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皇妾 > 第162章

第162章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二月,徐鸰和朱敾大婚。他们三朝回门之后的第二日,徐鸰带着朱敾进宫来看徐莺。

    徐莺看着那个原本活泼热烈的小姑娘,此时却是亦步亦趋的跟在徐鸰身后,脸上带着娇羞之色,时不时的会转过头看一眼徐鸰,眼中带着浓浓的爱意。

    徐莺很高兴,高兴于徐鸰能有一个全心全意对待他的妻子。

    徐鸰和朱敾请过安之后,徐莺拉着朱敾的手笑着道:“我现在可是将我的弟弟交给你了。”

    朱敾极是高兴的笑了起来,两个脸颊带着红晕,她望了徐鸰一眼,漂亮的眼睛里带着一股不可言说的神采,她笑着对徐莺道:“姐姐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照顾相公的,也会好好孝顺娘的。”

    她喊的是“姐姐”,而不是“娘娘”,徐莺很高兴,比起娘娘这个称呼来,她其实更喜欢姐姐这个称呼。

    她拍了拍朱敾的手,笑着道:“姐姐祝你们百年好合,白头偕老。”

    朱敾也很是高兴,笑望着徐莺道:“姐姐放心,我们一定会的,我们不仅会白头偕老,还会儿女绕膝。”

    这样的说话,多少会让人觉得女子不够矜持,就是徐鸰听着,都有些觉得丢脸的拉了拉她的衣袖,脸上显出一片红晕,小声的训斥她道:“别没脸没羞的,乱说什么。”

    朱敾却不满道:“姐姐又不是外人,我在姐姐面前说这些有什么,而且,说不定姐姐喜欢我这样说呢。”说着转过头去,眼睛亮亮的望着徐莺,道:“是吧,姐姐?”

    徐莺高兴的捂着嘴笑了起来,而徐鸰却越发觉得丢脸了,悄悄的撇过头去,懒得再管他。不过他心里还是觉得高兴,并松了一口气。

    朱敾虽然是主动要求嫁到徐家的,但徐朱两家的门第毕竟相差太多,成亲前徐鸰也担心朱敾过门后会有世家小姐的清高脾气,要家里的人全都捧着她,放不下身段来主动和家里人和睦相处。但至少现在看来,她并没有那些世家小姐的脾气,无论对母亲还是他的姐姐们,都愿意主动示好。就是对大嫂,大嫂是普通的屠户女儿,长于市井,难免有一些市井之气,性格又泼辣,有时候说话难免不那么文雅,但她仍愿意包容她,甚至能从中看到大嫂的优点,主动和大嫂往来。

    朱敾做的这一些,徐鸰自然是感动的,心里对她也更加敬重了几分。

    徐鸰不好在后宫多待,在玉福宫跟徐莺说了一会儿话之后,便被皇帝请到御书房去了,朱敾则在玉福宫里陪着徐莺说话。朱敾自小接受的就是世家姑娘的教养,与徐莺说话并不显得胆怯,为人又机灵聪颖,会察言观色,更会挑徐莺感兴趣的话题说,所以两人聊得颇为愉快。

    等到了中午,徐莺留了她在玉福宫吃饭,而徐鸰则是在御书房里和皇帝一起用了。等用过了午膳之后,徐鸰才带着朱敾一同离开了。

    徐鸰成亲后,按理跟着就要会福建去,武将在外,亲眷本是要全部留京的。徐莺不舍得徐鸰跟朱敾刚成亲就分居两地,所以跟皇帝求了一道恩典,想让朱敾跟着徐鸰去福建。

    朱敾是皇帝的亲表妹,皇帝也不忍心这个表妹刚成亲就遭受夫妻分别之苦。更何况,武将在外,亲眷要全部留京的规矩,本是防止武将背叛,亲眷在京城起的是一个人质的作用。但这人若是心有忠义孝廉,不用留质子在京,他也不会叛变,若是不忠不义之人,就是留了他的亲眷在京,也别指望他会顾念亲情。何况徐鸰的父母兄姐皆在京中,让朱敾跟着去,也不算违了规矩,所以皇帝最后同意了。

    知道这件事,最高兴的莫过于朱敾,天下女子,哪一个希望跟丈夫分离,更别说是刚刚成亲正在甜蜜着的小夫妻。就是朱大夫人,知道是徐莺求了皇帝让朱敾跟着徐鸰去福建的,还特地进宫来感谢了徐莺。

    其实徐莺一直挺敬佩朱大夫人的为人,能将庶女当成亲生女儿来抚养,这世上可不是人人都能做到的。

    徐鸰和朱敾离开了京城之后,其实最失落的是徐田氏。对于母亲来说,儿子不在身边,总是一种痛苦。不过好在徐莺和徐鸾接连生下孩子,徐田氏将重心放在两个女儿和外孙身上,慢慢的也能自我调节开。

