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主公妖娆 > 第十五章 风雨欲来

第十五章 风雨欲来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裴元让一挠头,“就是梁太师啊。?? ★”

    陈娆呆滞片刻。她以为传说中的梁冀,应该是怒目长髯,面目可憎的丑陋小人,却如何也想不到梁冀如此俊朗威仪。

    目光闪了闪,心头掠过千般念头,蓦地垂眼诺诺道,“你家主公多次救我于危难之中,侠义凛然,相必是朝中忠臣,国家栋梁。”

    裴元让一听陈娆说他家主公的好话,脸上的不耐一扫而空,满心欢喜,仰着脖子骄傲的说道,“那是,我裴氏一族世受国恩,自当尽忠报国。我家主公更是国家栋梁,举世无双!”

    陈娆想起白日里梁冀那厮似乎言谈中颇有亲近之意,只怕裴绍在朝的地位必然不低。却不知道裴绍是否和梁冀结党……她一直苦于没有机会接近,也许能在裴绍这里找到突破口!

    她暗叹一声,“可惜现在朝廷式微……大权旁落……”说着暗自抬头打量裴元让。

    裴元让一脸不知所谓,“式微?”他疑惑道,“什么式微?”

    陈娆一滞,早知道裴元让胸无城府,却不知道他觉悟这么差……

    “没什么……将军没事的话,我想出去走走……”

    “主公让我看着你不要惹麻烦。”

    “……人有三急,我更衣你也看着?”

    裴元让一脸羞怒,“你自去吧,我才没那心思管你,不要惹事!”说着就掀帘而出。

    陈娆在他走后没多久也出了营帐。四周都是巡逻的将士,看见她也只是微微诧异,并不曾拦她。她暗暗松了口气,握紧了衣襟里的弩箭,朝着中军大帐走去。

    陈娆暗自打量,周围的兵卒越来越多,身上的衣服也越来越精致,看来都是高阶军士。正准备进入中军阵营,一个手持长戟的守卫蓦地将她拦住,神色冰冷,面上是久经沙场的铁腥气。“中军大帐,姑娘恐怕是走错了。”

    看来她的活动范围到这里就止了。

    她做出一脸惶恐的样子,道了歉正准备离开,身后突然传来疑惑的声音,“阿娆姑娘?”

    陈娆回头,正是裴绍。

    裴绍走近,看着她莫名的笑了笑,“跟我来吧。”

    说着就进入大帐,陈娆疑惑的跟着,却见两旁的将士不再拦她。

    她跟着裴绍进入大帐,四处打量,正疑惑梁冀此时在什么地方时,裴绍已经开口,“坐吧,这里不会有外人。◆.ww. ?”

    陈娆面有豫色的坐下,还是问道,“为何恩公驻营中帐?梁将军呢?”

    裴绍摊开书桌上的书简,一边批写一边面不改色的回答,“白日里京中有要事需要处理,大将军已经赶回洛阳了。”

    说着,笔一顿,看了陈娆一眼,又摊开另一书简,似笑非笑道,“怎么,找梁将军有事?”

    陈娆一愣,“没……”

    裴绍勾了勾唇角,没有说话.陈娆枯坐半响,见他只是伏案批文。摇曳的烛火在他俊朗的侧面打下柔和的阴影,挺鼻,薄唇,光洁的下巴,性感的……

    陈娆蓦地脸一红,低下头掩下脸上的心虚,暗暗的在心里将自己骂了一顿,又抬头看了看裴绍,他仍旧低头看着桌案,微蹙着眉,眉宇间一片认真,并没有现陈娆的小动作。

    陈娆悄悄打量裴绍,突然觉得烛光下的他,竟然有一种不可言语的温柔。她一阵恍惚,裴绍已经抬头看着她,眼眸中一片清冷,“阿娆姑娘?”

    陈娆回过神,说道,“我是来找将军的……”

    裴绍笑道,“哦?何事?”

    “我一直记得扶风郊外的恩情,也对将军说过再见定会报答。此次前来,是来报恩的。”

    裴绍心下有趣,也配合的问道,“如何报恩?”

