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龙狼录 > 第三百九十九章 欲求一战

第三百九十九章 欲求一战

作者:书香鸟飞绝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战神狂飙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龙符道君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么多代的钱财积蓄下来,就算是名闻天下的赵佗石墓,和沧海宝藏一比,都是逊色三分,杜吴这时也安葬好了阿云,正要打听马适求消息,就听得街头巷尾议论,马适求被醉翁吟方才受制,杜吴这才知道,原来醉翁吟是白衣会灭却同心盟,运送到皇宫之中,这时陡下决心,先毁醉翁吟,使王莽再没可恃神物,然后想法救出马适求。

    当即取出存放银号的钱财,找着以往朝中结识的显贵,杜吴找到醉翁吟之处,看着任是无边无际的醉翁吟,杜吴暗自向天祷祝,仓海君在上,为避免醉翁吟再危害世人,杜吴不得已毁却,还请祖师爷见谅。当即横下心肠,就醉翁吟间放了一把火,立时惊醒守护侍卫,赶紧奔出救火,杜吴没来得及逃走,侍卫将其和醉翁吟团团围住,就在扑打大火之中,捉住了杜吴,但风趁火势,醉翁吟越烧越旺,顷刻间就化为灰烬。

    众侍卫只得将杜吴交给王莽,一想到醉翁吟好处,名满天下的马适求,也是给醉翁吟之毒性迷住,方才落在自己手里。这般奇珍异物,竟然毁在不会半点功夫的杜吴手中,王莽又惊又恨,此时在多福多禄,和众大臣陪同之下,连夜审问杜吴来历,杜吴也不隐瞒,说明自己就是同心盟中人,眼见得了自己无数钱财,协助自己进入皇宫的人就在眼前,杜吴却是装住没看见。

    王莽这时明白,杜吴是招贤馆主,也是当日白衣会漏网之鱼。恨怒之下,就要将杜吴碎尸万段,此时走上泰山道人,告诉王莽,就是仓海君藏宝图,王莽听得龙心大悦,想到正为军饷一筹莫展,登时改颜相向,只要杜吴交出藏宝,就免其死罪,杜吴想到马适求如此英雄,王莽又正是难处,正好利用这一短处,以藏宝救出马适求。

    杜吴当即言道,自己死不足惜,只要王莽放了马适求,就献出藏宝,自己任凭处置,王莽怎不知杜吴所想,马适求武功高强,如今没了醉翁吟,要杀自己当是易如反掌,杜吴是想用他自己的性命,换的马适求脱难,此时不动声色,告诉杜吴,马适求也押赴昆阳,这人是自己所恨之大仇人,自然是要斩首,绝不能因藏宝放却此人。

    杜吴早就了解,马适求身中醉翁吟,方才失却武功,王莽还不放心,就是囚车之中,每到其身上毒性渐解之时,就令人在其间放上醉翁吟,周而复始,让其永远不能复原,这时杜吴向王莽正言,“马远真是遭王莽害死,马适求如真要取其性命,实是举手之劳,但马适求唯恐没了皇上,外夷当入侵中原,自然秧及百姓,因此早无一已私仇。”王莽如非极善揣度人意思,岂能夺得大汉天下。

    怎不知如马适求这般江湖中人,往往自命侠肝义胆,还真能抛却个人恩怨。但人心反复,不杀此人,自己如何安心,看到王莽神色瞬变,杜吴即为精明商人,哪看不出其担忧心理,当今盗贼横行,边关告急又是不断,适此兵荒马乱之新朝,也至国库空虚,没有钱又如何打仗,怎不想得自己藏宝,可又舍不得使其梦寐难安之人,当下故意叹息,道:“杜吴心中只有马适求,只要见得其人,就是藏宝图献上,也是心甘情愿。”

    王莽想到杜吴一个商人,半点武功一不会,实是不足为惧。就没把杜吴放在眼里。此时向杜吴言明,如是他献出藏宝图,自己就把兵符给他,让他去昆阳之处,令王邑放出马适求,与杜吴见上一面,心中想极仓海君藏宝,这时故意叹息,同心盟尽灭,马适求一人,已是成不了气候,自己倒是希望杜吴与其见上一面,但昆阳如此遥远,杜吴如是迟了,马适求就会斩首。其意不难猜测,百万大军之中,任杜吴何等精明,也不能从猛兽营中救出马适求。既有仓海君如此藏宝,正好骗到手中。

    杜吴心中暗喜,原来他也是想到,马适求是中了醉翁吟,武功受制,因此不能得脱牢笼,心中有了打算,当即按约定交出藏宝图,王莽倒也慷慨,果然拿出兵符,杜吴以商人诚信,确是不防王莽这般歹毒,既要自己藏宝,还要用兵符微妙道理,置杜吴于死地。杜吴拿得圣旨兵符,这时离开长安,就拿上昔日的醉翁吟茶叶,到了昆阳,就肉袋中开水浸泡,果然解得马适求之毒。

