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龙狼录 > 第六十六章 迷药已解

第六十六章 迷药已解

作者:书香鸟飞绝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战神狂飙我是至尊斗战狂潮永恒国度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厅中这时已是大为安静,司仪官转过身子,望着瓜田仪及新娘,口中复又高声唱道:“一拜天地”,二人正要跪将下去,忽听一个声音道:“蜜姐姐”。≧ ≧ 新娘身子微抖了一下,这声音听着似为熟悉,不觉向后面转过身子,黄吉已迎面奔向前来,道:“蜜姐姐,我到处找你,你怎么会在这里?”那新娘只看了黄吉一眼,脑中一片空白,想不起这人究竟是谁,神情又复初时的一片漠然之样,转过了头。

    黄吉上前几步,一拉新娘衣袖,道:“蜜姐姐...”。黄吉自和刁若凤分手,心中茫然无觉,到处乱走,这时方到会稽,听着当地人正在闲聊,讲说瓜田仪婚礼如何壮观。内中一人大是艳羡,手中比划,嘴里唾味四溅,将新娘说得活灵活现。黄吉一听这人描述的新娘,正好与阿蜜一样,便即奔到了山寨。

    眼见婚礼已被这几人搅得乱七八糟,厅中早已是哄然大乱,瓜田仪心头火起,已是再不能忍得这口恶气,一步纵到黄吉面前,怒声喝道:“哪里来的无耻之徒”,手起一掌,倏地向黄吉当胸击出,黄吉着眼阿蜜就在身前,已是满心喜悦,只顾和阿蜜说话,哪会想到瓜田仪突然出手,‘砰’的一声,胸前中了一掌,应声直了跌出去,瓜田仪手捂心口,喘息着道:“快,把这小子拉出去砍了”。原来他乘黄吉不备,侥幸击中黄吉胸口,虽是把黄吉推得直飞出去,可胸口正是内息激荡之处,这一下受到黄吉应力反弹,瓜田仪臂膀似欲折断一般,胸口闷痛难当,不觉又惊又怒,此时强镇心神,喝令手下把黄吉砍了,以泄心头之恨。

    呼呼两声,杨善、常恶应声而出,就手从家将身上各抽出一柄剑,双剑齐举,‘嗖’的两剑,自照黄吉刺了下去。黄吉重见阿蜜,只如是在睡梦之中,脑中迷迷糊糊,见到这两剑向着心口刺来,竟然不知闪避,忽然间身子一紧,已给一人着地拖出。只听瓜田仪厉声道:“马适求,你真要与我作对么?”马适求一开始就认出了黄吉,正要招呼,只见黄吉却是奔新娘而去,眼看他招来杀身之祸,当下一手提起黄吉,躲过了杨善、常恶直刺过来的双剑。

    马适求放开黄吉,对着瓜田仪一抱拳头,道:“瓜大王,黄吉年少莽撞,还请恕罪则个”。瓜田仪冷冷一笑,道:“二位山主,你们认为该作何说法?”王匡和王风眼见厅中混乱,身座席,又是瓜田仪请来的宾客,当下不得不站出来。二人都是马适求故交,王匡面向马适求,一脸和气,道:“马兄,今日是瓜大王成亲吉日,你们赶紧退出去吧”,王风道:“这少年也受了重伤,快些去施救吧”,这二人是客商出身,善于见风使舵,眼见瓜田仪起了杀机,如是大战一起,这山寨人多势众,马适求几人免不了吃亏。两人一向敬重马适求,也就于此中圆和,希望双方就此收场。瓜田仪听二人这般说话,实是向着马适求,心下暗骂两人老奸巨滑,脸色陡地一沉。

    当此之时,一个脸蒙黑巾之人离开坐间,只一闪已走近新娘,手臂轻起,照新娘微微一拂,靠得近的人只觉一阵寒气飘过。瓜田仪已觉全身一寒,望着蒙面人厉声道,“你这是要干什么”新娘已仰起头来,道:“我怎么会在这里”,低头看着身上的红妆,迷惑道:“怎会穿这般衣服”。瓜田仪此时已被黄吉震伤,不便就此出手,怒视着面前蒙面女子,道:“你为何胡乱搅我大喜之事,快滚出去”。

    蒙面女子正是梅娘,她出身青楼,自是明白其中道理,为使良家女子就范,用以招揽生意,自要动用**药物之类。梅娘一开始就已觉得新娘受迷药所制,可想到瓜田仪明媒正娶,因此并未多想。眼见黄吉为阿蜜受伤,这二人必是有情,阿蜜才会在迷药中已有反应,这少年曾于虚空楼阁救过自己,怎让他为人误会搅场。想到洞庭妖姬曾经说过,寒气为每一种迷惑心智药物的克星。已是有了主意。当下微一运气,冰魄心法已至手上,立时向着新娘只一挥,冰魄寒气已传到新娘身上,奇寒冷气一激。新娘立即清醒了过来。

    梅娘眼视瓜田仪,冷冷一笑道:“身为一方山之主,竟使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不觉得羞愧么?”