    陈娆敛眉,“那样看将军需要什么了……”

    裴绍背靠着身后的椅子,看着陈娆垂着头,一缕丝调皮的落在肩头。人美如玉,气质风流。他勾唇一笑,“阿娆姑娘颇有姿色,不如以身相许如何?”

    陈娆一愣,气恼的抬头盯着他。

    裴绍心情大好,朗声笑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姑娘莫恼。”

    陈娆静静的等裴绍笑够,才嗤笑一声,“娆不相信将军只有如此眼界。”

    起身行礼,“小女子方才对元让将军说了去散心,看时候也该回了,就不打扰裴将军了。”

    裴绍面色不变,只点点头道,“我想要什么,阿娆姑娘总有一天会知晓,但不是现在。你先回营帐吧,腿脚不便就不要走动了,明日回京自有人去接你。”

    陈娆点头道是,再一躬身,便退出营帐,却没注意到身后的裴绍放下手中的笔,看着陈娆离去的背影,若有所思。 ?

    陈娆出了中军大帐,也不再去别的地方径自回了自己的营帐,看着远处军中将士的调笑,蓦地想起白日里那个一面之缘的男人。

    梁冀……

    她衣袖下双拳紧握,一遍又一遍的浮现出那个男人的样貌。

    她要记得他的样子,刻在脑子里,让他化作飞灰她也要认出来。

    她微抿着嘴角,指甲陷进自己的掌心。

    她要杀了他。不惜一切。

    ……

    翌日,艳阳高照,寒冷的空气增添了些许暖意。虽是枯枝败叶的风景,却独有一番凛冽的味道。

    官道被乌压压的大军占据,回京的军队兵甲相接,步伐整齐。沉重的铁蹄声,铁甲声,脚步声回荡在寂静的冬日里,让本就萧瑟的冬日徒染了几分杀意。

    陈娆在裴绍的安排下,跟着大军进了洛阳。还没进城便听到百姓们吵吵嚷嚷的声音,议论纷纷。陈娆细细听了几句,只听众人都在议论昨日宫中大事。耳边只听的“皇上”“梁冀”“遇刺”几个字眼。

    他静静的坐在马车上,招来裴元让问他出了何事,裴元让只挠了挠头,言道,“好像是宫中有人谋反。”

    陈娆不语,只跟着马车来到裴绍府邸。接她下马车的是裴府的一个侍女。陈娆在她的搀扶下下了马车,感受到腕间温柔的指力,她不由得打量起身边的婢女。

    不看不知道,一看却着实让她惊艳。身旁的女子看起来不过十**岁的年纪,却是身姿袅娜,眉眼如画,眸中柔情点点,眼角俱是风情,竟是倾城绝世之姿。

    一旁裴元固仍旧一脸严肃,只道,“主公吩咐此女照顾你,你随她进府便是。我和元让还有事,先走一步。”

    陈娆点头行礼,“多谢将军一路照拂。”

    裴元固上马勒住缰绳,只神色复杂的看着陈娆,“不是我照拂于你,是主公照拂与你,希望你能牢牢记住这一点。”

    陈娆点头称是,便见裴元固与裴元让打马走了。她看着一旁的女子,那女子向她一福,“贱妾名戚,女郎可唤我戚姬。”

    声如黄莺……当真如月中仙子一般。如此的容貌风姿,不知道古时乱吴的西施是否可比?

    若她是男子,见着如此人物,只怕都会把持不住吧。

    陈娆看着戚姬,心下复杂。

    戚姬将陈娆带进府中一处侧院,客气道,“此处便是将军为女郎准备的小院。”

    裴绍府上并不大,一路走来也没有见得多少仆从,陈娆看着眼前干净整洁的院落,心里一阵诡异,她看着戚姬,顿了顿,还是忍不住问道,“多谢姑娘了,姑娘可是裴将军内人?”

    戚姬一脸惊讶,脸上一红,忽的又笑道,“贱妾不敢高攀,只是将军救下的红尘女子,府中歌姬。”

    眼前女子肤如凝脂,颊间红晕暗含春意,只消一眼陈娆便明白了戚姬的心思。如裴绍那般俊秀的人物,只怕是不少女子所仰慕的吧。

    不知为何,心下竟有几许伤感。她愣了愣神,戚姬却已进得屋中整理房间。见陈娆仍然立在院落,回眸一笑,“女郎进屋看看可还缺些什么?”

