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皇妾 > 第146章

第146章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一百四十六章

    皇帝走进玉福宫的时候,徐莺正在和三公主说雪球的后事:“……你父皇已经答应过了,会给雪球立一个往生碑,还会将它的骨灰供奉在灵觉寺里,请一百个和尚给它念上七七四十九天的经来超度它,这样雪球就可以早日投胎了。”

    时人信佛,信投胎转世信往生,就是徐莺自己,经历了一场解释不清的穿越,多多少少也是信的。

    三公主坐在她的前面,情绪仍然没有缓和过来,看着她问道:“那雪球它还会变成猫吗,它要是投胎了,还会不会来找我。”

    徐莺将她抱了过来,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肩膀,道:“会的,一定会的。”

    正说着,她抬眼时便看到了从外面走进来的皇帝。她想像往常一样对他露出一个温暖的笑容来,只是这一次的笑容却让人觉得勉强。

    三公主也看见了她,坐在小榻上情绪不高的喊了一句:“父皇。”

    皇帝叹了一口气,然后走了进来,抱起三公主坐到她原来坐的位置上,让三公主坐在他的膝盖上。然后才问道:“父皇的小公主身体好了没有?”

    三公主对着他点了点头。

    皇帝道:“让父皇检查看看。”说着用手轻轻覆在她的额头上,又摸了摸她的脸和手,确认没有什么问题了之后,心里才放心下来。

    徐莺问他道:“皇上吃晚膳了没有,小厨房里还煮着玉米羹,要不要来一点?”

    皇帝摇摇头,道:“我已经在含章宫用过了。”说着又想到什么,又问徐莺道:“你们晚上吃了什么?”

    徐莺道:“八宝鸭和素八珍,还炖了一锅鱼汤。昭儿和晗儿都用得好,昭儿就着八宝鸭吃了两小碗的饭,还喝了两碗汤,晗儿也吃了一碗饭一碗汤,就是昕儿,只吃了几筷子的蘑菇就不肯用了。”

    皇帝听了点点头,然后低头问三公主道:“昕儿要不要吃玉米羹,父皇陪昕儿吃一点好不好?”

    三公主摇了摇头,道:“父皇,我不饿。”

    皇帝抬头看了徐莺一眼,徐莺有些无奈对他摇了摇头。皇帝叹息一声,也怕此时硬逼着她吃,反而会起到反的效果,便也不再多问。只是让人将小厨房的火一直生着,无论何时三公主想吃东西了,立马就能做。

    皇帝和三公主说了一会儿话,渐渐的将三公主哄睡了,亲自抱了她到暖阁床上歇下,又去看了四皇子五皇子的房间看了看儿子,这才牵了徐莺的手回了房间。

    平时皇帝在徐莺这里,两人总是要先说一会儿话或者先干一些别的事,然后才歇下。徐莺话多,一点小事她都能找到一些乐趣来。比如说花园哪里开了一朵什么花很漂亮,或者是三公主四皇子五皇子今天又干了什么好好笑,再或者就是单纯的皇帝练字她坐在旁边绣花或带孩子,偶尔兴致来了,皇帝还会把着徐莺的手写字画画什么的。而皇帝也喜欢这样的气氛,这令他轻松舒服。

    而今日,无论是徐莺或者是皇帝,好像都没有说话或者一起做点事情的兴致,两人沉默的对坐了一会,无言以对,干脆早早歇下了。

    两个人都有些睡不着,像是各自都有着心事。

    但经历了白天打人杀人的一场,徐莺到底是有些倦累了。再加上靠在皇帝的身上,皇帝的手轻轻在她的背上拍着,令她实在感到舒服和安心,渐渐的也就睡去了。但皇帝却没有她的好运气了。

    他躺在床上,眼睛望着帐顶,心里却有些刺痛。

    承认自己并不是万能的,自己也会保护不了想保护的人,也会令自己的孩子女人陷入危险之境中,并不是一件愉快的事。

    先帝时候,因为郭氏这个皇后先就立身不正,下毒陷害层出不穷,后宫的规矩从根子上就坏了。先帝的后宫中,莫名其妙死掉的宫妃、公主和皇子不知有多少,还有更多是连出生都还没来得及出生的皇子公主。

    他那时候看着乱象丛生的后宫,曾经暗暗的发誓,假如他做了皇帝,一定不会让他的后宫变成那样子。哪怕后宫的女子做不到情如姐妹,也要做到相安无事,更不允许会有宫妃毒害他的皇子公主的事情发生。

    但是哪怕他尽力想要做到最好,哪怕他防了又防,这种事情还是差一点发生了。差一点,差一点他就要一连失去三个孩子。

    皇帝有些无力的深深叹了一口气。

    偏偏这时,躺在她旁边的徐莺像是被梦靥着了,睡梦中露出一丝痛苦之色,脸上冷汗直流。严重时,甚至像是挣扎一般的脑袋在手臂上动来动去,整个身子都紧紧绷着,眉头紧紧的蹙起。

    皇帝被这样的情形吓了一跳,连忙侧起身轻轻的摇了摇她的肩膀,道:“莺莺,醒醒。”

    徐莺痛苦的呻吟了一声,然后才慢慢转醒,睁眼看到皇帝,紧绷的身体这才一松,安心下来。

    皇帝问她道:“怎么了,做恶梦了?”