    得知为了救出自己,杜吴竟交出藏宝图,马适求心中难过,不由得叹了一声,“只为马某一江湖武夫,竟使仓海君藏宝全失,招贤馆失一能人。”杜吴却是神色从容,道:“盟主,钱财是身外之物,何况仓海君有言在先,轻财重义。”

    此时望着马上王邑,杜吴神色中却是坚毅陡生,恨声道:“然而王莽既要藏宝,又要杜吴性命,如此卑鄙,杜吴脱得此难,誓要除之。”

    王邑哼了一声,“死到临头,还大言不惭,把杜吴和马适求都杀了。”就这一瞬之间,龙十三,黄吉狼王听得清楚,三人不识杜吴,这时也是明白,杜吴定是为了救出马适求,方才倒得昆阳之处,心中都是奇怪,这人用了什么办法,竟得王莽圣旨兵符,虽然是中了王莽圈套,可这中间曲直,却是令人匪夷所思。

    但见人影凌空一闪,正是龙十三,黄吉狼王,有了龚自清护着四人,这时手起脚出,新军登时人仰马翻,就看清了囚车中人,双眼晦暗无神,正是马适求,此时被四五百斤重的铁链锁住,这么多日子的折磨,早已没了往日的风采,三兄弟登即望马适求囚车处疾奔直出。只听一个女子声音,“黄大哥。”

    此人正是翠儿。这时正在巨无霸身边,眼看碧神二营中纵出数人,当头一人紫影电闪,立时就喊出了黄大哥。黄吉大叫一声,“翠儿,你怎会在这里。”王邑怎料碧神二营不敌三人,神色陡地一紧,就大喝一声,“巨无霸,快令神兽挡住。”巨无霸听得命令,立时发出一声长啸,其声仿佛魔王发威,驱使大妖小怪一样,象狮虎豹犀牛立时从城墙调转,这时奔腾飞跃,就挡住黄吉三人。

    龙十三一声大喝,“闯进去。”此时双掌陡起,就手抓住一只猛虎,却是扔到边上,猛虎站立不倒,竟是动之不得,正是给龙十三点了穴道,黄吉看得明白,自不知龙十三是得重生老祖点捂,方才不伤生灵,眼见猛兽林立,幻影迷踪实是无用,忽地想起狼王,此时正好狼王大显身手,却是一声不答,只觉恶臭难闻,一头狮子大口一张,就向黄吉飞扑下来。啪嗒一声,黄吉脸上粘乎乎的,却原来是狮子唾液,原来黄吉适才抱着龚自清,胸前粘满了龚自清鲜血,狮子闻着就奔了上来。黄吉这时顾不上揩拭腥恶唾液,立时往边上一跃,就躲开了狮子袭击。其它猛兽都似觉到血腥,此时各自争相涌出,就这一时之间,黄吉和龙十三,狼王及陆子风魔兽门人,都裹在群兽包围之中。

    马适求一服肉袋,只觉神清气爽,体内似就有了真气,眼见此时杜吴正看着自己,心中一片雪亮,定是解药无疑,当即一提真气,就欲挣断铁链。谁知真气竟如柳絮飘飘荡荡,却是无法聚起,原来时至今日,牢狱生涯也是一年多日子,隔上三日就被毒打一次,直至遍体鳞伤,所幸身子异于寻常庸人,方才不致倒下,如此饱受摧残,就是三岁小孩,此时也能将其击倒,纵然是神仙妙药,怎能得瞬间就复,这时间黄吉三人远为野兽隔住,身前猛兽纵横,眼见刀斧手起,一时又怎能近得马适求身边,心中一阵绝望。这时间对着杜吴,不觉摇了摇头。只听身边王邑一声冷笑,望着正为野兽挡住的黄吉三人,说道,“我正要用马适求震慑贼子,尽屠昆阳反贼,再取宛城。岂容你等靠近。

    翠儿忽道一声,“无霸。”巨无霸眼见柔儿神色奇怪,还以为是怕身边猛兽,安慰道:“翠儿,有无霸在,这些野兽不敢伤你。”翠儿急道:“不是的,黄大哥是柔儿的好朋友。”翠儿陡见黄吉,就想起大树旁之时,当时自己落入麒麟堂之手,他要为爷爷奶奶追回自己的情景,眼见黄吉是要救出马适求,自然明白黄吉天性侠义,任何人有了危险,他都要挺身直出,此时本是要说,“我不是怕野兽,是因为黄吉缘故,马适求是黄吉朋友,不愿有人伤害他。”

    可望着两人被同时推出,心中紧张,就说得不明不白,看着翠儿眼神,这时间竟是望着马适求,黄吉三人这时为猛兽阻住,只黄吉二字,巨无霸登时明白,不觉奇道:“翠儿,你是不是不想要马适求死。”翠儿这时心中焦急,只是用力点了点头。

    但听王邑一声冷笑,就喝了一声,“砍头。”但见两把鬼头刀疾起,就要砍到马适求和杜吴,忽听一声大喝,“住手。”巨无霸就已跨进马适求面前。刀斧手只觉眼前巨大身影一晃,还没弄明白是什么回事,巨无霸手掌横削直劈,就如宰豆腐相似,马适求就铁链断裂,但觉丹田一热,刚才拼命想要聚起的内息,这当儿全然恢复。

