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活寡 > 第162章 打破沙锅问到底

第162章 打破沙锅问到底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该如何回答是好?

    现在最重要的是她不知道梁卫民究竟知道了多少事情,他已经两天没有见到郝月婵了,不知道仅仅这两天的时间里,是否发生了变数。

    她怕一个不小心,就让梁卫民捉住了漏洞,稍有不慎,她就要被牵连进去。

    她是怕事的。

    尤其是赏珍宴的日子越来越近……

    “小王妃为何不作答?那日难道发生了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吗?”梁卫民咄咄逼人地问道:“今日我来时便就听老王妃回乡下去了,她也是前日去锦瑟居一起品茶的人之一,她的离开是否与这件事有关呢?”

    柳怀袖现在肯定了,梁卫民怀疑的不是她,而是郝月婵。

    他这招叫做旁敲侧击,否则,如此直接的问话,他应该是去问郝月婵才对,而不是从她这边下手。

    因为他还不想惊动郝月婵,想来应该是顾忌郝月婵背后的势力。

    她确定自己安全,便就松了一口气。

    她觉得郝月婵是保不住了,就算保得住,也不是她保下来的,于是便就道:“梁大人,那日我们只是凑在一起喝喝茶,聊起了一些事,一不小心便就聊得久了。聊的都是女儿家的羞羞事,例如这个月的例假量多还是量少,来早了还是来迟了,家里面的亲戚如何如何了,尽是些琐碎事,不必一五一十地和大人个明白了吧?”

    梁卫民顿时羞红了脸,知道柳怀袖连女子例假都搬出来了,便就是不愿他再问下去了。

    杨晟涵倒是迷茫:“例假是什么?”

    柳怀袖脸一红,嗔道:“王爷问梁大人去!”

    梁卫民脸更红了,连忙摇手道:“这……这种闺房密事。王爷还是到了晚上再问王妃吧!”

    “喔!”杨晟涵转头,看向柳怀袖,竟然有意到了晚上再仔细问问她。

    柳怀袖呸道:“你问我,我也不会答你的!”

    杨晟涵讪讪地摸摸鼻子,道:“那我去问别人。”

    这还是第一次,柳怀袖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她以为这次搬出了女子羞羞事,梁卫民就会知难而退。没想到梁卫民却借此盘问:“那小王妃可问到了什么?郝夫人的月事是每个月的那一天呢?”

    这分明是要对口供!

    等梁卫民出了映月楼。跑去盘问郝月婵这事,便就知道她有没有谎了。

    她哪儿知道郝月婵什么时候来月事呀,她们只是对了对那日的辞而已!

    但这个时候。其实还有一招,那便是不。

    柳怀袖道:“我怎么知道郝姐姐何时来月事呢?她并没有和我她的月事。谈起这件事的是韦沁华。”

    梁卫民问:“韦沁华为何谈起这件事?”

    “因为她近日来月事呀。她从这次来,似乎比往时更难受,是感染风寒。实际上只是女儿家的折磨病,实在难以对人启齿罢了。”

    “嗯……”梁卫民狐疑地打量了柳怀袖一眼。算是信了她的辞。

    柳怀袖其实并不知道自己所言是真是假,只是那两日,她看韦净雪脸色苍白,是感染风寒。却又没有一点鼻塞咳嗽的症状,反而时常捂着腹部,所以她便大胆地这么了。

    梁卫民又问:“那为何你们四个人会一起齐聚锦瑟居喝茶呢?下官查过了。这韦沁华平日里和老王妃交好,经常凑在一起打牌。她与郝夫人鲜少往来。是因为她已经投诚了云姬公主,因为云姬公主的缘故,所以她几乎不与锦瑟居的人打交道。为什么郝夫人会第一个请她到锦瑟居里喝茶呢?在请了韦沁华,一个时辰之后,老王妃才踏进锦瑟居的门口,紧接着,小王妃你也去到了锦瑟居。你们四个人平常素无往来,为何郝夫人却要请你们三人一同前去呢?”

    多,便就错多。

    所以柳怀袖很谨慎,不敢多言:“这请茶之缘由,梁大人应当去问郝姐姐才是,她才是东道主。”

    梁卫民道:“小王妃都去赴茶宴了,又怎会不知道这请客的缘由?”

    柳怀袖道:“来请我的人只是郝姐姐得到了一罐上等的茶叶,所以便就请我过去喝茶。郝姐姐要请,我自然是不敢拂逆的,所以便就赶去了。”

    梁卫民道:“可下官又听,请小王妃的人是在午时一刻出门去请小王妃的,这锦瑟居到无名院的路程大约需要一盏半茶的功夫,但却到未时末的时候,小王妃才去到锦瑟居,这时辰似乎晚了许多。”

    “院子里出了些事。”柳怀袖无意隐瞒真假两丫头的事情,因为她想瞒也瞒不住,郝月婵那日闹得太大发了,想收拾也收拾不赶紧这收尾的痕迹。

    梁卫民道:“可否请小王妃详细?”

