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龙狼录 > 第四百零六章 巨无霸舍身

第四百零六章 巨无霸舍身

作者:书香鸟飞绝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战神狂飙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龙符道君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低声道:“乖女儿,喊爸爸给你取名字。”马适求哈哈一笑,道:“巨兄的难题来了,孩子名字确要你取,方才合理。”巨无霸竹篙水中一点,道:“这有何难,巨无霸拒绝君王官爵,孩儿取名巨君就是。”马适求笑声未停,道:“真看不出,巨兄深山莽汉,竟想得出这般雅名,只怕斯文之人也要愧煞,马某佩服。”巨无霸忽道:“马大侠是要相助汉室,还是再起同心盟。”

    马适求神色陡黯,从小立志武学一道,就是为了除去昏君王莽,但真要下手之时,却逢边关战乱,除却昏君固然泄得私愤,边关一旦无朝廷正规军抵抗,胡人当轻易入境中原,就因此一善念,因此放过家仇,谁想王莽不明自己所想,竟欲将自己除之而后快,以致心盟是毁于昏君之手,阿云是为其家臣后人,却是死在左白衣手上。

    追根究底,全是王莽所为,凭自己一身绝学,此时自能除却昏君,可眼下还想不出谁能造福天下,这样一来,各山寨为了争夺昏君之位,谁会顾全大局,驱逐蛮荒胡虏,中原自然沦陷胡人铁蹄,到时汉人饱受蹂躏,就不止自己一人家破人亡,马适求即是天下罪人。

    这一时之间,自己遭其醉翁吟暗算,直至此刻的种种折磨。就立时涌上心头,竟是不知该如何做才对,只能观其情形,待机而动。听得巨无霸一说,只轻叹一声,“天下之大,竟无马适求容身之处”此时冰雹也停。竹筏就要驶至江心,巨无霸哪会明白马适求这番心事,神色一阵糊涂,正要再说什么,忽听身后一声大喝,“不要走了竹筏。”这时都也看清,喝声之人正是王邑,不知何以到了此地。

    眼见刘秀进了阵中,已是与城内义军合在一处,其时天网捕雀也不成阵势,然而神兽凶猛,在驯兽师驱使下攻击义军,王邑心恨刘秀,这时间传下帅令,谁杀了刘秀,就与其结成兄弟,此令一出,谁不想拥此荣耀,尽皆效死厮杀,几处汉军立时给包裹阵中,王寻看着刘秀逼近,此时兵马纵横驰骋,刘秀哪知王寻迫近,只是见敌人就是一枪,却逢王匡义军奔出,就挡住王寻去路。

    但见盾刀挥处,正是王寻海天合一,义军怎生当得如此神兵威力,当即给王寻分击两边,眼前忽地一人腾空直起,也是俯冲疾下,却是王匡出手,此时在弟兄之中,眼见是害死天剑地绝凶手闯进,王匡恨怒陡生,登时逼近王寻,王寻只觉罡凤扑胸,盾刀这时就要合一,就听一声惊雷,但觉圆盾似电流涌至,手臂顿时震得发麻,小腹陡然一痛,就中了王匡一掌,就和盾刀跌进阵中,

    原来王匡深恨王寻,知道此人就盾刀合一厉害,因此细心捉摸,看着王寻击退弟兄招式,这时间盾护头顶,刀自地下反掠,就也立时捂出,既是海天合一,中间必是空门,这招凌空陡下,名为‘赵公明奉旨下天门’,天门正好居中,此时手脚并出,刚好面前就闪过一道电光,眼看王寻盾举头顶,刀倒提地上,这一下算得毫发无差,却是对着王寻小腹之处,但也幸亏惊雷响到好处,圆盾是生铁铸就,雷电传至圆盾,还幸得王匡掌到,海天合一方始未成,不然刀盾相连,王寻已被惊雷劈死。

    只听王匡大喝一声,眼见王寻倒在地上,正是除去此人的好机会。这时双腿微曲,人就跃至空中,望着王寻就要落下,就这一瞬之间,就听有人惊叫一声,“天上落下石头来了。”但觉头顶上呼呼声响,大块冰雹就要到了脑袋,间不容发之中,王匡双掌击飞冰雹,就见猛兽横冲直闯,双方看不见人影,又哪会看见王寻。王匡出城迎战,原是不忿王邑狂言屠城,实是有拼却一死,也要赚得王邑人马大损,却不想老天帮了大忙,营帐自然当不得冰雹袭击,何况野兽倒转,新军不死也得伤残,只待冰雹一停,再击杀剩余人马不迟,这时退回昆阳城中唯一遗憾就是没杀的王寻。

    眼看已是稳操胜券,所有汉军难逃一死,谁知冰雹自天而降,新军人马只得转回营寨,刘玄王匡得以喘息,就带各自人马退回城中,王邑已是慌得逃进帅帐,就看见一个少女,正被驯兽师捆绑帅案边,驯兽师却也不见,不禁怒喝一声,“大胆女贼,竟敢闯我营寨。”就一剑刺出,少女冷哼一声,“你如杀了我王小眉,看黄吉大哥怎样收拾你。”

    王邑哈哈一笑,“我道是谁,原是双王亲人,正好用你迫王匡授首。”此时一扔宝剑,只待冰雹一停,就用王小眉灭了汉军。忽就一阵奔腾咆哮之声,原来是猛兽遭冰雹陡袭,竟是不辩方向,倒冲回新军营寨,此时没了巨无霸指挥,驯兽师也逃得赶紧,那还认得什么自己人。当即踏破营帐,撕咬新军,眼看十几头雄狮猛虎张牙舞爪,就也踹翻帅帐,望着王邑飞扑而至,就听一声憨喝,“畜生,敢伤王寻恩公。”

