不出自己是个女孩儿了,倒像个落魄的少年。

    她吁了口气,拿着自己的拐杖,起身继续向昨天看到炊烟的方向走去。

    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等到终于看到山庄的影子时,已经是快到正午了。她扔掉拐杖,理了理自己的衣裳,快步走向山庄的方向。

    她已经又累又饿,身上的一点干粮也用完了,若不是遇上这一山庄,她毫无野外生存经验,又手无缚鸡之力,可能真会饿死在山野中。

    山庄有些安静,只有偶尔的几声狗吠。陈娆走进山庄,来到一家紧闭的门前,上前敲了几声,无人回应。

    陈娆蹙着眉推开门,竟是空无一人!门后挂了一件宽大的男子衣袍,她想了想,事急从权,取下衣服就披上了。宽大的衣袍掩住了她瘦弱的身躯,这下说她是少年倒是可以以假乱真了。

    她退出来,打开旁边的一户大门,还是没有人。

    她到处看了看,走到靠里的一间看起来很富丽的屋子外面,敲敲门,还是无人回应。她推门而入,屋子里的东西一览无余。

    怪道山庄如此静谧,竟然空无一人么?陈娆的心越跳越快,她干着嗓子,额头微微冷汗,突然想到那名护卫统领的话。

    “附近有一黑云寨,经常劫掠路过商队。”

    她腿一软,扶住身边的门框,难道这就是那贼匪山寨?刚刚逃出虎口,自己竟然跑到虎穴送死来了么?想着昨日那贼匪领一心想置她们与死地,此时寨中无人,必是外出寻她了,她不即刻离开,遇上昨日的劫匪,只有死路一条!

    陈娆刚想提步离开,却突然听到她刚刚进来的山寨口的“嘶嘶”马鸣声。

    一壮声大汉高声怒道:“方圆二十里都跑遍了,那女娃娃跑哪儿去了?”

    陈娆站在房屋里,脸色白。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主公妖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玖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玖里并收藏主公妖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