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活寡 > 第173章 萌萌小邪很生气

第173章 萌萌小邪很生气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不许喂他,他抢我爹!”

    还抢我娘!小邪心里那个妒忌啊!娘亲都没有夹点心喂他呢!

    “男孩子不许小心眼。”柳怀袖轻轻地喝道,她因为害怕房门外会有人听到她的话,所以都是压低了声音和小邪话,所以她这一喝斥,柔柔的,一点威慑力都没有。

    小邪哼了哼,道:“我就是小心眼,就是小心眼!我也要喂!”完就张开嘴,“啊啊”地凑到筷子面前,等着柳怀袖喂。

    “喂你也吃不到。”柳怀袖把点心递到小邪的嘴里面,却不是喂他,点心穿过小邪的脑袋之后,她便手腕一转,递到了小孩的嘴边。

    小孩舔了舔点心,觉得好吃,于是便小口小口地品尝了起来。

    “好次。”小孩含糊不清地道。

    小邪哼哼地锤着床,转过身跑回桌子边,顺着那根祭拜他的筷子,飞快地把点心都塞到嘴里面,一边塞就一边气呼呼地道:“我吃完不给你吃!”

    跟小邪的狼吞虎咽不同,小孩吃东西是斯斯文文的,似乎是怕自己的吃相会让人家看见了不喜欢。

    小孩吃完一块点心之后,才小小声地:“我没抢你爹……”

    小邪一顿,赶紧拍了拍嘴巴,把嘴里面塞得满满的点心全都吞了进去,才瞪着小孩,含糊不清地道:“怎么没有!”

    小孩小声而又委屈地:“他就是我爹嘛……”

    “你不是!”小邪气得拍桌子,怒吼:“那蠢老爹让你喊他‘爹’,你就真以为他是你亲爹了?我告诉你,不是!不信你问你娘!诶,那只蠢死鬼在哪儿呢?我去找找。”完就跑出房间去。他找了许久,终于在一张椅子下面找到了韦净雪。

    “出来,你这蠢死鬼!”完就拧着韦净雪的耳朵,雄赳赳气昂昂地将她拖进了房间里。

    在小邪出去的时候,小孩很委屈地对柳怀袖:“他真是我爹爹嘛,他都自己这么的,为什么小邪就是他不是我爹爹呢?”

    柳怀袖道:“别听小邪的。他气话。”

    “那麟王爷究竟是不是我爹爹呢?”小孩可怜兮兮地瞅着柳怀袖。柳怀袖笑了笑,摸摸他的头,道:“那你希望他是不是呢?”

    就在这个时候。小邪拧着韦净雪进来了,把韦净雪往床上一扔,自己一屁股坐在床边,气呼呼地托着下巴对小孩:“你自己问问她。看看麟王爷究竟是不是你亲爹!”

    “娘亲……”小孩充满希望地看着韦净雪。

    韦净雪不忍心,那毕竟是她的儿子。这世上有哪一个母亲不希望自己的儿子过得好呢?

    “是,麟王爷真是你爹爹……”韦净雪话音未落,小邪的拳头就像大雨倾盆一样疯狂落到她的身上:“让你这蠢死鬼胡!让你这蠢死鬼胡!让你这蠢死鬼胡!!!!”

    小孩看到亲娘被打,心里十分着急。挣扎地爬起来,喊道:“别打我娘!”

    “就打!”小邪气呼呼地又补了一拳,气一点都没有消下来。反而更气了。他转过头来对柳怀袖道:“娘亲!你就这样让这个蠢死鬼胡八道骗小孩子吗?她明明就有和我们亲口承认,小宝是她跟别的男人生的!”

    柳怀袖摇摇头。没有喝斥小邪,也没有生气。她很平静地扫了韦净雪一眼,韦净雪碰到她的视线,飞快地缩了一缩身子,心虚地避开了柳怀袖的视线。

    小孩看见自己的娘亲没有再挨打了,就躺了回去,生气地对小邪道:“我娘亲麟王爷是我爹爹了!你不准再打我娘,不然我以后不和你玩了!”

    “不和就不和!哼!”小邪抱着手,生气地转过头去。

    柳怀袖静静地看着韦净雪,轻声问:“韦净雪,你最初来找我的时候,只求了一件事。你还记得是什么事吗?”

