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龙狼录 > 第四百一十一章 大结局下

第四百一十一章 大结局下

作者:书香鸟飞绝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战神狂飙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龙符道君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解救昆阳之时,黄吉和刘秀同时出现,两人神情依稀相似,当时就觉大不寻常,刘秀当时就说,‘原来你真是我的大哥。’刘玄已是纳闷,后来仔细一想,就想起王莽画影图形,紫衣少年是为刘縯,联想到刘秀说话,当即明白过来,黄吉和刘秀必是亲生兄弟,那就是长沙王后裔,幸得双王还不知道,但世上没有不漏风的墙,日后定要露出真相,以黄吉武功但是自己哪及其万一,双王都是绿林心性,自然是以推翻王莽为重,立紫衣少年为主,自是理所因当。

    想到自己地位不保,此时也得绿林线人消息,双刀会取得番禹,黄吉为双刀会之主,当然是在番禹,当即命无念真人随同,与不二营齐至番禹,还以为要厮杀一场,谁知秦雨田在先动手,双刀会就只公孙无计,当即一声令下,不二营有备而来,此时破玉弹疾射,通天教哪里躲得,就死在破玉弹之下。

    眼见秦羽田为黄吉所伤,无念真人要显本事,哪知秦羽田心脉虽碎,可残余内息也是了得,对付他自是绰绰有余,反正绿林山多的高手,刘玄一点已不难过,想到黄吉是自己视为大敌,绿林山探得消息,双刀会也占领番禹,当即带着不二营赶来,就欲强行双刀会交出番禹。

    谁知秦羽田竟抢先一步。随即哈哈一笑,道:“真是老天有眼,双刀会自相残杀,让我凭空得了番禹。”此时神色得意。陡然喝道:“不二营听令,杀了紫衣小子。”不二营立时弹弓在手,对着黄吉。黄吉心中正自难过,此时竟没理会,看着就要死在破玉弹下。忽地一声,“住手。”

    空中也掠过一条娇小身影,王小眉看得明白,此时身子飞快,就立时跃到刘玄之前,柔声道:“刘玄,我正在找你。”刘玄奇道:“什么。”王小眉道:“我已经想通了,还是与你一起你的好。”刘玄出其不意,喜道:“真的。”王小眉也走近刘玄,忽地抽出刘玄佩剑,此时一闪疾出,道:“很好,今天我要为马大侠报仇。”

    忽地长剑陡住,竟被一人握在手中,王小眉长剑再不能刺。就听一声,“眉儿,你怎地妄杀伯父之人。”黄吉看得清楚,来人却是王匡,自曾相助其人,既然王匡出现,眼前之事自然迎刃而解,此时不再看顾场中。

    自黄吉离开昆阳,此时樊崇也到,提起绿林领袖。樊崇首推黄吉,原来樊丽华喜欢黄吉,此人想到黄吉在宛城一切,确是英雄了得,如成自己佳婿,赤眉当能领袖天下,这时言明,黄吉是自己韩总管之子,韩总管名韩复兴,此时已是查明,正是长沙定王之后,原名刘钦,取名韩复兴,当是汉复兴之意,黄吉既是其子,就是定王一脉,自比刘玄,刘盆子都要正统,王匡昆阳见识过黄吉,也是佩服起豪侠,但就是说黄吉并非刘姓,不能继承汉室名望。王凤原是拥戴马适求,此人豪侠仗义,正是绿林本色,本就不赞成以刘氏为主,曾言,天下非一姓天下,有德者居之,

    这时两面各执一词,一时难决谁堪为主,就说出一个条件,等紫衣少年来到,先考较其人品,再作决定,然而王匡多了一个心眼,黄吉勇武仗义,就因劫军娘壮举,天下好汉无不称道,此种人怎甘心为人之下,这时却发现不见了刘玄,已是知道,定是怕自己有废除之意,因此赶到番禹,先下手为强,杀了黄吉,然而以刘玄能耐,岂是公孙无计敌手,当即紧紧跟来,正好救了刘玄。

