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龙狼录 > 第四十章 落花有意

第四十章 落花有意

作者:书香鸟飞绝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战神狂飙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龙符道君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毒药抹于刀剑之上,一经见血,就如多情女子依附情郎一般,挥之不去,缠绵也似的深入肺腑,无药可解,因此被称为‘落花有意’。  这毒手无情到得晚年,却是收了一个徒弟,名为流水客,以其师之名行走江湖,数年时间已是名动大江南北,人道流水有情。吕天德与他偶然相识,得知这人素爱钱财,便用重金向他取了这‘落花有意’,最终用于这床下暗箭之上。这文皓也是一个硬汉子,危急关头,壮士断腕,方才保住了这条性命。梅娘趁着二人裹伤之机,没有注意,已从屋角走了出去。

    黄吉眼见梅娘便要死在文皓刀下,心中不忍,一推窗户,已自冲了上去,与此同时,刁若凤取出背上铁弓,身子朝前一纵,二人一个用弓挡住弯刀,一个扯住梅娘从刀下逃出。眼看已是无事,刁若凤走近床头,她早看清吕天德手法,手轻一动,床头已露出一个洞来,当下一招黄吉,二人迅从床头跃进洞中,就在这时,忽然听见‘嘘’的一声,这声音清亮悦耳,直似已到了空中一般,黄吉不知这是何故,只见刁若凤脸色一惊,道:“这是用来传递信号的响箭,难道就是刚才暗算吕天德的两个胡人?”此时已隐感不妙,这两人都是西域任贵手下,看情况是向他们的同伴出的,这两人知道吕天德身中八荒瘴气,一时肯定走不多远,要同来的人赶快找寻。

    这一落下地,才现是一极长的地道,满是光亮,原来地道中点着明灯,也不知是用了什么东西作为燃料,竟能长时不熄,二人微觉惊讶,均不言语,从地道中走过,每隔一丈,便有一盏油灯,看得出这吕天德为了梅娘,当真是费了不少心机。

    忽地眼前一暗,原来已经出了地道,凉风吹拂,已是站在山野之中,忽然听到一阵声响,刁若凤眼前一亮,黑夜中已是看见,不远处正有两个人影在飞快跑动,一人被另一人负在背上。  黄吉目视极强,已自认出了背上之人,正是太守吕天德。吕天德口中说道:“吕禄,快一些,那两个胡人已出了响箭,他们肯定有同伙在这附近,若是让他们找来就完了”。

    背负吕天德的是一个身材结实的家丁,原来吕天德自知要对付自己的人不少,因此每次来到虚空梅阁,都要令家丁吕禄在地道中守着,今晚果然是中了暗算,身中八荒瘴气之毒,刚下地道,便给吕禄看见,立即负了吕天德便跑,这一跑出地道,黑夜中远不如地道中有光亮,当下跑得略慢了些。此刻吕禄一听吕天德说话,也自焦急,狠一用力,脚下加劲奔出。

    刁若凤轻声道:“黄兄弟,老天有眼,我们快追上这姓吕的,把他捉住,逼他放出龙十三”。黄吉大是佩服,道:“好极,这主意真是不错”,身子一动,就要纵身去追吕天德。忽然间前面出现一片亮光,只听得一声大笑,已出现了三个人,高举火把,中间一人王者风范,正是邙谷王任贵,边上两人手执弯刀。黄吉识得,这两人正是乌龙与骆图,此刻不知这几人目的,当下二人齐隐暗处。

    吕禄陡见亮光出闪出三人,心中一惊,停住了奔行的脚步,任贵笑声已毕,看着吕禄背上吕天德,光亮中脸露笑容,道:“吕兄,你我二人曾同谋共事,何以如此匆忙,不如停下来咱们商量一件事如何?”

    吕天德一见任贵出现,心中道了一声:“完矣”,自己身中八荒瘴气,此时怎能逃出此人手掌,自己曾与此人同害牧根,深知这人外表雍容可亲,实则狼子野心,此时微定心神,道:“任兄,你怎会来到小弟这儿,也不事先通知一声”。任贵哈哈一笑,道:“我就打开天窗说亮话了,是6腾空相约到此,他恼恨你独占龙十三,探知你的底细,让我来夺你的城池”。

    吕天德哪想到这人如此坦白,当下脑子一闪,道:“任兄此言差矣,休听那姓6的挑拨,你我二人何不联手,时机一到,取长安易如反掌,到时你我平分王莽的天下,岂不快哉”。他知道这人雄心勃勃,就欲以这番话来打动他,也是以退为进之计,不然他稍一动手,自己便会立时没命。

    任鬼贵微微一笑,道:“你倒说得漂亮,如今你身中八荒瘴气,我若不借此机会取你番禹,那任贵就枉为‘邙谷王’了”。吕天德这时已是明白,自己与6腾空共谋龙十三,却因自己不愿他分得好处,仗着自己的势力一人独占,这6腾空因此怀恨,把自己的**告知任贵,让胡人来对付自己,以达到报复的目的。心念及此,不禁微有些后悔,不该对6腾空背信,以至今日遇险。自己所中的八荒瘴气,就是这个昔日好友派人暗中施放,看来他已预备在先,自己今晚已是凶多吉少了。

