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龙狼录 > 第七十章 卧底

第七十章 卧底

作者:书香鸟飞绝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战神狂飙我是至尊斗战狂潮永恒国度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妙手仙师神色悲怜,这时转过身子,道:“霜儿,与为师一起去采药吧”。  霜儿应答了一声,两人转过身子。汪会君已站到了妙手仙师身前,腾地跪了下去,妙手仙师道:“我已告诉了你,这腐尸丹无药可解,”汪会君道:“在下还有一个好友,也是为流水客伤了双眼,烦请仙师为他医治”。妙手仙师道:“你自己的尸毒尚未解去,却又为何帮人求药”,汪会君道:“这人是一个顶天立地的好男儿,就是以我一命,能换得他能康复,在下也是毫无怨言”。妙手仙师神色动容,道:“这人是谁,他又中了什么毒?”。汪会君道:“这人叫马适求,我也不知道所中何毒,只知他双眼已瞎,触之极烫”。

    妙手仙师听到这里,问道:“他中毒已有多少时日?”汪会君微一沉思,道:“至今日已有四日了”,妙手仙师面色一变,道:“中了流水无情,七日断命”,汪会君听到七日断命,想到只有三日,马适求便要毒身亡,不觉叹了口气,妙手仙师沉吟了一会儿,眼见忽地一亮,道:“有了”。汪会君看着妙手仙师面上的喜色,迷离的说道:“仙师,什么有了?”妙手仙师口中道了一声,“天意”,看着汪会君一副不解的样子,妙手仙师脸上已有了微笑,道:“马适求中的是落花有意,你中的是腐尸丹,两者相融,自可相互解得”。

    汪会君听到妙手仙师这样一说,半点也摸不着头脑,看着妙手仙师欣然之样,愣愣的道:“仙师是什么意思?”,妙手仙师一脸微笑,道:“你把你身上的毒过给马适求,然后他又将他身上的毒送到你身上,这就叫做以毒攻毒”。说着妙手仙师从身上取出一个小瓶子,看着女子道:“霜儿,待他们掌心互握,你就把这散毒膏涂在二人臂上,之后的你应该明白怎么做了”。霜儿只微思索了一下,道:“师父,我用您交给我的‘过桥手法’,使两种毒性混合在一起,这样就可以相互解得,是不是?”妙手仙师微笑着点头道:“对极,你是我的徒儿,自不怕二人身上毒性对你有碍,事完之后,你也可以顺便在江湖上阅历一番”。

    霜儿道:“师父,我只跟你在一起,哪儿也不去”。妙手仙师微拍了一下她的肩膀,道:“好徒儿,你也不小了,是该见见世面了,你心眼儿好,自不同你那不成气的大师兄,好好的去吧,也是显一下你师父我的本事”,说着将小瓶子放入霜儿的手中。霜儿这时已知道,师父是有意让自己出去闯一闯名号。想到师父这么多年的养育之恩,霜儿扑的跪在地上,看着秒手仙师道:“师父,”妙手仙师看着霜儿叩拜,也不阻拦,此时将霜儿扶了起来,微笑道:“又不是生离死别,瞧你这幅样子,好好去吧,事不宜迟,师父要去采药了”,一转身,已自往山上走了上去。

    汪会君见霜儿还在看着仙师,想到马适求已只三日,心中已是不由得一急,道:“小师傅,快些走吧”。霜儿转过身子,听到汪会君居然叫自己小师傅,自己从未听人这样叫过,不由得噗嗤一笑,看着汪会君道:“我叫傅灵霜,你叫我灵霜就成,”汪会君道:“是,灵霜姑娘,事不宜迟,你快骑上我的马,我们快点走吧”。傅灵霜道:“你怎么办?”汪会君道:“不用管我,我脚步甚快”傅灵霜也知道时间来不及了,只好上了汪会君的坐骑。马忽地一声长嘶,汪会君吓了一跳,还以为是不让傅灵霜骑它,道上也是传来一声马嘶,跟着奔来了一辆马车。拉车的马全身乌黑亮,甚是神骏。