    王小眉大喜,叫道:“伯父,你来得正好,刘玄好歹毒,竟想要杀了帮助绿林山的黄大哥。”在王小眉想来,昆阳危在旦夕,伯父如非黄吉,早就死在昆阳,刘玄要害黄吉,就是好了伯父恩人,定然会恨及刘玄。长剑一闪,就往刘玄咽喉刺去。刘玄怎知王小眉忽然出手,此时魂不附体,竟忘了喊叫,陡然间手臂一软,长剑就给王匡夺下,刘玄惊魂未定,这时那还妄想王小眉,只觉直是要命阎罗,以前的娶妻王小眉,好得双王眷顾,就在王小眉剑出刹那,也是绝得干干净净。

    王匡此时面色一沉,道:“眉儿,不要坏了绿林大计,站到一边。”王小眉哪想到王匡也生别念,道:“伯父,你忘了昆阳围困了吗?”王匡道:“绿林山是伯父心血,不能因此而毁,休得再说。”此时神色冷厉,竟不同往日之样,王小眉一愣,这时看着黄吉,沉声道:“紫衣少年,王匡念及昆阳相助之情,你如听从绿林山,王匡当敬如兄弟,绝不加害。”

    王匡这时想到,如黄吉这般厉害人物,固然是为难得,但如不为自己所用,就是自己大敌,此时如不除却,日后当为一大劲敌,纵观古往今来的历代君王,谁是心手一软,就为他人刀下鱼肉,如项羽盖世英雄,就因一念之差,终于乌江自刎,自己岂能效仿。

    黄吉抱起师父,听得王匡说话,此时已是明白,王匡惧自己与他作对,为勉却日后隐患,当然得除了自己,眼看公孙无计气息奄奄,心中一阵伤悲,心中暗想,眉儿有其伯父照顾,自然不用担心,破玉弹连马适求都无法逃脱,自己何必妄想生路,此时看住王匡,道,“王头领闻名天下,黄吉死在你的手上,已是荣幸。”王匡喝了一声,“出招。”此时功运双臂,看着黄吉就要出手,忽听一声冷喝,“看箭,”正是刁若凤赶到。

    父亲大仇得报,庄修武自回东海,其人秉承刁子都胸襟,雄心壮志,定要干出一番事业,刁若凤却是想起黄吉,想到双刀会也归番禹,当即赶了过来,此时番禹尽是汉军,不二营就在前面,忽地风声劲力,王匡双臂拂出,黄吉道了一声,“若凤姐姐。”此时抱着公孙无计,急切间左肩横撞,刁若凤铁弓飞出,正好击中王匡双手,只听碦嚓声响,铁弓遇到王匡手掌大力,登时断成一地。

    此时打定主意,就此冲将出去,破玉弹再是了得,凭自己的功力,也能护得阿蜜,只一想到此处,就已对着阿蜜,刁若凤道:“你们在我身后,不要离开。”

    陡然间人影疾闪,王小眉就奔进黄吉,只听王匡急呼道:“眉儿,不要过去。”王小眉怎向自己最爱的伯父,如今为了天下,竟是变了一个人,此时失望之极,神情却是坚决,道:“伯父,王小眉要和黄大哥死在一起。”

    王匡神色陡变,厉声道:“眉儿,你当真要和黄吉一起,就不要怪伯父无情。”王小眉当时给王邑抓住,用以要挟绿林山之时,还想到万一双王因此放弃大业,自己就成了罪人,已是想到自绝之念,此时方才明白,自己实是天真,以天下之重,谁还在乎一个亲人性命,不觉万念俱灰,已是跪了下去,道:“伯父,王小眉不忘你抚养大恩,这里叩头。”

    王匡心意也决,王小眉原是刘长者之女,并非王姓血脉,冷声道:“眉儿,刘玄是我王氏后人,伯父是为了天下百姓,不能因你而止。”此时大喝一声,“放破玉弹。”

    但见不二营弹弓环伺,王匡又在旁边,此时也是不能得脱,人影闪处,只听一个少女的声音,“黄公子,阿蜜陪你一起。”黄吉急道:“蜜姐姐,走的一个算一个,快逃。”阿蜜道:“公子,阿蜜也是你的人了。”刁若凤没了寒铁弓,也是进了黄吉身边,柔声道:“黄兄弟,若凤愿和你死在一起”。黄吉心中一动,不禁道:“若凤,你好傻。”刁若凤神情满足,却是只看着黄吉,并不说话。