    徐莺点了点头。

    皇帝也没有问她做了什么梦,免得她再去回忆一遍梦中恐怖的情景。只是看着她汗湿的衣裳,揽着她坐起身来道:“让人给你打了热水来洗个澡,一身的汗,黏在身上免得生病了。”

    说着叫了外面的宫女进来,让人送了热水,陪着她一起洗了个澡,然后才抱着她回了床上。

    等重新在床上躺下后,徐莺却是怎么都睡不着了,或者说是不敢睡着。

    皇帝揽着她,轻轻的抚着她的身体,问她道:“莺莺,你是不是被今天的事情吓着了?”

    徐莺的心被触动了一下,抬起头来望着他。他则低着头,眼中带着安抚一般的看着她的眼睛。

    徐莺突然有些不敢看他了,垂下头来靠在他是身上,过了好一会之后,才开口道:“皇上,我杀人了。我今天逼瑶公主喝毒酒的时候,我发现我居然一点感觉都没有。还有我让人杖杀了一些宫女,我知道这些人中或许有些死有余辜,但更多的人却罪不至死。我心里虽然愧疚,但只要我想到若不打杀了他们以一儆百,以后或许还会有更多的人来害我的孩子,这样一想,我发现我居然也狠得下心了。我好像骨子里其实就是个坏人。”

    皇帝道:“胡说,这些人是罪有应得,何况你是主子,他们的生死本就是由你。若是你这样便觉得自己是个坏人,那我不就是个大大的坏人了。”

    徐莺知道他是想要安慰她,但也不想要他这样自贬,想要阻止他一般的喊了一声:“皇上……”

    皇帝却接着开口道:“你知道我第一次杀人的时候是几岁?六岁,杀的还是从小照顾我长大的宫女。”

    徐莺有些震惊起来,皇帝则继续道:“那个宫女原本是我母后的十分信任的宫女,她临死之前让她来照顾我。只是人心易变,我母后死了不过两年,她却受着别人的指使,利用我的信任将我骗到偏僻的地方,想要将我推到井里去。后面被我所觉,反而被我推到井里淹死了。”谁都不是天生会杀人的,不过是环境所逼。当初他将那个宫女推到井里时,心里一点感觉都没有,他甚至还敢站在旁边听着她在湖里挣扎呼喊。

    可是回去之后,他却整整做了一个月的噩梦,噩梦缠身最严重的时候,他甚至醒不过来,他的姐姐差点就要悄悄去请人进来帮他叫魂了。所以像莺莺这般看着李瑶死的时候没感觉,并不是因为她天生心狠心硬,而只是在当时被吓住了,来不及反应过来。

    皇帝对徐莺道:“所以你看,我们人活在世上,有时候为了自己活命,少不了就要取别人的性命。弱肉强食,本就是这个世界的规则。若是你对他们有一丝的心软,等到他们翻身的时候,或许就是你被他们蚕食的时候。”就如他,倘若当初对郭庶人有一点点的心软,或许他就活不到现在。

    徐莺虽然知道皇帝说的不一定对,这个世界并不是一定要你死我活的,她更希望的是和平相处,至少是井水不犯河水。但被他这样安慰着,她心里却是好受了不少,还有一种安心。

    她其实跟这后宫的其他女人没有两样,她稀罕他的宠爱,在意他的看法,也怕他会冷落她不喜欢她。她知道他喜欢什么样的女人,所以她也尽力做他喜欢的那种人,单纯、善良、如一张白纸那样可以一眼望得到底。

    她也害怕因为今天的事让他觉得她狠毒,觉得她以前的善良都是装的,从而厌恶她不喜欢她。

    所有的忐忑不安,在这一刻才安心下来。

    皇帝轻轻拍着她,道:“睡吧,我在你身边,不要怕。”

    ####

    后宫两位皇子一位公主差点被谋害之事,随着瑶公主、许太妃和杨婕妤的伏法,以及后宫的一番血洗,似乎已经落下了帷幕。

    唯一还在持续发酵的,是因为当日在后宫一连杖杀了十几名宫女,并杖打了一百多名宫女太监和麽麽,从而让徐莺背上了“毒妃”“妖妃”之名。

    这样的名声不仅是在后宫快速的流传着,在宫外也是广泛的流传着。这在朝堂上倒是没有引起轩然大波,能在朝堂上混的毕竟都是老狐狸,这件事严格说来牵涉皇嗣,又涉及皇家辛秘,谁凑上去谁倒霉。皇帝还年轻着呢,得罪皇帝可不是什么好事。

    当然也有一二个想出名想疯了的御史在朝上将庄妃给弹劾了,称宫妃当仁善贤德,才能为天下女子表率,庄妃这般狠毒手腕,视人命如草芥,实在不堪为妃,这样的人就是不打进冷宫,也该降一降份位才能以示警告。

    皇帝听后冷哼两声,问道:“照你这么说,朕的皇子公主的命还比不上几个宫女了?”

