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主公妖娆 > 第十章 遭遇追捕

第十章 遭遇追捕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九丈高的城楼上,一抹白色的身影从楼上飘落。? ?陈娆在远处远远的看着,嘶吼一声,“阿翁!”就朝那个方向跑去。可是她无论如何也跑不到那里去。好像她越跑,陈嵩离她越远。

    她红着眼睛瘫在地上痛哭了起来。

    她痛哭着看着那抹白色,想要伸手去抱住他,突然几个面目凶狠的汉子凭空出现,拿起手中的武器割下地上那人的头颅。他们面目贪婪,好像那人是无价的珍品,剩下的人竞相争夺,须臾间尸身不留,徒留地上一摊鲜红的血迹。

    “不要!不要……不要……”陈娆无助的红着眼睛痛哭,可是没有人理会,只是了疯似的争夺。

    绝望如潮水般蔓延。

    “小兄弟?”略显冷清的声音传到陈娆的耳朵里,陈娆皱着眉头睁开眼,眼前模糊的身影渐渐清晰,却是常青蹙眉看着他。

    她呆呆的摸了摸自己的脸上,尽是泪水。

    “你一直在哭。”

    陈娆眼角红,正呆愣间,心中猛然一阵剧痛,想起了梦中所见的景象。

    她在床上蜷缩着,埋头半天才哑着嗓子沉声问道,“我怎么会在这里。”

    常青淡淡回道,“你在酒楼昏倒后,官府派人来旁边的房间拿你,说你是叛将陈嵩的同党,伍先生不忍你落入官府手中,让我悄悄把你带到他的家里。”

    陈娆埋头苦笑。果然这世上最不能相信的便是人心。盖平估计也知道了陈嵩身死的消息,独木难支,却急着想拿了自己邀功了。

    “盖平现在张榜告示,左将军陈嵩谋反已经伏法,有乱党潜入京兆伊,若有私自藏匿者,与乱党同罪。”

    她笑着说,“哦……那为何你们不将我献给盖平领赏呢。 ◆与乱党同罪啊……何必为了一个不相干的人冒那么大的风险。”

    常青正色道,“左将军不是乱党,他是忠心护国的义士。梁冀在洛阳独霸朝政,欺压天子群臣,纵容手下以百姓之头以充军功。卖官鬻爵,搜刮富绅黎民,他才是乱臣奸党。左将军是替天行道,况且少时左将军与我有救命之恩,又照拂过我,你既然是将军的人,我就不能忘恩负义。”

    她沉默的打量他,此时伍炀推门而进,对着陈娆一揖。

    “小兄弟到底何人?为何官府如此迫切的追拿你?这告示上的悬赏竟一时高过一时,离贴榜还不到一天,榜上的奖赏就换了五次啊。”

    她沙哑着嗓子看着伍先生,突然哑着嗓子说,“先生,我如今已是浅滩之鱼虾,束手待捕矣。我已无力逃亡,如今我想让你将我交给官府,去领了这赏,你意下如何?”

    伍炀捋胡一笑,“我与小兄弟今日刚刚见面,又无恩无怨,只是萍水相逢,确实是有理由拿你去领赏的。”说完他紧紧盯着陈娆。

    陈娆心里一凉,却仍旧面目不惊。淡淡问道,“又不知先生为何又要从酒楼救我呢?”

    伍炀大笑,“不必如此试探与我,我不会将你交给盖平的。相比于那点世人眼中的厚赏,我更感兴趣的是,盖平如此心急的捉拿你,他感兴趣的是什么。”

    陈娆静静的看着他,良久,眼神镇定的盯着他,嘴角却勾起一抹淡淡的嘲讽,“大概我是说我有大将军的兵符吧。”

    伍炀大惊,连常青都诧异的看着她。

    伍炀又是一揖,而后郑重道:“不知小兄弟何人?”

    她垂下眼睑,“陈嵩之女,陈氏阿娆。”

    话落,一片沉寂。良久伍先生才讶道:“如此气度,竟然是一女子……”

    常青默默的远离了陈娆几步,静静的看着陈饶,眼中动容又猛然低头。 ▼他手指动了动,蓦地抱拳说道,“之前不知姑娘是女子,多有得罪。不知姑娘以后有何打算。”

    陈娆沉默。脑海中突然浮现出阿翁宠溺的看着她的模样,生气不让她碰弓箭的模样,悲伤的看着她说舍不得他嫁人的模样。

    她似乎还看到了那晚陈府熊熊燃烧的大火,她的小姐姐流云碧雪,偷偷教她挽弓的林教头,还有她院门外的那条大黄狗,都在火焰里挣扎着向她伸手。那火烧的如此猛烈,直直烧到了她的眼里。

    静默良久,空气中只剩下凝固的恨意,她双眼红的抬头,一字一字,从牙齿里,艰难的崩出几个个字,“进洛阳。”

    四下皆惊。陈饶披头散,双眼赤红的半趴在床上,犹如从地狱业火中爬出的妖女。

    良久伍炀才回过神,“女郎,洛阳现在如同水火之地,你现在完全可以择一优沃之地,买房购仆,安度余生啊……”

    陈娆眼神凌厉,讽刺笑道,“我陈府上下几百条无辜性命葬身火海,父亲惨死尸骨不存,我如何能放下一切独自逃生?阿翁将兵符交给我有他的用意。我身怀兵符,那我也就有这责任。抛去这些不说,我父为汉臣,我为大汉子民。为家为国,何必惜身!”

