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龙狼录 > 第四百一十章 大结局中

第四百一十章 大结局中

作者:书香鸟飞绝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永恒国度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凌飞身为刑堂主,以往秦雨田对自己恭顺有加,这时心中恨怒,就跃进秦羽田之前,呵斥其犯上作乱,秦羽田自得祖上神物相辅,自付武林再无敌手。那将凌飞放在眼里。此时手只一挥,立时真气激射,眼看凌飞就要死在秦羽田掌下,笑面佛大惊之中,就越近凌飞身旁,对着秦羽田面门,就是全力一掌。

    秦羽田这时气劲遍布,笑面佛掌刚进其面门,就立时被发出的劲力卷住,秦羽田双袖一拂,凌飞笑面佛先后跌落,幸得没有死去。秦羽田这时看住凌飞,陡然间面色一沉,道:“刑堂主执法森严,正合本教主心意,你二人只要顺从通天教,秦羽田自当重用。”凌飞笑面佛方才明白,原来秦羽田有心饶过自己,不然以他惊人神功,适才两人都也没命。

    凌飞神色冷然,道:“凌飞只从公孙先生。”笑面佛哈哈一笑,道:“不错,笑面佛谁也不服,就听公孙先生。”这时两人都顾不得身负重伤,奋力扶助公孙无计,退到演武场中。河小虾这时正集合两帮教众,秦羽田也是跃进演武场,看着凌飞和笑面佛,此时微哼一声,“你们既从公孙无计,这到好办。”忽地看着公孙无计,喝道:“公孙无计,你既为白起后人,还不听我号令。”

    白起原是秦国大将,在和赵国交战之中,其人用示弱诱敌之计,击败了纸上谈兵的赵括,活埋赵国四十万降兵,激怒了赵国所有志士,于是纷纷出动,用了离间之计,使秦王以为白起谋反,迫使白起自尽,白起持剑长叹,“我坑杀降兵如此之多,早就天理不容,只是没想到,会是这般下场。”如此一来,赵国被坑杀家属自然要灭了白起一族,后人为避太多仇家,就改为公孙。

    公孙无计神色一惊,道:“你是什么人,何以知道先祖威名。”秦羽田神情冷肃,道:“白起为先皇赐死,此事天下皆闻。后人避难百家村,因怕朝廷追究,方才更姓公孙,瞒得过谁?”秦秦羽田原为双刀会主救出,但自己要事在身,想到汉室天下易姓王莽,当即对秦羽田坦言。自己就是长衫定王六世玄孙,如今正筹划复国大计,公孙无计为自己最信之人,主掌双刀会一切事务,只待时机成熟,就一起杀进长安。

    秦羽田与先祖类似,哪管什么恩人,这时假装恭顺,暗中却是壮大通天教实力,因此一击得手。因此要秦羽田听命公孙无计,可秦羽田既是秦王后人,当然明白秦朝武将用兵心法,这时几番接触双刀会,竟发现一个秘密,双刀会严谨有法,类似白起布置,经过明查暗访,方寻出公孙一姓由来。

    公孙无计道:“是了,老主人救出你这恶贼,竟给你查出了公孙姓氏机密,”秦羽田道:“不错,正是如此。”凌飞愤然道:“秦羽田,既然为老主人活命,何以恩将仇报?”秦羽田哈哈一笑,“秦羽田大秦贵胄,岂能为逆贼所用。”刘邦是夺先祖大秦江山,秦羽田就以逆贼相称。

    这时看住公孙无计,神色陡然敬重,道:“公孙无计,先公白起为大秦忠臣,正好重归大秦旗下。”想到白起用兵万无一失,公孙无计继承其道,如自己不是双刀会中人,岂能接近番禹,在双刀会毫无防备下出手,方才一举奏功。想到这里,说话登时变得和气也极。

    自白起为秦王赐以自尽,其子孙躲藏乡下,仍是不忘研习白起兵法,眼见汉室为百姓拥戴,方才展露才学,为汉主器重,因擅长儒家礼法,曾为汉高祖兴制礼仪,得为朝中首要重臣,并参与保卫边关,与胡人多次交锋,白起兵法得到发挥,甚得长沙定王注意,为其拜为上宾,到得公孙无计之时,其时王莽控制汉室大权,因此公孙无计给奸臣诬陷,才为双刀会主黄天道,也就是定王六世子孙,刘钦救出,方才死心效命双刀会,这一时间,眼前闪出白起自尽之时,那般为皇上冤枉,半点无申辩余地的绝望悲意,竟是跃进眼帘。

