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主公妖娆 > 第三十章 雪中春意

第三十章 雪中春意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梁冀语中似有不满,陈娆一惊,忙道,“相国赏赐,怎敢不满?只是陈娆身无所长,却得相国厚赏,心中惶惶,只恐不能报答相国。★ ?”

    陈娆因为今日进宫,并不似往常在裴府随意打扮,只由得戚姬倒腾。她却不知自己精心装扮后是怎样的惊艳绝伦。

    她俯在桌前,身段玲珑,清丽的面容上隐隐惶恐,惹人怜惜。

    “过来。”

    陈娆见梁冀放下手中的东西,出言唤她,心有犹豫,缓缓起身,在离他三尺远的地方跪下。

    “怎么,我是吃人的老虎么?过来我身边。”

    陈娆一咬牙,再次起身跪坐在梁冀身旁。

    陈娆低着头,听到梁朗声一笑,自己的下巴就被一只有力的大掌抬起。她被迫直视梁冀威严的双目,心中紧铃大作。

    “我梁冀厚赏自己的女人,你只管收下便是。”此刻陈娆仰抬着脖子,露出一段优美雪白的脖项,梁冀目光暗沉,面无表情,另一只手的手指,顺着脖项的线条轻轻的往下划。

    陈娆一僵。这是从未有过的感觉和亲近,况且亲近她的还是一个有血海深仇,杀人不眨眼的陌生人!她一阵战栗,心里的惶然和害怕差点令她呼喊出声。她本想挣扎,看到梁冀身边的那柄宝剑,却又僵硬着不敢妄动。

    陈娆忍住心中快要将她吞噬的惧意,僵硬着身子一动不动,梁冀仍旧是一手捏着她的下巴,一只手划到她的小腹处,然后大掌就停在了那里。

    他微微靠近,贴在陈娆的脖项处轻轻一嗅,感受到一阵清幽的香气。? ?他缓缓凑到她耳边,轻声问了一句。

    陈娆慌乱中分明听到了梁冀语中的喑哑,他说,“你可愿,做我的女人?”

    和此地不同,湖心亭上一片寒意,阵阵冷风吹过,寒意刺骨。

    湖面上隐隐结了冰,近处草木枯黄,远处青山如黛,偶有几只飞鸟从湖面掠过,鸣叫两声竟然有几分哀戚之意。

    裴绍衣着单薄,枯坐在亭中独酌。一件厚实的披风搭到他身上,他转头一看,见是戚姬。

    “阿娆总说寒冷使人清醒,如今我倒是明白了几分。”

    戚姬垂目,温柔的替他系上披风,“主公,可有心事?”

    裴绍去只管倒酒,暗叹一声,“算是有吧。”

    “可是为了阿娆?”

    阿娆……

    他突然想起那日初见,裴元固提议斩草除根,他却挥手制止,只当是自己内心歉疚,不愿再下杀手。

    如今再一想,却是分不清了。

    裴绍不再回答,挥挥手让戚姬退下,自己端起酒盏一饮而尽。

    戚姬躬身退出亭子,却隐约听到裴绍低语。

    “我怕有朝一日……我会后悔……”

    戚姬眼眶一热,忍了许久的眼泪终究还是无声落下。???.ww. ★

    主公,这么多年了?你可曾好好看过戚姬?你从来不会为了女色犹豫,今日如何会如此落寞?

    果真……你心里已经有她了么?

    裴元固静静站在远处,看着那个迎面走来,却泪流满面的人。戚姬心中有结,低头疾行,没注意便撞到了裴元固的身上。

    戚姬慌忙间急急退后,向他行了一礼便匆匆走了。

    香意入怀却转瞬即逝,裴元固心里有阵失落,看着戚姬远去。

    裴绍见裴元固过来,只淡淡道,“你来了。”

    裴元固上前坐下,“长安令左宣已经出城了,不过……左宣的家眷七十余口俱在洛阳还没来得及出城……据说已经被梁冀派兵收押了。对外只还没有公布。”

    裴绍眼光一凝,“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如今箭在弦上不得不,岂能被一群庸碌之徒左右?”

