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鹿死谁手 > 第二百一十七章

第二百一十七章

作者:天涯有古人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二百一十七章

    黎明时分,何百鸣乘坐着谢文军驾驶的“大切诺基”回到了镇公安分局。  ?他们下车后快步走进了公安分局小楼一楼的一间会议室,这里是搜捕孙平安、肖一山和雷黑子紧急行动的临时指挥部。

    一直陪着他指挥搜捕行动的镇公安分局云局长立刻招呼两名当地的干警一个去分局机关的餐厅通知准备早饭,一个为何百鸣等人倒上一碗碗热气腾腾的奶茶。

    谢文军和一同前来的两名刑警纷纷摘下手套,脱下大衣,围到一个熊熊燃烧的大火炉前,边烤着被冻得僵的身体,边喝着热气腾腾的奶茶。

    何百鸣没有烤火,他走到会议桌前看着一张“g镇”的行政图。他的眉宇间显现出一丝焦虑。

    他昨天夜里到达这里后,立即和云局长将从四条路上赶来的重案组刑警和当地的公安干警分成数个小组,命令他们冒着越下越大的鹅毛大雪和零下三十度的严寒,分别在全镇范围内查找雷黑子和他开来的出租车、在大草原南、东、东北三条进入镇子的公路路口布控,检查任何进出的车辆和人员。

    但是,一夜过去了,各个小组反馈来的消息令人失望,没有任何有关雷黑子、肖一山和孙平安踪迹的消息。

    云局长端着一碗奶茶走到何百鸣的身旁说道:“何支队,喝碗奶茶,暖和暖和……”

    何百鸣接过奶茶一口气喝干:“谢谢……我说云局,有个问题我问一下……”

    云局长急忙说道:“什么问题?你问吧……”

    何百鸣放下碗问道:“我想知道,按照当地的风俗习惯……哦,我不知道该怎么说……”

    云局说道:“您想说什么就直说。我不会有什么在意的……”

    何百鸣仍然绞尽脑汁的想着如何提问:“我是说……哦,是这样……在你们这个有着多个少数民族聚集的大草原上,人死了都采取什么方法安葬?……”

    云局长微微一惊,他万万没想到何百鸣会提出这个他认为与案子毫无任何关系的问题,但是,又不能不回答。于是,他迅的想了几秒钟后说道:“这个……怎么说呢……”

    何百鸣拉出一把椅子放到云局长身旁:“云局,我们坐下说……”说着他又拉出一把椅子坐了下来。

    云局坐到椅子上有想了几秒钟后说道:“你这个问题……这么说吧,我们这个地区虽然属于偏远地区,但是,经过这么多年的移风易俗,除了一些寺庙的活佛和社会名流外,绝大多的人家里死了人,都是按照新的丧葬方式办理丧事,只有极少数人家还是按照传统的丧葬方式安葬逝者。当然这也和政府没有强制必须采取你们那里的丧葬方式有关……”

    何百鸣微微地点点头,接着说道:“请你给我介绍一下……比如……”

    云局长接过话头说道:“比如蒙古族……我就是蒙古族……”

    听到云局长要介绍少数民族的风俗习惯,谢文军等人也凑了过来,纷纷拉出会议桌旁的椅子坐了下来上。

    云局长看了谢文军等人一眼,接着说道:“我们蒙古族家中有如果老人寿终,或者病危时,要全家人守护在身边。老人去世后,要全家举哀。料理后事有很多规矩,先要请有经验的老人给逝者整容,换衣服,要用白布遮住逝者脸。丧葬期间不能说‘死’字,要称‘死’为‘成佛’、‘转天’、‘岁终’,以表示对逝者的尊敬。亲朋好友都会前来哀悼,都会给逝者送上祭品。晚辈要向逝者磕头,以表示悲痛之情。安葬完毕,丧家要杀牛、宰羊设宴款待送葬者和亲戚朋友,享受逝者的宝音,即享受逝者的福禄……”

    何百鸣等人默默的听着,又有几名当地的干警也围了过来,睁大眼睛望着他们的分局长。

    云局长继续说道:“如果是父母去世,儿女四十九天之内或百日之内不理,不洗澡,女性不带花,不抹红,家中不宴请宾客,晚辈要扎黑布带孝,家人当年不饮酒,不作乐。要请喇嘛念经,为逝者度亡灵。传统习俗以火葬为主,除了寺庙的活佛以外,不修坟墓……”

    听到这里,何百鸣微微一惊,他急忙问道:“平民百姓是不是都不修坟墓?”

