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活寡 > 第262章

第262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大晟朝一十三年,开国皇帝皇甫休驾崩,其长子皇甫桦继承大统,登基为帝。初时皇甫桦励精图治,举贤重用,唯才是用,大晟皇朝欣欣向荣,一切都如常进行。

    然而,皇甫桦心中仍然存在着一个一直困扰着他多年的问题。

    他仍然记得,三年前,麟王大婚,他与妻子卫莲心,也就是当今的皇后,一同去麟王府庆喜,那一日:

    -----------【我是时间分割线】-------------

    那时,他还是太子,上有父皇,下有虎视眈眈的兄弟,唯一的选择就是拉拢毫无血缘关系、也无继位之可能的三弟杨晟涵。谁人不知杨晟涵是将这个大晟皇朝的江山打下来的人?在皇朝里,绝大多数武将都是他的亲信!

    拉拢杨晟涵,就意味着将大晟皇朝的一半兵权掌握在了手中。

    那时,他只想拉拢杨晟涵,如此便能阻断其他兄弟的狼子野心。

    所以那时候皇甫桦和杨晟涵走得近,感情也是最为熟络的。

    只是那一行之后,一切都变了。

    那时,他正与杨晟涵坐在屋里,谈天说地,相谈甚欢的时候,太子妃卫莲心忽然回来了。她脸色略显苍白,眼神里隐隐带有怒火,显然是被气得不轻。

    “怎么啦?怎么这么生气?”皇甫桦一眼就看出了妻子的不对劲,于是关切地问道。

    卫莲心走到他身边,拉了拉他,压低了声音对他说道:“妾身身感不适,太子,咱们还是赶紧打道回府吧!”

    皇甫桦吃了一惊,握着她的手,只觉得她的手异常的冰凉。

    杨晟涵关切地说道:“嫂子身体不适?要不,我这就召良医来为嫂子看病?”

    若在平常,卫莲心一定笑着应允。然而今日却不知道怎么一回事儿,一反常态,拉着皇甫桦的衣角。面有不善地说道:“只是小小不适罢了,不劳三弟操心了。我回去歇息歇息,便就能恢复过来啦!”

    杨晟涵瞧她神色略为不悦,语态冰冷。心想难道是谁招惹了卫莲心不快?于是便就也不多作挽留,亲自将人送出了王府。

    在回太子府的路上,皇甫桦瞧卫莲心一路上都阴沉着脸,一言不发的,于是便就忍不住问道:“你今个儿究竟是怎么了?平常从未见过你这样子呀!”

    卫莲心思量了片刻,便就忍不住心中的怒气。将柳怀袖的话一五一十地告诉了皇甫桦。不满地说道:“这柳三姑娘实在是太过分了!这种话竟然敢乱说!这大晟皇朝是我们皇甫家的天下,什么时候姓杨了?就算三弟是打下这片江山的大功臣,但那也只是臣子而已,在几位兄弟中,什么时候轮得到他来继承大统?他杨晟涵充其量也只是一个外人罢了!”

    卫莲心说的是气话,可落到皇甫桦的耳里,却成了隐患。

    是呀,他这个时候才想起来,他的目光一直都集中在了与亲兄弟们的勾心斗角之中。却忽视了看似最无害、最外人的三弟杨晟涵!

    这个天下是杨晟涵打下来的,朝中多数大臣都卖他的面子,整个天下人的心都是向着他的,他若是想要登基为帝,那登高一呼,定然是一呼百应。所以……如果日后他忽然反悔了,想要将这个皇位给收回去,那又会变成什么样子呢?

    也许,到时候,这个大晟皇朝的朝堂上。将没有皇甫姓!

    为此,他不得不防。

    皇甫桦与卫莲心私下商量了一番,决意到,目前皇甫休还健在,皇甫桦还是 太子,还需要结识党羽,稳定在朝中的根基,而这麟王杨晟涵则是最关键的一环,谁能得到他的支持,那就无疑是一大助力,那登基为帝则是水到渠成的事情了。他们先不论柳怀袖说的“天机”是真是假,都知道现在还不是到与杨晟涵反目成仇的地步,因为他们不拉拢杨晟涵,那自然还会有人要拉拢杨晟涵的,与其便宜了别人,那还不如先为自己所用!

