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龙狼录 > 第八章 阴差阳错

第八章 阴差阳错

作者:书香鸟飞绝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战神狂飙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龙符永恒国度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小玉怎见过如此奇快刀法,慌忙中伸剑护着头部,‘当’一声,手腕一震,长剑脱手飞出,赵明白钢刀已近面门,慌乱中就地一滚,躲开了赵明白的钢刀。? 八一中   ?文网  身子已近黄吉。赵明白手提钢刀,洞中待得久了,眼睛较前更要锐利。此时正好面对黄吉,真是从自己手上逃脱的少年。喜道:“好哇,你小子竟送上门来了。”身子向上一腾,猛向黄吉扑了过来,这是‘苍鹰扑食’,十拿九稳,劲风急射。

    黄吉见他来得凶恶,吓得呆了,只听小玉大声道:“快走。”这一声提醒了黄吉,脚下一移,真是幻影迷踪。赵明白看着已要抓着黄吉,忽然没了人影。黄吉早已转到他的身后,正好对着那锅滚汤。赵明白已转过身子,暗光之下,面目越狰狞。黄吉微感害怕。眼睛看着那锅汤,心中一动,双手已端起破锅,想也不想,连锅带汤向赵明白泼了过去。

    ‘啊’的一声惨叫,赵明白已被连锅带汤砸个全身,只觉奇痛无比心中又恨又怒。此人当真凶悍之极,看着黄吉猛地扑出。黄吉似已吓得呆了,竟忘了闪避,被赵明白扑倒在地,双手掐着脖子,狠命用力。黄吉只觉吸气越来越困难,心想‘我命休矣’,忽觉掐着的双手一松,赵明白已软瘫在自己身上。心下害怕,用手一推,那身子翻在地上,一动不动,身边掉落一块铜牌。背心上有血流出,只见小玉双手提着长剑,脸色惨白。似是初次杀人,一时间竟不敢相信。

    黄吉站立身子,拾起铜牌,上面有‘麒麟堂’三个字,虽不知有何作用,但想来和此人身份有关,放在身上,以备日后查探。突然想到,此时如还有敌人进来,二人又没有多少经验,如何应付。急道:“小玉妹妹。这黑洞好不吓人,我们快走吧。”小玉像从梦中醒来一样,刚才的场景还在眼前,心中怎不害怕,望了黑衣人的尸体一眼,心想‘如非黄吉机智,只怕现在躺在这儿的已是两具尸体了’。再也不敢多想,与黄吉一道出了洞口。

    黄吉看着之前黑衣人扔下的口袋,忽起好奇之心,道:“这口袋里是什么,难道是这人去抢的什么宝贝?”走近口袋,解开系扣,双手倒提口袋一抖,‘咕噜’一声,滚出一样东西。只听小玉‘啊’的一声,似乎看到异样极可怕的东西,黄吉低头一看,竟是一颗人头,血肉模糊,可还看得清面目,竟是假充巨无霸的大个子。那脸上憨态可掬,小玉见黄吉神色错愕,走近前来,认出正是那个大个子。两人心中都是一片雪亮,这大个子终于没有逃出这黑衣人的手中。

    想着这人只是为了填饱肚子,竟为自己二人失了性命,一时间心中凄然。黄吉用赵明白的刀,在地上挖了两个坑,把赵明白的尸体和大个子的头各自埋好。小玉道:“黄吉哥哥,走吧,我们也算是为他报了仇。”黄吉转过身子,与小玉一起下山。

    想到阴差阳错,大个子为二人舍命引走劲敌,因此带来杀身之祸。二人又是鬼使神差的杀了这赵明白,莫非天理昭彰,果然报应不爽。黄吉突然想到了账房先生,不知道他现在又是如何。两人饱餐了这一锅獐子肉,此时倍觉精神,连眼睛也似比以前亮得多了。远远看见一个黑影,后面跟着一个人,走路慢吞吞的。黄吉一见黑影,立知不妙。这人正是田毒,只听后面那人叫道:“那两个小子就在前面。”小玉一听这声音,文绉绉的,微显苍老,不正是那个账房先生吗?黄吉道了一声:“不好。”转身就跑。

    刚一转身,田毒已到了面前,喝道:“都不要走”。眼睛瞧着黄吉,道:“我正要问你,好端端的一个陈大胆,和你走了一趟就疯了,是为什么?”手一伸,直向黄吉抓来。这一抓看似无声无息,实则暗藏玄机,已罩向黄吉的膻中穴。这爪已经印向了黄吉的胸口,突然之间已不见黄吉,只听账房先生大声道:“那小子在你背后”。

    小玉道:“谁要你提醒人家”?