    常青蓦地一握拳,“某愿护卫女郎安全!富贵毋论,生死相随!”说完单膝跪在床前,郑重抱拳低头。

    陈饶一愣,惊讶的看着眼前这个面目平凡却眉眼英气的青年,这是生平第一次,有人以这样赤诚的心意,在这样绝望的境地,要帮她,要护她。

    陈饶心下感动,她下床郑重扶起常青,道一声好,哽声说,“今日之谊,娆,没齿难忘。”

    常青低头看着眼前的裙裾,退了两步。

    伍炀看着这个双眼浮肿,面目狼狈的姑娘,心下叹息。本来锦衣玉食,无忧无虑,从现在起,却是一个人在乱世挣扎求生了。可是像他这般的人,乱世之间还少么。

    沉思间,却突然听到有人敲门,伍炀上前打开门,是他家仆从,一进门便急道,“伍先生,不好了,街上有官兵奔家里来了!”

    陈娆大惊,扫了房内几眼,问,“常辉呢?”

    伍炀脸色大变,“不好,定是常辉告密了!”

    常青疾步走到庭院,“女郎快走吧。我在此阻扰。”

    陈娆并不动,只看着伍炀,说,“昨天的贵客晚上就走了,这里只有伍先生卧病的侄女。”

    伍炀恍然大悟,点点头。陈娆转身进了房间。房门刚关上,门外就传来官兵的叫喊声,“开门,官府查人!”

    伍炀上前开门,一群官兵冲了进来,其中一个官兵拿着一张画像对他说,“伍先生叨扰,我们是来拿人的。”

    “哦?”伍炀看着那画像捋胡皱眉,佯作叹道,“昨日我请他来我寒舍喝茶,倒是昨日就走了。”

    “走了?”那官兵疑惑反问,“不过我们还是要搜查,得罪了。”

    那官兵手一样,数十个军士涌进屋子,四处搜查。不多时,他们就破开了陈娆所在房间的大门。

    伍炀手一颤,上前道,“不要惊扰了我侄女。”

    领头的官兵进屋一看,一个披头散目露惊惧的看不清面容的女子慌乱的低下头。他看了看画像,又让人四处检查了屋子。

    并没有人,那领头的疑惑的看着伍炀,伍炀只是无奈赔笑。他只好道了声歉,带着下属走了。

    陈娆缓缓抬头,看清的确是走了,才松了口气,转身跪在地上对伍炀行一大礼,“伍先生救命之恩,娆铭记在心。可是如今娆为鱼肉,不能报答于先生。”

    伍炀扶起她,眼中豁达风流,“某不过举手之劳,谈不上大恩,女郎不必自忧。”说着伍炀又看着她大赞,“女郎不仅气度不凡,还有急智,假以时日必有作为!”

    陈娆苦笑,一介女子能有何作为。她并没有在意伍炀的话,只是说,“趁他们没反应过来,我得赶快离开,此地不能久待。”

    陈娆叹了口气,说,“事不宜迟,我们快走吧。”

    伍炀敛目,沉思一会儿,抬头看着他们说,“洛阳是虎踞龙盘的地方,不如我也和你们去见识见识。”

    陈娆讶异,“先生又是为何要离开故居呢?”

    他一笑,叹口气道,“我一向喜欢四处云游,最近突然想去洛阳看看了,不过顺道而已。至于故居,我让邻居照看,等我归来。”

    人都道,患难方能见真情,而乱世,把人心也给放大了。有人会因为利益出卖朋友,也有人不为名利所动,坚持要搭救,保护一个陌生人。这份情谊,实在难得。

    陈娆突然能够理解阿翁一直以来坚守的信念,那份赤子之心,是在令人感叹。

    她退了两步,对着二人行一大礼方才起身叹道,“先生真名士,娆得遇二位,实乃娆之幸。”

    常青只是扶起她,并不说话,伍炀叹道,“相逢即是有缘,女郎定会逢凶化吉。”

    陈饶点了点头,随着他们收拾了东西,又在伍炀的安排下寻了之前陈饶寄着的马车和用品。幸好常辉并不知道陈饶是女子,故而张榜寻的也是一位少年。三人当即乘着马车就离开了京兆尹。

    马车一路疾行,陈饶掀开车帘一角,回头看着离她越来越远的城池,她的眼中闪过一丝浓厚的恨意,终于还是放下了帘子。

    走上的这条路,陈饶再也回不去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主公妖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玖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玖里并收藏主公妖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