    眼见杜吴身后刽子手刀落,这时也不多想,巨无霸为何要救自己,身子直如电闪,就抓住杜吴倒退回来,顺手一扯,杜吴绳子立断数截,两个刽子手神情迷茫,只是看着行刑之处。马适求这时对着杜吴,沉声道:“杜兄弟,不要离开大哥左右。”杜吴点了点头,怎知王邑说砍就砍,老牛翻嫩草虽然服得体力,却是要等上一时之间,谁知巨无霸竟会出手,断了马适求铁链,想到总算没白来昆阳,心中一阵喜悦,这时也不说话,就随在马适求身后。

    翠儿没想到自己这么一说,巨无霸果然就放了巨无霸,此时惊喜之极,道:”无霸,谢谢你。“巨无霸哈哈一笑,道:“翠儿,就算你不求我,我也不能让马适求就死”。

    眼见巨无霸救出马适求,王邑还以为是看花了眼睛,这时间又惊又怒,立时喝道:“巨无霸,马适求是钦犯反贼,你是要造反啦?”巨无霸摇了摇头,道:“非也,传闻马适求英雄了得,我欲和他单独一斗,要他败在巨某掌下。”眼见就因传单缘故,王邑将新军喂食猛兽,竟不拿士兵当人看,自己会得使唤身手,实是助纣为虐。皇上竟以如此禽兽为帅,此时大失所望,模糊中也有了瞧不起王邑之意。而与马适求两番交手,都是不觉间着了道儿,虽是有些恼恨,心中实是佩服马适求机变,这时知马适求是醉翁吟之故,方才着了道儿,如此燕赵豪杰,就这样死了岂不冤枉,自己也想光明正大与其搏杀一场,听得翠儿求肯,有道是英雄难过美人关。索性听了柔儿,就放了马适求。

    王邑怎知巨无霸所想,怒道:“胡说八道,众将士。”正要说出,‘拿住巨无霸,和马适求一起杀头。’忽地齐齐止住,眼见义军奋勇当先,这时和新军杀在一起,军前野兽正阻住黄吉三人,这群庞然大物唯巨无霸方能使唤,如是这蠢贼发了性,就将野兽倒驱过来,自己岂不是就葬身巨兽腹中,想到这里,王邑立时改口,道:“趁马适求醉翁吟未解,赶紧擒住。”

    身边新军听得,登时又冲向马适求,乱军之中,马适求一脱铁链,此时醉翁吟全解,霸王御气复生,手掌起处,冲进的新军怎能当得,当即倒了一地。巨无霸看得眼中,奇道:“好功夫,是怎么回事?”原想马适求多日未能吃喝,又是醉翁吟折磨,自非数日能服原样。

    马适求得杜吴解了醉翁吟,就因今日要斩马适求,王邑怕其挣脱锁链,故而六日为给马适求吃食,因此无法挣断锁链,如非巨无霸出手,马适求自然不能脱缚,这时哈哈一笑,道:“巨无霸,亏得你断我锁链,难道就只为与马某一斗。”巨无霸道:“正是,巨无霸当日输得不服,却是想再领教高招。”马适求道:“好汉子,这就上来。”巨无霸摇了摇头,道:“你这般病夫模样,巨无霸岂能趁人之危。”

    马适求听得此处,双臂陡然一振,但觉真气通畅,较之以往更具威力,不觉道了一声,“杜吴兄弟,真好本事。”杜吴神色自信,道了一声,“恭喜盟主,这就是老牛翻嫩草的神效。”原来杜吴来昆阳之前,就明白马适求不得吃喝,因此在醉翁吟茶叶内蕴補物,是为老牛翻嫩草,与灵芝相似,这种食物异常罕有,只有牛群中头领识得,无论如何羸弱病夫,食之不一会儿即可全解,但也幸得巨无霸及时出手,不然马适求纵然服下这般奇珍,也得盏茶功夫方始恢复,这会儿早就见阎王了。

    王邑此时指挥身边新军,两头分进,欲要夺取昆阳,就听到杜吴这声恭喜盟主,这时看住马适求,却是红光满面,再非憔悴之样,心中虽不知是何道理,但也明白必和杜吴有关,此人如是脱身,皇上定要降罪不说,此间也必为其破坏。心中暗恨巨无霸,就是这蠢材坏了大事,就喝了一声,“巨无霸,不就趁此时杀了马适求,还等什么?”

    此时当先擒住马适求,方才是上上之策,过后再寻巨无霸不是。巨无霸哪明王邑这时想法,当即冷哼一声,“大帅放心,马适求是难得对手,巨无霸自然要与其论个输赢,但得让他恢复体力。”马适求暗赞一声,“巨无霸,不占敌人便宜,真好汉子,”如非巨无霸断却铁链,适才体力未复,当也命绝当场。此时神色感激,道:“但请放心,马某得杜吴之助,现在也恢复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龙狼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书香鸟飞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书香鸟飞绝并收藏龙狼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