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龙狼录 > 第一章,五音不全

第一章,五音不全

作者:书香鸟飞绝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战神狂飙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龙符道君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天清气爽,风和日丽。

    官道之上,人来人往,行色各异的人群纷纷忙碌。正值王莽十年,因他擅改制钱,苛捐杂税,地方官更是变本加厉。加上灾荒连年,以致民不聊生,有的干脆弃农从贼,干起绿林勾当,无本钱买卖。在这关头,偏又遇上西域胡人作乱边庭,边关告急文书雪片也似飞到长安。焦头烂额之下,一边忙于整顿边防,哪有心思剿贼,以至天下盗贼如蚁,于是王莽密令司马、司徒、司空三处公门合而为一,名为‘三公’,令其创建‘麒麟堂’,以挑选江湖奇人来对付反抗自己的绿林盗贼,麒麟堂直属‘三公’领导,因此张扬跋扈,有识之士都是避而远之。

    一老一少站在官道旁边,看着无数的囚犯及难民,正向边关逶迤前行。少年看着老人道:“师父,这些人是去干什么的?”那老年人年约六十岁,青巾儒服。一看就知是一个饱学之士。听了少年的问话,低声道:“这些人是往边关征用,以补充边防的需求”。

    这少年十五六岁年纪,一身紫衣,浓眉大眼,看上去甚是机灵。听了老年儒生的话,心想‘这些人不是囚犯,便是半死不活的难民’,哪能挡得住边关凶狠的胡人。口中微吟道:“大风起兮云飞扬,安得猛士兮守四方。”声音甫毕,边上站出一人,黑衣黑帽,看着紫衣少年,脸上露出得意的神色。狞笑道:“好哇,这是昔日刘邦所吟的词句,你却在这里胡乱吟唱,分明是与新朝作对。走,跟我见官去。”话刚说完,一伸手,就来捉少年手臂。少年一经握住,一惊之下,用力回抽。哪里扯得动,这黑衣汉子满身精壮,一看就知是个练武好手。少年挣扎不得,急得大喊:“师父”。

    老年儒生正看着这群被压往边关的人,心想‘如今外有强敌,内又盗贼涌起,这王莽眼看也是风烛残年,无力应付这局面。’机会已到,此时正好是一展心愿的时候,老主人,机会就在眼前。只听得少年这一声喊,方才清醒过来,见一个黑衣人一手扯住少年,这一惊非同小可,上前一把拉住黑衣人道:“你要干什么?”么字未绝,黑衣人用力一拂,这一拂之力甚大,老儒生年纪已老,被一拂斜栽地上,急忙站起,很是狼狈。黑衣人道:“这小子乱吟前汉诗句,诋毁新朝,该着我升官了”,一扯少年到:“跟我见官去”。

    老儒生见状不好,微一沉吟,已有了计较,抬手道:“且慢”,黑衣人止住脚步道:“干什么?”老儒生眼睛一眨,轻声道:“你想财吗?”

    有道是千里为官只为财,一听财二字,那黑衣人眼睛都亮了。忽地一省道:“你是不是想骗我?”老儒生道:“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年迈之人,就算骗你,我一老一少加起来,也不是你的对手。”黑衣人一想‘不错,这二人确实不会武功,自己已亲眼所见,’心下打消了一半的疑惑。此时已对老儒生的财二字起了欲念。说道:“你这财二字怎讲?”老儒生压低声音,吐出了四个字:“赵佗石墓”,这声音犹如蚊鸣。可黑衣人听了确是身子一震。

    这赵佗是南越一帝,死后殉葬在墓地中的珍宝,富可敌国。自他死后,便有很多人想打他石墓的主意,可这人平生谨慎,为了防止后人盗墓,所有参加建造的墓地的人皆被杀害。相传有最忠心的侍卫世代看守墓地。此人姓龙,此外还有一个外号叫狼尊者的奇人,但这石墓本身就是一个谜。这么多年来,一直没人现这龙姓一家,甚至狼尊者也没见过,眼前这个儒生其貌不扬,难不成他能知道。

    黑衣人斜看着老儒生道:“你知道?”声音有些轻蔑,似是不信。黑衣人一定身子,知这黑衣人轻易不会相信,一比划,作了一个砍刀的手势,道:“我也是听一个使双刀的人说的,”这声音也是压低了嗓子。