    公孙无计神色凄沧,恨声道:“先祖为秦王立下盖世奇功,也是横遭冤死,如此无情君主,我公孙怎会再为嬴氏号令。”秦羽田一声冷笑,道:“忠臣不事二主,白起曾经发誓,你怎甘背叛祖先遗训。”战国时代最重忠君之道,只要是上一辈辅助的王朝,后世子孙就得代代相从,正如霸王项羽,因父是为楚国上将,国仇家恨,方才发难暴秦。想到自己急于成事,竟给秦羽田杀个措手不及,谁想到老主人救出之人,是反复无常的恶徒。

    公孙无计长叹一声,“非是忘了祖先教训,实是不甘埋没所学,先公之死犹在眼前,公孙一门既从汉室,怎能再为暴戾贼子效命。”眼见黄吉就在眼前,公孙无计正是要激怒秦羽田,自己淬然一死,黄吉就再无顾忌,自能除却秦羽田。

    秦羽田果是为之陡怒,喝道:“既然如此,我就取你这叛贼性命。”此时手掌疾起,就要落下,

    就听一声急喝,“秦羽田,休得伤了师父。正是黄吉喝声,此时心中一急,手臂刹那挥出,秦羽田但觉气流涌至,直是沛然无匹,心中暗自一惊,当时黄河边上,秦羽田亲眼见着,黄吉其时功夫虽似有似无,却是非常人能及,何况黄吉心性豪气,如九山十八寨那般草莽之辈,竟是甘为黄吉舍命,就是自己所杀的童鳄。

    也是因黄吉缘故,方才宁死不从通天教,十数万灾民当时感恩戴德,王莽发下海捕诏书,得刘縯首级者,官封上大夫,黄金十万两,就因这一缘故,天下谁人不知,紫衣少年仁侠大名。似刚才这般高深内力,岂是自己敌得,心中只这一转,立就停住掌势,说道:“紫衣小子,你要师父活命,就得依我条件。”

    此时已是想到,难怪公孙无计如此尽忠,黄吉就是刘钦之子,双刀会小子不死,只需振臂一呼,相从者还不是云蚁偻集,自要黄吉一死,方得没了隐患。眼见秦羽田掌至师父太阳穴,只要轻碰一下,公孙无计登即头碎,黄吉怎敢妄动,道,“什么条件?”秦羽田厉声道,“速将赵佗石墓说出,我就放了公孙无计。”

    龙狼尊者番禹血战,双刀会少主与二人情如兄弟,江湖上传扬甚广,秦羽田心下自想,只要黄吉说出石墓,立即掌毙公孙无计,黄吉定然心神悲痛,凭自己新增神功,就可杀了黄吉,既得宝藏为复国需用,又能除却心头隐患。

    黄吉道:“当真如此。”秦羽田喝道:“你再要多言,秦某就按将上去。”秦羽田心中明白,黄吉心挂公孙无计,只要此人一死,黄吉心神大乱,一样好对付。公孙无计也明秦雨田心意,大喝一声,“吉儿,不要信他,赶紧出手。”

    黄吉虽不愿泄露宝藏,可怎会看着师傅为而死,望着秦羽田,神色陡然坚定,道:“我这就告诉你,就在无...”话音未落,眼前忽地人影一闪,就听一声轻叱,“绿林山全体在此。”场中也立着一个瘦小身影,黄吉立时止住,此时心中镇定,自己曾助王匡危难,绿林山消息灵通,知道双刀会有难,故此前来解救。道:“眉儿,王头领在哪里?”

    王小眉也不解释,只望着秦羽田身后,忽地喝了一声,“绿林双王。杀了这暴君子孙。”秦羽田冷冷一笑,“王匡王凤是什么东西,秦羽田如何怕他两人。”绿林双王,自是众所周知,当然就是王匡王凤,然而秦羽田功力突飞猛进,又怎会将这双王放在眼里。

    众人只觉眼睛一花,空中也是飞起两道身影,正是凌飞笑面佛,趁着秦羽田说话之际,此时身子直下,竟是对着秦羽田腰间撞上,就要舍命救出公孙无计。只听轰轰两声,两人身子倒转,竟是为秦羽田内息震出,此时也知两人绝不为己所用,气吞山河一卷既出,凌飞笑面佛一声也未发出,此时已是颈断骨折。

    场中紫影疾闪,黄吉这时也近秦羽田,秦雨田只觉劲风陡至,黄吉手掌到处,也是抓住公孙无计,正是天下无梦。黄吉身子陡松,这时身子跃退,忽觉头顶生风,黄吉微微一偏,砰地一声,肩上就中了秦羽田一掌,黄吉这时也不停留,就随着掌势飞了出去。