    云局长摇摇头头,接着说道:“也不完全是。我听镇子上的老人讲过,从民国以后……哦,这活扯远了……”

    何百鸣又急忙说道:“远就远吧,我们正好长长知识,请你接着说吧。”

    谢文军急忙掏出一包香烟,抽出一支恭恭敬敬的递给云局长,一个刑警掏出打火机为他点燃。

    云局长吸了两口烟,继续说道:“从民国以后,基本上是火葬、土葬并行。但是,火葬多是为患急性疾病或者传染病死去的年轻人和孕妇,哦,还有自杀的人。这些人都要焚尸,焚尸后要把骨灰撒到河流里。土葬嘛,分为两种,一种比较简单,就是将逝者的尸体装入用白布做的‘葬袋’运到墓地,按照头北脚南的姿势把尸体放到墓穴里进行掩埋,墓穴上面用石头堆成‘墓包’,上面立一块白布上写有‘藏经’或者‘蒙经’的灵魂幡。另一种很复杂,要是用檀香木泡的水或芳香草泡的水清洗逝者的全身,入殓后让逝者头部平视,双手合十,盘腿而坐。然后在棺椁中填满香和芳香草。再然后,在棺椁外面罩上用紫色或黑色的布做的棺罩。棺椁安放好后,家人开始烧香,点灯,上供,守灵三至五天。出灵时,棺椁要从窗户抬出去……意为死人和活人不能同走一个门,逝者的儿女和亲朋好友要面地而卧,让棺椁从他们身上慢慢移过。再然后,由逝者的儿子举着插着白旗的柳条杆在前面引路,将棺椁运到墓地下葬。三天后,家人要前往墓地摆供品祭奠。用于拉棺椁的车,三天内不能进镇或者屯或者村,必须在野外向外翻着放上三天之后,才能拉回来。”

    听着云局长的介绍,谢文军等人一个个都目瞪口呆。

    一个刑警问道:“云局,现在还是这样吗?……”

    谢文军打断巡警的话说道:“别打岔!你没听云局说是民国后的事吗……”

    云局接过话头说道:“对,我说道是旧中国的事,当然还有很少数的家庭仍在用这种方式。”

    谢文军问道:“那……现在呢?或者说绝大多数家庭呢?”

    云局又吸了两口烟说道:“现在绝大多数家庭都采用一种全新的丧葬方法。这就是,人死后由专门办理丧事的民间组织或者殡仪馆的工作人员对逝者的尸体进行一番整容,然后穿衣,亲朋好友和四邻送上花圈和挽联,举行遗体告别仪式以寄托哀思。再然后火化,骨灰由家人埋入祖坟地,儿女们到了特定的日子带上祭品进行祭祀,以表示对逝者的思念……”

    何百鸣突然问道:“云局,我再问一个问题,你们蒙古族有没有‘龙’这个姓氏?”

    云局长又是微微一惊:“姓龙的?……没听说……”突然,他恍然大悟,急忙说道:“何支队,你说的是十几年前在我们这个地区那个被称作‘龙叔’的草原杀手吧?”

    何百鸣也是一惊:“你也知道龙叔?……”

    云局长点点头说道:“我当然知道。我一参加公安队伍就在‘h镇’的公安分局干刑警,我追捕过他好几年,但始终没有现他的踪迹……”

    谢文军大吃一惊,急忙问道:“云局,您说的是你们这个大草原上的‘h镇’?”

