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活寡 > 第8章 轿中滑胎心机现

第8章 轿中滑胎心机现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柳怀袖刚刚入轿中坐下,就如得到解脱一般,刚想合起眼来休憩一会儿,等到了麟王府再起身拜堂。哪知刚一合眼,就有一道小小的身影撩起窗帘,爬了进来。

    柳怀袖惊道:“才儿?”顿时不敢再松懈,挺直了腰板打起精神来。

    才儿挤到她身边,笑嘻嘻地说道:“姐夫本想让我同他一起骑马去麟王府的,可我看他骑的马儿太高了,我怕会摔下来,所以就来同三姐一起坐轿子了,三姐允吗?”

    “你是我弟弟,你要做什么,我自然会允你的。”柳怀袖轻声道。此时轿子已经抬起,也已容不得她让才儿下去了。她此刻只觉得眼睛昏花,就连挡住脸的红盖头都变得发白了,心想自己恐怕难以坚持到下轿的时刻了,可偏偏,才儿却挤了进来,令她想要稍作休整都不成,如今也只能继续煎熬着。

    冷汗渐渐地沁了出来,生不如死的痛楚渐渐地变得飘渺起来了,好似是发生在自己的身上,也好似整个身体都已经不再属于自己了。

    她心道:阎王准许我还阳重生于十年前,定是不会轻易收回我这条残命的,我便就忍着,忍到进了麟王府,忍到拜堂成亲的那个时候罢!我定不会轻易死在这轿中的,否则就枉费了阎王的用心!

    她不断地对自己说着这句话,怎奈身子越发沉重,沁出一身冷汗,眼前的红光失了色彩,几欲昏厥过去。

    恰在此时,她耳边忽地听见才儿的声音:“三姐,我可不可以掀起你的盖头看看你的样子?”

    这才让她从发白的晕眩中回过魂来,也恰是抓住了一个希望!

    “就一眼!”才儿低低地哀求道,“别人都说女孩子在出嫁的时候是最美的时候。在才儿心中,三姐一直都是这世上最漂亮的女子,比起大姐二姐四姐都还要漂亮,可是下人们都说三姐出嫁的这一日才是三姐最漂亮的时候了。若是错过了这一日,才儿就再也没机会看见最漂亮的三姐了!”

    柳怀袖叹道:“那你揭吧。”

    才儿顿时欢喜起来,笑道:“那好,三姐可不能告诉姐夫听。别人都说了新娘子的盖头只能由新郎官来揭的,现下我先姐夫一步揭了,他要是知道了,一定会生我的气的!”

    柳怀袖又叹:“话怎这么多?”

    “还不是怕你和姐夫生气?”才儿笑道,伸出小手抓住了红盖头的一角,但心中还是有所顾忌的,于是又说道:“三姐,我不揭了,我就偷偷地从底下看你一眼,这就算不得揭你盖头了,如此一来,就算姐夫知道了,也不能和我生气了,对不对?”

    柳怀袖道:“对。”

    “那我就放心啦!”才儿小心翼翼地掀开盖头的一角,小脑袋凑到盖头下往上一瞧,这不瞧不打紧,一瞧就给吓破了胆子,失声尖叫!

    柳怀袖迅速地掩住了他的嘴,将他紧紧地搂在了自己的怀里面,盖头也歪到了一边去。她看到怀里面才儿的半张小脸涨得发紫,眼里尽是害怕,眼泪都涌出来了,心里一软,手便松了一点,对他说道:“才儿莫喊,莫要惊扰到外面的人。”

    才儿哭着点点头,她这才松开了手。她一松手,才儿立即退到角落里,再也不敢与她亲近了。

    “姐姐现在的脸,是不是很难看?”柳怀袖叹道。

    才儿心里怕极,眼泪一直停不下来,但听了姐姐的话,还是用力地点了点头。

    柳怀袖苦笑,心道祖母心思也忒坏了,不知道给自己弄了什么妆容,才会让这么多给吓住了。她柔柔地看着弟弟,轻声问道:“才儿现在可是害怕姐姐了?”

    “我……”才儿看了看她的脸,那七窍流血又白漆涂面的模样似鬼一般,可是越看越是看出了三姐往日的清秀模样,“你是最疼我的三姐,不管三姐变成什么模样,我都……我都不会怕你的。”

    “这才是我的好弟弟!”柳怀袖微微地笑了,她抬起手整了整盖头,将脸重新遮住,道:“三姐也不知道现在自己是什么模样,要是吓坏了才儿,三姐在这里同你陪个不是了。”

    才儿忽然过来抱住了她,哭道:“我在家里面就听说奶奶他们不同意三姐嫁人,说是宁愿打死三姐也不愿三姐出嫁,我出来时见三姐安然无恙,还以为奶奶他们没有为难三姐呢,却料不到……料不到他们这样的狠心!三姐,三姐,你可是做错了什么?得遭到这样的对待?”

