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龙狼录 > 第四百零八章 至死不离

第四百零八章 至死不离

作者:书香鸟飞绝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战神狂飙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龙符道君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刘玄哈哈一笑,道,“听你之意,我父得此厚葬,莫非还要感激你不是,那不如你让我杀了,我这就令全军为你带孝。”这时手臂一会,不二营立时纵出,忽听一声,“黄大哥,这种小人,你和他废话什么,看我一箭结果他小命。”刘玄神色一惊,道,“东海妖女。”这时到了一声,“绿林不与东海为敌。”说道这里,就马上狠狠一鞭,马一吃痛,登时远远纵出,就陡然止住,无念真人只到了一声,“东海龙王。”拂尘一甩,登时跃了出去,不二营神情麻木,看住主人也走,也是如僵尸般行开。

    庄修武喜叫一声,“小姐,你没事就好。”黄吉道了一声,“若凤,齐无忌给你杀了?”刁若凤轻点了点头,庄修武道,“岛主在天有灵,得知小姐手刃仇人,也该瞑目了。”眼看阵势渐乱,黄刁二人趁机奔入新军之中,寻找齐无忌。

    此时汉军正清理战场,新军到处奔逃,竟是不见齐无忌。忽地一声,“少侠,芩朋有礼。”黄吉一见来将,不觉喜道,“芩将军,来的好快。”芩朋与樊丽华整顿好本部兵马,也是不知多少时辰,想到昆阳军马重围,便火速疾奔而来,樊丽华到昆阳内寻找黄吉,芩朋独自带兵相助汉军,远远看着黄吉东张西望,此时奇道:“少侠是找谁。”眼见刁若凤在黄吉身边,想到到樊丽华心性孤傲,就没说樊丽华也进昆阳。

    黄吉哪知芩朋心思,道:“我在找齐无忌,是他害死了东海龙王。”芩朋微微一笑,道,“齐无忌已扮成小兵,混在南阳败军之中。”芩朋本是新朝臣子,眼见新军落荒逃窜,怎忍赶尽杀绝,但见败兵面前奔逃而过,就只举着大刀,忽地奔来一群新军,却是南阳陈茂严尤,二人得王邑轻视,就约住本部兵马,没有和汉军厮杀,此时一个都没伤亡。眼看王邑大势已去,此时再不忌讳,择了一条近路赶回长安,两人也知芩朋降了汉军。

    正自慌忙之际,芩朋也明两人心意,道:“芩朋原是恨王邑一意孤行,方才降了汉室,你我原是同僚,岂能加害。”忽地奔出一人,道:“芩朋叛贼,竟然相助反贼,还说什么同僚情谊。”芩朋看得清楚,此人小兵服饰,却是麒麟堂齐无忌,奇道:“齐无忌,你怎会在这里?”

    齐无忌明白,只刁若凤就也可怕,黄吉更是厉害,这时看住地上死去的新军,就将其衣服脱下穿上,眼见两人要回长安,这时多了一个心眼,没说自己也是一人,两人虽不知齐无忌何以如此。但知道麒麟堂惹不得,也不多言,任其混在其中,此时要逞英雄,竟是忘了王邑教训,道:“麒麟堂只剩本堂主一人,也没屈节投降,你是忘了皇上厚恩。”

    此时望着陈茂,道:“把马给我乘坐,你二人好好保住本堂主,不然休怪我无情。”麒麟堂原本就无视新朝官员,陈茂心中一惊,怎敢惹来灭族之灾。此时下来坐骑,乖乖让给齐无忌,自己随在严尤身后步行。

    芩朋心中惭愧,也没计较齐无忌无礼,就跃过南阳败兵,正好遇见黄吉,此人实是自己心折,这时也不隐瞒,说出齐无忌在南阳败兵之中。刁若凤心中一急,就也持弓奔去,黄吉道了一声,“芩将军保重。”就随刁若凤奔进。

    刁若凤望着南阳败兵,喝了一声,“留下齐无忌,不然谁都没命。”眼见刁若凤拦住,陈茂也得知,原来麒麟堂也尽数阵亡,想到麒麟堂都是翻脸不认人,齐无忌面对东海龙王千金,怎能逃得活命,就望了一眼自己马上的齐无忌,刁若凤怎不明白,此时大喝一声,“可笑麒麟堂齐无忌,竟是扮着小兵逃命。”此时寒铁弓陡起,齐无忌怎料陈茂也不怕自己,此时心中一慌,就从马上跌了下来。