    于是他们决定,暂且先与杨晟涵结好,待登上皇位,根基稳定之后,再下手除去杨晟涵不迟。

    -----------【我是时间分割线】-------------

    而如今,时过三年,皇甫桦登基为帝,而杨晟涵仍然是麟王。

    这时间,又是一年过去了。

    皇甫桦在朝的根基渐渐稳固了,这一切,都得益于他身边有位“能人”。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入宫当了太监的陆以申。

    皇甫烨原本计划着当自己登上皇位,就立即下手除去几位觊觎皇位的兄弟,顺势除去了他的眼中钉、肉中刺——杨晟涵。

    但这一切的计划全被陆以申给打断了。

    陆以申谏言说:“皇上如今根基不稳,仍需要麟王的扶持,才能稳定根基。如今一登基,便就要手刃兄弟,不免会引人闲话。皇上,为了大局,先忍为上啊!”

    于是,他听从陆以申的建议,忍了一年。

    他根基定下来了,于是,开始下手除人了。

    -----------【我是场景切割线】-------------

    大晟朝一十四年,皇甫桦下旨,命麟王杨晟涵带兵镇守月寒关。

    这个圣旨传达到了麟王府,传旨的人,正是陆以申。

    柳怀袖看见来宣旨的太监是陆以申的时候,似乎明白了什么,脸色瞬间变得煞白……

    她似乎做错了什么。

    她回忆起了四年前,自己刚刚嫁给麟王的时候,那时还是太子的皇甫桦带着妻子卫莲心登门拜访,那时她仍然记恨着杨晟涵的前世薄情,于是便就趁机献了谗言,故意疯言疯语地告诉卫莲心,说她见了阎王爷,之所以能重活为人,正是因为阎王爷要她重返人间,帮助杨晟涵登基为帝的!

    这是她当年种下的因,如今变成了果。

    只是。她不曾想过,前来宣旨的太监,竟然会是陆以申。

    她跪着听旨。在陆以申宣旨完之后,她抬起了头,看着这将近三年不曾见面的男子,只见他发福了。皮肤白嫩有光泽,显然是在宫里的日子过得十分的滋润。陆以申居高临下地端着圣旨,那趾高气昂的样子令她感到陌生,也令她感到心寒。

    月寒关……

    月寒关!

    她记得一清二楚,前生,皇甫桦登基为帝之后。立马派遣了杨晟涵去守月寒关。这一守,便就是守上整整七年,直至身死。

    这就是皇甫桦除去杨晟涵的第一步手段,将人发至边疆,远离朝堂,削弱其在朝廷之中的根基与影响力,等其势弱之时,再一举拔除!

    这是第一步,那么接下来。将是漫漫的七年分别。

    但这也是迟了一年的。

    前世里,杨晟涵被发配去到月寒关是大晟一十三年。

    而今生,则是大晟一十四年。

    在看到陆以申的时候,柳怀袖就明白了,这时间之所以会拖了一年,那便是陆以申支的招。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晚了一年……说不定,反扑得更厉害!

    陆以申宣旨完,便就回去了。

    等他走了之后,杨晟涵拿着手中的圣旨。心里沉沉的……

    柳怀袖走到他的身边,看了看那圣旨,心里也低沉着,她知道以后将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王爷,这次去月寒关一守,将不知何时才能归来。王爷,你便就带我与小邪一块儿去月寒关吧!”柳怀袖道。

    杨晟涵叹了一口气,摇头道:“这月寒关地势严峻,还时不时有敌兵来袭,你们母子两与我一同前去月寒关,只怕是去受苦,不是去享福。”

    柳怀袖道:“王爷,只要我们一家三口守在一块儿,那吃点苦受点累又有何妨呢?难道,王爷就狠得下心肠,将我们母子俩抛在帝都城里?”