    “可是这左宣一贯是个重情谊的,他家人被梁冀拿下,只怕已无生路可言。”

    “那他就更应该卧薪尝胆,韬光养晦,有朝一日带兵进入洛阳一雪前耻。”

    裴元固摇了摇头,就算一雪前耻,可是终究逝去的却再也回不来了。若隐若现的淡雅香气摄人心魄,梁冀一直手环抱着陈娆,将她搂在怀中。捏着她下巴的手也慢慢抚上她的脸颊。

    陈娆心里虽然抵触,极度紧张之下,面上却反而多了一丝红晕,更令人心醉。梁冀眼神一暗,也不等陈娆回答,大手一挥,小几上的书简点心掉了一地。他把将陈娆推到几上,手却护着她的脑袋,行动粗暴却又带了分怜意。然后半撑着身子,俯在她上方细细观摩。

    梁冀本不是个温柔的人,他在沙场上杀伐决断,残暴果敢,手上的人命多的他都数不清了。他也不是没见过美人,玩弄过的女人不计其数,相伴最多也没过一个月,就被他赏给了手下。

    他对待女人,从来不需要怜悯。

    陈娆僵硬着身子,在他赤果的目光中有些颤抖,梁冀心里一柔,轻轻吻上她的额头,却现美人在他身下默默垂泪。

    他微微有些蹙眉,心里不满,“你为何要哭?”

    陈娆微微偏头,只默默流泪,委屈道,“相国待阿娆好,阿娆心里感动。”

    “既然感动,怎么又哭得如此委屈?恩?”梁冀语中几分不满和烦躁,陈娆心里一惊,忙道,“听闻相国大人对女人都没有长情,阿娆担心相国大人会腻了阿娆。”

    陈娆缓缓起身,面含泪意,委屈的看向梁冀,“阿娆想要的不是金银珠宝,古玩玉器,也不是一日欢愉,色衰爱驰。阿娆只求有人心意相通,携手共老。一生一世一双人。”

    梁冀有些疑惑。在他们的眼中女人是物品,是战利品,是繁衍的工具,在他们的王国中,怎会有女子敢站在他面前说只要一生一世一双人?

    “相国难道不向往那样的生活么,两人相依相伴,渴了她给你递茶,饿了她给你做饭,病了她不离不弃,在你身边照顾你,她不以你为纲,却视你若珍宝,待你真心。”

    陈娆心里惶惶,实在拿不准这个杀人不眨眼的人会如何对她。可是要她如此委身,她实在不甘。惊慌间梁冀已经扶起她,面无表情,“我很羡慕,但是并不向往。”

    陈娆没有想到梁冀竟然会如此待她,疑惑的看着他,他拢起陈娆身上凌乱的衣裳。

    “有些人想要的,是知己良伴,有些人想要的,是金银钱帛,有些人想要的,是土地权利。对于很多人而言,女人本就是可有可无的,有的甚至还是一种拖累,一种包袱。”

    “为什么是一种包袱?”

    “有些人,想要的太多,爱得太沉重,对于被爱的人来讲,就是一种包袱。”

    难道爱的太多也是一种错么?

    陈娆不理解梁冀到底是什么意思,也不敢多问,只是轻声说,“阿娆知道相国雄才盖世,只求相国答应阿娆一个条件。”

    “哦?什么条件?”

    “阿娆希望相国尊重我的意愿。”

    说完便低下头,默然请罪。

    陈娆却没有想到梁冀能答应她,他扶起陈娆,点头说道,“好。”

    她心下一惊,不自主的抬头看他。

    这是怎样的一个男人?奋而战场杀敌,所向披靡。怒而诸侯惧,流血万里。世人皆道梁冀好色凶残,无恶不作,如今却也要尊重她一个女子?

    这个男人。杀了她的阿翁,杀了陈府上下几百口人。这个男人毁掉了她的一切,毁了许许多多的人,又让她如何面对。

    身侧的手紧握成拳,眼里一片寒意。

    陈娆轻笑着俯身行礼,手心里一片疼痛,“感念相国之恩。”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主公妖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玖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玖里并收藏主公妖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