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龙狼录 > 第五章 人之初,性本善

第五章 人之初,性本善

作者:书香鸟飞绝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战神狂飙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龙符道君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他自己挺刀直冲过来,一刀径刺小玉,这一刀其实是虚招,他见小玉长得美貌,有心要将她活捉。八一中?  ?文  网  这一刀刺出,左手已伸出,竟抢在刀子的前面。五指如钩,直抓小玉肩上的锁子骨。小玉‘哼’了一声,常见随手拔出。突然之间清风弥漫,一道冷森森的光芒闪电而出,照天不管的左手削来,天不管一缩左手,右手刀仍朝前刺出,他自称天不管,也确实有过人之处。不顾自己性命已在剑光之中,径刺小玉。突听‘嗤’的一声,他手中刀子已断为两截,小玉手中多了一柄寒光浸人的匕。这匕一尺长短,竟是如此锋利,想是释凡夫妇生怕女儿吃亏,就专门给了她这把匕,以防不测。

    天不管已经退后,扔下手中半截刀子,看着身后四人喝道:“围着那小子,做了他”。四名汉子一起挥刀,向着黄吉砍来。天不管已看出黄吉不会武功,砍他正好让这女子分心,自己便有机可乘。果然如此,黄吉见四把刀七上八下,惊慌之下,狼狈摔倒在地。两名汉子正要举刀往他身上招呼,小玉已奔了过来,挥剑逼退两名汉子,拉起地上的黄吉。可这几人已经瞧出了便宜,刀子径照黄吉身上招呼。一时间险象环生。一名汉子挥刀去砍黄吉,小玉伸剑来挡,不料天不管右手一爪,已抓住她的手臂。‘嗤’的一声,扯下了一片衣衫。

    还没来得及回身,又有两个汉子抡刀砍向黄吉,黄吉眼见刀起,学了一个乖,突然滚倒在地。可那两个汉子一步踏上,双刀齐举,向着地上的黄吉急砍下来。小玉见情势不好,一跃上前,径去拖地上的黄吉。就在这时,一个汉子刀子已横掠过来,小玉急忙低头,突然间头被刀削着,顿时披散下来。双眼瞧不清东西,天不管嘿的一笑,双手箕张。竟是要生擒小玉。小玉只觉后腰已紧,已被黄吉抱住滚倒在地。一个大汉看着黄吉这样爬起,举刀便砍了下来。

    “且慢”,众人眼前一花,面前多了一个长衫老人。也不知如何作势,那大汉竟无故向后退出了两丈多远,看着这个突如其来的长衫老人,就似一个教书先生,面上带着微笑之色。大汉竟是不知所措。这长衫老人笑眯眯的道:“人之初,性本善,何必动刀动枪伤了和气。”

    天不管双眼环睁,大声道:“你是哪里来的老头子?敢来管恶人帮的事。”

    这老人笑嘻嘻的道:“此言差矣,天下事天下人管,何况老夫身为‘杨善门’中人,既有你恶人帮,自然要天生我杨善门除恶。”

    天不管大叫一声,我管你什么门,老子恶人帮,你却搞什么杨善门,明摆是和我恶人帮作对。双腿如鼓,直捣长衫老人。老人右手微拂,天不管只觉左右双腕同时一麻,直直的竟是放不下来,张大了口。脑中一闪,惊道:“你是老夫子?”

    武林中出现一个神奇老人,此人一开口就是‘人之初,性本善’,完全是一个孔夫子的口吻,江湖上管他叫他老夫子,此人自小生具慧根,自孔子‘儒经’中悟出一种心法,这是开天辟地以来屈一例,名唤‘善心咒’。这种功夫并不具霸道杀气,祥和平静,与他交手之人从不受伤害。只是施以薄惩让其改恶向善。然而武林中穷凶极恶之辈如此之多,至死不改之辈比比皆是。凭他老夫子一人,焉能让其一一劝化。然他也只是以一颗济世之心,略尽绵力而已。

    天不管老夫子三个字一出口,边上四人你看我,我看你,都是神色陡变。突然间‘轰’的一声,一起飞足逃出,天不管也不顾双手伸直不动,跟着一哄而散。

    黄吉与小玉已从地上站起,想到适才险被刀伤,心有余悸。只见小玉一双眼睛看着自己,似是很生气的样子,黄吉奇道:“你没什么事吧?”话音刚落,‘啪’的一声,脸上已着了一记清脆的耳光。黄吉伸手摸着生痛的脸颊,直是莫名其妙,望着小玉道:“你干么打我?”