    忽地一声幽幽叹息“黄大哥,你忘了万里无疆了吗?”王小眉已是舍了王匡,奔进黄吉四人,黄吉蓦地一醒,眼前似又现出,万里无疆飞跃悬崖,直追千山绝尘,此时身在三女之中,一时间情意难控,禁不住道:“好,要死一起死,要活大家活,我们四人生死不离。”此时目视王匡,原以为此人是豪侠中人,谁知已是变得如此无情,兴中忽生鄙夷,自要先除此人,然后再死,此时身子一沉,就要放下公孙无计。

    但听嚓嚓之声,忽地眼前火起。

    火光中两声大喝,“朱三成武在此,要烧了你等贼子。。”朱三成武从海上还番禹,谁知被双刀会占领,于是暗中布置,要为王爷复仇,两人自然知道番禹地形,于是准备了柴火,花了无数精力,眼见三帮人马厮杀,正好起事,就烧着了准备好的柴火,番禹登时在大伙之中。

    看着大火弥漫,几人势必全死在大火,王匡来不及出手,此时急呼快退,刘玄和不二营当即冲出大火。退出番禹城内,就围住城外,看着大火燃尽,方才退兵。

    眼前火光陡起,眼看就要葬身番禹,忽地一个声音,“黄大哥,快下地道。”正是刁若凤,眼见破玉弹却是厉害,想要冲出其中,自然绝不可能,谁知大火陡起,王匡,刘玄和不二营登时退。

    眼见火势遍及番禹城内,刁若凤这时想起来昔日地道,龙十三逃命之处,谁会料到地牢下又一个地道,此时抱了师父,火光之中,刁若凤,阿蜜,王小眉随后,黄吉照原样搬开巨石,就从地道走了出去,但觉清风吹拂。就也到了出洞口,身子也在山间。看着番禹大火,地道在大火的焚烧中,已是纷纷跨塌,黄吉低声道:“游海时如风,还是你们救了我。”忽听一声微弱声息。

    “吉儿”公孙无计得山野清新空气,也是醒了转来,黄吉大喜,“师父,我这就输真气救你。”公孙无计摇了摇头,道,“秦雨田真气好生厉害,魔音既破,再不能活命。“公孙无计音随心出,秦雨田声传魔笛,由此逼近公孙无计心上,一颗心登时断裂离体,黄吉手在公孙无计心口,但觉心不再跳,忍不住悲从中来,道,“师父,黄吉从没陪你一起,你不要丢下吉尔。”公孙无计轻叹一声,似有无尽遗憾,此时缓缓道,“吉儿,师父对不起你,没能完成老主人遗愿。”

    四人几经辗转,方至双刀会旧扯,到了昔日练武的后山,也是进了一座墓前,墓前一块木牌,上面果然有《双刀会老主人》五字,墓碑上写着,故刘公钦之墓。字样也在脱落,想到年少之时,公孙无计常带着自己拜祭刘公,此时也是明白,当年父亲故作假死,却是在墓碑上刻写刘公,如今已是真死。

    公孙无计方才写了双刀会数字,以好让自己明白一切,黄吉这时想起刘秀说话,“大哥,原来你真是我的大哥。”不禁道:“原来如此,我明白了。”望着三女不解神色,此时也不细说,记起师父说话,如今双刀会也灭,当是怕有人知道其中是双刀会老主人,就会对坟墓不利,这时将木牌震碎,齐将公孙无计葬在父亲旁边,此时和三女一起。祭拜黄天道完毕,方才退出后山。刁若凤道:“我们现在该往何处?”黄吉只觉一阵茫然,道:“我也不知如何才好,你们到是想一下,要到什么地方安身才是。”阿蜜和王小眉摇了摇头,这一时间,两人也想不出来。

    陡然间一声断喝,“还不速速了断,更待何时。”黄吉大喜,道:“了断前辈。”眼前就立着一人,此时双目闪烁,看着黄吉四人,道,:实在想不出来,到我冥想岛去住就是,有何难哉。”阿蜜奇道:“冥想岛是什么地方?”黄吉心中奇怪,只望着神色古怪的胡了断。胡了断哈哈一笑,“当年我住进岛上之时,发现它天生丽质,苦苦思索之下,却始终想不出什么名字最符合,因此干脆叫它冥想岛。”

