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皇妾 > 第201章

第201章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二百零一章

    皇帝真的是恨毒了赵婳,连一天都不想让她多活下去。

    可他到底是看在了三皇子和五皇子的面子上,留给了她一个体面的死法。没有言明她的罪行,只称她是在求药途中惊马伤重,回宫后不治而亡。虽然大家也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但只要皇帝不判定赵婳有罪,朝臣也就不能用罪妃之子或罪臣之女来看待三皇子和五公主。

    皇帝恨不得赵婳去死,但三皇子和五公主却不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生身母亲去死。

    三皇子跪在御书房里,拔拉着皇帝的袖子,声具泪下的求着皇帝饶过自己的母妃。

    皇帝不是不心疼这个儿子,但却做不到原谅赵婳。他弯下腰,想要将三皇子扶起来,扶不动,便就这样一手扶着他的肩膀低着头看着他,一字一字的道:“从前为了你,父皇已经原谅你母妃太多次太多次了,但你母妃从来没有珍惜。可是旭儿,父皇不止你一个儿子。父皇现在每每想到躺在棺柩里的你二哥,心中便痛悔当初没有早日下这样的决断处置了你母妃,那时便是你会恨父皇,可是至少保住了你二哥。”

    对于赵婳做的事,三皇子不是不知道,心中亦是羞愧难安。可是人都有私心和亲疏,他对二皇子再愧疚,这位异母的二哥却也比不上自己的生身母亲。那是他的母亲,生养自己的母亲,哪怕她做再多的错事,他也做不到眼睁睁看着她死。

    三皇子想要跟皇帝说,二皇子的死并不能全怨母妃,二皇子会染上天花不是母妃的错,杜神医的药只是一半的机会,就算母妃能平安将药带回宫里来,二皇子也并不见得就一定能救治回来。

    可是这样阴暗的为母推脱的心思,就是三皇子自己想着,都觉得羞愧。母妃想要二哥和四弟死是实情,母妃派人去找江南找天花种子也是实情,母妃故意惊马打碎药瓶也是实情,再怎么为她辩解,都搪塞不过她的恶意。

    三皇子拉着皇帝的手,抬着头对皇帝道:“父皇革了母妃的份位,将她关到冷宫里去,这样她便再也不能做坏事了。只求父皇看在儿臣的份上,饶母妃一条命……”说着将头用力的磕在地上,再次哭着道:“求父皇……”

    倘若二皇子没死,皇帝或许能够这样做,可是如今二皇子死了,皇帝终是没有答应。

    皇帝转过头,不忍去看三皇子,然后吩咐内侍道:“将三皇子送回皇子所去。”

    三皇子伸手想要再次去抱皇帝的腿,哀求的喊了一声:“父皇……”

    皇帝却避开他的手,往前走了几步,顿了顿,却终是没有回头的往内室走了进去。

    虽然知道机会渺茫,但他却不敢放弃这一丝一毫的机会。他每日跪在御书房前,只求皇帝能看在他的面子上饶过赵婳一命。可皇帝却将自己关在了御书房里,一个人在内,一个人在外,隔着一道门,皇帝并不愿意见他。

    再然后,三皇子等来的便是郑恩亲自端出来的毒酒、白绫和金子。他行至三皇子的面前,然后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对三皇子道:“三殿下还是请回吧,皇上做出的决定,无人能更改。”

    三皇子只觉得绝望,他不知道该怎么样来救自己的母妃。

    天上突然间电闪雷鸣,大风四起,乌云层层卷起,仿佛是在映衬他的心情。

    郑恩抬头看了看天,紧接着皱了皱眉头。他身后的小太监提醒他道:“公公,咱们还是尽快赶到临华宫去吧,等一下万一下雨了,路可不好走。”

    郑恩点了点头,跟着准备转身离去。

    三皇子却在这时抱着郑恩的腿,哀求道:“求公公走得慢一点,慢一点,父皇一定会改变主意的。”他说完抹了一把自己脸上的眼泪,接着站起来飞速的跑去。

    旁边的小太监看着他渐行渐远的背影,有些疑惑的问道:“这三皇子是想要干什么去?”

