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皇妾 > 第157章

第157章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一百六十章

    御书房里,皇帝听着下面的武将在汇报。

    汇报的武将是福建卫所一个姓孙的守备,孙守备受福建总兵之命,回京述报福建抗击海寇之事。

    孙守备见自己禀报完,皇帝却无半点的反应,颇有些不安心的悄悄去看皇帝的脸色。却见皇帝脸上平平静静,看不出半点的喜怒。

    直到好一会之后,皇帝才开口问道:“那倭匪的首领,真的长得十分像惠王?”

    孙守备道:“属下不敢妄言,的确是十分的相像。”

    皇帝又沉默起来,孙守备低着头,等着皇帝示下。御书房里静悄悄的,好一会之后,他才隐隐约约听皇帝低声讽刺的“哼”了一声,然后道:“好好的天潢贵胄,如今却做了海寇,带人上岸来抢掠自己的国家的子民,真是好王孙。”

    外间都道惠王是意图逃脱圈禁时就被乱箭射死了,孙守备听到这句话,知道自己勘破了什么秘密,恨不得捂上一双耳朵,当做自己没有听到过。

    他冒了一身的冷汗,此时也只敢抖着胆子开口道:“惠王罪大恶极,当日意图逃离时便被伏诛,想来千千世界无奇不有,那倭寇首目也不过是长得有几分像惠王而已。”

    皇帝看了他一眼,吓得他差点没跪下来,然后便听得皇帝开口道:“不管是谁,他既敢上岸抢掠我大齐的子民,便不可饶恕。传令下去,令众将士全力击杀上岸的海寇,击毙其首领者,无论是谁,加官一等。”

    孙守备忙跪下来道:“遵旨。”

    皇帝点了点头,而后正准备顺便问一问徐鸰如今在福建如何,只是接着想了想,最终却是放弃了。

    当初徐鸰说他想要凭真才实干闯出一番天地来,他欣慰于他的志向,同意了他之所求,委令他为四品的游击将军去了福建。福建的武将士兵大都不知他的宠妃的弟弟,便是有一些知道的,他也已经下了命令令他们帮其隐瞒。

    他并不准备对徐鸰在福建的事过多的干预,这与他的前程并无好处。他此时问了徐鸰的现况,只会让人看出他对徐鸰的过分看重。底下的人哪一个不是揣摩皇帝的心意办事,一但知道他对他的看重,行军打仗时,别人就难免会先将好处功劳让给徐鸰。这样一来,倒是和徐鸰在金吾卫时并没有什么不同了,也就失去了他自请去福建抗击倭寇的意义。

    总之徐鸰若真的有能力自己闯出来,他自然能在福建的邸报里看到他的名字,也不急在此时知道他的状况。

    皇帝对孙守备挥了挥手,让他退下。他则在御书房里又处理了一些事情,这才出了御书房,然后往玉福宫的方向走去。

    而此时在玉福宫里,徐莺正在和芳姑姑等人看各宫送过来的礼。

    后宫里便是这样,哪怕私底下斗得你死我活,明面上大家还是和和睦睦的好姐妹。所以无论但凡有个喜事,其他人都要送点什么东西来表示祝贺。

    徐莺新生一子,被封为贵妃的旨意又已经晓谕后宫,算得上是双喜临门。

    各宫送的东西也都千遍一律,大都是金银宝玉制作的璎珞、项圈、手镯、长命锁等之物,这些东西算不上出彩,但有一个特点——安全。别人送得安全,徐莺用得也放心。

    像是吃食、药材这一类的,是绝对不会有的,小孩子衣裳鞋帽之类的,也几乎没有。倒是刘嫔,仍是送了几件小孩儿的襁褓和披风来。襁褓和披风上的庭院戏婴图和百子千孙图栩栩如生,看得出来是刘嫔的手艺。

    自从发生上次的事情后,刘嫔虽然没有收到责罚,但徐莺和刘嫔的关系到底是疏远了。徐莺不是圣人,她做不到在那种情况下,仍还毫无芥蒂的与刘嫔相处,对她没有任何一点责怪。对于与刘嫔的这段友谊,徐莺心下也不是没有唏嘘的。她曾经是真的将她当成知心朋友来看待,而她也并没有辜负她们这段友谊,并没有背叛过她。只是有些事情,大概是人也无能为力的吧,或者是后宫这种地方,本就容不下友谊的地方。

