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主公妖娆 > 第十二章 尘封旧事

第十二章 尘封旧事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赵伯伸手为她擦去泪痕,苍老的指尖俱是怜惜,叹了口气,“也罢,不愧是你阿翁教养出来的,有胆气,有志气。? ?”

    陈饶苦笑了笑,轻轻挺起脊背,“阿爷,你跟着阿翁最久,有些事情,我想请教你,还望告知。”

    说完就轻退一步,伏在地上行一大礼。赵伯一惊,慌忙扶起她,“老夫怎生担待的起啊,有何事女郎直言便是。”

    陈娆顿了顿,从怀里拿出一方娟帕,“我想请问的是,我母亲是谁。”

    赵伯一惊,慌忙道,“你母亲只是将军自小定亲的大家闺秀,生下你之后便难产去了,我们这些人知道的也不多啊。”

    陈娆跪坐在地上,眼神一黯,“那可知母亲名讳?”

    “这……这……”

    “阿爷,我只是想知道真相,我只是想知道,你们一直瞒着我的到底是什么。我离开扶风之前,阿翁甚是古怪,把这些东西给了我,何尝不是希望有朝一日我能知道真相呢?况且逝者已逝,一直隐瞒于我而言并不公平。”

    赵伯以前是将军府的管家,几乎是看着陈嵩长大,陈嵩进洛阳之后,赵伯也一直跟在身边,可以说是陈嵩的心腹。若说旧事,没有人会比他更加了解。

    他重重的叹了口气,接过那方娟帕,“没想到这么多年,将军还是没能放下啊。也罢,事到如今,就讲一讲那段往事吧。”

    他在摇曳的烛火下细细打量那方娟帕,血色的针线似乎从白色的绢布中挣扎而出,化作十八年前最醉人的红梅。

    十八年前的陈嵩,还是一个俊俏的翩翩少年,回间都有无数的姑娘侧目。同样的一个冬天,正是梅花绽放,凌寒而开的时节,年少的陈嵩从外游历而回,却闻得家里给他定了一门亲事。

    少年轻狂,一心想要参军报国,也不曾把儿女情长放在心上。直到毗邻而居的何家女郎因贪看冬景而攀上了墙头。

    也不知怎么的,陈嵩对婚事突然就不反对了,日日都去后院赏梅,有时尽兴而回,有时败兴而归。

    何家女郎热情而大胆,娇俏而明媚,迅的攻陷了少年陈嵩的心防,一不可收拾。 ?那邻居家的女郎,正是陈嵩家里给定下的未婚妻子。他对那女郎也是越上心。

    眼见着婚礼将近,陈嵩却不知为何不开心,反而越沉默。襄王有梦,神女无情,何家女郎最终在婚礼当天给逃了。

    陈何两家当场震怒,古往今来也从没遇到过如此不孝,如此不守礼法,也如此胆大的人。陈嵩当即劝抚了两家,当着长辈的面立誓寻回妻子。一路寻找何家女郎,这一找便找到了帝都洛阳。

    没有人知道他们在洛阳生了什么,只知道那一年,兵荒马乱,天灾四起,新帝登基。而陈嵩,从洛阳带回了一个女婴,独自养大,终身未娶。

    “后来陈家便搬家了,跟在将军身边的人老的老死的死,还知道当年那位何家女郎的,估计也就只有我这个糟老头子了。”

    一直以为阿翁和自己的母亲是情投意合,没想到还有这段往事。听罢叹了口气。

    妠。不知道为什么,陈娆总觉得这名字非常耳熟。

    “所以阿爷也不知道那位女郎是否还在世?”

    “当年的事,只有将军是最清楚的,这件事将军不让人张扬,也严禁我们提起。如果不是将军将这娟帕交给你,怕是我也会把这件事带到棺材的。”

    陈饶收起那方娟帕,脑海中又浮现出他的那片梅园,和他不时醉酒的情形,总觉得心里十分沉重。不知道为什么,她隐约感觉到这件事情不同寻常,忽又觉得屋里太闷了,便起身来到院门前,吹了吹冷风。

    “阿爷,既然阿翁不想让人知道这件事,就不要再告诉别人了,我只当我母亲已经难产死了,阿爷也不要再提那何家女郎了。”

    “自当是如此的。”

    赵伯看着眼前单薄的人,心下怜惜,“外面风雪渐大了,阿娆就在我这歇息吧。”

    陈饶转身,“阿爷,我如今形势凶险,绝对不能拖累与你,今日见面后,无事我不会再来看您,还望阿爷多多保重。”

    赵伯想要劝阻,陈娆却只是神色坚定,闭口不言。.ww. ▲

    尽管赵伯不舍,却还是拗不过陈饶,只得叹气送了她出门,阿娆在门口一礼拜别,带上笠帽便出门而去。

    赵伯佝偻着身子,看着她瘦小的背影,突然又叫住了她。陈娆回过头,赵伯正用一种极其复杂的眼神看着她,沉默须臾,还是开口道,“将军生前在我这里留下的东西,我希望你能在离开洛阳的时候取走。东西就在我后院的那颗枯树下面。”

