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龙狼录 > 第四百章 以兽攻兽

第四百章 以兽攻兽

作者:书香鸟飞绝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战神狂飙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龙符道君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巨无霸哪知杜吴有这般手脚,顷刻间马适求便也复原,心中好奇,不觉道了一声,“妙极,你究竟得食什么东西,会是如此神妙。”只听杜吴哈哈一笑,“盟主也服老牛翻嫩草,功力有增无减。”巨无霸哪听过老牛翻嫩草,此时神色惊奇,陡然大喝一声,“既然如此,接招。”但见巨掌横空,轰地落向马适求头上,正是共工氏厉害招式,‘天门中断’。马适求只觉劲风袭顶,就见巨无霸大掌如山压至,不觉赞了一声,“好神力。”陡然间左手倏出,竟是对着巨无霸大掌,神情立显悲壮怆然之色。

    巨无霸掌近马适求,但觉其手微微一紧,竟就被马适求抓在手中,心中一奇,体内真气刹那涌出,砰地一声,就和马适求霸王御气碰个正着,此时马适求手忽地一拂,就如绝别相似,两人同时震开,巨无霸神情震惊,道,“这是什么招数,竟能脱开真气相激。”

    巨无霸怎不明白,适才因翠儿相求,因此放了马适求,可自己是为皇室效命,既然其也恢复,此时师出有名,有心要和马适求生死一斗。就是战死此处,翠儿自有朝廷厚禄,这时出手之下,自是全力以赴,两人适才是内家劲气比拼,如是撤手不得,就会同归于尽,却是马适求此招解得,当然要问个明白。

    马适求微微一笑,此时悲壮神色尽退,道:“霸王别姬。”眼前与巨无霸甫一交手,但觉其劲气如胶似漆,马适求就已明白,巨无霸是为自己缘故,竟有舍死相拼之意,霸王别姬立时使出,此招正是霸王虞姬绝别挥泪,正是英雄末路,悲痛中自是无可言状,登即拂开巨无霸无边劲气。巨无霸内息为之一滞,也是大赞一声,“霸王别姬,果然妙极,再接巨某一掌。”此时真气陡运,王邑忽地喝了一声,“王寻,杀了眼前贼子。”王邑其实是说,杀了巨无霸和马适求,但恐巨无霸知觉,就只说杀了眼前贼子。

    王寻立时道了一声,“是,恩公。”原来王寻饭量惊人,就因这缘故,在财主家没得吃饱,方才将整条牛都吃了。却得强人头子青眯,因此终日得享饱食,眼见强人也死,见到王邑之时,已是在坚持不住,却得王邑领进军营,想不到军营中美食不尽,山寨岂能相比,感激之余,也是视王邑为衣食父母,也不喊大帅,就以恩公相称,王邑因他一身好功夫,也就顺其自然。看着王邑眼神,却是怒视巨无霸和马适求,王寻心中自然明白,只应了这一声,此时盾刀在手,看着巨无霸马适求之处,立时就奔了过去。

    眼见马适求这般了得,巨无霸怎敢怠慢,王邑说话竟没听着,此时掌夹劲风,就向马适求飞扫落下。

    马适求已是大喝一声,“注意身后。”这时间与巨无霸对面交锋,王邑神色尽在马适求眼中,眼看王寻盾刀击处,却是巨无霸背心,此时心中明白,王邑恨巨无霸放了自己,是要王寻杀其雪恨。巨无霸全力之下,身子又极笨重,虽得马适求提醒,但觉混沌刀风逼近,也是闪避不得,只觉手臂一紧,就也脱出盾刀突袭,却是马适求见机得快,觉着巨无霸掌劲来势,就使了一个顺手牵羊,巨无霸真气立时滑出,只听砰的一声,地上就给击成一个掌坑。

    巨无霸又惊又怒,此时怒视王寻,陡地喝出一声,“死呆子,老子几番都险丧你手,这就归西去吧。”身子只略一动,也是到了王寻之前,只听掌风雷鸣,王寻正自望着面前掌坑,奇怪巨无霸突然不见,不要真如自己谎言,牛钻进了土中。但觉掌风迫近,却是浑然不觉。

