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活寡 > 第185章 过继孩儿移恩宠

第185章 过继孩儿移恩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小宝,从今天起,她就是你的母亲了。”杨晟涵坐在小宝的床前,温柔地对他道。

    小宝睁大眼睛,仔细地打量着站在床头对自己柔柔微笑的女子,只见这个女子生得相貌平平,但气质却素洁淡雅,若是平常,他一定会喜欢这种温柔的阿姨的,可是现在却要做他的母亲,他就受不了了。

    “为什么?”小宝迷茫地问:“为什么让她做我的娘?我有自己的娘呀!”

    玉燕儿含笑着问:“孩子,你的娘亲是谁?”

    小宝道:“娘亲就是娘亲呀!”

    他还小,还不出韦净雪的名字,所以追查了半天,也没有人能在他的口中探问得知他与韦净雪的关系,但郝月婵既然已经亲口承认了,那便就能肯定他是韦净雪的亲生儿子了。

    杨晟涵对着他们,将自己的想法细细地了一遍,完后,玉燕儿柔柔笑道:“王爷什么便就是什么吧,妾身向来都是听从王爷的吩咐的,不论王爷吩咐什么,妾身都一定照办,就算王爷是要妾身的性命,妾身也一定会双手奉上。”

    杨晟涵赶紧道:“不必得那么严重,我又怎么可能会要了燕儿你的性命呢?你既然答应,我便就放心了。”他又转过头去问小宝:“小宝,你可愿意认眼前这人做你的娘亲?”

    哪知,小宝眼睛里掉出一滴泪来,他哀伤都道:“我有娘啊……”

    韦净雪早就站在屋内,看到孩子看向自己的可怜目光,赶紧着急地冲小宝摇了摇手,急切地道:“傻孩子。你爹要你做什么,你便就做什么,就对了!娘很快要走了,娘没有办法照顾你长大了!这个玉夫人是整个麟王府里的大好人,只要有她在,虽然也许不能给你争来最好的待遇,可却也绝不会让你受到半点苦头的!”

    小宝伤心地看着她。小小的脑袋里根本无法理解韦净雪的话。

    韦净雪着急地解释着:“宝宝你听话。听娘的话,你一直都是最听话的好孩子,对不对?就听娘的。认玉夫人做娘亲!”

    小宝仍然在看着她,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娘亲会不要自己了。

    “你在看什么?”杨晟涵发觉小宝的视线不知在望向什么地方,于是便就顺着小宝的视线看去,却什么都看不见。

    这个时候。韦净雪想到了一个好主意,悄悄地挪动脚步。挪到了玉燕儿的身后。

    小宝的视线也随着她,移到了玉燕儿的身上。

    过了许久,小宝忽然委屈地喊了一声:“娘……”

    “叫了!叫了!”杨晟涵顿时开心地跳了起来,像个孩子一样手舞足蹈。拉着玉燕儿的手,欣喜地道:“燕儿姐,小宝愿意认你这个娘亲了!以后。我便就把小宝交给你来抚养,你可要帮我好好照顾他长大!”

    玉燕儿慈爱地瞅着他。微微笑了。

    杨晟涵欢喜道:“燕儿姐,在这个王府里,我能相信的就只有你一个人了,把小宝交给你来照顾,我相信你一定能把他照顾得白白胖胖的。谢谢你,没有嫌弃这孩子面相丑陋,四肢残废,在这个王府里,就只有你最善良,最有怜悯心了!只是不知道,让你做孩子的母亲,你是否会觉得受到委屈了?”

    玉燕儿笑道:“王爷好多年都没有喊妾身一声‘姐姐了’,就凭这一声‘姐姐’,妾身不管受再大的委屈,也都得答应王爷的要求呀!”

    罢,她轻轻挣脱开杨晟涵的手,坐到小宝的床边,伸手轻轻地抚摸着小宝的脸,纤纤玉指拂过小宝脸上的每一道疤痕,便就忍不住皱起眉头来,心疼地道:“这孩子究竟受了多少的苦头呀?谁这么狠心,能对一个孩子下这么重的手?”

    杨晟涵现在心里只剩欢喜了,但现在夜已深,都已过了四更天了,所以他笑着道:“明日我会着急所有人来这行吟楼,到时候我会把孩子的身世告诉所有人听,燕儿姐,到时候你想知道的一切,我都会如实告诉你的。”

    “嗯。”玉燕儿替孩子掩了掩被子,对他道:“夜深了,你快睡吧。再不睡,天就亮了。”

    小宝的目光穿过她,落到她背后的韦净雪身上,他很伤心地唤着:“娘……”

    那一声,闻者心疼。

    韦净雪心里一疼,眼泪忍不住就掉了下来。

    玉燕儿轻轻地拍着他的手背,忽然轻轻地吟唱了起来:“亮光虫儿飞呀飞,爹爹叫我捉乌龟;乌龟冇长脚,爹爹叫我捉麻雀;麻雀冇长毛,爹爹叫我摘毛桃;毛桃冇开花,爹爹叫我吃发粑;发粑冇上气,爹爹叫我去看戏;戏冇搭台,爹爹叫我穿新鞋;新鞋穿不上。哎哟哟——戏看得不像!”