    陈娆一愣还是点头应是,转身便消失在了小巷的阴影里。

    赵伯佝偻着身子站在昏黄的灯笼下面,悠长的叹息也逐渐被漫天的飘雪吞没。枯槁的老人双眼含泪,抬头望着昏暗的天空,似有哽咽。

    “将军,也许我和您想的一样。”

    因为怕犯了宵禁,洛阳城晚上出行的人极少。雪越下越大,陈饶摘下斗笠,抖了抖帽檐上的雪花。街道上安静的出其,只是偶尔听到几声狗吠。她慢悠悠的走着,披风的后沿拖在雪地上,被雪打湿一片。

    列列寒风夹杂着雪花扑到她的脸上,她似乎也没有察觉。只是看着前方,有些呆。

    要过年了呢。今年年头,她又该在哪里呢。

    她眯了眯眼睛,伸手挡住直往眼里扑的风雪,看了看眼前空无一人的街道,暗自叹了口气。

    这条路,如何才能走的到头。

    走了两步,陈饶突然停住了。然后便看着常青手持着油纸伞向她走来,背后客栈的光亮蓦地有些晃眼。

    他一如既往的沉默,将手中的暖炉递给她。然后护着她往客栈走去。陈娆偏头看了看,平凡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眉目里依然是那股英气,让人无端的觉得安心。

    “信送到了么。”

    “恩。”

    然后就是沉默,陈饶看着他,忽然噗嗤一笑。

    常青疑惑的看着她,陈饶转过头不再看他,只是说,“和你一般大的人都成家了,你为什么不成家立业,偏跟着我身处刀口呢。”

    “……独身已久,不习惯成家。”

    “你没有心仪的女子?”陈饶难得的好奇问道。

    可是常青却微蹙眉头的对着陈娆戏谑狡黠的眼光,半响才疑惑道,“什么是心仪的女子?”

    “哈哈哈……”陈娆还没来的及反应,伍炀已经靠在了客栈门口,捋了捋自己的小胡须,调笑道,“我这常小兄弟啊,是个武痴。他只喜欢兵器,不喜欢女人。”

    陈饶一讶,复又盯着常青,似乎要在他脸上盯出一朵花儿来,也跟着调笑道“伍先生说的有理。”又忍不住噗嗤的笑了两声。

    常青脸上难得有了些窘迫,偏过头不让陈饶再看。伍炀看了看常青,捋着胡须笑道,“外面天寒,还是先回客栈吧。”

    陈饶点点头,道了声好。

    进的大厅,伍炀才叹道,“如今我也到了洛阳,早年游历,在洛阳也颇多故友。今日去拜访旧友,他一定要留我小憩,我等你回来也是为了拜别。”

    伍炀原本就打算来洛阳,虽与陈娆同行月余,到了洛阳也自然还是要离开。

    陈娆忽的有些感慨。伍炀在京兆尹救下她,早有救命之恩,来洛阳的路上又同她讲了许多的风俗道理,也有半师之谊。在困难中给予人帮助,往往能使人产生依赖感。听着伍炀要离开,陈饶心下多有不舍。

    似乎是知道陈娆的不舍,伍炀笑道,“女郎,世无不散之宴席,有缘还会再相见的。”

    陈饶点点头,心下明白,将伍炀送到了门口。门外早有马车相候,伍炀大大咧咧的倚在马车车辕上,捋着自己的小胡须,懒懒的喊道,“女郎毋送。”说罢又自顾的双手枕在脑后,躺在车辕上吟唱。

    清丽脱俗的调子,古朴悠长的旋律,随着马蹄声和车轴声在一片大雪中回旋荡漾。

    “飞鸟遗迹,蝉蜕亡壳,

    腾蛇弃鳞,神龙丧角。

    至人能变,达人拔俗。

    乘云无辔,骋风无足,

    垂露成帏,张霄成幄。

    沆瀣当餐,九阳代烛。

    恒星艳珠,朝霞润玉。

    **之内,恣心所欲。

    人事可遗,何为局促。”

    眼见着马车在大雪中消失不见,歌声悠长的尾音却在这片死寂的城市里添了几分生气和讽刺。

    陈饶看着眼前的大雪,耳旁仍旧是清丽的旋律,半响苦笑道,“何为局促,何为局促。真正能够豁达的,世间又有几人呢。”

    她转过身,唤过仍旧伫立在外的常青,两人走进客栈,店家小二在她们身后掩上了门,挡住了一地的风雪。

    陈娆进了客栈,就在一楼的大厅里坐下,低沉着嗓子,叫来小二,“拿你们这里最好的女儿红来。”

    “好叻,客官稍后。”

    几坛子酒整齐的摆在桌上,陈娆撕开其中一坛就双手捧着往嘴里灌。

    才喝了两口,就呛住了,喉咙开始作呕。

    她不会喝酒。

    可是干呕两声,她又捧起酒坛。喉咙被烈酒辣的生疼,她双眼泛红,大笑两声,“恣心所欲!恣心所欲!”

    那不是她以前一直想要的么,可是此时此刻却好想大醉一场。

    “何为局促……”

    双眼迷蒙中正打算再开一坛,却有一双有力的大手紧握着她的双手,让她够不到近在咫尺的酒坛。

    胃里一阵翻涌,梦里似乎有人在她耳边一声轻叹。

    好像阿翁……

    阿翁……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主公妖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玖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玖里并收藏主公妖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