    那件事情过去之后,刘嫔曾经来找过她。只是两人相对坐着,却是两相无言。大概刘嫔也知道此事之后,她们再不能亲密无间了吧。所以最后什么话也没说就告辞了。再后来,她便不再像以前那样会常来她的宫里坐一坐,而她自此之后也变回了曾经在东宫那个默默无闻的刘淑女,轻易不出自己的宫里。两人唯一见面的时候,竟然还是在去年新年领宴的时候。

    徐莺拿着她送来的襁褓和披风,深深地叹了口气,然后将它们交给梨香,道:“检查过没问题就收起来吧,等六皇子大些再给他穿。”

    然后有些特别的,还有皇后送来的东西。

    往年三公主、四皇子和五皇子出生的时候,皇后也会送东西来。但大多是一个面子情罢了。但这一次,皇后送来的礼不仅比三公主等人出生的时候厚了几分,且送来的东西涵盖了小孩儿的衣裳鞋帽、玩具摆设、手镯、长命锁等等之类的,看着倒像是除了吃食,将六皇子的一切都包办了。

    徐莺有些奇怪的问芳姑姑道:“怎么皇后送的东西比往常多了这么多,而且送的东西也奇怪。”

    芳姑姑一开始也有些不解,但她是心思细腻之人,很快想到皇后一直以来着急子嗣的事情,心里一惊,便多少猜到了皇后的用意。她看了还在疑惑的徐莺一眼,倒不好此时将心中猜测告诉她,一来自己也拿不准,二来也怕徐莺担心让月子做不好,便只笑了笑道:“娘娘,您忘了皇上已经下旨册封您为贵妃了,皇后自然不好再送跟以前一样的礼。”

    徐莺想了想,觉得有理,便也没有再多在意。

    无论是皇后还是柳淑妃等人送来的东西,徐莺大都是不会用的。徐莺让芳姑姑将这些东西都放进库里面去,然后与芳姑姑讨论起六皇子洗三的事情来。

    徐莺道:“现在天气渐渐凉了,六皇子洗三的事情就在东暖阁里面进行吧。”

    芳姑姑道:“娘娘说的正是,奴婢明日就让人将暖阁收拾出来。”

    徐莺点了点头,接着两人又商量了一下六皇子洗三时候要准备的东西。正巧这时候皇帝走了进来,笑着问道:“在说什么说得这么开心?”

    芳姑姑见皇帝进来,纷纷跪下来行礼。徐莺没有起来,直接坐在床上笑着回答他的话道:“在说小六的洗三该怎么办好呢。”

    皇帝对跪着的宫女挥了挥手让她们起来,而后一边点了点头,一边走到徐莺的床边坐下,道:“小六是我登基后第一个出生的孩子,他的洗三礼,是该好好办一办。”说着伸出头来,对着床边的小床上看了看,见六皇子十分安静的沉睡着,也没将他抱起来逗弄,免得吵醒了他。

    皇帝接着又问徐莺道:“对了,我今天早上让郑恩给你的圣旨,你看了没有?”

    徐莺笑得极为灿烂,双手拉着皇帝的一只手道:“看了,谢谢皇上的主隆恩。”

    皇帝轻轻刮着一下徐莺的鼻子,接着又道:“对了,我给小六取了两个名字,你来看看选哪一个好。一个是‘暎’字,日英暎,一个是‘晔’字,日华晔,你觉得哪一个字好。”

    徐莺拉着皇帝的手道:“皇上说哪一个就哪一个,反正我相信皇上。”

    皇帝道:“那就‘暎’字吧。”说着笑着看了徐莺一眼,戏谑道:“‘晔’字先留着,以后给小七用。”

    徐莺想起自己当日大言不惭的说要帮皇帝生齐七个儿子的事情来,不由红了红脸,握着皇帝的手,扭了扭身子,半是撒娇半是气恼的唤了一声:“皇上。”

    皇帝笑起来,道:“当初可是你说要替我生齐七个儿子的,怎么现在反悔了不成。”