    陡听一声厉喝,“巨无霸,你女人在我手中,听我号令行事,不然就砍了你老婆的脑袋。”巨无霸手掌登时停住,却是王邑喝声,王邑这时看得明白,马适求终究还是没能尽复,何况巨无霸武功神力俱为一流,马适求定然为其所伤,此时当是强弩之末,眼见翠儿在旁,当即就手捉住,既能令王寻脱出掌下,又可以其胁迫巨无霸动手。

    这时翠儿骇得面色苍白,此人向来视人命为草芥,别说自己有把柄在其手中,稍有得罪就是杀头。眼见翠儿在王邑手中,巨无霸心中一惊,这时已是明白,王寻刚才向自己出手。就是得王邑号令,这时身子一动,道:“放下翠儿。”也是奔出王寻身前,就要夺下王邑手中翠儿。

    王寻哪知也死了一次,就只愣立原地。王邑哪容巨无霸靠近,此时一声冷笑,喝道:“不要过来,你私放马适求”,忽地人影陡现,马适求就立在巨无霸身前,此时大喝一声,“巨无霸,再接马某一招。”巨无霸已是想清楚马适求心意,看着马适求决然神色,眼见是不忍自己家破人亡,方才强逼自己出手。

    这时间一声大喝,“马适求果然是一条好汉,巨某不和你动手,就是真成了瞧不起你了。”此时双掌一沉,共工氏神功就也使出。两人都是世上难得高手,此时真气相遇,竟是布成一圈罡气,圈外之人就此隔开。只听轰的一声,两人身子摇了一下,地上土石冲天而起。四周罡气激射,,边上的新军谁会料到,一阵惊叫之声,近得一点的新军就跌倒一大片。场中两人立时分退数丈。

    只听巨无霸大叫一声,“霸王御气。”但见马适求适才站立之处,竟然陷下两个极深脚坑,此时沉喝一声,“共工氏神功,马适求终于开了眼界。”原来马适求毕竟是多月的囚牢生涯,哪能如常人康健,巨无霸也看到陷坑,心中就也明白,马适求功力并未全复,不然以霸王御气绝顶内劲,哪会用得着借地面力道,就是身在树枝之巅,也能稳如泰山。这时心中明白,马适求既不愿自己为他牵连,又不想自己身名坠落,却是料准自己身子沉重,故此冒险决斗,只要稍胜自己,他就自可无愧离去,王邑也就没了把柄。这般料敌先机胆识,天下能有几人及得,心中忽地有了敬意。

    原来这一时间,王邑神色尽在马适求眼底,自是恨巨无霸放了自己,刑狂之死竟陡现眼前,巨无霸一样是为军中大将,眼见是翠儿之故,就公然在王邑面前,出手断了自己铁链,怎不为王邑恨怒,当又是刑狂第二,他一人死是不要紧,可翠儿没了男人,又怎活的下去,这一瞬之间,似又显出阿云之样。

    当时自己救得刑狂和六万多官兵,心中就觉奇怪,阿云为何说谢谢二字,这时已是想到,当日在瓜田仪处遇险,阿云为引开麒麟堂,却被捉到皇宫,应是其亲娘识出,阿云才知道自己身世,因此在白衣会庄园之中,当听到左白衣要自己与其共谋王莽,就悄然离去,此时方才明白,自己一生,从来都没有爱过任何女子,机缘巧合之中,得遇阿云,心中早已视为妻子,想不到为了救自己性命,她竟是死在自己亲哥哥剑下,自己欠阿云实在太多,不觉间心灰意冷,已是了无生趣,巨无霸如是因此身死,翠儿自不会苟活,那样就是又多了两条性命,不如死在巨无霸手中,正好和阿云相见。

    看着马适求身子一晃,此时厉喝一声,“巨无霸,有种就再动手。”神色中尽是萧索之意,巨无霸突然明白,原来是怕自己受军法处置,马适求竟然甘愿就死,只听王邑大喝一声,“众将听令,巨无霸私通飞贼,全都杀了干净。”这一时间,两人惺惺相惜之意,尽在王邑眼底,这时再不管什么神兽无人控制,陡地将翠儿一抛,竟是直落犀牛群中,