    时间就在这样的日子中一晃而过,转眼到了四月。

    四月有个清明节,民间要扫墓祭祀,皇家也要进行皇家祭祀。而到了至今,赵婳离宫去慧明寺也正好满两年了。这两年赵婳虽然淡开了人们的视线,但谁都没有忘记她的存在。

    宣国公府在此时上折子请求,将赵婳从慧明寺中接回。皇后也让人来问皇帝,两年的祈福之期已到,需不需要派人将宁妃接回?三皇子和五公主更是常常吵着问,母妃是不是要回来了?

    但这里面,除了三皇子和五公主是真心实意想要宁妃回来的之外,宣国公府和皇后就没有多少真心了。皇后是身为中宫的职责问一问,而宣国公府呢,无论和赵婳内里的关系如何,但赵婳出自宣国公府,对外他们却是一体的,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赵婳若继续被留在寺庙中,容易引得人们猜疑,让人以为她是做了什么错事,被发配到寺庙中的。要不然为什么两年过去了,宫里还不将人接回来啊?虽然事实其实就是如此,但不能让人这样以为啊。

    更何况,二皇子是赵婳养大的,赵婳的品行不能坏,她的品行一坏,二皇子的品行也要跟着受质疑,所以宣国公府处于种种考量,不管心里有多少心不甘情不愿,也必须要上这道折子,提醒皇帝该将宁妃娘娘接回宫中来了。

    其实这也是让宣国公夫人赵章氏最气不顺的地方。按她心中的想法,巴不得赵婳一辈子不要回来呢,可是为了二皇子,却不得不违背心意求皇帝让她回来。

    不过赵章氏想,她这两年在二皇子面前打的伏笔也差不多了,倒是也并不多惧赵婳回来,她不相信,赵婳还能将二皇子的心笼络回去。

    赵婳将要回来,其实二皇子也是高兴的,虽然这高兴只是小小的。这两年赵章氏花了不少功夫来暗示赵婳对他的不怀好意,也引起了二皇子的一些思考,但到底是将自己养大的姨母呢,一直十分疼爱自己的姨母呢,哪怕他心底隐隐约约有一种想法,却也并不希望将姨母往坏处想。

    但赵章氏却并不希望他这样,所以等某次二皇子再次出宫来宣国公府的时候,赵章氏便将他叫到了身边来,让下人下去,关上门,只留了自己和二皇子,以及一个心腹的麽麽在屋里。

    赵章氏问二皇子道:“殿下,宁妃娘娘要回来了,您高兴吗?”

    这两年,二皇子也多多少少感觉出来了,其实这个外祖母并不喜欢自己跟姨母走得太近,他心中虽然是有些高兴的,但却也不敢说出来,免得让疼爱他的外祖母伤心。

    赵章氏有什么看不出来的,深深的叹了一口气,然后对二皇子道:“殿下,从前您年纪小,臣妇只想您平安喜乐的长大,并不想您身上背负太多,所以许多事臣妇并不忍心告诉您。但如今你大了,又是嫡长子的身份,不知道多少人见不得你好,臣妇若是再一味的任由你长成单纯的性子,反而是害了你,所以有些事情,臣妇不得不让你看明白。”

    二皇子隐隐约约已经知道赵章氏接下来会说什么了,但他却有些排斥去接受,所以抿着唇低下头,并不去看赵章氏。

    赵章氏却继续道:“臣妇知道殿下是个感恩重情的人,宁妃娘娘抚养殿下长大,所以殿下对她依赖信任。可是殿下,宁妃娘娘并不是您所看到的那样……”

    二皇子不想她再说下去,打断她道:“姨母对我很好,对我比对三弟还要好。”

    赵章氏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语重心长的对他道:“殿下,表面上对您好的人,并不一定是真的对您好。您知不知道,当初府里送宁妃娘娘进东宫,本就是为了让她去照顾您长大的?”

    二皇子点了点头。

    赵章氏继续道:“那您知不知道,当年和宁妃娘娘进东宫前,曾是和外祖母做过约定,答应进东宫后一心一意照顾你,一辈子不生下自己的孩子,而宣国公府则保她以后的一世富贵。”

    二皇子猛地一下子抬起头来,看着赵章氏,脸上带着震惊和不可置信的神情。而赵章氏则对他点了点头,让他去相信。

    赵章氏继续道:“可是你看,宁妃娘娘没有守约,进东宫后不到三年,便生下了三皇子和五公主。殿下,您还记得臣妇曾与您讲过的那个继母和继子的故事吗?继母疼爱继子胜于自己的亲生儿子,但最终继子成了一个没有出息的纨绔,继母的亲生儿子却平步青云当上大官,最后还越过继子继承了家业。听闻三皇子的学识十分出众,在南书房里无人能比,殿下,您比三皇子大了三岁,但比起念书来,您能不能比得过三皇子?”