    那两御史自然不敢直接说是,但自也是想好了辩驳的理由。

    只是皇帝根本懒得和他们说,直接道:“这些宫女太监吃朕的喝朕的穿朕的,拿着朕的俸禄,连命都是朕的。结果他们不好好伺候主子,还帮着人来谋害朕的皇子公主,我看庄妃罚的都是轻的,这种不识相的奴才,五马分尸都不为过。”

    再之后,那两个御史的帽子被摘了,让回家好好反省去了。

    梨香杏香听到这样的话的时候,很是为徐莺抱不平,道:“也不知道那个杀千刀的人传出这样恶毒的话来,其心真是恶毒。”先帝时,宫妃因为宫女打碎东西就将其打杀的事都常见得很,也没御史跳出来。这一次涉及谋害皇嗣,庄妃打杀几个人算什么。若是没有人故意传出这样这样的话来害娘娘的名声,怎么可能这么迅速的宫里宫外都到处流传开来。

    徐莺一开始听到的时候心里也难受,可是后面想,她又不是皇后,要贤德贤惠的名声才能母仪天下。“毒妃”“妖妃”名声虽然不好听,却说不定能吓住一些对玉福宫怀有心思的小鬼,这样也未必是坏事,所以也由着这名声流传了。

    至于皇后,她虽然不在意庄妃的名声,但宫中传出这样的话来却是她的责任。但流言就是这样,你越调查越重视,流言就会传得越凶。何况若是有人故意要传出这样的话来,只怕早就将证据抹光了。她查了几番查不出源头,又怕再查没查出结果却将其他宫妃又牵扯进去,干脆只是禁止后宫再传这样的话,其他的也不再继续查下去。

    除了这一件事,却还发生另外一件事。这件事与前面两件事看起来仿佛都没有关系。

    皇嗣差点被害之事过去之后,皇帝突然踏进了赵婳的华阳宫。这算起来,还是皇帝自登基之后,第一次走进赵婳的宫殿。平日他哪怕想看儿子女儿了,宁愿让人将三皇子和五公主带到含章宫去,也不愿意踏进华阳宫。

    结果这一次皇帝却去了华阳宫,后宫众人都以为要转方向了,以为皇帝吃腻了庄妃这种清粥小菜,终于想起了宁妃这样的美味大餐,毕竟宁妃长得真的很漂亮啊。就连赵婳都以为,在处罚宫女的事情上,皇帝终于看清徐莺的真面目,然后回归到她的怀抱里来了。

    结果皇帝在华阳宫里呆了不足一刻钟,连茶都没喝,只问了一句:“宁妃信佛吗?”

    赵婳被皇帝这眉头没脑的一句话弄得莫名其妙,她其实是不大信佛的,但后宫妃嫔为了标榜自己善良,一般都会说自己信佛,也常在自己的宫殿里供佛像。比如华阳宫里,不见得赵婳有多少诚心,但华阳宫却也有一间小佛堂。所以此时赵婳自然说信,还准备在皇帝面前卖弄一下佛理。

    结果皇帝只是面无喜怒的点了点头,然后便走了。

    第二天就下了一道圣旨,说最近后宫发生诸多不好之事,宁妃主动请缨,欲前往慧明寺清修两年,替皇家祈福。皇帝念其心诚,准其奏请。

    结果这道圣旨一出来,众人差点惊呆了眼。这好不容易皇帝终于进你的屋子了,你这个时候却提出要清修,要替皇家祈福,这简直是傻子才能做出来的事。

    而赵婳接到圣旨时,哪怕心里再痛,却也不得不吃下这个哑巴亏。她听着后宫众人来道喜,面上要装出喜色,袖子下却是握紧拳头连指甲都掐断了。

    这种时候她能说什么,说她没有主动请缨是皇上说错了?外人不会相信皇帝会撒谎,只会以为她想要讨好皇帝说出清修的话,过后后悔了又出尔反尔。

    赵婳在想,或许皇帝又将三公主四皇子五皇子差点被害的事怪在她头上了,他或许发现了她见死不救。她跟徐莺不和,她见死不救不算大错,何况就是为了二皇子和三皇子、五公主,他也不能轻易罚她。二皇子是她养大的,说她品行不良会让人质疑二皇子的品行,惩罚她,更会令宫里迎高踩低的人背地里作践三皇子和五公主。

    而如今给她戴了一顶她主动请缨为皇家祈福的高帽多好,既惩罚了她,又给二皇子做了面子,还将三皇子和五公主与她隔开了。

    赵婳有些焦虑起来,两年的时间会发生很多事,足以让她一手培植起来的势力慢慢瓦解,也可以让人离间二皇子对她的感情,更有可能会有人故意将她的三皇子养歪,或者跟她离心离德。

    只是她再焦虑,一时也想不到办法来拒绝,最后也只能按旨意去了慧明寺。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

皇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姚桉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姚桉桉并收藏皇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