    云局长又点点头说道:“是的,从这往南五十多公里就是‘h镇’……”

    何百鸣若有所思道:“这就对了……龙叔的‘杀人组织’老巢就是这一带……”

    云局长大吃一惊:“什么?你说什么?杀人组织?……”

    何百鸣说道:“是的。云局,由于时间紧迫,有很多情况我们还没有来得及沟通。我们到这里来追捕的孙平安、肖一山和雷黑子都是这个‘杀人组织’的成员,而且,孙平安还是我们那市公安局的大局长,我的顶头上司。”

    云局长和当地的公安干警顿时一个个都惊呆了。

    何百鸣继续说道:“根据我们目前掌握的情况,那个被称作龙叔的人,就是这个‘杀人组织’的老大。有情况显示他死于两年前,但他很可能是诈死……”

    云局长急忙说道:“我也听人说过他在两年前就死了,难道他?……”

    何百鸣继续说道:“孙平安、肖一山、雷黑子和已应被杀死的周富贵都是龙叔的弟子,由于我们还不是十分清楚的原因,肖一山和孙平安结上了仇,他们要到龙叔的墓地前进行一场所谓的生死对决……”

    云局长突然脸上一变,十分郑重的说道:“何支队,您还有多少情况没有说出口?您说的‘还不是十分清楚的原因’指的是什么?”

    何百鸣微微一惊,急忙解释道:“云局,你不要误会。是这样……这个案子的起因很复杂,不是一两句话能说清楚的,以后有时间我会从头到尾向你述说一遍。根据目前的情况来看,我们应该调整一下部署,全力查找龙叔隐身的地方和他的墓地位置。”

    云局长若有所思道:“我终于明白了你为什么要问我们蒙古族葬礼的问题。根据我以前掌握的情况,这个被称为‘龙叔’的人并不姓龙,‘龙叔’二字只是他的绰号,他也不是蒙古族人。他就是真的死了也不会按照我们蒙古人的风俗习惯……等一等……等一等……让我算一下,这个‘龙叔’如果活到现在至少应该有八十多岁了……”

    突然,何百鸣的手机铃声响了,他看了一下来电显示,急忙打开手机说道:“韩亚军,有什么情况?”

    手机里立刻传来叶松急促的声音:“老何,我是叶松,我们在镇子北面的草原上巡查时现两辆高行驶的雪地车,经确定是从‘红太阳养老院’的后门出去的……”

    何百鸣大吃一惊,急忙问道:“他们驶向什么方向?”

    手机里叶松的声音:“往东偏北。驾驶雪地车的是一个老人和一个年轻人,年轻人很像是雷黑子……”

    何百鸣又急忙问道:“你们在什么位置?”

    手机里叶松的声音:“我们正在全力追赶,草原上的雪很厚,吉普车恐怕很难追上雪地车……”

    站在一旁的云局长听着何百鸣手机里的声音,突然狠狠地拍了一下子的脑门:“嘿!我真是个笨蛋!养老院……‘红太阳养老院’的一个投资人就是一个八十多岁的老头,大家都喊他老龙头,有一个名叫小黑子的年轻人每隔一辆个月就来看他一次……”

    这时,谢文军的手机铃声也响了,他也看了一下来电显示,急忙打开手机:“李春霖,有什么情况?……”

    手机里立刻传来李春霖的声音:“谢文军,你有没有和何支队在一起?”

    谢文军说道:“在一起,何支队正在接电话……”

    手机里李春霖的声音:“请你马上报告何支队,我们在‘草原风情二号’的后院找到了雷黑子开来的出租车……”

    站在一旁的何百鸣已经结束了和叶松的通话,他听到谢文军手机里的声音又大吃一惊,急忙接过道:“李春霖,立刻审问该后院的主人……”

    手机里李春是霖的声音:“已经审问过了,出租车是雷黑子昨天晚上开来的,他在饭店要了一盆清炖羊肉和两瓶烧酒去了隔壁的养老院,我准备马上去养老院搜查……”

    何百鸣立刻说道:“李春霖,你们不要管哪门子养老院了!你马上开上吉普车带着人进大草原,前往东北方向,全力追赶两辆雪地车!”说完他把手机扔给谢文军,把手一挥说道:“马上出!”

    几分钟后,何百鸣和云局长乘坐的“大切诺基”和北京吉普高地驶出“g镇”,驶进覆盖着厚厚积雪的大草原。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鹿死谁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天涯有古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天涯有古人并收藏鹿死谁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