    眼看齐无忌在难逃得,刁若凤身子一闪,也从地上捡起一把断刀,此时就抓住齐无忌,悲道一声,“爹爹,女儿给你割下仇人首级。”忽听齐无忌哈哈一笑,“去死吧。”原来暴风铁盒还在身上,被追赶之时不及箭远,没能发射,此时眼见刁若凤不用弓箭,,看着刀还未起,暴风神针登时发出,忽地眼前没了刁若凤,身边一个紫衣少年,正是黄吉刚好赶到,此时身边没了阿蜜,可看着刁若凤危急,也是来不及细想。但见暴风神针陡射,就抓住刁若凤避过。此时陈茂上了自己坐骑,也是和本部兵马逃开。

    黄吉道:“毒针没伤着你吧?”刁若凤点了点头,忽地神色一变,就也推开黄吉,原来齐无忌趁两人跃退之际,也是望滍江之处跑去,黄吉道:“若凤姐姐,让黄吉去杀了他。”刁若凤道:“黄兄弟,父仇不共戴天,若凤必要亲刃齐无忌。”此时推开黄吉,眼看齐无忌再难逃脱,黄吉已是放心,就听着马适求声音,此时急忙奔进,就见着眼前一切,看着刁若凤点头,忽地惊叫一声,“眉儿。”此时心中一松,方才想起龚自清说话,王小眉阵中和他分散,这时心中惶然,看来王小眉凶多吉少,一时间直似高空坠落,浑然不觉眼前一切。

    忽地一声,“黄公子。”面前摔来一人,黄吉身子一腾,就将摔下之人接住,喜道:“蜜儿。”此人正是阿蜜,这时也不多说,道:“截住它。”面前奔来一骑,却是万里无疆,眼见黄吉飞身跃出,和刁若凤追赶齐无忌,阿蜜正要纵身跃进,却是听得马声狂嘶,正是万里无疆,尽是发狂般滚跃不止。

    刘秀驾驭不得,登时被摔在地上。眼见就要逃出,已是望见阿蜜,识得是是黄吉身边女子,急道:“姑娘,不要让它跑了。”阿蜜在海上操演义军时,就习得一手好骑技,此时身子一闪,就纵到万里无疆背上,就在城外转了一圈,就往滍江奔来,这时间好像嗅着了什么,后脚人立扬起,登时将阿蜜从背上抛下,这一下力道惊人,竟把阿蜜摔得往前直飞。

    听得阿蜜急叫之声,此时已是奔进,黄吉陡然惊醒,眼见万里无疆就也进身,这时也不多想,飞身一跃,就上了万里无疆,此时双手一扯,想要勒转昆阳,将其交给刘秀,谁知万里无疆倔强之极,却是朝着长安方向奔行,黄吉不知刘秀也是驾驭不得,此时心中狐疑,莫非刘秀是追赶南阳败兵,战场上却错乘了坐骑,万里无疆极具灵性,知道自己要找刘秀,故此赶超近路,截住败兵去路,这时间心中牵挂王小眉,神思恍惚,不禁道了一声,“马儿,我也不知该怎样才好,就随你去吧。”此时如风驰电掣般奔行,

    但见崇山峻岭,也不知是跑到了什么地方,竟就听到前面马蹄声响,黄吉心中一阵狐疑,忽听一声急叫,“黄大哥。”这声音甫一入耳,就觉熟悉之极,黄吉心中一惊,心中竟是不自主一跳,登时喊出声来,“眉儿,是你吗。”但见前头一骑,却是千山绝尘,王邑坐在上面,可千山绝尘不知为何,却是反要奔回原路,鞍上横抱一个少女,正是王小眉,但听两人这一说话,黄吉已要接近,正自拼命鞭打坐骑。

    想不到天助汉军,无端降下冰雹,使得百万雄师尽数覆灭,皇上岂能轻饶,就算不全家斩首,自己也得杀头,忽地看住王小眉,此女既然是双王亲人,正好将她交给皇上,用其胁迫绿林山,如上因此转败为胜,性命当可保住,官爵也不致丢失,这时哪还顾得上伤残军士,就捉了王小眉,单骑逃回长安。

    谁知万里无疆竟然不舍,好像也觉察千山绝尘就在附近,因此摔脱刘秀,却被阿蜜骑着赚了一圈,让黄吉捡了个现成,此时觉着千山绝尘方向,万里无疆就此追了上来,王邑也是暗自惊异,这条路极是隐秘,怎会给紫衣小子追到,却不想马最通灵,何况万里千山本就一对,嗅着千山绝尘气息,就奔了这条路来。