    “记得……”韦净雪弱弱地道。

    “那是什么事了?我都快忘记了。”柳怀袖平静地问,她不生气,反而是很温和。

    这样的温和反而让韦净雪感觉到很害怕,因为自从她变成鬼之后,柳怀袖就再也没有像在人前那样,温和地对她话了,每一次见到她,都是皱着眉头,对她色厉内荏的,从来没有一次好脸色过。柳怀袖对做鬼的她从来都是十分强势的,从来都是我想听就给你话,我不想听你就给我闭嘴滚得远远的,但像这么温和地话,却是她做鬼以来的第一次。

    (这就是颜控的区别对待!长得好看,一切好;长得丑,拍死你,哦呵呵~~)

    “我求你,我儿子的尸骨就在井底下,求你……求你把我孩儿的尸骨从井底里挖出来,和我的尸骨放在一起,一同入土为安。”韦净雪十分害怕,柳怀袖忽然提起这一件事来,她害怕柳怀袖会忽然对她,就这样办吧!

    但是柳怀袖却没有这么,也没有恐吓她,而是慢悠悠地道:“再后来,你求我,用最好的药治你儿子的伤,就算不能让他跟正常人无二,但至少也能让他能行动自如,不像个废人一样,是也不是?”

    小孩安静地听着,他张大着眼睛,像一只可怜的小狗。

    他不知道两个大人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但现在的气氛让他觉得比一个人待在枯井底下的那份死寂,还更要恐怖……

    小邪时不时地发出哼哼的冷笑,斜睨着那个畏头畏尾的蠢死鬼。

    “是……”过了许久,韦净雪才羞愧而又小声地应了一声“是”。

    “那你今天又求我什么了?”柳怀袖柔声问。

    韦净雪不出话了。

    柳怀袖摇摇头,苦笑着站了起来,对小邪道:“好了,小邪,我们到别的地方去吃。让别人来喂小宝吧。”

    “好!”小邪听话地跳下床,牵着柳怀袖的衣服,回过头,冲那对母子俩哼了哼。

    “人心不足蛇吞象呀!”完,她摇摇头,推开门,走了出去。

    韦净雪又羞愧又吃惊地看着她离开。她感到不敢置信。狠狠地捏了自己一把,发现不疼,做鬼之后。一点都不觉得疼了。

    柳怀袖竟然没有苛责她一句?她明明了谎!

    但,柳怀袖最后哪一句轻飘飘的话,却已经是对她最严厉的苛责了。

    人心不足,蛇吞象!

    她先是求挖出儿子的尸骨。接着求用最好的药治儿子,而现在则是求柳怀袖让麟王认下这个不是自己儿子的小孩!

    一步、一步地。韦净雪的贪心、私欲,全都袒露出来了。

    柳怀袖出了房门之后,吩咐夏梅冬菁道:“再去厨房拿一盒点心到我房间里去,我饿了。”

    冬菁道:“可……可小姐不是了吗?厨房里的那一碟点心是小姐要留给王爷吃的!”

    柳怀袖看了她一眼。就这一句话,她便就看出来了,这个小妮子对杨晟涵还没有忘情!

    “不管他。我忽然不想给他吃了。”柳怀袖道。

    小邪开心地拍手叫道:“对对对!就不应该给那个蠢货爹爹吃娘亲做的点心!娘亲做的点心应该是给小邪吃的,才不是给那个蠢货爹爹吃的呢!哼!亲儿子都不认。却跑去认一个那么丑的小孩!蠢死啦!”

    柳怀袖不理他的叫嚣,径直地回了自己的房间里。

    等点心送到房间里来,她便关了房门,让夏梅冬菁到门外去守着,她又照着在小宝房间里的样子,把筷子垂直插在点心上,请小邪吃。

    这下没有人抢了,小邪吃得特别的慢,特别的细腻,一边吃就一边忍不住地竖起大拇指夸赞道:“好吃、好吃!娘亲做什么都好吃!”

    柳怀袖看着他吃,直到他吃完一碟点心,摸着圆滚滚的肚子,发出愉快的叹息。

    “娘亲,你为什么不骂死那只蠢死鬼呢?”小邪吃得饱,心里就舒服了,也就没有像白天那样气呼呼的了,问柳怀袖话的时候,也不带气了,而是像平常那样,软蠕蠕的,有点撒娇。

    柳怀袖道:“骂她有什么用?”

    “可以让哪知蠢死鬼不再骗自己的儿子,我爹爹是她儿子的爹爹了啊!”小邪天真地道。

    柳怀袖问:“那你觉得小宝会相信吗?”

    “他娘的话,他为什么不相信?”

    柳怀袖道:“那我,我准备和别的男人生孩子,那孩子就是你,你信吗?”

    “肯定不信!”小邪拍着胸膛道,“你别骗我,我可是要做小麟王的男人!”

    柳怀袖笑了笑,道:“你自己都不信我的话,还叫我‘娘’做什么?你自己都不信‘娘’的话了,你觉得小宝还会相信他娘的话吗?”