    “小公鸡,咯咯咯。我请妹,做花箩。花箩花,穿破袜;破袜破,换牛角;牛角尖,冲上天;天很高,好磨刀;刀很快,好切菜;菜很甜,好过年;年好远,买把伞;伞没柄,买根秤;秤没砣,买个箩;箩没底,换升米;米有沙,换个粑;粑没馅,换个蛋;蛋没黄,换个娘;娘不成气,一场大水冲出去。”

    “月亮走,我也走。我请月亮提花篓,一提提到园门口,打开园门摘石榴,石榴树上一砣油,姊妹三人共梳头。大姐梳个盘龙嘴,二姐梳个凤凰头,只有三姐不会梳,梳个狮子扒绣球。”

    玉燕儿知道的童谣十分的多,一首换一首的,唱得柔腻而又婉转,渐渐的,小宝打了一个呵欠,又一个呵欠,在轻轻的吟唱中,合上了眼睛。

    看着他睡熟了,玉燕儿才停止住了吟唱,看着他的睡脸,忍不住笑了起来。她伸出手指,摸了摸小宝的脸,害怕会吵醒他,便轻轻地道:“王爷你瞧,这孩子和你小时候长得可像啦!”

    杨晟涵凑过来,撑在床头上,看着小宝,眼神越来越温柔,越来越慈祥。

    “是呀!我也是越看越像我。”他看了玉燕儿一眼,柔声道:“我好多年都没有听到燕儿姐你唱起这首摇篮曲了!现在听了,觉得甚是怀念呢。”

    玉燕儿呵呵一笑,道:“王爷都将近而立之年了,又不是小孩儿了,睡觉自然也就不需要妾身为你唱什么摇篮曲了。”

    玉燕儿相貌平常,出身极低,年岁又是麟王府里一杆女眷中最大的,可是却是连云姬都得畏惧三分的人物。这是因为她从小便就服侍杨晟涵了,从杨晟涵还是一个调皮捣蛋的小屁孩子起,便就一直在他身边照顾他,也是杨晟涵初尝情事的第一个女子,这在杨晟涵的心中,有着与众不同的地位,比起夫妻情分还要重的,是长达二十年的亲情。

    “不知怎么的,我今晚上格外想听燕儿姐你给我唱摇篮曲,燕儿姐,你愿不愿意为我再唱一晚上的摇篮曲?”杨晟涵从背后搂住玉燕儿,状似孩子撒娇般地亲吻着她的脖颈,又一边问道。

    玉燕儿和蔼地笑着,拍拍他的手,似乎也把他当成了和小宝一样顽皮的孩子。

    “别胡闹,都是当爹的人了,也不知道分寸,难道你真想在孩子面前胡作非为?我们回去吧。”玉燕儿轻轻喝斥,但却无半点责怪之意。

    “好。”杨晟涵心里开心,自然是玉燕儿什么便就是什么的了。

    他们走时,吹灭了蜡烛,屋子一下子便就陷入了黑暗之中。

    “娘……”小宝在沉睡中轻轻地喊道,一滴眼泪从眼角里滚落了下来。

    韦净雪心酸又心疼,她坐下来,抬起手,轻轻地刮去了孩子脸上的泪珠。

    她心想:小王妃的真是对极了,我真是人心不足蛇吞象,愿望一件一件地达成了,我现在却又后悔了,为什么那时候我要悬梁自尽?若是我现在没有死,不定我现在就能触碰到宝宝的脸了!若我没死,那该多好呀!

    ————【我是xxoo的切割线,偶老实承认,偶就是不会写xxoo!】————

    第二日,杨晟涵在行吟楼召集了所有人,但柳怀袖和郝月婵并没有出场。她们的不出场,并没有能阻挡杨晟涵公开小宝的身世,他向所有人都公布了小宝的身世,并宣布小宝将过继到玉燕儿的名下,由玉燕儿抚养长大,而小宝的亲生母亲韦净雪则追封“夫人”的称号,以夫人之礼风光下葬。

    这个消息传到了锦瑟居里。

    “不!那野种不是麟王的儿子!为什么,为什么就是没有人相信我呢!”她痛苦地在房间里挣扎着,摔破了一个瓶子又一个瓶子,她拍着紧锁的房门冲外面的人大喊:“放我出去!放我出去!我不能放任王爷被那野种蒙骗!他绝对不是王爷的亲生儿子啊!韦净雪那个贱人又怎么可能生得下王爷的种?你们放我出去,我要去见王爷,我要出一切的真相,你们快放我出去啊!”

    她拍着门,歇斯底里地喊了一天一夜,最后,林老良医确诊:郝夫人失心疯了。

    (3更完,啦啦啦!)

    ——end&continue(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活寡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蓝冰逸ok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冰逸ok并收藏活寡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