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皇妾 > 第72章

第72章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徐莺回来,在外院的太子自然也很快就得到消息了,跟着就回了西院。

    太子到的时候,徐莺正换了衣服从内室里面出来。坐在婴儿车里的三郡主看到父亲,伸着手道:“举举。”

    这是要让他抱着举高高的意思了。

    太子将女儿抱了起来,高高的举了两下,闹得三郡主极开心的咯咯笑了起来,清亮的声音令人听着就要柔软到心里去。

    太子举了两下,然后将女儿抱在怀里,点了点女儿的小鼻子问道:“我们昕儿今天第一次出门,高不高兴?”

    三郡主抓着太子的手指笑起来,然后“叭”的一声在太子脸上亲了一口。

    鉴于徐莺经常用此种方式来表达爱意,三郡主也跟着学了这一招,只要心中高兴就爱往人的脸上亲,常常被女儿糊一脸口水的太子已经见怪不怪了,反而投李报桃的在女儿的左右小脸颊上各亲了两口。

    太子抱着女儿走过来,牵了徐莺到小榻上坐下,问道:“安陵如何了?”

    徐莺道:“好得很呢,能吃能喝能睡,连害喜的反应都没有,倒是郡马爷在她跟前忙前忙后十分紧张。”徐莺说着笑道:“今天安陵郡主抱着昕儿哭呢,直道是因为常常抱着昕儿,沾了昕儿的福气才给她带了一个孩子来,我走的时候,安陵都快不肯将昕儿还给我了。安陵郡主还说要是她这一胎是个儿子,就要让他娶了昕儿。”

    太子道:“我看安陵平日并不大将孩子放在心上,没想到怀个孕会激动成这样。”

    徐莺道:“安陵郡主也是女人呢,是女人哪有不想生孩子的。先前她是怕别人取笑她不会生,所以才要装作不上心,免得让别人看她的笑话。”

    太子笑道:“也就你们女人才会有这样三弯八绕的心思。”

    徐莺不以为意的道:“自然,女人的心思,男人怎么会懂。”说到这里,徐莺又想起了什么道:“哦,对了,我今日在安陵郡主府上遇到春王妃了,她还送了样东西给昕儿。”说着将梨香招了过来,吩咐她将东西拿上来。

    过了一会,梨香便抱了一个匣子上来,将匣子打开,里面放着的赫然是一株半人高的红珊瑚。

    徐莺道:“春王妃好像就得了两株,其中一株给了安陵郡主,另一株让我带了回来,说红珊瑚可以驱邪避祸,让我放在昕儿睡的房间。”

    这样的大的红珊瑚并不常见,有银子也未必能得来。只是太子见惯了好东西,倒并不觉得多稀奇,便道:“既然这样,那你就将它放在昕儿的床头吧。”

    徐莺问道:“你说我要不要回一份礼给春王妃,我看春王妃也是将安陵郡主怀孕的事看成昕儿的功劳了,所以才送了这么大一株红珊瑚来,只是这种事哪有昕儿什么功劳,有功劳也是郡马爷的功劳,我是觉得受之有愧。”

    太子伸过手来点了一下她的鼻子,笑道:“说话真是不害臊,什么叫做有功劳也是郡马爷的功劳,越来越没脸没皮了。”

    徐莺不满的瞪了他一眼,这话算什么没脸没皮了,更黄的话你还在床上说过呢。

    太子取笑了她一下,见她不满的鼓起眼睛,不由觉得可爱,伸手在她脸上特流气的摸了两把。

    徐莺越发将眼睛鼓成铜铃状,这是调戏她?

    只是不等她反抗或者说话,太子已经一本正经的说话了:“你想回就回吧,只是无需太重了。”

    徐莺有些不解的看着他,道:“为何?”