    郑恩道:“大概是寻贵妃娘娘去了吧。”这世上若说还有谁能让皇上改变主意,怕也只有贵妃了吧。可宁妃这次同样想要置四皇子于死地,贵妃却未必愿意以德报怨。郑恩想着宁妃,便摇了摇头,真是作孽哦,宁妃死了不可惜,可怜的是三皇子。想着叹了一口气,然后不紧不慢的往临华宫走去。

    而在永延宫里,徐莺听到三皇子求见她的时候,她正在看着芳姑姑照顾四皇子喝药。

    四皇子如今已经没有生命危险,身上脸上的脓疱破了疱,流了浓,现在已经慢慢开始结痂,等一二个月痂皮掉落之后,四皇子脸上身上免不了会留下深深浅浅的麻子。想到这里,徐莺便是一阵的心疼。原本是清俊阔朗的少年,因为这个坏了容貌,让生活徒留了缺憾,怎能不令人心生遗憾。

    四皇子大约是看出了徐莺在想什么,安慰她道:“母妃不用替我担心,杜邈不是说了嘛,我身上脸上虽说恢复不了如初,但他却是有办法让我身上脸上的瘢痕浅一些。何况我是男子,与女子不同,便是真的损了容貌也不算什么。”

    可便是四皇子这样说,徐莺又怎么可能不在意。

    她张了口正想说什么,外面便有宫女说三皇子来求见。

    这个时候,徐莺自然知道三皇子来寻她是做什么的。她叹了口气,对进来禀报的宫女道:“说本宫正在照顾四皇子喝药不得闲,请三皇子回去吧。”

    宫女道了一声是,接着出去了。

    三皇子得到宫女的话时不是不失望的,他知道自己的母妃想要害了四弟,不止四弟,连徐庶母妃、五弟、六弟、七弟她都见不得他们好的,他这个时候来求徐庶母妃救母妃,哪一处都说不过去。可是他没有办法,他不能看着母妃死。徐庶母妃心善,当初她愿意照顾抚育他,他求一求,或许徐庶母妃心软,会愿意替他在父皇面前替母妃求求情。

    他想跪在门外求一求,可是这时候杏香却从里面走了出来,对着三皇子叹了口气,然后道:“三皇子,还请您走吧,您就是看在当初我们娘娘照顾你一场的份上,莫要为难了娘娘。”

    三皇子站在那里顿住,脸上还挂着泪,但却又同时露出羞愧的面容来。徐庶母妃并没有救母妃的义务,可是他这一跪,却如同胁迫。若徐庶母妃不救,便要落个心狠不善的恶名。徐庶母妃并没有对不起母妃,是他和母妃对不起徐庶母妃和四弟,他如何还能再如此为难徐庶母妃。

    天上渐渐的下起雨来,打在人的脸上,凉凉的,一直寒到了人的心里去。

    想到正端着毒酒和白绫等物往临华宫而去的郑恩,三皇子不敢再想下去。他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和泪水,重新往临华宫的方向上跑去。

    而永延宫里面,四皇子听着三皇子已经离开永延宫的消息,重重的叹了一口气,道:“三哥……他以后大概会恨我吧。”

    徐莺的脸上淡淡的,平静道:“若真会如此,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她并未圣人,涉及到她的孩子,她没有办法原谅赵婳。何况她心里清楚皇帝因为二皇子的死有多痛悔,有多憎恨赵婳,她这个时候去为赵婳求情,置皇帝的心情于何地。她也怜悯三皇子,赵婳犯了再多的错,三皇子是无辜的,可便是这样,三皇子也及不上皇帝和她的儿女重要。

    四皇子垂下了眉,没有再说什么。

    而临华宫里,赵婳呆坐在地上。外面远远的传来若有似无的哀嚎声,大约是宫里在办二皇子的丧事。可是明明小得根本听不到的声音,但传到她的耳朵里却觉得这样清晰。

    她这几天被关在临华宫里,她已经不知道自己在这里呆坐了多久。她想起了很多事,又仿佛什么都没想。

    她想起了二皇子小的时候被她抱在怀里,那么小小的一团,仿佛稍微用力一点就会伤了他一样。二皇子小时候病弱,她花费了无数的心血来抚养他。她已经忘记了当时抚养二皇子的时候是什么心情,但这一刻,她清楚的知道,那个她怀着复杂心情抚养长大的孩子终于死了。

    她知道自己对所做的一切都不后悔,二皇子在她心里抵不过三皇子和自己,她只是遗憾自己技不如人而已。但是此刻,她仍是觉得心里空落落的,心里的某一个地方在疼。

    外面噼噼啪啪的下起雨来,雨滴打在窗柩上,听得令人心烦气躁。

    而后紧闭的临华宫宫门被打开,郑恩带着三四个太监从外面走了进来。赵婳一眼便看到了郑恩手上端着的酒壶、酒杯、白绫和黄灿灿耀人眼的一块金子。赵婳知道,那酒壶里必定装着这世上最剧烈的穿肠□□,那白绫套在人的脖子上会让人永远失去呼吸,那金灿灿的平日令人趋之若鹜的金子,此时却是杀人的利器。

    郑恩走近到她的面前,微微福了个礼,然后道:“宁妃娘娘,请选一样吧,奴才好送您上路。”

    赵婳站起来,看着他手上端着的这些东西,睁大了眼睛,一点一点的看清楚,好一会之后,她才颤抖了声音问道:“是皇上让你们来的?”

