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龙狼录 > 第三百四十章 令狐重

第三百四十章 令狐重

作者:书香鸟飞绝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永恒国度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官轿中人复姓令狐,单名一个重字,这时也出了官轿。令狐重为官正直,在朝中有口皆碑。这四人冲撞官轿,却是酒气冲天,暗想酒徒无知,不便与其计较,已是就要返回轿中。此时听得太子请来,不觉大吃一惊,眼前几人粗野蛮横,又各自拿着不同兵器,心中也知定是贼匪无疑,不觉脱口道了一声,“你说什么,太子会与你等山贼来往?”这人听得令狐重竟称自己是贼匪,陡然一阵火起,怒道:“甚么山贼,老子是你大王爷爷。”说到此处,熟铜棍也是陡地一举,就往令狐重身上击落。

    带头差人看着这人举起熟铜棍,眼看令狐重就要死在熟铜棍下,再顾不得是不是敌手,和身后差人一起手挥腰刀,往这人熟铜棍一齐迎上,只听啊的惊叫数声,七八个差人倒在地上,腰刀全给熟铜棍震飞,这人打发了性,熟铜棍转了一圈,望着令狐重落下,令狐重眼见棍到,此时骇得脸如土色,地上的差人被棍震得骨软筋酥,看着就要落下的熟铜棍,只发出惊叫之声,却是无法救得。

    只见令狐重身子忽地拔起,就此躲过熟铜棍,轰的一声,熟铜棍跟着落在轿顶之上,官轿立时散了一地。带头差人刚好爬起,看着令狐重身后之人,喜道:“史大人。”

    史大人名叫史尽忠。这人是负责长安城安全的统领,此时正和兵丁巡逻至此。眼见熟铜棍就要落在令狐重身上,当即纵身飞进,救了令狐重。这时手下也冲进提熟铜棍之人,齐声大喝,“杀了无礼贼子。”手提快刀之人喝了一声,“任兄弟,郭老哥,动手助余大哥。”就见快刀凌空闪过,向兵丁砍了下去。任兄弟长剑陡出,郭老哥手臂一抖,狼牙棒立时横击巡逻兵丁,随着兵丁啊啊之声,长矛落了一地,余大哥眼看令狐重就要死在自己棍下,却得史尽忠救下,这时提起熟铜棍,道:“三位兄弟,真好本领,看我杀了这朝廷狗贼,以好少了一个敌人。”

    眼看余大哥熟铜棍就要出手,史尽忠这时放开令狐重,道:“大人,待史尽忠将这几人捉去见皇上。”这时一声喝令,巡逻兵丁立时围上四人。令狐重看着双方就要武力相向,这四人实是目无王法之辈,令狐重也想起余大哥刚才的话,此时心中震惊,太子和山贼必有内情,其中只怕有不可告人的阴谋,兹事体大,当要奏明皇上,心中有了这一主意,再不计较眼前之事,四人当是山贼头领,其兵马必就在此附近,如此时争端一起,长安必乱,先要稳住四人,查清楚详情。

    只一想到这里,令狐重也是有了主意,登时道:“住手,全都退下。”史尽忠和兵丁一齐跃开,巡城御史是顶头上司,自是要唯令狐重是从。余大哥哈哈一笑,望着令狐重道:“这下知道怕了。”知道是太子镇住令狐重,此时更是洋洋自得,令狐重这时和颜悦色,道:“你们真是太子所请”拿狼牙棒的汉子傲然,道:“不错,我等当得太子重用,日后你们都要听我命令。”令狐重这时要稳住四人,神情泰如自然,道:“下官不知是太子贵宾,这就赔礼。”此时对着史尽忠道:“这四人原是太子相请,你等不得无礼。”史尽忠心下狐疑,但他知道令狐重行事谨慎,如此必有原因,这时恭应道:“是。史尽忠听从大人吩咐。”这时忍住心中疑团,和兵丁相继离开,令狐重神情自如,就像没有发生过事一样,扔下稀烂的官轿,与差人步行回府。左白衣心中疑惑,这几人似与王临有阴谋。

