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龙狼录 > 第三百五十五章 人彘

第三百五十五章 人彘

作者:书香鸟飞绝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战神狂飙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龙符道君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孟南花道:“皇上,你饶了我们性命,我二人宁愿不要封赏,从此效忠皇上。”王莽哈哈一笑,道:“你二人是王临推荐,却是出卖主子,焉知日后不旧病复发。”两人这时都也明白,什么说辞也动不了王莽,此时各运僵尸内功,在地上翻滚挣扎,想要震断捆绑绳索,多福道:“这是对付武功之人的‘困龙筋。’别妄想了。”多禄道:“皇上早有防备,你们就认命吧。”两人练的是僵尸功夫,此时身子僵直,怎样奋力使劲,都是无法站起,这时停住挣扎,神情中满是悔意,孟南花居然叹息一声,道:“我们不该背叛王临,如今落得这般下场。”何怖平恨恨道:“我们都错了,早知昏君这样无信,当日就应一掌送了他的狗命。”

    此时孟南花,何怖平深知必死,当即放声痛骂,连王莽的十八代祖宗都跟着倒霉,这两人暗中随在王莽左右,自然明白王莽一切底细,还把王莽在宫中的丑事都抖了出来,说什么王临偷王莽女人,王莽又抢王临女人,反正也是一死,不管有还是无,两人都是乱骂一通。骂的王莽无地自容,大怒之下,当即传下口喻,命卫士将捆住的两人抬进雷神宫,即时处死。左白衣当然明白,千斤巨锤之下,孟南花,何怖平势必砸成肉酱,成了真正的尸魂罩身。

    此时来了一个看守官员,俯伏观花楼下,高声道:“臣启万岁,刑狂已押到,如何处置。”王莽这时看住身边的左白衣,温言道:“获儿,刑狂就交给你,任由处置。”左白衣恭应道:“是,儿臣遵命。”这时下了观花楼,道:“处置军犯是在何处,看守官也知道是左白衣负责刑狂之事,躬身答道:“回太子话,一般是行刑台,在就是‘人彘’。”左白衣道:“人彘是怎么回事?”看守官道:“这是一所不透风的坛状屋子,将犯人推进去,启动机关,铁壁两面向犯人逼近,其上下是四把利刃,分切罪犯四肢。”这是王莽仿效汉代酷刑,吕后残害戚夫人之举,罪犯要痛上六七日才死。这就是人彘。左白衣点了点头,赞道:“这法子到好,正可杀一儆百。”

    忽地一声轻微响动,左白衣喝了一声,“是谁。”眼前就出现一人,此时一身宫装,正是陪着皇后的阿云,这时手中捧着一个小瓶,只道:“是我。”左白衣疑道:“阿云,你在这里干什么。”阿云道:“给皇后取治眼的药水。”左白衣这时正关心刑狂,听到是眼药水,就从阿云身边走了过去。

    阿云这些日子在皇宫之中,听宫中人说得多了,自然明白什么为人彘,那是对待最大过错军犯的重刑,她当然不知刑狂是什么人,左白衣为何要用人彘对他。这时也没多想,就自回后宫,正在行走之间,忽然就一个声音“阿云,”声音低沉有力,此时清晰传入耳中,竟满是激动之意,阿云身子忽地一抖,柔软小手也被这人紧紧握住,这时间心中一阵狂跳,再也无法自持,轻道了一声,“马大哥。”声音就立时哽咽下去。

    来人正是马适求,他身边带了柔儿,正是来救刑狂,这时在大牢中一路寻来,却找不到刑狂一点影子,正不知该往何处,就见一女子远远站立,手中拿着一物,正好就是自己日思夜念的阿云,马适求自然不知是治眼疾药水,只觉心中一阵惊喜,也立时奔进阿云身边,这时紧紧搂住阿云身子,喜道:“阿云,你怎会在皇宫之中,害得我到处寻你不着。”声音中全是关切之意,阿云道:“马大哥,我,我也好想你。”