    这几乎是不用回答的问题。

    郑恩没有回答,微垂着头,再次道:“皇上说了,看在三皇子和五公主的份上,给娘娘自行选择一个死法,还请娘娘尽快抉择。”

    赵婳握紧了拳头,脸上是呲目欲裂的表情,接着过了一会,她便伸手向郑恩手上的托盘挥了过去,厉声道:“不,他不能这么对我,就算本宫做了什么,也罪不至死。本宫还生有三皇子和五公主,皇上不能这么对我。”

    她想过皇帝会怎么对待她,二皇子虽然死了,说到底并不算死在她的手上,是二皇子命该如此。她还生了三皇子和五公主,皇上不喜欢她,可他爱三皇子和五公主。她想过皇帝或许会夺了她的份位,将她打入冷宫,但却没想过皇上会想要她死。不,或许她早就预料到,只是不愿意去往坏处想而已。

    她不甘心,她算计了这么多,不是为了让自己这样毫无尊严的死去的。

    郑恩将倒下的酒壶扶了起来。他抓得稳,赵婳那一挥除了让酒壶倒了之外,并没有将他手上的东西挥下去。

    他在宫里久了,对赵婳这样的情绪见怪不怪。这宫里的无论是主子还是奴才,无论是冤枉的还是真有罪的,哪怕是原来看淡了生死,但真到了面对死亡的时候,有几个是真的甘心,又能表现得云淡风轻的。

    郑恩道:“既然娘娘不愿意选,那便由奴才替娘娘选一样吧。这鸠毒和吞金都是极痛苦难忍的,这白绫虽也痛苦,但不消一刻钟便香消玉殒,比起鸠毒和吞金来总少受一些的苦楚,奴才便替娘娘选了白绫一样吧。”说完对着身边的小太监使了使眼色。

    小太监走过去将赵婳的两只手反剪起来,另一个小太监则拿起了白绫。

    赵婳用力挣脱了太监的辖制,怒目瞪着他,怒道:“你放肆,本宫就算死,也用不着你这个阉狗奴才来碰我。”

    不过是死而已,她是死过一次的人,又有什么可怕的。不成功便成仁,她愿赌服输。可就算是死,她赵婳也该是高傲的由自己结束自己的生命,而不是由被人逼着屈辱而死。

    她伸手过去拿起酒壶,眼睛如同厉鬼一般看了郑恩一眼,而郑恩却纹丝不动,表情没有半分变化。

    凉凉的酒水滑过喉咙,青花瓷的酒壶摔落了下来,碎在地上,剩余的酒水从酒壶里漫漫而出。

    酒毒穿肠过,肚子上的疼痛令她倒了下来。她蜷伏着捂住自己的肚子,她感觉到了□□正在蚕食她的生命。

    赵婳知道,她这一世终于还是走到了尽头。

    她从另一个时空来到这里,这本是她多出来的一段人生,失去了本也没有什么好可惜的,可是她还是不甘心。

    她想到徐莺,同样的人生,凭什么她能得到一切,而她却要这么悲惨的死去。她不甘心,她一点都不甘心,哪怕死了也不甘心。

    有血从她的喉咙里溢出来,然后不断从她的嘴里流出,红得刺人眼睛。眼神渐渐模糊,力气正渐渐消逝,她强自睁大了眼睛,然后喃喃道:“徐莺,你以为我死了就算完了了吗,不会的,就算死了我也要争到底。”

    她还有三皇子,她还有三皇子……三皇子……三皇子为什么还不来。

    她的意识渐渐涣散,她却不肯就此死去。她要等三皇子,她一定要等到三皇子。

    而后便有一个人影从她逐渐模糊的视线里闯进来,他感觉到他渐渐的向她靠近,一声一声的悲戚的喊着“母妃”,而后跪坐在地上,伸手抱起了她的身子。

    她忍着痛苦弯起了嘴角,她的儿子,终于来了。

    她伸手过去拉住她的手,紧紧的,用力的握着他的手,然后喊道:“旭儿……”

    三皇子连忙更紧的将她抱了起来,悲痛的哭着道:“母妃,我在,母妃,我在……”说着用手去擦她嘴角流出来的红艳艳的血。可是那血太多了,怎么擦都擦不尽,擦了这些,另外一些又重新咳了出来。