    于是柳怀袖便将那日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了出来,完后,道:“那只是一个误会,为了解开那个误会,所以我才会迟了一个时辰才到的锦瑟居。大人还有何疑虑?”

    梁卫民知道她在谎,可是却又拿她无可奈何。他低低叹了一口气后,道:“多谢小王妃解惑。”

    柳怀袖微笑着点了点头。

    她能做的都已经做了,郝月婵能不能逃过这个劫难,便就与她没有半点关系了。

    过了一会儿,仵作从灵堂上回来了。他径直地走过来,对着杨晟涵、柳怀袖、梁卫民一一行礼过去,道:“启禀王爷、王妃、大人,韦沁华身上确实有二十三处伤痕,只不过那伤是在死后所致,而非生前所伤。而且照这伤痕来看,似乎是昨晚子时左右挨的伤。”

    柳怀袖:“……”这仵作也太神了吧!这时间还能算得出来!

    杨晟涵马上转过头来看柳怀袖,因为昨晚上,只有柳怀袖一人在灵堂上守灵!

    “袖儿,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难道……难道净雪身上的伤都是你弄的?”杨晟涵震惊地问。

    柳怀袖心抽抽的,最近的事儿真多,一件接一件,件件都是那么的招人烦!

    “不是……”柳怀袖弱弱地道。

    杨晟涵道:“可昨天夜里,确确实实只有你一人在灵堂里守灵呀!这子时,你……”

    “妾身子时已经开始打盹,睡着了。”柳怀袖鉴定地道。

    仵作这时道:“草民验到,韦沁华肚子上有一个脚印,似乎是女子的脚印。”

    柳怀袖:“……”这个仵作真多事!

    梁卫民不愧是断案入神的官,听了仵作的话之后,马上对柳怀袖道:“还请小王妃把鞋子脱下,让仵作拿去与韦沁华身上的脚印比一比,看看是否吻合。”

    柳怀袖:“……”

    仵作道:“鞋子不顶用,沁华身上的是脚印,而非是鞋印。”

    柳怀袖:“……”这个仵作太多事了!

    杨晟涵已经瞧出了端倪,对柳怀袖道:“袖儿,你便就不要再隐瞒下去了,昨夜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你为何要如此对待净雪的遗体?你们……你们平日里应当是没有多少往来的,无仇无怨,为何要这般对待净雪?你有这般憎恨净雪吗?”

    柳怀袖心里那个无奈呀。

    有些话,出来了,反而更难解释。

    她能:心风道长还没把那只小鬼驱走,所以那只小鬼天天晚上都在捣蛋吗?

    当然不能,那日她都和心风道长约好了,不会将小鬼没被驱散的事情告诉第三个人知道。

    她开始忍不住敲手指了,思量着该怎么去解释昨夜那诡异的事情。

    杨晟涵看到了,这几日的相处,他已经摸到了一些她的小习惯,但看到她这个小习惯的时候,他的脸沉下来了,知道柳怀袖是在考虑着怎么去编一个谎言。

    他有点看不清楚眼前的小女子了,明明才十六岁的年纪,却一直在编着谎言。

    她的究竟有哪一句才是真话呢?

    许久,柳怀袖才幽幽叹了一口气,道:“韦沁华身上的伤,应有一半是我所为,而另一半绝不是我所为。”

    她竟然承认了?

    杨晟涵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接着,柳怀袖无奈地道:“昨夜的事情太过于匪夷所思,所以我便就简单明了地明,就是韦沁华的尸体摔到了地上,我没有叫人进屋里来,所以就自己一个人把她拖回了床板上。女子的力气实在有限,这拖回去的一路上,少不了磕磕碰碰,所以也算是我所为吧!”

    梁卫民疑惑道:“这尸体好端端的躺在木板上,又怎么会摔到地上呢?”

    “大人你以为呢?”柳怀袖诡异地问。

    梁卫民一怔,一时间想不出究竟是为什么。

    但杨晟涵却听懂了,他激动地站起来,道:“是净雪回来了!是净雪回来了?袖儿,净雪昨夜里有没有和你些什么?她有没有告诉你,她生前究竟是被谁所迫?她究竟是为何会想不开悬梁自尽?”

    (揉脸……老是这样子卡文,以后还是尽量在上班的时候偷偷写一更好了……嘤嘤嘤!这是昨夜的2更,我……补上来了!嗷嗷嗷嗷!)

    ——end&continue(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活寡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蓝冰逸ok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冰逸ok并收藏活寡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