    柳怀袖心里一暖,眼泪差点又掉了下来,这才是她的才儿,贴心的暖心的才儿!

    她摸着才儿的脸,心酸地说道:“才儿,你会不会怪三姐?麟王府是比狼窟、比虎穴还要凶险的地方,我现在却要你离开家,跟着三姐到麟王府里去住,日后的生活是不比在家里面那么安逸了。你……你可怪三姐狠心?”

    才儿哭道:“三姐你不要以为才儿年纪小就什么都不懂!在家里,若不是三姐一直护着我,恐怕我就要被几位姨娘害了去。她们都想着给爹爹生个儿子,去年小姨娘怀胎了,大夫说是个男胎,她就想和几位姨娘合起伙来害我,若不是三姐,才儿早就没这条命了!现在三姐出嫁,奶奶还这么对待三姐,我算是看透了家里人的面目,他们都不喜欢我们姐弟俩,都巴不得我们去死,这样的家,我待着还有什么意义?我还不如跟着姐姐去麟王府,姐夫也喜欢我,有你们在,别人就欺负不到我的头上来啦!”

    柳怀袖听了后,这才发觉才儿不是自己想的那般无知,小小年纪就已经懂了人情冷暖。自己想了一想,便也就不瞒着他了:“才儿,姐姐现在同你说一件重要的事,你可要答应姐姐,不管姐姐说了什么,你都不能叫出来,你能做到吗?”

    才儿用力地点头,道:“三姐要才儿做到的事,才儿一定做到!”

    柳怀袖道:“三姐现在肚子很疼,肚里面的孩子怕是保不住了,但是我们现在不能让任何人知道。才儿,你真不应该到轿子里来,三姐真不愿意让你知道这件事……”

    “是滑胎吗?”才儿虽然年幼懵懂,但在大宅子里面见父亲的姨娘斗得多了,也见识过姨娘滑胎,当这件事发生在自己亲姐姐身上的时候,他不由得怔住了。

    只见柳怀袖淡然自若地点头说道:“是。”

    才儿顿时紧张道:“不成不成,这事事关重大,我必须得告诉姐夫听!”说罢就要跳起来去叫杨晟涵,柳怀袖赶紧拉住他,道:“不可。”

    才儿道:“为何不可!”

    “才儿刚刚答应姐姐的,怎么才一会儿功夫就忘记了?”柳怀袖叹气,缓缓说道:“如今我也不瞒你了,你也知道我嫁人一事惹恼了族中长辈们,现在又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把你带走了,更是连我们爹爹都要生我的气了。”

    才儿道:“那我去告诉姐夫听,他是你的丈夫,他一定不会不管你的!”

    柳怀袖道:“那更是不可!才儿,你可知道麟王是为何要娶我吗?他与我素昧平生,如今娶我,只不过是因为我腹中怀有他的子嗣,对我却是毫无半分感情的。若是现在让他知道了我滑胎了,他就不愿娶我了。我现在已经被送出门了,就再也不能回去了,就算回去,族里也再无我立足之处。所以才儿,我只能忍,忍到麟王娶我进门,不能反悔我们的婚姻为止!才儿你明白吗?”

    才儿想到三姐此刻所受的苦与委屈,顿时眼泪又涌了出来,点头道:“知道了……才儿知道了!”

    她这才笑出来,柔柔说道:“才儿,你同姐姐说一会儿话吧,姐姐怕没人说话,自己便就睡着了,睡了以后就再也醒不过来了。”

    “好!”才儿连忙点头答允,可是憋红了小脸也想不出来此时此刻该说些什么才是适宜的,于是柳怀袖道:“算啦,才儿给姐姐唱首歌吧,还记得姐姐上个月教你的歌谣吗?”

    “记得。”才儿擦干眼泪,清了清嗓音,唱了出来:“桃花好,朱颜巧,凤袍霞帔鸳鸯袄。春当正,柳枝新,城外艳阳,窗头群鸟,妙、妙、妙。东风送,香云迎,银钗金钿珍珠屏。斟清酒,添红烛,风月芳菲,锦绣妍妆,俏、俏、俏……”

    孩子稚嫩的嗓音夹着哭腔唱出这首庆祝女子出嫁的歌,从轿中缓缓地流露出去,说不出的凄切……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活寡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蓝冰逸ok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冰逸ok并收藏活寡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