    王寻一不小心,就差点死在王匡手中,这时翻身站起,就要再与其厮杀。眼见冰雹陡至,猛兽冲回营帐,自然想起王邑,哪还顾得找寻王匡,立时奔帅帐过来,正好看见狮虎围住王邑,自这一说,盾刀落处,狮虎一个不剩,眼见刘秀人马奔进,铁甲自然不惧冰雹,新军躲冰雹陡唯恐不及,怎还能与其交战,看着已是兵败如山倒,王邑道了一声,“先脱此难,然后再报此仇。”

    就喝了一声,“带上绿林山女贼。”就提出一个少女,却是绳子紧捆,少女机灵活泼,此时也不说话,只怒视眼前二人,王寻愣人一个,就只王邑是从,这时王邑提着少女,跨上了千山绝尘,却得王寻圆盾击开身边冰雹,就一路逃了出来,倒的滍水边上,冰雹已是停住,残余人马已是汇聚一起,王邑惊魂稍定,就看见江心竹筏。

    想到猛兽就是没了巨无霸,方才疯狂般撕咬自己之人,只要将巨无霸捉住,将其一切告诉皇上,这次兵败过失,自然就着落到巨无霸身上。想到这里,立时就喝出不要走了竹筏。只听身后一声,“恩公放心,王寻定要拿住巨无霸”。只见滍水中荡起一个圆圈,王寻就也不见。当日为财主放牛之时,王寻常与奶牛水中同游,却是练得好水性。

    巨无霸此时站在竹筏前头,只一用力,竹筏就如飞一般划过江水,突然间脚下一虚,竹筏忽地从中断开,只听噗嗤一声水响,巨无霸就掉进水中,所站的竹筏前断立成粉碎,马适求这时抱着两人,就将左足放入水下,喊了一声,“巨无霸,伸手上来。”陡然间哗啦一响,巨无霸身下冒出一个人头,陡地一声怪喝,“巨无霸,王寻要捉你去朝廷领赏。”

    巨无霸手中还拿着竹篙,这时骂了一声,“死呆子,原来是你弄碎的竹筏,看老子要你的命。”就将竹篙一举,向王寻投了过去,王寻圆盾照竹篙一顶,此时巨无霸在水中无从借力,扔出去的竹篙竟没了力道,只听轰的一声,竹篙就不知去向,这时咕嘟数声,就喝了几大口浑水,原来他刚才是竹篙支撑,因此不得下沉,这时手中没了一物,噗通一声,身子就沉进水下。

    只听翠儿叫了一声,“无霸。”眼看巨无霸沉入江水,此时心中情急,竟是往下一挣,要去抓住巨无霸,马适求这时左足还在水中,但觉足下一紧,原来马适求站立之处。巨无霸记得清楚,这时只一沉水,自己手臂较常人要长,立时就抓住马适求左足,只听呼的一声,水花溅处,巨无霸就出了水面。此时陡喊一声,“翠儿,当心。”

    翠儿身子也就竹筏边顷出,巨君也手中滑落,但见马适求左足就势一勾,也是将翠儿及时勾上竹筏,此时手似电闪,立时抱着就要落水的巨君,当即喝了一声,“抱着孩子。”马适求但觉左足一紧,也将巨无霸提出水面,此时看得明白,巨君正好是落向其父之处,马适求立时提醒,但见人影陡然飞起,巨无霸也站在半截竹筏之上,手中就也抱着巨君。

    忽然间咔擦一响,半截竹筏竟是突然散开,只听一声憨笑,“巨无霸,王寻要你一家都葬身滍水。”竟是他混沌刀砍散竹筏。马适求一声大喝,“哪有这么容易。”这时双腿一并,散开的竹杆立时合拢,又成半截竹筏,忽地一声,“马大侠,请你照看好翠儿和女娃。”眼前也是飞出一物,马适求立时接住,却就是巨无霸手中的巨君,马适求大吃一惊,也是觉着不对。

    就陡喝一声,“巨无霸。”却是没有回声但见江水就似突然分开,竹筏如箭般驶过江心,翠儿这时凄呼一声,“无霸。”巨无霸忽地道了一声,“祸兮福所倚,还真让阴九公说准了。”在跃下竹筏的一瞬之间,巨无霸自知身子太重,此时没了竹篙支撑,那还有生还可能,就水中狠狠一推竹筏,马适求三人就过了江心。共工氏善会治水,所学神功却是忌讳水,在水中不能上浮,也沉入滍水之中,但听一惊慌之声,“巨无霸,快放了我。”

    适才巨无霸落水之处,直是江水翻滚,正如一个漩涡,惊叫之人就是王寻,这时已被江水没了头顶,马适求也是明白,眼见竹筏为王寻破散,巨无霸当也知道,如他那笨重身躯,单凭自己双脚并合的竹竿,说不定还没到江心,就也不能支持,因此舍了自己性命,竟就跃至江水。当即抱着自己脚下破碎竹筏,尽力往前一推,竹筏当即驶过江心。

    这时也看清王寻在水中位置,就水下长臂疾伸,立时拉着王寻,王寻怎料巨无霸也是舍了性命,陡然被巨无霸在水下抓住,巨无霸手紧身重,王寻竟是挣扎不得,听着翠儿呼喊之声,江面上就没了声息。王寻和巨无霸登时不见。忽然间一阵喊杀之声,王邑残部齐声惊呼,“汉军杀来了,快跑。”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龙狼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书香鸟飞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书香鸟飞绝并收藏龙狼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