    黄吉喜道一声,“好马,想不到你还知道黄吉心事,竟给我追上了眉儿,回去定要犒劳你一番。”却不知是双马情深,千山绝尘奔跑之中,觉着万里无疆赶来,因此任王邑如何鞭打,也是要接近万里无疆,黄吉这才追上,否则邑千山绝尘脚力,任何神驹都不能追上。就听黄吉大喝一声,“王邑,放了王小眉,饶你性命。”王邑正要用其面呈皇上,减轻兵败过失,哪愿轻易舍却王小眉。

    但见前面峭壁森然,左下就是官道,不远就是长安,当能摔脱黄吉,可偏生马又不听话,心中一急,官道上来了一对人马,却是陈茂严尤二人,两人先为王邑轻视,自知骄兵必败,索性约住南阳败回的人马,趁乱就退出昆阳。两人提前出走,却是照着大道行驶,刚行到此处,不想正好撞见王邑,王邑大喜,连忙道,“二位将军,快些挡住反贼。”此时有求二人,说话也就客气起来。

    两人这时也明此人心性,对待任何人都如同畜生,不要就一脚踢开。此时怎还自讨苦吃,同是带兵主将,自然明白皇上心性,王邑损失百万大军,比自己丢失南阳犹有过之,无论其是何亲信宗族,当不会轻易赦免,陈茂微一住马,说道:“元帅百万雄师,尚且不能克敌,我二人是败军之将,岂敢不自量力。”此话不亢不卑,严尤冷哼一声,“我们去奏请皇上,再来救元帅脱险。”就自掉头不顾而去。

    眼看两人见死不救,王邑心中恨怒,暗道:“等老子回到朝廷,让皇上将你们全家斩绝。”此时看住远处,但见黄吉也近,王邑心中一慌,却是奇怪,千山绝尘突然间竟发力奔出,似乎情人在旁,要让万里无疆急上一急,此时就要跃上大道,但觉耳边风声呼呼,千山绝尘比往常更快,王邑已是不解,怎知是万里无疆就在身边,千山绝尘情难自禁,已是要卖弄本事,此时心中一松,就马上回头一笑,道:“紫衣小子,前面就是长安之处,只要一进城,你还有何本事救人。”

    眼看已要奔进,谁知适得其反,雌雄陡遇,万里无疆竟是不忍超跃情人,反是缓了下来,就似怕自己不小心追上,千山绝尘就要生气一样,黄吉怎料如此,眼看王邑单骑纵出,就要上了大路,果如王邑所说,只要是进了城池,万军之中,如何能救王小眉,黄吉暗道一声,“不妙,”

    王小眉这时间看得清楚,万里无疆遥遥在后,千山绝尘却跑得起劲,只要上了大路,就是长安北门近路,黄吉就失去机会,当下忽道一声,“马适求,快杀了王邑。”王邑陡然一惊,就此拉住缰绳,想要转个方向。但见紫影一闪,黄吉就跃了过来,想到紫衣小子身手了得,自己岂能经得起其一击,王邑急中生智,陡地将王小眉一扔,道了一声,“去死。”千山绝尘却好勒转,这时也不看路,双腿用力一踢,千山绝尘负痛奔出,黄吉就已接住王小眉,双手及住绳捆之处,登时全数断落,王小眉全身陡然一轻,这时也立在当地。

    忽听啊的一声,原来王邑心慌之中,正好到了绝壁边上,千山绝尘被王一踢,此时为情所迷,糊里糊涂奔出,王邑当即连人带马,落到悬崖之下。

    王小眉不知马适求已死,但见黄吉赶到,马适求当是救出,这时如是喊马大叔,王邑自然不明白是谁,当然不能令其着慌,就直接叫出马适求,王邑眼见马适求是在竹筏之上,以后就没看见,陡然间听到马适求,果然为之一惊,看着王邑落下之处,王小眉想到被王邑颠簸折腾,心中怎不气怒,恨恨道,“恶有恶报。”忽听一声悲嘶,万里无疆也是跟着跃出。

    黄吉身子陡然飞起,道了一声,“回来。”就只差一线之间,就可及住马身,然而可惜的很,万里无疆一意求死,岂容黄吉相救,只悲嘶之际,身子也落悬崖,黄吉怎能抓得住。但见绝壁下云气环绕,王邑千山绝尘,万里无疆均也不见,黄吉百感交集,想到万里无疆随着刘秀,在昆阳城下立下战功,不禁叹息一声,“马儿,难道你也懂得功成身退。”

    王小眉已是走近黄吉,幽幽道:“黄大哥,不是的,它们一对恩爱伴侣,至死不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龙狼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书香鸟飞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书香鸟飞绝并收藏龙狼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