    徐莺不服气的道:“谁说我反悔了。”说着嘟了嘟嘴,又道:“就是可别到时候,皇上让别人替你将小七生了。”

    皇帝道:“可真是个醋坛子,刚刚生完孩子,这就醋上了。”说着揽了她靠到自己的肩膀上,道:“好了,别醋了,到时候小七只让你来生。”

    刚生完孩子的人,总是带着一股别扭劲,便如此时,徐莺听着甜是甜了,但就非得还想要皇帝给个承诺一般,又开口道:“那皇上就是想让别的女人给你生小八小九。”

    皇帝道:“好了,收起你的醋坛子了,免得等一下整个屋子都是醋味了。等你生了小七,我们再来谈小八小九的事。”

    徐莺噘了噘嘴,对皇上这句意义不明的话多少还是有些失望的。但她也不愿此时破坏融洽的气氛,便也没再说什么。

    皇帝陪了徐莺一会,直到徐莺重新打起了哈欠,在旁边陪着她等她歇下之后,这才出了屋子。

    皇帝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对芳姑姑道:“去将偏殿收拾出来吧,朕今晚在玉福宫歇。”

    芳姑姑道是,然后去准备了。而皇帝则转身先去看了三公主等人。

    三公主和四皇子等人新得了一个弟弟,今晚有些激动,所以到此时都还没歇下,姐弟既然聚在四皇子的屋子里,皇帝到的时候,他们正坐在床上围成一个圈,众人小脚丫子全都伸在了被子里面。

    三公主正在跟四皇子道:“你别看六弟弟现在长得小小个的,皮肤也红红的,有些不好看。但你小的时候,长得比六弟弟还难看呢。”

    四皇子不满道:“你少骗我,你看过我小时候的样子吗?”

    三公主有些语塞的转了转头,四皇子是在南疆出生的,回到京城的时候就已经差不多一岁多那么大只了,三公主自然没看过他小时候的样子的。但此时她眼睛亮亮的,理直气壮的道:“自然看过,你不知道你刚出生的时候有多丑,比六弟丑多了,所有见过你的人都说丑。”

    四皇子已经有些记不清一岁多时候的事了,他感觉三公主是没见过的,但此时听三公主这样说,又有些不确定了,问道:“我小时候真的有这么丑啊?”

    三公主很坚定的道:“当然。”

    四皇子很哀愁的皱起了眉头来,他一直以为他一直就长得跟现在这样帅呢。

    三公主又接着道:“所以啊,你不能再嫌弃六弟了。”说着又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你现在是当哥哥的人了,以后可要好好爱护弟弟们,以后不许再欺负五弟了,更不许欺负六弟。”

    五皇子见有姐姐替自己撑腰,对着三公主绽放开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四皇子想了一会,最后拉耸着脑袋,道了一句:“知道了。”

    三公主现在越长大,隐隐有了长姐的范儿,知道怎么关心和关爱弟弟了,此时听到四皇子的话,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

    此时床上面,唯一有些情绪不好,一直不说话的也就只有三皇子了吧。而最先看到皇帝进来的,也是面对着门的三皇子。他有些惊讶的喊了一声:“父皇。”

    三公主、四皇子和五皇子听到他的喊声,转过头来看了门的方向一眼,见到皇帝进来,纷纷掀了被子走下床来,一边喊着“父皇”一边往皇帝身上扑。

    皇帝一手夹了一个四皇子,另一手夹了一个五皇子,笑着往床上走去,然后道:“为什么这么晚了还不睡?”

    三公主四皇子和五皇子自然又叽叽喳喳的说起自己六皇子来,皇帝一直微笑着听他们说,直到看到坐到床上,一直不说话,情绪也不想三公主四皇子等人那样高昂的三皇子,伸手摸了摸他的脑袋,问道:“旭儿今天怎么了,怎么都不说话?”

    三皇子张了张嘴想说什么,但看着三公主和四皇子等人一脸高兴的样子,最终还是摇了摇头,道:“没什么。”只是眼睛却垂落了下来,露出几丝落寞之情。

    小孩子的心事,再怎么隐瞒,都还是能让人一眼望得见底。皇帝叹了一口气,再次摸了摸他的脑袋,却是什么话也没说。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

皇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姚桉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姚桉桉并收藏皇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