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活寡 > 第164章 来人,赏一丈红

第164章 来人,赏一丈红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云姬推开扶着自己的丫鬟,重新站直了身子,红着眼对杨晟涵道:“王爷,你从来都没有怀疑过你的新婚妻子吗?但是自从嫁入我们麟王府之后,我们麟王府就从来没有太平过,先是小王妃住的地方闹鬼,接着是韦沁华悬梁自尽,紧接着是无名院里挖出了长相丑陋的小孩和一具女子的白骨,近日来所有的一切都紧紧围绕着你的新妻子,王爷,你敢所有的事情,都与你的新妻子没有半点关系吗?”

    “自然没有!”杨晟涵怒气冲冲地喝道:“袖儿贤良淑德,沉稳内敛,懂分寸、知进退,知道顾全大局,最重要的,是她从不会在人背后人短话!”

    这最后一句话,不啻于指桑骂槐,严厉地指着云姬的诬陷。

    他越是维护柳怀袖,云姬对柳怀袖的恨意就越浓,她不放弃地道:“王爷,柳三姑娘出嫁前是一个怎么样的女子,整个帝都城的人都知道!但她嫁人之后,性子大变,像是换了另一个人似的。出嫁前,柳三姑娘性情烈如火,可现在的小王妃却沉静如水,与出嫁前的性子截然相反,如此无常,实在可疑!柳三姑娘是个忠孝的女子,又怎么会狠心将自己的父亲打入大牢呢?”

    “你……”杨晟涵也想不出什么话来反驳云姬,因为,他也不是第一次怀疑过柳怀袖的性子怎么会忽然间转变得这么大,像是变了另一个人似的。

    可是,不论是哪一个性子的柳怀袖,他都喜欢。

    性烈如火时的柳怀袖灿若玫瑰,令人移不开眼睛;

    而沉静如水的柳怀袖就如一粒夜里的明珠。静静地散发着与世无争的光辉。

    柳怀袖淡然地道:“云姬姐姐,怀袖住的院子,是嫁过来之前,姐姐特地为怀袖准备的。那闹鬼的传言早已流传了二百年,二百年前,怀袖的爹爹都不知道在哪儿呢,又怎么能那闹鬼的谣言是因怀袖而起呢?若要追究闹鬼的事情。怀袖还想问一问云姬姐姐——云姬姐姐明明知道那个院子闹鬼。为何还要将那间院子分派给怀袖呢?”

    其言,不言而喻。

    在心风道长来之前,杨晟涵是不信鬼神之的。所以就算那个院子有闹鬼的传言,既然云姬将那院子分派给了柳怀袖作为居所,他也不以为意;可现在他信了这个世上有鬼,所以现在他想到云姬将闹鬼的院子分派给柳怀袖的险恶用心。心里便就寒上几分。

    这就是他爱的女子。

    他的记忆一直逗留在她最美好的时光里。

    可现在,他忽然发现。记忆中那个美好的女子忽然变得面目全非了。

    云姬脸一青,嘴硬地道:“王府里面已经没有多余的房子可以供给小王妃居住了。”

    “云姬姐姐的引嫣阁不错,若是云姬姐姐真心对待怀袖,那将引嫣阁腾出来。也无可厚非。”柳怀袖微微一笑。

    云姬一张脸顿时气得铁青!

    这是什么意思?

    抢她地盘,还是抢她地位呢?

    云姬发怒地道:“不论怎么,你性子大变。就是最不对劲的事情!一个好端端的人,又怎么会一夜之间。便就扭转了性格呢?”

    柳怀袖道:“怀袖并非是转变了性格,只是出嫁前,是小女孩,所以行事可以任性些。而如今已经嫁作人妇,自然是要变得成熟稳重些了。云姬姐姐我像是变了一个人,其实并不然,我还是我。我若不是,那我的两个贴身丫鬟,夏梅和冬菁早就发觉了。”

    云姬剜了一眼她:“你是不是真正的柳三姑娘,这用不着你来,而是让道长来!”

    她不过有杨晟涵撑腰的柳怀袖,所以便就推了别人出来,而那人不是别人,正是她带来的道人,极有可能与心风道长同出一门的道人。

    那道人微微一笑,却是笑得极为邪恶,整张面皮都皱了起来,一直正常的眼睛笑眯成了缝,而另一只浑黄的眼珠子却像是没有眼皮一般,遮不起来!

    杨晟涵看着那道人,便就忍不住皱眉,嫌弃起这个道人的面目了。

    柳怀袖也是个对容貌有着极高要求的人,韦净雪就算是变成了鬼,无法控制自己的容貌,她也逼着她把脸挡起来,可见她对容貌有多高要求了。

    但现在她却直面着眼前的道人,忍住心里的恶心,问道:“请问道长道号是什么?师从何门?”