    账房先生道:“非也,我已弃暗投明,跟着那傻大个没有什么前途,已转投这位大人了。”

    黄吉二人此时什么都知道了,这大个子一被砍了脑袋,账房先生就吓得求饶,所以这两个黑衣人没有杀他。

    黑衣人闻声转头,果见黄吉就在身后,忽然间见到黄吉手上有一把钢刀,刚才情急之下没有看见,脑中一闪,喝道:“小子,赵明白的钢刀为何在你手上?”黄吉没有细想道:“他死了。”这三字刚一出口,就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下意思看了一下手中的钢刀。田毒哪里还不明白,道:“赵明白已死在你们手里了?”想到赵明白手上功夫已是不弱,怎会死在这两个小娃娃手里,莫非是布了什么机关?他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这赵明白是大意之下,最终死在小玉剑下。

    田毒手中钢刀一举,道:“我杀了你们两个小娃娃,给赵明白偿命。”钢刀急挥,纵身砍向黄吉,黄吉倏地一转,仍是‘幻影迷踪’,躲过了钢刀。田毒回转身子,手中刀对着小玉,口里说道:“先杀了这小女娃”,话毕,手中刀一晃,正是和赵明白使的一样‘弹指三刀’,可这三刀在田毒手上出,更具威力。刀光之气似浓雾一般,直盖向小玉头顶。

    黄吉暗叫一声,‘不好’,身子一纵,‘幻影迷踪’果然不凡,只一闪已到小玉身边,耳中只听得‘当’的一声,小玉剑已掉在地上,刀影不断,罩向小玉,黄吉情急生智,手中刀向着刀影扔去。手上更不怠慢,随手一扯小玉,两人从刀光下已滚出丈远,耳中只听见账房先生摇头晃脑的说道:“二位这是何苦,能死在田大人的刀下,也是一种荣幸。”

    黄吉刚一站起,闻言道:“你干嘛不叫他砍你两刀。”忽然间刀风急落,田毒连人带刀急砍过来,此时脚下一动,自然避过了这一刀。田毒刀更不收拾,向地上小玉一刀砍去。此时隔得太远,什么步法都来不及了,‘当’的一声,田毒的刀反弹上来,一惊之下。看着面前一人,是一个身着华丽的俊美少年。此时少年扶起地上小玉,轻声道:“师妹,你没事吧?”小玉喜道:“师哥...”。

    黄吉这时早已看清这个少年,正是6子风,只听田毒喝道:“哪里来的小杂种?”向着6子风一刀劈了过去。这一刀搂头盖顶,极有劲道。6子风冷哼一声,长剑忽出,刹那间冒出七点寒光,分刺田毒眉心,双眼,鼻梁,咽喉,双肩肩井穴。这一招名为‘北斗七星’,一招既,宛如,七星连环,径刺敌人七处要害,青光闪处,田毒大惊退下,‘嗤’的一声,双肩处已早着两点剑伤。

    难得他如此机灵,退得挺快,不然双肩早已不保,可这时肩井要穴,此时痛不可当。看了6子风一眼,如见鬼魅。心知自己不是这美少年的敌手,双足一登,再不看几人一眼,如飞而去。只听账房先生大叫:“等等我,”连滚带爬的追去,哪里追得上。

    黄吉走近小玉道:“谢天谢地,你没事就好了。”突然间腰间一痛,结结实实摔了个仰面朝天。昏头昏脑爬了起来,只见6子风脸色阴沉,冷冷地道:“你这个臭小子,竟敢对我师妹无礼,可惜我的手已被你弄脏了。”掏出一块手绢,擦了几下手。用力远远抛出,好似连着手绢也沾了晦气。

    小玉急道:“师哥,不是的,他是一番好心,是我要他和我一起找你。”6子风冷视了黄吉一眼,道:“这种人油腔滑调,说话最靠不住,你不要被他骗了。”黄吉正欲说话,忽然想到自己确实起了坏心眼,望着6子风,一时间竟不知如何是好。