    他悲痛得不能自抑,他想让母妃不要说话,这样就可以让生命流逝得慢一些慢一些。

    他整个人都在发抖,眼泪如泉涌一般的滴落了下来。他不知道该怎么办,他想让人去找太医,可是他知道太医不会来的。父皇让母妃死,没有人敢来救她。

    赵婳的眼睛越来越睁不开了,眼前也越来越黑,她已经看不清三皇子的模样。可她还记得握住三皇子的手,一字一字的道:“旭儿,你一定要当皇帝,旭儿,你以后一定要当皇帝……”

    她的声音渐渐小了去,而后终于闭上了眼睛。

    三皇子看着她,想哭却哭不出来,像是有什么哽在喉咙里,连说话都说不出来了。他颤抖着手伸手赵婳的鼻间,却感觉不到半点的气息。

    他伸手将自己的母妃更紧更紧的抱了起来,然后一声一声的唤道:“母妃,母妃,你醒醒,你不要睡了,母妃……”仿佛是想要将她叫醒来。

    外面依旧是电闪雷鸣,风呼呼的叫着,像是哀歌。

    郑恩叹了一口气,小挪了一下步子,想要劝三皇子节哀顺变。结果这时候门上又传来一个声音,震惊而悲痛的唤着:“母妃……”是五公主的声音。

    她跑过来,跪在地上,伸手去握赵婳的手,痛声道:“母妃,母妃……”

    雨越下越大了,凄厉的哀痛声夹杂在雨声里,依旧清晰无比。

    郑恩看着眼前的两位主子,再次在心里叹了口气。

    #####

    这一场雨整整下了十几日,遇上了二皇子的丧事,令二皇子的丧事很不好办。连进宫哭灵的外命妇和内命妇都好些着了凉生了病。

    二皇子的死,对皇帝的打击不可谓不不大。白发人送黑发人,丧子之痛,哪怕是作为皇帝,同样的锥心之痛。短短几日间,皇帝仿佛老了五岁。

    或许是为了补偿,二皇子在死后被追封为皇太子,谥号“孝恭”,以皇太子仪制葬。二皇子的陵寝未来得及建造,皇帝不欲委屈了这个儿子,便将寿山自己的陵墓先让与了二皇子。

    皇帝的陵墓自其登基便开始修建,历经十年,已经趋近完善。但其陵墓是以皇帝的规格修建,哪怕二皇子被追封为皇太子,享用帝王规格的陵墓也是不合制的。为此朝中自然有反对的声音,但皇帝固执己见,朝臣也没能抗得过皇帝。

    至于赵婳,她对外称是病亡。丧事自然按照妃制,只是皇帝又言,遇皇太子丧事,宁妃丧仪一切从简。礼部揣摩着皇帝的心思,硬生生将二品妃的丧礼办成了嫔级的丧礼。皇帝甚至没让她葬进皇陵,找了个由头,在离皇陵二十里地的地方找了块将她葬了。

    等到二皇子的丧事办完,时间也已经进入了十月。四皇子的身体渐渐痊愈,但也留下了后遗症,身体亏空得厉害,以前的衣裳套在身上,看着空荡荡的。再有便是留在他身上和脸上坑坑洼洼的瘢痕。为此杜邈又重新住进了宫里,专门帮四皇子调理身体并治疗脸上和身上的瘢痕。

    徐莺问杜邈:“昭儿脸上和身上的瘢痕能不能全部治好?”

    杜邈答道:“完全治好是不可能的,但我可以保证,一丈之内绝对看不到他脸上的麻子,若是恢复得好些,半丈之内看不见也是能的。”

    徐莺松了一口气,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四皇子这边还令人操心着,结果皇帝这边也不太平。

    自二皇子去后,皇帝大概是悲痛过度,却又生起了病来。也不是什么大病,但是却总是不见好。太医来看了,杜邈也看了,都说是心情郁结。这种病除非自己想通,否者没得治。

    皇帝会如此,除了悲痛,更深的大约还有自责。他将二皇子的死归咎于自身,大约是觉得他这个父亲没有好好保护好他。

    徐莺出了安慰他开解他,却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可就算是安慰开解,也要有人听才成,皇帝听不进去也是白搭。徐莺急得大冬天的都上起火来,嘴唇起了好几个的泡,连吃黄连都压不下火气。

    这种状况,一直持续到来年的春天,皇帝才渐渐好转。(www..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皇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姚桉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姚桉桉并收藏皇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