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主公妖娆 > 第二十五章 阶下引诱

第二十五章 阶下引诱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宣室殿又回复平静,众人散退间她衣袖拂过桌案,已将先前的东西藏到了衣袖里。?.ww. ?梁冀邀陈娆出了宣室殿后,顺道送她回宣平殿。陈娆跟在梁冀身后,进退有度,不卑不亢。

    梁冀边走边打量陈娆,眸色渐深,“美人我见过许多,如阿娆这般姿色的的确少见。难得的是还有几分心性。裴绍说你是故人之女,你又灵秀知礼,不知出自哪个陈家?”

    “汝南陈家,父亲陈贤乃汝南陈家旁支,早年曾在朝为官,后被罢黜,回了老家。父亲虽然早亡,然阿娆却从小深受教养。”

    梁冀点了点头,暗自记下,“我倒是听闻过这个陈贤,是个有才的,可惜过于迂腐。”

    陈娆低头松了口气。

    转眼间已是来到了宣平殿的台阶下。陈娆拜别,转身欲走,手腕却被人拉住。

    那人稍一用力,陈娆只觉周围一阵温热,她已被拉到梁冀怀中。陈娆忍住心中惊悸,抬头疑惑的看着梁冀。

    虽然传说中的西凉将军,血盆大口,三头六臂,丑陋不堪,但是不得不承认,梁冀却生的威严贵气。常年领兵,身上的杀伐与血腥之气让人不由得胆寒。

    那双鹰眼紧紧的盯着怀中的陈娆,陈娆忍住内心的战栗,抬头看着梁冀。

    梁冀眉头一松,仰头哈哈大笑,“你不怕我?”

    陈娆偏了偏头,疑惑道,“我为何要怕大人?”

    “世人都道我梁冀嗜血残暴,龌龊不堪,见了我没有不骂我,不怕我的。▲?.ww. ?”

    陈娆抿唇一笑,“那也许是因为世人都不了解大人。”

    “哦?”梁冀有意思的挑了挑眉,“那你是如何看待我呢?”

    “恩……”陈娆稍微低了低头,想了想,“大人心怀大志,威武不凡,与凡夫俗子不同,是难得的枭雄。”

    “哈哈哈。”梁冀朗声笑道,“你这丫头有意思的紧。”

    他仍旧是那身玄铁护甲,貂皮大氅。阵阵冷风中,梁冀抬手轻抚了抚怀中人的脸庞,只觉手下一片清冷细腻。陈娆也不躲避,微微有些羞赧的低头,感受自己脸上手指的粗粝。

    他眸色愈加深沉,终于俯头哑声说道,“丫头,我看重你,你跟了我吧,我不会亏待于你。”

    陈娆在他怀中一僵。

    她的确存了引诱梁冀的心思,可是此刻却是脑中一片空白,方寸大乱。

    那双眼睛暗含威胁,眸光威严,紧紧的摄住她的心跳。

    此刻答不答应?不答应该如何回答,答应了然后呢?然后呢?

    然后她该怎么办?

    梁冀察觉到她的慌乱,微微有些不悦,正蹙眉欲问,却听不远处有人轻笑。 ?

    “找了你半天,原来你在这里。”

    听到这声音陈娆蓦然清醒。忙往后一退,拉开和梁冀的距离,朝来人俯跪一礼。

    “听闻阿娆找错了地方,本想领她回来,却不想惊动了相国大人,裴某有罪。”说着便拱手一礼。

    “无妨。”梁冀摆了摆手,一双鹰眼打量着身边的陈娆,点点头,意味深长的看着裴绍,“此女甚好。”说罢便转身走了。

    陈娆不答话,将头垂的更低。裴绍勾起嘴角,也不回话,只目送梁冀离开。

    恢弘的台阶数百步,直通往高处巍峨的皇宫大殿。台阶下冷风列列,陈娆莫名的打了个寒颤。

    裴绍转过头,看着跪在自己身侧的陈娆,也不扶她,脸上没了笑意。

    见四周无人,陈娆低声说道,“诏书拿到了。”

    裴绍轻抿薄唇,拂袖离开,陈娆看着他越走越远的身影,只听到他淡淡的声音,在大风中有些断断续续,竟然觉得有几分悲伤。

    “那东西你留着吧。”

    陈娆此刻终于感到不对劲。为何宣室殿无人把守?为何她刚一进殿便有人通报了梁冀?为何那婢子要说朝中有人勾结谋反?反的是谁?是皇上还是梁冀?

    会不会那婢子本来告的就是裴绍?说他拥戴的其实是皇帝,对梁冀早有不轨之心?裴绍知道有人暗中监视他对付他么?会不会宣室殿本身就是一个局?只为抓住这牵线之人?

    裴绍到底对此事知晓么?若是知晓又为何要派她前去?若是不知晓此刻为何又让她把那诏书留下?

    陈娆急急掏出袖中那方明黄色的绢帛,愣愣的看了两遍。良久,她神色有些悲哀,又有些癫狂。

    惨然一笑,竟觉得那绢帛似有千斤之重。手无力垂下,不知为何,她竟然觉得眼中有几分泪意。

    那绢帛上原来是一小诗。

    “参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

    她苦笑,终于明白了。

    裴绍知道有人在暗中监视对付他,怀疑他。或者梁冀早就知道朝中有人联系皇帝意图刺杀他,于是将计就计,请君入瓮。

    裴绍知道这一点,就无所顾忌的让她前去联系刘封,而拿的,却只是一无关痛痒的小诗。

    他可以找任何理由解释,反而用这种方法打了那暗中报信之人的脸,梁冀也会更相信他,而不相信那个暗中反对裴绍的宋大人。

    如果再有人在梁冀面前出售裴绍,梁冀也许就会怀疑,是因为他提拔裴绍,引来了朝中有些人的嫉妒和离间。

    那个人,救了她两次。她知道,他是个心思深沉的人。她不相信他,但是她不得不承认,她依赖他。

    可是他为什么要选择这诗呢?

    陈娆垂头,竟然心痛莫名。

    那日她意欲引诱梁冀于湖上献舞,裴绍来找她谈话。他说,

    “我要你相信我。”

    太后寿宴开始,陈娆随着一众女眷,远远的跪坐于台下。裴绍坐在梁冀下方,也不看场上歌舞,只是默默的低头喝酒。一侍女跪坐一旁,为裴绍添酒。他微蹙眉看了眼那侍女,挥手让她退下。

    陈娆跪坐在众多女眷之间也只是默默低着头,不敢看裴绍。

    她心里想着那句短诗,对桌案上的水果和美酒也失了兴趣。那短诗出自《诗经》,但凡学过的人都知道这诗是写的一个男子对一个女子的追求。

    袖中的绢帛似乎炙热的烫,让人坐立不安。

    裴绍……可是有意?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主公妖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玖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玖里并收藏主公妖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