    二皇子因为小时候身体不好,本就开蒙晚,真的论起来,他甚至比三皇子开蒙的时间更晚,而三皇子在念书的天分上,又真的是难得一见的天才,所以如今不说二皇子比不上,除了大皇子,所有的皇子都比不过他。

    二皇子脸色有些苍白起来,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感觉,难过、伤心、心痛,所有的感觉纠结在一起,就是锤子一样砸在他的心口上。

    若是赵章氏的这些话说在两年前,二皇子是绝对不会相信的。姨母那样疼爱他,怎么可能会害他呢。他不仅不会相信,甚至会因为赵章氏说姨母的坏话而对他生气,从此远离他。

    但二皇子毕竟不是心性坚定之辈,甚至说得上耳根子有些软。以前赵婳故意隔开他和宣国公府,不让他去受赵章氏等人的影响,并塑造了全世界只有我最疼爱你的形象,所以二皇子相信并依赖赵婳。但这两年,赵婳去了慧明寺,二皇子跟宣国公府走得近起来,特别是赵章氏,总是若有似无的在他身上施加影响,他现在自然是更加相信赵章氏的。

    如今一个人告诉他,以前那个对他疼爱万分的人,其实对他不是真心的,是别有用心的,甚至这种用心对他是坏的,哪怕是大人,也需要一个接受的时间,更何况二皇子只不过是个十岁的孩子。但十岁又不小了,能想明白看明白一些事,特别是赵章氏极力想要他明白的情况下。从前不愿意去想,只不过是不愿意去相信而已。

    赵章氏还跟二皇子说了很多很多,这世上最阴私最隐秘的事情。她全都讲给他听。但是二皇子听着,便已经觉得心惊胆战,更何况让他想到,他正身处于这样的环境中。

    最后二皇子是不知道怎么离开宣国公府然后回宫去的,跟着他的小太监们只看到他的神情有些恍惚,眼睛还露出几分惧怕之情。

    而在二皇子走后,赵章氏却还坐在房间里,想到二皇子离开时的神情,不知道他到底听进去了几分。这个外孙,实在是令她担忧的很。

    倒是白麽麽,小心翼翼的看了赵章氏一眼,然后小声问道:“夫人,您刚才跟二殿下说跟宁妃娘娘作过约定,宁妃娘娘答应一辈子生下孩子。这件事……”

    赵章氏打断她道:“你是不是想问我,为什么将明明没有的事说成有的?”

    白麽麽不敢说话。

    赵章氏却不以为意的道:“那又如何,赵婳若真的对昹儿真心真意,就该主动不生下孩子才是。”当初她倒是想让赵婳一辈子生不下孩子的,只是可惜,她送去的药被赵婳逃过去了。

    白麽麽心里却道,生孩子是女人的天职,只要是个女人,哪有不想要有自己的孩子的。宁妃就算生下自己的孩子,也实在不能说明她对二皇子就没有真心。赵章氏的想法,实在有些苛刻了。

    不过这样的话,她自然是不敢跟赵章氏说的。而赵章氏又接着道:“别说赵婳真的对昹儿有别的念头,就算赵婳对昹儿一心一意,我也不允许昹儿心里将赵婳当成了母亲,却将先皇后忘得一干二净。”

    赵婳算什么东西,凭什么取代她的女儿在二皇子心里的位置。在二皇子心里,只能有娥儿一个母亲。

    白麽麽有些惧怕的看了赵章氏一眼,这是既想要宁妃全心全意的照顾、保护和疼爱二皇子,却又不希望二皇子心里念着爱着宁妃,这世上哪能有这么便宜的事。若是宁妃是真的一心一意对待二皇子,却受夫人的离间,让二皇子最后对宁妃心存芥蒂,甚至心存怨恨,到最后宁妃知道时,心里会觉得自己多么不值。

    白麽麽是看不出来宁妃是不是不是真心对二皇子的,只是此时此刻,她倒是真的希望她对二皇子不是真心的了。

    白麽麽在心里很是叹了一口气,但面上却不敢表现出来,反而顺着赵章氏的话道:“宁妃娘娘本就不是二皇子的母亲,二皇子哪能将她当成亲生母亲看待,二皇子一定能分得清亲疏的。”

    赵章氏叹道:“但愿如此吧。”说着想到这两年在二皇子身上花费的精力,心下也有信心起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

皇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姚桉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姚桉桉并收藏皇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