    小玉道:“师哥,我还要与他...”她想要说和黄吉一起送蒙刚的骨灰。6子风打断她的话道:“师父师娘正在找你,你倒和这小子在一起。”他见到黄吉和小玉在一起,一想到这几日,两人在一起的情景。一男一女独处山野之中,这地方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这两人说不定还有什么。一想到这儿,双眼盯着黄吉,这眼中似乎射出一种冷光。恨不得马上就要拔剑杀了这个小子。黄吉给他瞧得毛,此时只想到脚底抹油,溜之大吉。可眼睛看着小玉,脚似乎就像钉在地上一样。小玉道:“黄吉哥哥,你一人小心着去吧,我怕爹娘担心,要随师哥一起回去。”一想到爹娘正在着急,无论如何也不能与黄吉一道。

    黄吉正想继续说话,6子风横眉怒目,长剑一指,厉声道:“臭小子,你还不快滚,难道要我在你身上通几个大洞。”眼见着剑光霍霍,6子风目恣欲裂。黄吉心中惧怕,哪里还敢停留,慌慌张张看了一眼小玉,急急如丧家犬一般,狼狈逃窜。

    耳中只听得小玉道:“师哥,你干嘛对他这样凶狠,他又不是坏人。”

    黄吉此时满脑子都是小玉,从林中相遇再到两人逃生,山洞中刀光剑影,直到现在的破庙后分手,一时间只觉怅然若失,不知不觉的已经过了一个小镇。独自一人无精打采,浑浑噩噩的行在道上。路上的人还以为他是个疯子,赶快给他让出一条路来。有时不注意撞着人,那些人破口大骂,他也充耳不闻。

    眼看着已经到了路口,只见几个差人守住一张布告,其中一个差役大声念到:“今有强贼燕子飞,盗窃外邦使臣宝物。此人现正携宝物潜逃躲藏,有人告知其下落准确者,赏银五百两,若能擒得此人来献,赏银两千两”。那差役又指着右上角道:“这个就是飞贼的画像,看清楚了。”

    黄吉看着告示上的头像,一个长着络腮大胡子的汉子,满脸凶相,神情又狠又恶。边上一个差役指着黄吉道:“小子,难不成你也要想领着赏银不成?”另一个取笑道:“看你细皮嫩肉,这燕子飞若怕见着你,只怕连皮带肉生吃了。”另外几个差役哈哈大笑。

    一个差役忽道:“小子,你手上捧的是什么?拿过来给大爷瞧瞧。”另一个差役道:“这小子会有什么宝贝,这种木盒随处都可见着”。只听另一个差役道:“不一定,现在世道乱了,有些将好宝贝用不起眼的东西盛着,最不引人注意。”那个先前取笑黄吉细皮嫩肉的差役道:“说些什么话,拿过来看一下不就知道了。”

    说着大步走进黄吉,大大咧咧的道:“拿来我检查一下,到底是什么东西。”黄吉怎料会引出这个麻烦。一想到蒙刚英雄侠义,为救朋友不顾生死,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他的骨灰收到这种侮辱。手紧捧木盒,欲用幻影迷踪逃走。

    忽然间一个威严的声音道:“住手”,这声音不大,却是有一种迫人的威严,这名差役微微一怔,将要及着木盒的手缩了回来。看着眼前来人,也是一个捕快服饰,眼神特别锐利,他不认识这人。本想要说‘谁要你多管闲事’,可一见着这人的眼神,心中一悚,话到口边又吞了回去,。旁边一名捕快取笑道:“王忠,这次没揩到油了吧。”

    王忠一肚子气,正没着之处,转身看着讥笑自己的捕快家,心头一阵火起,不由得破口大骂,:“林九,你******胡说八道什么,老子宰了你。”一拔身上腰刀,刀光一闪,向着林九劈面砍去,就似要证明自己的清白一样。

    林九怎想到自己一句玩笑,就引得王忠大怒出手,望着这迎面一刀,似是吓得呆了,面色灰白,竟不知躲闪。王忠狂怒出手,也只是想稍微吓一吓林九,并没有要他性命的意思。此时见王忠脚下似被定住了一样,一动不动,眼看这刀就要砍到,此时便要收手也是来不及了。

    这伙差役平时相互取笑,也是常事。怎料到王忠竟会以刀搏命,周围的人都是‘啊’的一声。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龙狼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书香鸟飞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书香鸟飞绝并收藏龙狼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