    那道人用道家的礼拜见她,笑着道:“贫道道号心雨,师从玉峰山,心风正是贫道的师兄。”

    怎么师兄师弟是两个模样?

    柳怀袖皱起了眉,问道:“那不知心雨道长前来所为何事呀?”

    心雨道长笑道:“贫道前来是奉了师兄的命,是前来捉拿妖孽的。”

    柳怀袖一听就知道他在谎,虽然仅仅只是一日的相处,柳怀袖就已经摸清楚了心风道长的性格,他是个连厉鬼都能抱有慈善之心的大善人,又怎么可能会派师弟前来捉拿妖孽呢?定是云姬从中作恶,想要击溃她!

    云姬这时帮衬着话:“是呀,是呀!心雨道长一下山来,我便就去接他了。他一进王府,掐指一算,便就算出我们王府里有怨魂厉鬼,而且都已经聚集在了王爷的身边,想要祸害王爷呀!”

    杨晟涵哼了一声,他也不信他们的辞。

    柳怀袖故意问道:“这便就奇了怪了,心风道长走之前,对我们,王爷是战神转世,手中杀戮过多,是以妖魔鬼怪都要畏惧王爷三分,所以我们这王府里虽然几百年来有不少冤假错案,冤死了不少人,可自从王爷入驻麟王府之后,那些鬼魂便就因为畏惧我们王爷而散去了。现在心雨道长这么一,岂不是与心风道长的话相冲吗?我们……究竟该听谁的才好呢?”

    “这……”云姬为难了。

    那心雨道长倒还是稳得住,笑着道:“在贫道来映月楼之前,便就听云姬公主了,公主小王妃这张嘴十分厉害,得理不饶人,无理也能得有理三分的。现在贫道见了,果真如此,小王妃句句不饶人,此为口业。”

    柳怀袖冷笑:“口业那是和尚常的,道士可不修轮回功德。”

    心雨道长道:“贫道兼修佛学。”

    “噗……”柳怀袖第一次听便就忍不住笑了,她赶紧低下头喝了一口茶,掩去了失态。

    那心雨道长从入门来,就一直紧紧盯着柳怀袖,就在柳怀袖低下头喝茶的时候,他忽然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符纸,大喝道:“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妖孽,看符!”

    完“啪”的一声,拍到了柳怀袖的脑门上,把柳怀袖拍得两眼冒金星,茶杯摔倒地上,茶水沾湿了裙摆,柳怀袖差点儿回不过神来。

    心雨道长得意洋洋地道:“但凡妖孽,不管道行有多高深,只要脑门上粘了贫道的咒符,便就动弹不……得……”

    他的话音戛然而止。

    因为柳怀袖动了。

    柳怀袖“嘶嘶”地到抽着凉气,气愤地从脑门上撕下符纸,揉揉被拍痛的脑袋,嘟囔道:“好痛!”

    她心里冒出了火,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二话不就上来拍她脑门的!

    太无礼了!

    小邪心疼地跑过来,却不敢跑到光里,他踮着脚,趴在茶几背阴的另一面,心疼地凑过来问:“娘亲,没事吧?那符纸打鬼很痛痛的!”

    她被人打脑门也很痛!

    “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妖孽,看符!”

    啪——

    柳怀袖头都被打到另一边去了。

    “呜……”柳怀袖又气又痛地扯下符纸。

    心雨道长吓坏了,赶紧又掏出一张咒符:“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再来——!“

    啪——

    “啊啊啊啊!!!!!!”柳怀袖气得拍台,她招谁惹谁了,头被人打得好痛!

    心雨道长不死心,又掏出一张咒符:“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哎……”

    杨晟涵恼怒地捉住这个道士的手,这人把他当成什么了?竟然敢在他的面前打他的女人?而且,最要紧的是,人怎么可以长得这么丑?

    他一用力,便把这猥琐的道人给甩到地上,怒道:“此人对王妃大不敬,拖出去,赏一丈红。”

    就这样,云姬带来的很厉害很厉害的道士便就被杨晟涵的人拖了出去,连自己的法术都还来不及用,还来不及道破柳怀袖的身份,便就被赏了“一丈红”……

    云姬再次气得脸色铁青,无计可施!

    杨晟涵已经不顾她了,他托着柳怀袖的头,看着那额头上被拍得红红肿肿的地方,他便就忍不住心疼,他伸手轻轻地给她揉了揉,问道:“怎么样,还疼吗?”

    柳怀袖恨恨地锤着他的胸,竟然、竟然委屈地呜呜叫:“你这混蛋!他打了我四次,你才出手!玩吧但——!”

    (一家三口,都是颜控,有木有!!一丈红,亮了,哈哈~!)

    ——end&continue(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活寡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蓝冰逸ok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冰逸ok并收藏活寡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