    小玉道:“你刚才干么抱着我?”

    一想到黄吉抱着自己,那股男子的气息传到自己鼻中,刹那间竟有一种异常的感受。她与6子风自小在一起,这6子风也是规规矩矩,从没有过无礼举动,此时一边跺脚,双脸涨得通红,黄吉突然明白过来。当时危险,也没有想到这些,口中不禁道:“这怎么好,这怎么好。”

    老夫子笑嘻嘻的看着二人,说道:“臭小子,非礼勿视,非礼勿动。”现在你知道女人的厉害了吧。但你们二人我瞧着倒是一对,很是般配。

    小玉自小在父母身边长大,还从没有人对她这样说话,看着这个自称是老夫子的老人,心中只觉这老人格外亲切,此时心头早已消了怒气,可面上却是怒气满面,道:“谁要你胡说八道?”头已低了下来,只听黄吉道:“这个,这个”半天也说不出个所以然。

    老夫子望了黄吉两眼,道:“你这小子真是你胆大包天,一招不会便出来乱闯,还差点连累了别人。”他说的别人指的自然就是小玉,这小玉若非黄吉碍手碍脚。怎会在这几人手上吃亏。这黄吉开始还说自己保护小玉,现在倒成了小玉保护他了,望着面前这个老夫子,一时间窘态毕露。

    小玉忽道:“黄吉哥哥,你不如求这个老人家教你功夫,这样你以后就不用怕了。”老夫子呵呵一笑,指着小玉道:“你看,我没说错吧,这么快就开始为这小子求情了。”看着小玉转头过去,知道这小姑娘害羞,脸上露出一种似笑非笑的表情。似是为自己知道别人的愕心意大感得意,他一生游戏风尘,这种少男少女的心事怎不知道。

    此时从怀中摸出一本薄册,交在黄吉手中,道:“我从不会教人功夫,这本书你拿去看吧,看了就明白了。”黄吉接过书本,封面已经黄,上面是‘三字经’三个字,这本书他从小就看过,难道这三字经是一本武学典籍,自己可从没听人说过。只听老夫子洋洋得意道:“我就是全凭这本书,靠着这人之初,性本善行走江湖的。”

    小玉看到黄吉手上的是三字经,撇了撇嘴,道:“这三字经谁都会背,会是武功?”老夫子正视道:“这上面说的大有道理,这人自生下地,本就没有好坏之分,全是后来身边耳濡目染,方始有了善恶之分,你不见我对刚才这几个恶人怎么说的吗?”

    这老夫子一上来就大呼:“人之初,性本善。”这二人是知道的,黄吉本身对学武没什么兴趣,因此对老夫子此言大有同感。心想‘纵使他是十恶不赦的恶人,如是能用王化之道感化,使他放下屠刀,未免也不是一件善事。’想到这里,将三字经郑重的放入袋中。老夫子看他收好,很是满意。其实连他自己也不知,他从孔子儒经中悟出的功夫,是由于他天**专研孔子之道,本身又有机遇,偶然服食一种千年之草,因而才得将孔子之道化为武功,可是这机遇并非人人都能遇着,但他自己却坚信,自己悟出的善心咒,就是孔子儒经中的王化之道。

    小玉似已给二人搅得糊里糊涂,这本三字经真能变出功夫,只觉半信半疑。反正自己又不会去练那本什么三字经,哪用得着这样煞费脑子去想。

    这么一来,顿时心中释然,老夫子看着二人,脸上微露出调笑只色,道:“好了,你们两个小娃娃慢慢的想,我老人家可要失陪了。”话音刚落,身子已如轻烟般飘然而去。黄吉此时亲眼所见这个叫做老夫子的老人来得忽然,去也潇洒,只觉天地之间真是无奇不有。回味着老夫子所讲的话,但觉其中真有道理,这些儒经自己从小会背,可为何从没想到竟有这么深的学问,实在令人费解。口中不由脱口而出‘人之初,性本善’。

    小玉听到黄吉念这三字经,看他那样子,还真把老夫子说的话当成真的,眼睛眨了一眨,道:“他满嘴胡说八道,你还当真了。”