    太子解释道:“春王妃送昕儿红珊瑚,固然是觉得安陵怀孕有昕儿的功劳,可若昕儿不是我的女儿,她也未必会送这么贵重的红珊瑚。所以你要是回一份贵重相当的厚礼回去,春王妃反而要不安了。”

    徐莺“哦”了一下,点点头表示明白。所以感激昕儿喜欢昕儿什么都是假的,拐着弯来讨好太子才是真。

    徐莺有些失望,她还以为真是昕儿魅力无边迷倒了春王妃这些众生呢。

    太子见她失望,心中不忍,便又道:“不过也是我们昕儿讨人喜欢,若不然就算春王妃要讨好东宫,也不一定要用这难得一见的红珊瑚。”

    徐莺摆了摆手,表示我明白的,您不用安慰我。

    太子怕她想着这件事心里会不高兴,便又转移话题道:“对了,你家人已经到了京城了,你弟弟今日还来了东宫找你。”

    徐莺果然立刻高兴起来,转过后来望着她,激动道:“真的?”

    太子道:“自然是真的。”

    徐莺站起来,高兴的走来走去,一边走一边道:“这么快就到京城了,我还以为要过几天呢。哎呀,早知道我今日不该出门的。哦,对了,他们现在住在哪里?”

    太子道:“他们原本住在客栈,只是既然他们是你徐娘娘的家人,住在客栈就有些不像话了,我让郑恩给他们找了间宅子住着。我已经发了话,让他们明天就进府来看你。”

    徐莺叹道:“我好久没有见到他们了,也不知他们怎么样了。”

    太子道:“明天见了他们不就知道了。”

    徐莺道:“是,明天就可以见到了。”说着愉快的笑起来,走到太子旁边坐下,凑到他脸上亲了一口,道:“多谢殿下。”

    太子被她亲得心痒痒,转过头来勾起她的下巴,学着戏文的唱词道:“小娘子既然要感谢,不如以身相许。”

    徐莺先是愣了一下,跟着靠到他的身上,也用娇嗲的语气道:“冤家,奴家不已经是相公的人了吗。”

    太子拉长了声音“嗯”了一下,道:“我检查检查,看小娘子说的是不是真的。”说着勾了徐莺的下巴吻了下去,辗转吮吸了好一会,才放开她。又道:“嗯,小娘子说的果真没错,小娘子果真是我的人。”

    徐莺的脸上红红的,转头却发现坐在太子膝盖上的三郡主正好奇的看着他们。

    屋里伺候的人早在他们玩游戏的时候就已经下去了,但她却忘了还有三郡主这一茬,脸越发红了。

    太子也想起了手上抱着的女儿,跟着耳朵也有点发烫。有些事避着人做没什么,当着女儿的面做就增加羞耻度了。

    三郡主却好奇的看看亲娘,再看看亲爹,眼睛亮亮的,好像突然想明白了他们刚才在干什么,挣扎着从太子的膝盖上站起来,在亲爹脸上亲了一口,接着又张手去要母亲,等母亲凑过来后,再在母亲脸上亲一口,然后满意的一边鼓掌一边笑了起来。

    徐莺看着傻乐傻乐的女儿,很有一种教坏小朋友的心虚感。

    到了第二日,徐莺早早的梳妆好了,坐在自己的屋子里等着徐田氏和徐鸾等人。

    徐家人除了一个李姨娘之外,全都来了。徐秀才和徐宝、徐鸰先去了外院见太子,徐田氏和徐鸾则被领着进了内院。

    徐田氏跟着宫女进来的时候,眼睛都不敢往外瞟一下。从前在郧阳府的时候,她去贺家的宅子见徐莺,那时就被宅子中那种威严的气势压得头都不敢抬起来。

    而此时进了东宫,感受着这里的富贵和庄肃,徐田氏心里越发在打颤。她这辈子,在上京之前,哪怕以前知道徐莺要去伺候太子的时候,徐田氏都没想过自己能有走进东宫的这一天。

    以前她觉得,她要是能进一次县令的家,那她这辈子就不算白活了。可是如今她不仅进过知县家,还进过知州、知府的家。莺莺跟着太子走了之后,他们老徐家就成了各府人家的座上宾,无论哪家办喜事,都会给她们下一道帖子。而且还不要她们送礼,不仅不要送礼,回来的时候还倒送一份礼。