    汪会君对着自己的坐骑笑道:“好伙计,原来你也知道有伙伴来了,看我的”,说到这里,汪会君双足使劲,已到了骏马身前,就手一扯,连索带车一并拉断,赶车的车夫哪料变故陡起,一下子从车中滚了下来,汪会君已是一跃骑上了黑马。车夫连滚带爬大声叫嚷:“你为什么这样蛮横,没了马我还怎么活”。汪会君已奔了十余丈,就怀中摸出几片金叶,向着车夫方向一扔,跟着连人带马已是迅不见。车夫见到眼前金光闪亮,擦了擦眼睛,迅爬了起来,将金叶子拾在手中,吹了几口大气,又垫了垫重量,这才相信眼前事实,口中喃喃念道:“我财了,我财了”。汪会君跨着这没有马鞍的黑马,奔跑中却是抢在原来坐骑的面前,这时已到了马适求所在之处,两人下得马来,汪会君眼见已就要解得马适求之毒,情急之中,向大门疾奔过去。

    傅灵霜走在后面,眼见汪会君已要走进大门之处,忽地道了一声:“有毒”,赶忙急行止住,眼望四周迟疑道:“哪里有毒?”傅灵霜已近汪会君身前,手中掏出一块白色方巾,迎风一挥一抖,方才停住方巾。刚才还是白色的方巾,顷刻已变得乌黑,傅灵霜手上一抖,一抹白色粉末飘落方巾之上,一阵声响,方巾复又变得雪白,傅灵霜收起方巾,道:“仙人送终!”汪会君见方巾从白变黑,才知早有人在这儿施了毒,听这名字‘仙人送终’,就知道这毒异常霸道。这毒无色无味,不知用什么手法下在这儿。若是没有傅灵霜提醒,汪会君这会儿就已躺在地上,只怕骨头也黑了,想到这儿,满手心都是冷汗,傅灵霜道:“这毒性已解,你可以进去了”。汪会君心忧马适求,话未说完,一步就跃进大门。

    房上一声清响,跳下了一个人,面色苍白,看着傅灵霜,冷冷一晒,道:“师妹,你还真是听师父的话,帮助外人来对付师兄?”傅灵霜脸上神色不动,道:“师兄,师父是怎么给你说的,你忘了吗?”流水客神色一变,道:“小丫头,你有多少道行,也教训起我来了?”说到这里,手只一抖,一都赤红的血雾飘了出来,傅灵霜微一张手,照血雾甫地一接,一阵白色粉末直冲血雾,血雾顿时飘散。流水客道:“师父把慈悲为怀也给了你了?”这‘慈悲为怀’是妙手仙师穷其心血所制,呈白色粉末,异常珍贵,用者得法,可以辅助驱除剧毒。流水客声音中满是恨意,人也疾奔出去,傅灵霜并未阻拦,闪身进了屋子。

    汪会君进了大门,却是一个人也没有,地上两具尸体,正是看护马适求的两名白衣人,脸上乌黑,显然是中了流水无情的剧毒,汪会君已是隐隐想到马适求已遭了毒手,喊了一声:“马大侠”,没有回应。傅灵霜这时已跟着走了进来,说道:“马大侠眼睛不见事物,应不会走远”。汪会君凝声道:“阁下是谁?”话音刚落,一个黑影已直卷过来,五指倏地向汪会君扫出。汪会君一闻异声,长剑已拔在手中,寒光一闪,剑尖照着他的手臂直刺过去,看着已要刺着,来人不等剑到,五指疾收,脚一点地,人就已直退开去,汪会君长剑一抖,就要直扑上去,来人一声长笑,口中长吟道:“五湖四海尽白衣”。

    汪会君身子已起,闻声立时止住,望着面前这突然偷袭之人,眉毛微微一挑,念道:“八荒**全扫清”,来人道了一声“在下丁自重,今日终得神剑赐教”。汪会君道:“原来是自己人,吓了我一跳”。丁自重一转身,已就携出了一人。汪会君道:“马大侠,你没事吧?”马适求道:“这位丁兄突然赶来,告诉我流水无情就要上门,我这才随丁兄隐在暗处”。丁自重道:“马大侠已没事,汪兄弟,在下这就告辞,免得瓜田仪怀疑”,身子一闪,已如鬼影般消失。傅灵霜奇道:“刚才你们在念什么?”汪会君道:“这是白衣会的切口,丁自重上来就试我的功夫,若不是念了这切口,还不知是自己人。”‘忽’的一声,马适求一不小心,碰翻了一张椅子,汪会君猛然想起,道:“瞧我这记性,灵霜姑娘,烦请你赶紧动手”。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龙狼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书香鸟飞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书香鸟飞绝并收藏龙狼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