    正想解释,可自己身世千头万绪,一时间又如何说得清,就只说出好想你,这时间全是柔情蜜意,看着激动不已的马适求。这时心中一抖,登时想到刚才左白衣说的人彘,就又联想到白衣庄园,心头一阵疑惑,难道这二人联手,正要杀了王莽,可自己也听得宫中传言,左白衣止住王临阴谋,看得出也顺从王莽,忽道:“马大哥,你还是来了皇宫。”马适求陡见阿云,心中说不出的兴奋,也就没听出阿云话中之意,只道:“我是来救刑狂兄弟,阿云,这就和我离开这鬼地方。”这时马适求也另有想法,让阿云和柔儿住在客栈,然后再来此处,自己独身一人,就好找出刑狂下落。

    阿云奇道:“大哥是救刑狂,”想到刑狂是带兵打仗的将军,马适求怎会与其结识,马适求听得阿云一说,就也明白过来,阿云必定知道刑狂下落,心中一阵惊异,道:“阿云,你知道刑狂兄弟。”阿云轻点了一下头,马适求这时大喜过望,道:“阿云,快告诉大哥,刑狂是在什么地方。”阿云道:“这人就要被处死刑,听说叫做人彘。”说道这里,忽地意识道自己出卖了主人,心中竟是一紧,就见马适求一转身,只道:“柔儿。”

    原来这一刻间,马适求才发现不见了柔儿,柔儿听着马适求叫出阿云名字,就也奔了近前,此时看得阿云清楚,身着宫装礼服,落得高贵得体。心中暗道,‘柔儿,马大侠原来也有了心上人,阿云姐姐这般漂亮,你何苦自寻烦恼。’但觉心中一阵怅然,当即一声不着,离开了马适求和阿云之处。马适求那明白柔儿何故不见,心中微觉惊惶,只怕柔儿遇到危险,此时一转身子,阿云已是不见,只觉心中疑惑不安。登时想起阿云说的什么人彘,立时定了主意,先救刑狂脱险,再寻阿云和柔儿。

    左白衣有看守官员带路,不一会就也到执行之处,刑狂这时脚镣手铐,破衣乱发,仍是神情自然,心中不禁暗道,果然是一个将军之样,这时也生出敬重之意,此时左白衣微一挥手,令身边看守之人尽皆退下,当即一抱拳,正声道:“刑狂将军,果然英雄气概,左某失敬。”刑狂奇道:“刑狂是待罪囚犯,有何失敬。”左白衣看着刑狂不解神色,眼中闪过一丝异光,道:“实不相瞒,左某奉旨处置将军,可现在我改变了主意。”刑狂大是疑惑,道:“刑狂不明。”左白衣压低声音,轻道:“你如听左某号令,我当保你不死。”

    刑狂哈哈一笑,道:“刑狂唯只服从军令,甘愿受军法处置,如若不然,泰山道人怎抓得我。”当日官兵知道刑狂相助马适求,也是触犯军法,有的劝刑狂逃走,有的说有这么多人,干脆造反,也能自立为王。刑狂执意不从,此人少年从军,因刑狂作战勇猛,甚得廉丹器重,经常示已军人作风,为廉丹忠义影响极深,自知既成军人,就当以无条件服从为天职。如是有罪就一走了之,后人尽皆效法,忠君护国再五人相信,因此泰山道人一到,刑狂慨然受缚。

    左白衣眼见刑狂这等豪气,自己一生确是少见,这时已是想到,刑狂如从了自己,六万多官兵就能为己所用,心中为之大动,忽道:“你一死是容易,但你手下弟兄怎办。”刑狂一声大笑,道:“我明白你的心意,是为了我六余万官兵,可刑狂心意也决,你就别再痴心妄想。”左白衣自来言出法随,就是汪会君为其得力手下,也是惧其严厉,方才自尽,对刑狂这般好言,也是少有,听得如此轻视,怎不恼怒,此时颜色陡变,喝道:“将刑狂做成人彘。”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龙狼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书香鸟飞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书香鸟飞绝并收藏龙狼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