    巨无霸大吃一惊,正要喝住犀牛,只听一阵金鼓声响,眼前人马奔进,正是瑶池营,却是有瑶池仙音,巨无霸啸声就没在其中。这时担心翠儿,看着奔进人马,竟是听任刀剑落下,王邑正是此意,

    巨无霸对翠儿一往情深,惊惶中定死瑶池营之手,只听一声大喝,“翠儿。”空中掠出一道紫影,翠儿就也被之人抱在手中,身后同时奔出七人,正是黄吉抱着翠儿。

    城中义军和新军厮杀一起,虽是人人奋勇,但几千人怎当得百万之众,更何况粮水未进,就也卷入天网捕雀阵中,眼见马适求也是得巨无霸脱险,龙十三喝了一声,“两位兄弟,只要制住王邑,义军危难自解。”黄吉狼王齐一点头,就千军万马之中,此时形势危急,只各自说了一声,“小心猛兽。”三人也似风卷残云般,击退身边新军,纵进了拦住去路猛兽之中。

    龙十三此时身子飞跃立起,想要从猛兽头顶纵过,奔进马适求之前,只听呼的一声,一头大象鼻子就空中扬起,对着龙十三直卷过来,龙十三人在半空,龙行身手煞是快捷,这时迎风一晃,就按住大象长鼻,微一借力,立时越过大象身子,看着身下的虎豹熊狮,双脚只其身上一点,便如行云流水般踏过。耳边听得一阵狂吠之声,不知何时出现数万看家犬,狼王认出,正是自己油锅营放走的狗群,这时间看住狼王,就忽地冲向猛兽,说也奇怪,看家犬怕人,却不怕猛兽或三五只撕咬老虎,或七八只对付大象,狗身子细小灵活,大象鼻子无法卷住,只得任其撕咬。

    此时群皆涌上,不管狮子大熊,还是犀牛豹子,胆大的就咬住它们的嘴,有点趁机咬开肚皮,猛兽身子巨大,眼看肚穿肠流,竟是无法转身,原来看家犬不知如何奔出,就在这种穿插,正好看见狼王,就解了眼前危急。狼王心中明白,忽道:“奇怪,这东西怕人,却不惧比它厉害的猛兽。”小玉正在身边,道:“看家犬为人饲养,自然只服从人,因此猎人才用他们制服凶物。”

    狼王这才明白,这时一声呼啸,恍如空中霹雳,野兽奔就给狗群咬得怕了,陡然听得狼王厉喝,竟是吓了一跳,就闪开一条路,狗群立时从中跃出,这时新军给猛兽逼到一边,阵势大乱,狗群也是奔了出去。狼王就直穿了过去,黄吉看着马适求之处,只大叫一声,“大哥。”眼看猛兽为狼王喝开一条路道,这时身子不停,左晃右晃,直和狼王同时从猛兽中穿过,看着阵中王邑,也是就要迫近。就见翠儿也被王邑扔进犀牛当中,就立时接住翠儿。就听两声,“大哥当心。”龙十三和狼王也立时奔进马适求,身后却就忽地响起一声。

    眼见巨无霸心急翠儿,就要死在瑶池营刀剑之中,马适求身子陡起,也是跃进巨无霸,忽见王寻混沌刀举,就往杜吴一刀砍落,想到杜吴是为救自己到此,却因此平白丧了性命,此时顾此失彼,马适求不觉心中一凉,浑忘了招架就要砍落的兵器。忽然间听得大哥当心,此时身子已是不见,身边就一阵叮当之声,瑶池人马全数跌出,刀剑也飞散一地。

    就听一声大喝,“住手。”身边之人陡然一惊,都是一齐住手,但见马适求双臂高举,王寻刀近杜吴身子,一样凝住当场,正呆望着马适求头顶之人,就这间不容发之际,马适求一觉巨无霸没了危险,也是看着不远处的王邑,身子电闪直出,立时制住王邑,随即一声住手,王寻刀已正至杜吴,陡听住手之声,就见王邑在马适求头顶,立时僵立原地。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龙狼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书香鸟飞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书香鸟飞绝并收藏龙狼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