    黄吉回过神来,看着小玉,刚要想说什么,突然想到适才被她打了一耳光,现在还余痛未消,女孩子心事谁也不懂,简直蛮横无理。不要与她一般见识,=她说什么就什么吧。小玉见他默不作声,忽然摸出刚才那柄匕,走近黄吉,交在黄吉手中道:“黄吉哥哥,你把这把小刀放好,以后若有什么危险,也可以用来防身”。

    如果这个匕的人是一个男子,以黄吉的心性,双刀他看着都觉可怖,本就极是厌恶刀剑,哪里会接受。可如今却是一个少女,而且还是一个特别讨人喜欢的女孩。此时接过匕,柄上似还留有小玉的微热,鼻中似感到一阵淡淡的香味。忽然想到,适才自己抱住小玉软腰之际,触到那软绵绵的部位,不觉砰然心跳,心中荡起一丝异感。

    小玉见黄吉面红耳赤,神情怪异,心中微感诧异,眼盯着黄吉道:“喂,你干什么?”黄吉惊了一下,还以为被她瞧破了心事,手中拿着匕,长大了口,只‘啊’了一声,便说不出话来。小玉笑道:“莫不是觉得这匕不好带,你把它放进靴筒,若是要用,只一弯腰取出,不就行了。”黄吉这才知道是自己做贼心虚,大松了一口气,依眼将匕放进靴筒。果然刚好合适,站直身子,看着绿衣绿裤的小玉,似乎更比之前美得多了。

    不由得道:“你真...”,他本想说‘漂亮’,可一瞧小玉,想到她适才动手打人凶狠的样子,就把刚要出口的两个字吞了回去。

    小玉奇道:“你真什么?”

    黄吉见她问,脑中灵光一闪道:“我是说你真聪明。”怕她还不明白,又道:“我是说你让我放着匕,这靴筒真是最好不过”,这句话一说,小玉容颜顿改,人说‘千穿万穿,马屁不穿’,有人说自己聪明,自然心中很觉舒服。

    不知不觉已过了几日,两人都年少,说话也觉投机,这一路行来,天黑了就投店住宿,白天行走在路到上,黄吉离开双刀会旧地时,没有想到要住宿,银钱也忘了带。这一路吃住都是小玉付账,可黄吉自小在公孙无计身边长大,早习惯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所以对谁付账并不在意,似乎一切都是顺乎自然,心中并没有半点惭愧,反觉理所当然。二人已忘记了多少天日,因为黄吉故意带走反路,所以就跟本不能够找着6子风,开始黄吉害怕小玉知道自己使坏,可过了这么几日,页不见小玉怀疑,便放下了心。

    这一日,两人走出店门,行到了一个路口,小玉眼尖,看见有两个黑衣黑帽之人从对面过来,这两人一副旁若无人之样,走路的姿势也甚是嚣张。看那神态似乎要寻谁的晦气一样。小玉轻碰了黄吉手臂一下,示意躲开一些。因为不知对方是什么人物,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黄吉给她碰了这么一下,心中莫名其妙,转头看着小玉道:“你要做什么?”这两个黑衣黑帽的人正好走近二人,这句话听得极是清晰,小玉还未说话。其中一个黑衣人忽地指着黄吉,对着另一个黑衣人道:“田老大,我认识他,当时我看见陈大胆拉着这少年,后来就疯了,就是这身紫色衣衫,声音我听得出来。”

    黄吉闻言一看,这两人衣服和陈大胆一模一样,砍来必定是一伙人,已知不妙,想不到这人这么好记性,衣服声音都记得,自己怎没注意到,当时有这人在旁边,以致今日被他认出,只微一转念间,拉着小玉道:“快跑。”小玉懵懵懂懂,不由自主跟着黄吉就跑,这才只一对视之间,黄吉只觉黑衣人严重有一种凶狠之色,让人头皮直是麻,这人一定是一个手段厉害的人物,若是被他追上,必定会受到极惨的炮制,一个人在万分惊恐中,反应度比起平时自是望尘莫及。黄吉正是如此,这一路飞奔,连自己也感到意外,把黑衣人远甩在后面,渐渐放心。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龙狼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书香鸟飞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书香鸟飞绝并收藏龙狼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