    她就是脑子再不好使,也知道这是托莺莺的福气。

    她们进来内院之后,先去了正院见太子妃。太子妃要养胎没空搭理他们,甚至没有出来间她们,让人留了她们一碗茶,然后便让人领着她们去见徐莺了。

    徐莺在昨天晚上的时候就在设想过见到徐田氏等人的情形,她觉得等见了她们,她一定不会像那些电视演的戏文唱的那样与徐田氏抱一起痛哭。

    毕竟严格来说,她们并不是她真正的亲人。她们对她来说,更像是一个寄托,有她们在,她可以说服自己在这里并不是独身一人,她也有亲人有家人,她并不孤单,在这里她一样也可以活下去的。

    可是等见到了徐田氏之后,徐莺的眼泪却马上忍不住流出来了,而且一流就不可收拾,一滴一滴的跟着流出来。她这才明白,其实她对徐家的感情比她想的要深得多。

    人的缘分就是这么奇怪,哪怕她其实跟徐田氏生活的时间只有短短的一年,但此时她见到徐田氏时,她就是有种“她是我的母亲”的感觉生了出来,哪怕她甚至不是她这具身体的亲生母亲。

    她仿佛一下子找到了主心骨,仿佛真的是与母亲久别重逢相见,她看着她,不由自主的喊了一声:“母亲。”跟着眼泪流得越发欢快了。

    眼前被眼泪遮挡得模模糊糊的,她努力的看清眼前的身影,哽咽着喊道:“母亲,母亲,我好想你呀。”

    徐田氏原本进来的时候还觉得十分紧张的,也记着昨天东宫的来人跟她说的,现在徐娘娘已经不再只是你们徐家的女儿了,她现在深受殿下宠爱的选侍娘娘,等进了东宫见了徐娘娘,你们得先跟她行礼。

    只是此时见到泪流满脸的女儿,她又用着那种全心依赖的语气跟自己说“母亲,我好想你啊”,徐田氏听得顿时什么都忘了,眼泪也跟着流了出来,走过来抱住女儿道:“莺莺,我的莺莺,母亲也想你呀。”说着母女两人抱头痛哭起来。

    这虽不是从自己肚子里爬出来的,可是也是从一岁开始,便是自己一口水一碗饭养大的女儿啊。小的时候她抱着她的手跟她撒娇,娇娇的喊她“母亲”,生病的时候非得要她陪着,被李姨娘气倒又因为徐秀才的偏心而委屈的时候,只会来她身边求安慰的女儿,她乖巧又懂事的女儿,她快要两年没有见的女儿。

    这是她们第一次分开这么长时间,曾经她都以为永远再见不到这个女儿了。

    徐田氏一边觉得伤心,一边又觉得高兴,伤心和高兴的感情交杂着,就只能用哭来表达了。

    杏香看着屋中的情形有些傻眼,这都还没行礼呢,怎么就哭上了,而且徐夫人一身无诰命的平民,就这样揽着她们家娘娘哭,这真的有些失仪啊,不符合规矩啊,太没有上下尊卑之分了。

    倒是梨香要平静一些,对着杏香使了使眼色,然后带着屋里的宫女出去了,顺带还关上了门。

    里面的情形毕竟有些不符合宫规,梨香让其他的宫女都站到了远处去,只留了自己和杏香在门口守着,听着里面万一哭完了要打水伺候了,她们再马上进去。

    杏香毕竟是从小进了宫的,宫规都是刻进脑子里的,指着里面的情形道:“这有些不符合规矩啊。”

    梨香看了她一眼,道:“这种时候,你跟娘娘讲规矩去啊。”

    规矩什么的,还不是上头人说的算,反正殿下愿意纵着娘娘这样子,那这就是规矩。

    作者有话要说:二更~~

    虽然晚了一点,但今天又是一万字啊,求撒花~~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

皇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姚桉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姚桉桉并收藏皇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