    黑衣人凝声道:“使双刀的,莫非是当年的双刀王”神色间似是有些不信。

    老儒生道。“你随我来”,我给你看一样东西,你就明白了,这声音极是平静,似是胸有成竹,不由得人不信,黑衣人紧了紧手中的紫衣少年,要想不跟随这老儒生,心头早勾起了石墓珍宝之欲,一个人若是生了欲念,无论如何也要弄个明白,才能甘心。而这少年又在自己掌握之中,反正这二人又不会武功,若是被这种人吓住,以后怎能立足江湖,当年刘邦能赴鸿门宴,难道我今日还不敢与这一老一少同往。道:“我陈大胆一身是胆,不怕你有什么诡计”。到时如不能道出石墓所在,休怪我欺负你一老一少。他似已怕这石墓秘密给旁人听见。当说到石墓二字时,声音已压到了很低。这人都是一般心理,总怕别人分了好处。

    只见老儒生也不说话,似已算准这陈大胆的心理。自顾照前直走。陈大胆果然一手扣住紫衣少年手腕,随后跟去,开头还怕这少年深藏不露。一上手就是狠着,一扣就是手上关冲脉门,只觉少年脉象平常,知他确不会武功。这老儒生也是一副年迈的样子。心中盘算,纵然这老儒生有甚帮手,到时这少年在自己的手中,谅他也不敢胡来,还不乖乖任自己摆布。

    一路观察,只见这老儒生并无异动,此时走到一个宅前,这宅子似是已好久无人居住,青苔爬满台阶,门上蛛网纵横,这种无人居住的荒宅所在,让陈大胆更是彻底放了心。今日真是天降横财,看样子这老儒生一定知道赵佗的石墓所在,只要自己一知道石墓秘密,这一老一少必定不能留下活口。心下早已打定主意,自己一身横练金钟罩,铁布衫,单掌碎石。血肉之躯岂能受得一掌,对付这一老一少自然不费吹灰之力。

    只听吱的一声,老儒生已推开大门,走了进去。陈大胆随着进入,右手始终捉住紫衣少年,到此也不能大意,提防他趁机溜走。触目处院中一片废墟,入景凄凉,残垣断壁。有些地方似是有过打斗痕迹,墙上模模糊糊可看见些许血迹。断石绣刀,多半是无人收拾,还是当年打斗后留下的场景。

    砰的一声。那门被风一吹,紧紧合上。老儒生径直走向厅中大门,轻轻一推,门向两面闪开。跟着向陈大胆一招手。陈大胆虽说名叫大胆,此时见了院中这些景象,也是狐疑不定,已知有些怪异,但这儿就这一老一少,自己若是就此打住不进,传出去未免让人笑话。深吸了一口气,扣住少年,进了大厅。

    这一迈进厅中,这才现大厅也是经过打斗,璧上有刀砍剑剁的印痕,劲道十足。刀剑之痕纵横交错,血迹斑斑,眼睛一视,主厅璧之上,赫然有三个黑字‘双刀堂’。一见这三个黑洞洞的大字。陈大胆眼前仿佛看见了两柄锋利的钢刀一拉一划,鲜血飞溅,人头滚落,满地残肢断骸。心神一惊,赶忙凝气提神,忘却幻觉。只见老儒生此时轻车熟路,一拉堂前帷布,里面出现了一只大鼓,一面锣钹还有唢呐,一台破旧的木琴,都是歪歪斜斜,上面布满了灰尘,看样子已很久没人碰了。

    陈大胆觉着厅中暗藏古怪,一紧手中少年,厉声道:“老家伙,你赶快说出那石墓所在,否则这少年性命难保”。接着手掌按在少年脑门上,这手碎石开碑,一经拍上,这少年怕不脑浆迸裂,陈大胆也是有恃无恐。

    老儒生道:“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陈大胆哈哈一笑,这笑声竟有一些干涩。似乎摄于当年双刀堂神威,道:“这不就是双刀堂吗,万没想到双刀堂竟在此处。”老儒生道:“很好,你还不算虚了此行”,忽地声音一变。“双刀在手,天下任走,既见双刀堂,就该知道当年双刀纵横武林。”

    昔年双刀堂席卷大江南北,手段残忍,双刀堂堂主更是让人谈虎色变,黑白两道不敢挡其锋锐,只要听到双刀堂之名,都是远远避开,只是后来不知为何销声匿迹。陈大胆见此时老儒生不怒自威,凛然中有一种迫人的威严。脑海中陡地一闪,“你就是当年双刀堂的智囊公孙无计。”