    只见任贵脚步一动,已是迫近吕天德,说道:“吕老弟,将兵符交出来,我便饶你一命”。吕天德此时百思无计,闻言道:“我这是出来私会情人,带着那兵符干什么”。他怕这任贵不相信,立时出手,当下已不顾脸面,一股脑儿的全说了出来。

    任贵听他这样说,心中已自有些相信,此时眼珠一动,道:“既然如此,你就随我一起进城,吕大人言出必行,自然比兵符更好使些”。当下微一沉劲,右手已照吕天德伸过来,这一下看似缓慢,实是留有后招,忽然‘呜’的一声,空中响过一道声音,任贵见吕天德手动了一下,知是召集人手,当下更不迟疑,手一使劲,疾快抓了下来。吕禄不待他抓到,拔腿往南就跑,‘忽’的一声,脚下一摔,已自和吕天德一并远远摔出,吕天德功力已失,怎能站得起来。眼望着任贵‘嗖’的一下,已是纵到身前,当下眼睛一闭,已是任由摆布,只听得‘忽’的一声,吕禄已从地上站了起来,眼看这任贵就要抓着吕天德,一闪身子,挡在了吕天德面前,任贵手不变势,只一把已抓住了吕禄,当下一用劲,‘王者自如决’随心使出,直讲将吕禄扔出十几丈,眼见已是活不成了,哼了一声,望着吕天德一把抓下。

    ‘嗖’的一声,人影闪处,刁若凤已从暗处跳了出来,这吕天德若是落在任贵手上,番禹势必落入胡人手中,百姓又要受到胡夷欺凌,此时一纵之下,铁弓已从背上取下,‘呼’的一声,铁弓已自向任贵疾挥过去,这一式叫‘东海落日’,铁弓带着一道劲风,就如日落西山也似,砸向任贵头顶。

    任贵此时手已抓下,陡觉风声照头袭落,右脚一出,不慌不忙,就此脱出了铁弓之势,眼见已看清刁若凤破绽之处,一掌照胸击出,这一掌无声无息,刁若凤寒铁弓已不及收势,眼见这一掌已是击到,急切间向左一跳,‘砰’的一声,肩头已给任贵一掌击中,身子就似断线的风筝一般,飞了出去。任贵一掌得手,对着身后乌、骆二人说了一声,“过去看一下,到底是什么人?竟来阻我成事”。乌、骆二人齐应了一声,望刁若凤疾奔而去,任贵此时微露得意之色,吕天德已是自己囊中之物,望着地上一手抓了下去。

    忽然间一阵风声响处,只听一声沉喝:“住手,休要伤了吕大人”,任贵只觉眼前一黑,身前已出现一个身材高大的捕头,两只大手一抡,已照任贵手臂击到,任贵到底是西域枭雄,处变不惊,身子约往下一沉,手臂已避过来人掌势。跟着一掌照前击出,只听‘啪’的一声,那人一觉落空,就势将手掌翻了上来,正好与任贵手掌击个正着,两人都觉身子一晃,各自往后跃了丈余,只听吕天德喜叫了一声“年总捕头,你来得正好”,年飞鹰微躬了一下,道:“属下看到大人出信号,深怕来迟,因此没有等齐人手,只身前来。”

    吕天德极费力的站了起来,已自升起感激之心,道:“很好,你对本官如此忠心,这一回去,我就立即放了你的妻儿”。年飞鹰与任贵对了这一掌,一个是胡人领袖,一个是三省总捕,都是名震一方的豪杰,功力都在伯仲之间,这一掌,两人谁也没有占到便宜,都觉心血翻腾,分各暗自运气疗息。

    忽然只听得两声闷哼,场中已重重落下两个人影,正是乌龙和骆图,这二人都是任贵最为得力的亲信,竟然一起吃了大亏,任贵暗自心惊,这人究竟是谁,一出手就令两人如此大败,但这时正在疗伤之中,年飞鹰又在旁边虎视眈眈。几乎就是这一同时,一道黑影身子飞快,已是齐往白影之处落了下来,忽然间砰砰两声,两条黑影已应声倒飞出去,这个人影就是黄吉,他哪知刁若凤心有所思,竟是怕这城池一旦落入任贵之手,便会使蛮夷兵临中原,那时天下苍生,又要饱受蹂躏,眼见白影自空而落,已知是受了重伤,想了没想,一下照白影落处疾冲过去,双手动处。此时也不管是什么人,脚下只一使劲,双手已是胡乱向黑影推出,看样子心慌情急,一道真气从他丹田一涌而出,只听‘啊啊’的两声,两条黑影已应手倒飞回去。双手一把抱住刁若凤,眼见她已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一摸口鼻,只觉气若游丝,心中一阵恐慌,竟已是全没了主意,忽然间听得空中三声鸣响,清清亮亮,就似文、程二人所出的信号一样,两长一短,只是更显得紧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龙狼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书香鸟飞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书香鸟飞绝并收藏龙狼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