    进得屋中,一应物品俱是上等,她也朝戚姬微笑道,“姑娘心思缜密,没有什么缺的。”

    两人尚在房间里,外间已传来嘈嘈切切的议论声。陈娆转头一看,却是一群风姿绰约的女子,立在外间悄悄的打量陈娆。

    陈娆心下诧异,戚姬却已上前低声说了些什么,那群女子便恹恹的散了。

    陈娆没见过这样的阵势,有些讶异。待戚姬走近才问道,“那群女子是什么人?”

    “是各位大人送给裴将军的美人。女郎放心,女郎是将军的贵客,那些人不会来叨扰女郎。”

    想起那群环肥燕瘦,陈娆嘴角僵了僵,半响凉凉的说,“将军真是好艳福……”

    ……

    洛阳城的风风雨雨吹不进裴绍的后院,此时朝堂上却是群臣肃然,敛声低头。

    梁冀身着紫色朝服,腰佩利剑,眉眼阴沉的盯着朝堂众人,眼眸中一片森然杀意。少年天子端坐于位,脸色白。

    众朝臣皆跪于阶下,梁冀手按着利剑从天子身侧站起来。

    梁冀一动,诸位朝臣俯得更深,有几位元老甚至微微有些颤抖。梁冀缓缓踱步,似乎威严伟岸的朝堂在他的眼中就是他家的后院。

    一时,整个大殿只有他沉重的脚步声。

    国舅俯身在威严的大殿上,看到自己眼前出现了一双黑色马靴,颤抖的越加厉害。

    梁冀一把提起俯跪在他脚下的国舅,阴恻问道,“阎国舅可知昨日禁卫军换防一事?”

    阎国舅软软的站在众人眼前,颤颤的回答道,“不……不知……”

    梁冀眼中似有诧异,“哦……原来阎国舅不知道啊。”

    朝中数人心中惴惴不安,国舅双退软,抖着嗓子坚持说,“是……不……不知……”

    “唰”的一声,带着杀意的利剑出鞘。

    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上位的天子已经一声惊呼。梁冀竟然当场拔剑斩了那人的头颅!

    身异处,血溅三尺。天子咬着嘴角,强忍着心里的害怕仍旧坚持的坐着。

    众朝臣不敢吭声,头埋的更低。

    外人已经无法想象朝中的暗涌凶波,残忍无奈了。梁冀蹲下身子,就着阎国舅的朝服将自己的佩剑擦拭干净,才缓缓道,“昨日借到宫中密报,阎国舅勾结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想要谋反,如今证据确凿,阎国舅今已伏法,但是他的同党仍在,不得不察。皇上,您说呢?”

    梁冀抬头看着座上的天子。

    少年天子脸色苍白,诺诺道,“梁……梁将军说的有道理……”

    梁冀满意的点了点头,看着阶下群臣,高声问道,“此事何人可查?”

    无人敢言。

    梁冀从西凉而来,与朝廷本不交好。能让他独掌大权,凭借的也是蛮横的兵马,在政治朝堂上实际一直处于劣势。梁冀此举,和赵高指鹿为马有异曲同工之妙,此时若有人应下这差事,就是明面上表态,愿意支持梁冀。

    众人心里早就恨透了梁冀独霸专权,欺压皇室。就连高坐天子之位的皇帝,也希冀着能有忠臣良将能手刃贼人,解救他于水火之中。

    朝廷式微,天子无权。梁冀死了,朝臣只会摆宴庆祝,怎会与梁冀同流何污,把屠刀伸向自己的同僚?

    没有人答话。梁冀双手扶剑,立于大殿之上,紧紧盯着一干朝臣,眼中是山雨欲来的阴沉之气。大殿上死寂的沉默。

    “皇上,微臣愿为皇上分忧。”

    一人出列,昂阔步,姿态俊朗。

    天子眸中绝望,梁冀眼里一喜,却见说话的正是裴绍。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主公妖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玖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玖里并收藏主公妖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