    这公孙无计是一儒生,并无武功。然而此人智谋算计无一不是上乘,当年双刀堂在他的布局下,无往不利,一个文弱书生统带群豪,可属绝无仅有,公孙无计就是指他计无不中。

    公孙无计嘿嘿一笑:“你到并不孤陋寡闻”,说到这里,手一伸,手中已然多了一根击鼓棒。陈大胆手一抬,“你休耍花样,我废了他”。话毕只听‘咚’的一声,鼓声一鸣。公孙无计早已手举鼓棒下击,厅中似乎响起了一声霹雳。陈大胆心中一震,这一鼓声实在可怕,竟在脑中回旋不散。只听‘噹’的一声,就似霹雳中穿过一道闪电,直浸入心脾。陈大胆只觉犹如电击。跟着又是‘哐’的一声,这声音夹杂在两种声音之中,不伦不类,令人毛骨悚然。跟着公孙无计就似耍杂技一样放下击锣钹的器物,拿起唢呐。口中‘呐’的一响,跟着在琴弦上一拨,‘叮咚’一声,这五种声音彼此交错,一声高一声低,一声响亮一声柔和,在高亢入云中戛然而止,又似在欢喜之中渗入忧愁,由强而忽变弱,根本不合音阶。就似一个人在烈日下遇上暴雨,在五彩缤纷的仙境之中见到修罗场,大煞风景。陈大胆要想动手,已是吃了,全身已身不由己这种声音在高亢中突然下落,犹如小孩童胡乱敲打,让人烦躁不安,完全不合音律。忽而鼓,忽而锣,有时偶尔一下琴,或是钹,又或是唢呐,这房厅由下而上,建筑得甚是古怪,有如陀螺旋转直上。声音从陀螺绕上去,再反震四面,这房间似经过精心布置,突然间声音也放大了百倍。

    公孙无计一人在五种乐器中穿梭敲击,犹如庭前闲游,丝毫不见滞带,潇洒飘逸,似已演练了千百回,纯熟之极。

    这紫衣少年似乎已经习惯了这种声音,根本不为所动。此时早已脱却了陈大胆的掌控,站在一旁,笑吟吟的看着这已被这乱七八糟的声音,弄得颠倒了五味瓶的陈大胆。就像喝醉了酒一样,东倒西歪。道:“师父,这‘五音不全’,对付这个人还真管用”。

    公孙无计大喝一声,身形疾走,似蝴蝶穿花,声音瞬间变得刺耳异常,就似有人拿了一把钝刀,在铁器上刮动,连心都要跳了起来,陈大胆只觉耳膜都要破了,头脑中已被这古怪的声音搅得一阵翻腾,越来越快,陈大胆大叫了一声,跌坐了下去。

    ‘砰’的一声,公孙无计应手放下手中的金钹,他没练过武功,全凭这一曲怪音制住陈大胆,此时已是汗湿全身,眼视紫衣少年,大声喝道:“吉儿,拿刀把这贼砍了,免得他泄露行踪”。

    ‘铛铛’两声,公孙无计扔了两把刀出去,落在地上,这两把刀一长一短,一反一正,参差不齐。

    那叫吉儿的少年看向地上两把明晃晃的钢刀,哪里敢去捡,迟疑道:“师父,我不敢”。

    公孙无计道:“为什么,这人已经被这‘五音不全’震伤了头脑,完全没有反抗之力,这种废人你也收拾不了,难道你竟没有练双刀谱。”原来他适才这一番激烈的动作,心神疲惫,此时竟连杀人的力气也没有了。而且他一文弱书生,也不会杀人,只凭着这‘五音不全’伤人。

    地上这两把刀,就是当年双刀堂主威震武林时的兵刃。这短刀利于近身刺击,长刀用于挥击砍削,双刀并使,便能尾相顾,长刀架住敌人兵器,短刀趁虚直入,刀法奇诡变换,令人防不胜防。正是双刀谱的精要所在。

    “哈哈哈”陈大胆忽然出一声怪笑,口中道:“一二三,三五六,小孩哭,拿糖吃”,手中边胡乱的撕扯衣服,又哭又笑,又是跳又是叫。有时胡乱哼小曲,有时又迷糊的咕噜,这一刻时间,这陈大胆已完全被怪音搅疯了,又是挥拳又是踢脚,向着叫吉儿的少年狂挥乱舞,那吉儿似乎有些害怕,打开大门,想要走出去,却被陈大胆看见,呼啦一声,就从门中奔了出去,状如疯子,一歪一斜走出院子,那吉儿看得呆了,这声音竟让一个人活生生变成了疯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龙狼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书香鸟飞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书香鸟飞绝并收藏龙狼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