    杨晟涵道:“我并非是抛下你们母子俩不管……”

    柳怀袖知道他脑子转不过弯来。她看这里人多,于是便就拉着杨晟涵的手,转到了一个无人的角落里,将自己心中的想法全盘告诉了杨晟涵:“王爷,你还看不明白吗?皇上派你去守月寒关,便就是要削弱你在朝中的势力。王爷,你毕竟是开国功臣,这功绩都摆在那儿,难保不招人妒恨!这功高震主的道理谁都懂。难道你还没有感觉得到皇上对你的态度的转变吗?”

    杨晟涵道:“皇上是我大哥,我自然不会相信他会害我的。”

    柳怀袖道:“王爷,您若只是一人,那自然不用担心皇上害你。可你是否有为我与小邪着想过?如若皇上要下手除你,那我与小邪便难以避免!你若将我与小邪留在帝都城中,那皇上要下手,我与小邪则首当其冲!你相信你的兄弟,可我更相信我的判断。王爷,你与我打赌,何时见我输过?”

    杨晟涵沉默了。

    柳怀袖忧心忡忡地说道:“而且,王爷,您也时不时地回来同我抱怨说皇上如今听信宦官比听信朝臣的多。你虽不曾与我提过这个宦官是何人,可如今我见来宣旨的太监,便就知道你说的宦官是谁了!王爷,您当真就舍得抛下我,自己前去月寒关吗?你就这么的狠心,让我留在这个地方面对他吗?你就不担心,你走了,我一个人留在这儿,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杨晟涵露出了沉思的表情。

    见他仍在犹豫,柳怀袖便狠狠一跺脚,骂道:“王爷,你要是不带我走,那我便就……便就找机会进宫里面去,与陆郎旧情复燃!反正你远在月寒关,我留在帝都城里,我做什么,你都不会知道的!”

    杨晟涵大吃一惊,赶紧抱住了柳怀袖,说道:“不可!袖儿,我不许你这样!”

    柳怀袖似嗔似怨地瞪了他一眼,说道:“既然如此,那你还不带我一起去月寒关?”

    “你……”杨晟涵叹了一口气,心里实在那柳怀袖没有办法,于是就说道:“好吧!你呀,当真是想好了?这去月寒关,可是要吃苦受累的。”

    柳怀袖道:“你去哪儿,我便就去哪儿!”

    杨晟涵叹气道:“那小邪怎么办?小邪现在才三岁,他还那么小。”

    “他能受得住的,他前世一出生便就跟你去了月寒关……”柳怀袖惊觉失言,赶紧咬住了下唇。

    杨晟涵不解地看了她一眼:“你说前世什么?”

    柳怀袖道:“没什么!我只是觉得男孩子应该多受些磨难,这常言道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小邪是男孩儿,这整日都与我在一起的,王爷你就没有发现,他现在可变得娇气许多啦,哪有前生那调皮捣蛋的样子了?我看去月寒关,也正好能磨练磨练他的意志!”

    杨晟涵叹了一口气。

    他走,柳怀袖也跟着走,他自然是舍不得这娘两人跟着自己受苦的,可是这亲爹娘都不在,他更舍不得小邪一个人留在帝都城里孤苦伶仃的呀!

    到最后,他还是拿柳怀袖没辙,带着柳怀袖与小邪上路去了。

    大晟皇朝一十四年七月十五,麟王杨晟涵发兵月寒关,携妻带儿,镇守月寒关,这一守,便是整整七年……

    -----------【作者话】-------------

    有木有觉得,当年柳怀袖是故意作死了现在的自己,嘿嘿~~!但其实即使没有她当年假装泄漏“天机”,皇甫桦也还是会下手除去杨晟涵的,因为前生事早已注定。嘿嘿。

    有些烦躁了,最近打字总是错字,眼睛睁不开,视力急速下降,许多东西都看不清楚了,打字手指好疼。。。。。。

    有点坚持不到月底了怎么办呢?我已经和编辑说了,要支撑到月底再完结的。嘤嘤嘤。脑洞不够,怎么就爱你吃完这最后的6天呢?

    困困困~~大家晚安啦~!么么哒!

    ----------------------------END&CONTINUE(未 完待续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活寡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蓝冰逸ok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冰逸ok并收藏活寡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