    这时随在余大哥一行身后,看几人要往何处,也好查出其中目的。只转过一道巷子,手提快刀之人四面看了一下,眼见全无一人,却不知左白衣也隐在自己上面,这时意得自满,说道:“我四人如是助太子杀了王莽,日后就是开国功臣了。”拿着长剑的任兄弟道:“不错,到时也正好风光风光,在长安弄个大官来当,自比做山贼自要快活。”余大哥和提快刀的汉子一阵大笑,好像此刻就在衙门宝座之上。左白衣此刻已是明白,立时想起了锦囊之事,王临与瓜田仪相约,四人当是瓜田仪请来的帮手,这几人也真张狂,说话直是口没遮拦。此时却是不见瓜田仪出现,心中忽地一阵欢喜,只要抓住四人,就是拿住王临把柄,问出如何密谋王莽之事,自己当能其中便宜行事,如是得了天下,还愁皇后出不得冷宫。

    左白衣只一想到此处,也不再有继续跟踪之念,立时跃到四人身前,四人眼见白影拦在前面,余大哥喝道:“和方小子,闪开。”熟铜棍就已当头举起,任兄弟长剑一闪,怒道,“哪里来的狂徒,敢来拦大爷们的路。”只这一说,身边的郭老哥一挥狼牙棒,身边快刀早出,提着快刀之人也抢先出手,但见左白衣双臂陡伸,快刀,长剑,熟铜棍,狼牙棒四件兵器一齐落下,左白衣跟着手似电闪,四人但觉肩井之处一软,四人尽是僵立原地,此时神色惊恐,齐看着眼前杀气腾腾的白衣人。

    左白衣一出手就制住四人,任自然看着面前白衣之人,自然门交游甚广,名门帮会知之极详,忽地想了起来,惊道:“白衣会主。”左白衣那将四人放在眼里,冷声道:“正是左白衣。”望着四人惊异神色,怎不知是忌惮自己,此时正要显示威风,厉声喝道:“你等是何方山贼。”四人眼见左白衣如此了得,也不隐瞒,当即自报姓名,余大哥道:“我是伏虎山余大雄,”手提快刀之人道:“俺是快刀门陈大冲,”任老哥道:“我就是自然门的白自然,”郭大哥道:“熊鹰山郭大川。”

    左白衣话声忽地一低,道:“来此何为。”却是更为严厉,余大雄不知左白衣暗随身后,将自己四人说话听得清楚,微一迟疑,就道:“我四人心慕帝王繁华之都,方才来此。”左白衣冷哼一声,“刚才我就听到,你们是和太子有谋,既然不说真话,留你等何用,”扑地一声,就拿起地上任自在的长剑,照着当头余大哥就是一剑,余大哥心中一想,传闻左白衣杀人如麻,自己不过为他人卖命,如此死在陌生之地,实在冤枉。看着左白衣长剑落下,慌道:“不要杀我,我说真话就是。”左白衣陡地住手,

    余大雄稳住心神,道:“我们是为瓜大王相约,待太子事成,我等就兵进皇宫,制住禁军,”左白衣心中一惊,此时心下暗想:“如非丁自重的锦囊,我就不会来到长安,怎知道王临与这伙贼子的阴谋。”这时低声喝道:“你们何时动手。”郭大川眼见不能脱出左白衣之手,当即和盘托出,道:“就等王莽寿宴之日,太子其手下动手,只要一杀了王莽身边护卫,我们就制住外面的禁军。”

    左白衣已是明白,禁军如被山贼制住,自然不能保护王莽,王临一旦杀了其父,太子军权在手,驻在长安的军队为其控制,自然拱手听令,这王临轻易便夺得皇位。左白衣疑道,“皇宫盘查严密,任何人不得有兵刃,如何下得了手。”余大雄道:“兵刃就在皇宫中。”左白衣大吃一惊,这时镇住心神,沉声道:“我看你们是说谎,太子怎敢将兵器放在皇宫。”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龙狼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书香鸟飞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书香鸟飞绝并收藏龙狼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