    王小眉赞道:“冥想岛,真好名字,但岛又怎称得上天生丽质。”看住黄吉阿蜜,刁若凤一样惊奇目光,胡了断神色不变,泰然道:“这有什么奇怪的,因为这道就像一个美人。”黄吉四人听得岛如美人,简直闻所未闻,齐声道:“岛会是美人、”胡了断洋洋得意,道:“不错,不过你们一住进去,它就是丽质天生了。”

    黄吉经过这几番波折,也再无争天下之念,听得居然有这么一个冥想岛,怎不大生一住想法,道:“如此有劳前辈了。”胡了断又是一阵大笑,道:“好说,跟我去就是。”此时脚下一晃,就也到了大路之上,黄吉四人随着跟上。

    这时间五人行在路上,听得江湖人纷纷传言,绿林山发出英雄帖,说是紫衣少年不从绿林,也为刘玄赐死,落名却是刘演,五人听如未闻,已是到了冥想岛之上。一所木屋建在其间,实是八面玲珑,配上岛上花香鸟语,清丽脱俗,果然让人想入非非,黄吉道:“前辈真好本事,寻得这般好住处。”刁若凤,阿蜜,王小眉也觉冥想岛是绝佳住所,都很佩服地望着胡了断。

    胡了断忽地盯住三女,道:“冥想岛是让你们白住了,但得答应我一个条件?”刁若凤,阿蜜,王小眉奇道:“前辈什么意思?”胡了断神情陡正,道:“因为我也另创百家姓,却是找不着能继承姓氏之人。”三女似猜到胡了断之意,此时神色娇羞,却是没吭一声,就低下了头。黄吉糊里糊涂,不禁问道:“前辈,究竟是什么条件?”

    胡了断神色一本正经,道:“你得使她们生上一百个儿子,这样一来,我苦苦思索的百家姓,就有用武之处了。”忽地就不见了人影,只听见远远传来的声音,“既然让你们辛苦,吃喝就交给我胡了断了。”

    看着三女羞涩之样,黄吉心中一动,此时进了木屋,陡然道了一声,“若凤,眉儿蜜儿,你们还愣着干什么,快来伺候夫君。”

    这样过了几年,听得过往客商传言,一个黄衫少女,带领赤眉教众,征战天下,名为阴丽华。黄吉自然知道,黄衫少女就是樊丽华。忽地想起阴九公,此人对樊丽华关爱有加,不禁道:“丽华妹妹,莫非你是九公亲生。”樊丽华不知一切,当时寻黄吉不见,就要弃了部众,遁迹空门,却的樊崇劝住,为了江山大业,听从父亲,随刘秀征战南北。

    此时方才得知,自己原是阴九公孙女,此时是光武元年,义军占领长安,刘秀是为光武帝,刘玄为刘秀赐死,当日他在别处打仗,听得黄吉死去的消息,心中难过,心恨刘玄,却隐忍不发,此时方才杀了刘玄,算是给大哥报仇。

    王莽为一个商人所杀,听说就是杜吴,得多福多禄内应。方才得成此事,原来太监都喜欢珍宝,杜吴为了招贤馆行事方便,就用大量珍宝贿赂两人。当日杜吴之所以皇宫自由出入,就是这两人所为。招贤馆遇难,两人确是不知,不然就不会为白衣会灭绝殆尽,从此杜吴去向不明。

    又听得南阳之处,地方官得刘秀圣旨,拔下国库银两,在南阳之处,修建了一座‘还情院’,凡是凡是瞎了眼的老婆婆,或为孤寡老人,都按薪水发放,给其敬老之用,却是报答当日恩情。黄吉确是明白,刘秀当是想到当日老婆婆香烛缘故,方才得脱巨无霸之险,但寻找老婆婆不得,方才如此还情,黄吉在海外住得清净,再没有回中原念头,从此和刁若凤,阿蜜,王小眉三女一道。过得甚是美满。

    《全书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龙狼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书香鸟飞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书香鸟飞绝并收藏龙狼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