    阿蜜看着地上黄吉,惊道:“黄公子,你受伤了?”黄吉这时从地上站了起来,听到阿蜜的话声,喜道:“蜜姐姐,你想起来了?”阿云一步上前,指着梅娘对阿蜜道:“蜜姐姐,若非这人,你现在还被蒙在鼓里,跟这姓瓜的成了亲了”。阿蜜并不认识梅娘,睁大眼睛道:“是你让我醒过来的吗?”。瓜田仪不防蒙面女子揭穿了自己的丑事,气从心起,转身喝道:“流水客,给我送这几人归西”,边上转出一人,面容枯槁,双眼似死鱼一般,有气无神。双手忽地一杨,一道红雾直射梅娘,王匡正在梅娘身边,一见红雾射出,道了一声“有毒”,跟着双掌凌空一推,红雾顿散。

    厅中这时乱成一堂,人影穿梭中,伏虎堂余雄,快刀门陈大冲,雄鹰山郭大川等人已是离席站了起来,余雄一挥手上棍子,呼的一声,厅间闪过一道黄光。这棍是熟铜棍,重两百斤。这余雄只凭这铜棍,就收复伏虎山九条猛虎,因此得众山贼拥戴,成为伏虎山山主。余雄铜棍横空,大声喝道:“你们几人真是无礼之极,今日瓜大王大喜之日,也来捣乱”,双手一抡铜棍,向着梅娘当头砸了下去。郭大川手执狼牙棒,任自然的百岁剑,陈大冲一对快刀。几人都是有心讨好瓜田仪,欲要趁机卖弄本事,此时各挥兵刃,呼呼风声之中,一齐向梅娘击去。梅娘初出江湖,怎能应付得了这种局面,何况这几人都是声名响亮的一山之主,手上功夫也是极其厉害。梅娘眼见兵刃齐落,已是惊得呆住。

    阿蜜急道:“住手,不要伤人”。看着这么多兵器一齐向梅娘招呼,想也不想,连忙从瓜田仪身边闪了过去。可这几人兵器已落,又怎能停得下来。紫影闪处,黄吉已跃到四人兵刃之下,危急中双手望两人一推,阿蜜与梅娘齐被推得后退十几步,只听黄吉道:“蜜姐姐,快走”。劲风声中,狼牙棒;白岁剑;快刀,双掌,齐照黄吉当头落下。一声猛喝,马适求已是凌空跃了过来,身子甫落,双掌凝劲向四人一推,这四人怎能挡得了霸王御气,轰的一声,一齐倒了下去当下。

    阿蜜看了瓜田仪一眼,想到这么多时,这人虽是另有意图,确是对自己颇为照顾,当下轻道了一声“多谢大王这段时间的照顾”。梅娘拉住她的手臂,道“快跑”手只一用力。二人趁着乱成一团,直往厅外奔了出去。瓜田仪眼见阿蜜已是到手,却因马适求几人坏了自己好事,恨声道:“拦住新娘,杀了这几个捣乱的小贼”,杨善、常恶已是当头一掌,齐击向黄吉。黄吉耳闻风声,此时双掌一推,正是如梦方醒,‘砰砰’两声,杨善、常恶已给推得远远飞出。此时余雄几人已稳住身形,几人给马适求这一迫退,只觉面子全失,几人一时间怒从心起,当下一声喊叫,齐挥兵器,罩向马适求。

    阿云道:“马大叔,小心”,马适求一推阿云,道:“快出去”。只见先前的四个大汉已分扑向黄吉,流水客凝气提掌,已自取出毒物,正要向黄吉施出杀手。马适求此时一声大喝,直照几人抓了过去,内力到处,几人兵器纷纷脱手。忽然眼前一花,金剑银枪已向四个大汉刺了过去,这二人已知瓜田仪使用卑鄙手段,当下不再客气。眼下厅中剧斗,流水客用毒手段狠辣高明,如是靠近下手,黄吉不免中毒。黄吉已在危急之中。释凡一剑逼退两名大汉,就势刺向流水客。流水客见到剑光霍霍,慌忙向后一闪,释凡二人也不逼近。释凡口中叫了一声“快走”,眼见已是得罪了瓜田仪,若是他齐集山中精兵猛将,届时就难脱身了。释凡夫妇此时也是脚下一点,退了出来。

    瓜田仪着目大厅,眼见自己煞费苦心,却已成了泡影,着眼流水客正在身边,咬牙道“杀了马适求,”。眼见马适求不把自己放在眼里,这人又是一大劲敌,只有除了此人,方解心头之恨。流水客会意,紧跟着追出大厅。

    黄吉眼见阿云已脱身子,当下也是抽身退出,然而这时你你打我杀,阿蜜也不知和蒙面人去了何方,喊杀声中,山寨中之人已是争相杀出,黄吉孤身夺路逃出。马适求混乱之中,听到了一声呼唤:“马大叔”,阿云正等在门外,这时已挥掌逼退涌上来的数人。只见马适求身子一跃,已近身边,两人就势从人群中冲了出去。山中一片混乱,王匡、王风眼见不可收拾,婚礼已成战场,也是从人群中冲出。瓜田仪大是恼怒,齐集寨中精兵,围捕几人,混战之中谁也顾不了谁,各自逃了出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龙狼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书香鸟飞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书香鸟飞绝并收藏龙狼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