    ————【今日第五更完,下面第六更】—————

    “这……”小邪傻了眼了。

    柳怀袖娓娓道:“小宝从小就没有爹,忽然有一个人长得好看,对自己又特别好的人是自己的爹,他肯定会相信。而忽然间很多人都‘不是’,他肯定觉得很难过,也肯定不会愿意去相信。”

    小邪想了很久,才想明白柳怀袖的话,他委屈地皱起了小脸,道:“那可怎么办才好呀!难道……难道就真的让那对骗子继续骗爹爹么?”

    柳怀袖忽然很想摸摸小邪的头,刚抬手忽然又想起来小邪是个鬼,根本不能触摸,于是便就放了回去,道:“没关系的,他们喜欢怎么,便就让他们怎么去吧。”

    小邪又气又急,道:“怎么可以这样!韦小宝根本就不是我爹爹的儿子!我才不要看着他继续骗爹爹下去!”

    “你爹爹已经相信了。”柳怀袖无奈地道,“你生气,也没有用。”

    “可是……可是……”小邪又伤心又委屈,忽然间就抱住膝盖,把头埋进去,呜呜地哭了起来。

    柳怀袖无奈地叹气,道:“你怎么这么爱哭呢?还你要做麟王的儿子?麟王从小到大就没哭过呢!”

    小邪马上狠狠地擦了一把眼泪。用力地道:“那我就不哭!我……我从小到大也不哭的!爹爹带我去校场,让我拿兵器和士兵比武,长枪戳伤了我大腿,戳了一个血窟窿,流了很多血,我都没有哭!牙齿要掉了,也是我自己拔的。从来就没有让别人帮忙过呢!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看着爹爹被人抢走,娘亲不理我,我就……我就特别的难过……”完又咬着拳头。呜呜地哭了起来。

    柳怀袖听得奇怪,道:“校场?比武?你前生的爹爹是个将军么?”

    小邪咬着拳头,不话。

    “难怪你会那么喜欢麟王了,非要麟王做你爹了。他也是个带兵打仗的常胜将军!”柳怀袖道。

    小邪心里那个憋屈啊,早知道就不答应阎王爷那个条件了……

    自己的爹非得变成不是自己的爹……

    这爹坑得……唉!

    这个时候。韦净雪钻进来了。

    小邪看到她,顿时就生气起来,怒道:“滚!滚得远远的,我不想见到你!”

    柳怀袖抬起手。让他不要话,然后冲韦净雪招招手,让她过来话。

    韦净雪从门板上扯过全部的身子。飘进来,她做了几天的鬼。终于学会飘,而不是走路了。

    她飘到柳怀袖的面前,跪了下来,低头哀求道:“小王妃,我知道你恼我不成器,专门给您惹麻烦,还提了那么多无理取闹的要求。可是,可是我仍然想求您给我儿子一条生路!他都已经残废了,手脚用不了了,林老良医他受伤太重,现在还能活下去,但是渐渐长大之后,那些变得畸形的骨头将会挤压他的内脏,让他活不过二十岁。他还这么小,命却这么短,我……我实在不忍心我走之后,让他孤苦无依地活在这个世上!王爷是个好人,他喜欢孩子,一定会是个好父亲的,所以我希望您能服王爷,让他收下小宝,有他做小宝的父亲,我便就能走得安心了。小王妃,只要您肯答应我这个请求,我……我来世做牛做马都会回报你的!”

    “不需要。”柳怀袖轻轻地道,“愿意为我做牛做马的人实在太多了,不差你一个。”

    韦净雪可怜兮兮地瞅着柳怀袖,她无计可施,她想卖下一辈子给柳怀袖,可是柳怀袖不需要奴仆,她只要拿着金子到门外喊一声,便就有无数个人愿意来为她做牛做马了;她想恐吓她,无奈导航不够,就算杨晟涵和小邪不在柳怀袖的身边,她也不敢对柳怀袖下手。

    柳怀袖问:“你觉得,只要你想,别人就必须给你吗?”

    韦净雪可怜地喊道:“我求您……”

    “求是没有用的。”柳怀袖道,“我不会去揭穿你儿子的身世,也不会当着你儿子的面揭穿你的谎言,你喜欢怎么对你儿子,你便就去对他吧!我也不会答应你,出面服麟王认下你儿子,但,同样的,我也不会告诉他小宝的身世,他最后若是真的要认下你儿子,我也不会拦着的。”

    “谢谢小王妃!谢谢小王妃!”韦净雪欣喜若狂,不停地磕着头。

    柳怀袖的无所作为,便就是遂了她的心愿!

    在无名院里的时候,她一直陪在小宝的身边,每次看到杨晟涵来到小宝的床边,杨晟涵脸上的那一份柔情几乎将她融化了。她不禁去想:如果小宝真的是她和杨晟涵的儿子,那该多好呀!