    这时将公孙无计放立地上。道:“师父,吉儿来迟。”公孙无计神色黯然,也是望着地上凌飞笑面佛,想到两人为自己而死,心中一阵难过,只叹息一声,“老主人,公孙无计有何面目见你地下。”看着两鬓斑白,神容憔悴的公孙无计,这一生都为双刀会付出,这时间不禁想到,没了双刀会的拖累,从此陪同师父,已好让他得享天年,何尝不是心中所愿。正要说话安慰公孙无计,忽听一声,“黄大哥,小心。”但觉脑后风生,却是王小眉声音,此时在黄吉之前,陡觉人影飞至,正是秦羽田,此时不顾危险,竟是望秦羽田直扑而去,黄吉身子陡转,立时拉住王小眉。

    忽觉罡风陡至,秦羽田哈哈一笑,此时气吞山河使出。黄吉一推王小眉,但觉身后劲气无边,直是陡卷而至。身子也如在漩涡之中,就要给气吞山河卷进。

    忽听一声音响,宛如琼楼仙境,恍惚如修罗炼狱。却正是公孙无计,此时口边横放玉笛,黑中发亮,声音正是从笛中发出。随着秦羽田真气跟进,秦羽田只觉心口跳动,竟是为笛声封了内息,正是公孙无计自创,五音乱魂。秦羽田陡然一惊,此时大喝一声,毕竟功力深厚,刹那间逼退五音乱魂,一道如刀劲气射出,就从魔笛乱音穿过,直透公孙无计笛中,只听嚓的一声,魔笛破裂。

    但见紫影跃起,正是黄吉出手,幸得公孙无计魔笛音出,秦羽田心神大乱之下。用尽全身内劲解了笛音,此时黄吉一掌飞出,恨声道:“我要杀了你这恶贼,为刑堂主和大师傅报仇。”真气到处,此时秦羽田气吞山河使出,但觉劲气无边,这一时间,逍遥真气,豹胆雄心,霸王御气,玉女内息,冰魄神功,全都为秦羽田卷了进去。

    只听轰的一声,秦羽田飞摔出去,只落到地上。只听杀声震天,惨叫声响成一片,眼看秦羽田也被击中,黄吉也抱住公孙无计,公孙无计被秦羽田真气破笛入腹,这时鲜血自口中狂涌直出,黄吉悲叫一声,“师父。”公孙无计连连喘气,却是说不出话来,此时看着秦羽田,就要放下师父,杀了眼前恶贼。

    秦羽田吃了黄吉一掌,此时心脉皆碎,看着脸如白纸的公孙无计,不觉叹息一声,“魔笛书生,秦羽田怎地忘了。”忽然间面前一声惨呼,“教主,我通天教弟子全死汉军之下。”就站着一人,浑身都是鲜血,手中兀自提着一把大刀,刀刃上全是缺口。却正是河小虾,话刚说完,只听砰的一声,秦羽田河小虾身子倒飞摔出,已是再不能动。秦羽田大吃一惊,河小虾适才站立之处,却是立着一人,手中一柄拂尘,此人正是无念真人。

    河小虾正是为拂尘所杀。无念真人冷笑一声,道,“什么通天教主,原来不过如此,都得死在无念真人手中。”身子忽地跃出,就也闪进秦羽田,一柄拂尘直然挥出,秦羽田双掌一合,一道强劲直奔无念真人,忽的一声,无念真人拂尘脱手飞出,就落到秦羽田手上,秦羽田就手臂一闪,拂尘如电一扫,无念真人头为拂尘卷住,只听咔嚓一声,头骨竟成粉碎。

    忽然间人流涌进,眼前出现无数汉军,此时刀枪疾挥,齐声喝道:“杀了通天教主,为无念真人报仇。”秦羽田一声狂笑,道:“秦雨田大秦贵胄,岂能死在贼子手中。”刚才为黄吉真气震碎心脉,幸得徐福仙药之功,方才没有即死。此时集周身残余内息,方才杀了无念真人,也是全身空荡,正是看中四周,满是通天教弟子尸首,想到大秦终不能复,一阵悲凉忽就涌上心头,登时鲜血狂喷,竟是力竭而死。

    眼看无念真人为自己拂尘毙命,秦雨田力即而亡,黄吉抱住公孙无计,望着凌飞笑面佛,眼见都也气绝,不由得悲从中来,就听王小眉轻道一声,“绿林山不二营寨。”声音似觉奇怪。黄吉微微一惊,但见眼前不二营环立当场,刘玄就在其间。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龙狼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书香鸟飞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书香鸟飞绝并收藏龙狼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