    于是,贪念渐生。

    她看得出来,杨晟涵已经把小宝当作是他和她所生的孩子了,只要没有人阻拦,杨晟涵认下小宝是迟早的事情!

    但她依旧害怕柳怀袖会将真相戳穿!

    所以她会使尽千方百计,不管是哀求、还是恐吓、又或者是拼命,她都一定要让柳怀袖答应她,让麟王爷认下她的儿子!

    但是没想到,她面对柳怀袖,就孬了。

    但她更没想到的是,柳怀袖像个局外人一样,从来都没打算插手过这件事!

    “谢谢小王妃、谢谢小王妃!”韦净雪一边拜谢,就一边舔着脸退出了柳怀袖的房间。

    在她退出去之后,小邪就气得摔椅子了!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让她得逞!我不要爹爹认下小宝做儿子!他本来就不是爹爹的儿子!”小邪生气地怒吼!

    小邪自身就是个厉鬼。平时不生气的时候,会小心翼翼地收起自己的鬼相,变作跟正常小孩子一样,除了全身上下都是黑不溜秋之外。

    但是他一生气,身体便就变回了死时的模样,他身上裂开了许多到口子,红色的鲜血汩汩而流。他的眼白变成绿色的、眼珠变成红色的。獠牙冒了出来,龇着牙大吼的时候,牙齿就显得白森森的。格外的可怕。

    柳怀袖静静地看着他发脾气,一边无奈地扶起被小邪摔过的椅子。

    小邪很生气,看见柳怀袖什么都不话,也不安慰自己。就更加生气了。

    她扶椅子,那他就砸面盆!

    “哐当”、“哐当”——!

    柳怀袖的房间里不停地发出哐当哐当的声音。站在门外守着的夏梅冬菁吓得心惊肉跳,赶紧敲着门问道:“小姐!小姐你没事吧?”

    房间里依然不停地传出摔东西的声音,在狂躁的声音之中,慢悠悠地传出了柳怀袖平和的声音:“没事。”

    “那怎么会有摔东西的声音?”

    “近来诸事不顺。我心情不太好,等我心里舒畅了,你们再进来收拾东西。”柳怀袖依旧平和地道。

    夏梅和冬菁面面相觑。这……这未免也太不和谐了吧!小姐真的在生气地摔东西泄愤吗?但声音怎么听起来这么平和?

    柳怀袖房间里砸东西的声音持续了差不多两盏茶的时间。

    房间里一片狼藉,已经没有什么东西额可以摔了——就连柳怀袖的床。都被小邪掀翻了。

    小邪气呼呼地站在翻了的床上,头顶快碰到屋子里的悬梁了。

    他仍然很生气,眼睛发着光,屋子里的蜡烛一熄,那对眼睛就显得格外的诡异。

    “你生气,又有什么用呢?”柳怀袖平静地问。

    小邪张牙舞爪地道:“至少告诉你,我很生气!我很认真!”

    柳怀袖道:“就算你很生气,你很认真,我打定的主意也不会改变。”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小邪居高临下地瞪着她,道:“我实在不明白,你为什么要帮那个姓郝的老女人,那老女人虽然姓郝,但是却不是个好人!你帮着她隐瞒真相,你还让爹爹一直都受到欺骗,你……你从来都是一个坏人!从来就不是个好人!”

    柳怀袖道:“我从没过我是个好人。”

    “你怎么可以做个坏人!”小邪大声质问。

    “因为这个世上,只有坏人才能活得长久,好人,总是短命。”柳怀袖轻轻地道,“你莫要再生气了,也不要再胡闹,我不想别人知道我带着一个鬼。”

    “你……!”

    柳怀袖默默地摇头,道:“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生气。这是非黑白,不是你指着黑那是白就是白的,指着白是黑就是黑的。小宝不是杨晟涵的儿子,根本不需要我去编什么谎言去隐瞒,过不了几日,便就有人来告诉你爹爹真相了。韦净雪现在想要骗人,也不过几日的光景。”

    小邪冲下来,叉着腰怒道:“可我就是不服!凭什么我的爹爹要让给别人!”

    柳怀袖微笑着看了看他,道:“如果你真的转世做了麟王的儿子,那你们一定是最合得来的父子,因为你们的是非观是那么的相似,一不二的。”

    (开心吗?吃货小邪来袭!!6000字一章!原谅作者最后两章节没有分章!今天已经算是写了6章了,求读者君大人们息怒,原谅偶昨天的失踪!然后无耻地,这个作者君仍然计划着将五次机会用完,还会再消失一次的……咳咳!!偶觉得,偶把一家子颜控的特性描写得很好啊,句句话不离开“长得好看”、“长得丑”,啊哈哈~~~)

    ——end&continue(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活寡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蓝冰逸ok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冰逸ok并收藏活寡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