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活寡 > 第78章 再次无耻求首订

第78章 再次无耻求首订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感谢【步摇铃】送来的粉红票~~亲爱的,你对我是真爱~~么么哒!

    ---------------

    她玩着手指头,对对面的人说道:“我是来找你们苏小三爷的。”

    对面庄家一听,便知道来人是个懂“道”的人,赌坊的主人身份向来神秘,只有少数人知道,而来人竟然知道,看来背景不简单呀!于是便就说道:“我们小三爷外出了。”

    柳怀袖噗嗤一声,哼道:“胡扯!苏小三爷每个月的今日都会上再来赌坊查账,算算时辰,他此刻应该也快查完帐了吧?”

    对面庄家脸色变了,抱拳礼了一礼,态度也放得谦卑了:“阁下对我们小三爷的行踪了如指掌,向来应是我们小三爷的故交了。只是我们小三爷有条规矩,就是不轻易接见任何人,哪怕是故交。所以还请阁下报上名号,小的代为转达一声,看看我们小三爷是否愿意见你。”

    柳怀袖既然是乔装打扮过来的,自然是不愿意报出自己的身份了,她眨一眨眼,道:“告诉他,我是来讨债的。”

    对面庄家脸色又变了。

    他们小三爷财大势大,竟然会欠人债?

    这怎么可能!

    “小的,定代为转达。”但他最后还是选择卑微地鞠躬作揖,然后悄悄退下去找苏小三爷。

    柳怀袖等了一盏茶的功夫,房间里忽然“吱嘎”一声,有面墙开了,原来是有暗门。

    柳怀袖冷笑道:“苏小三爷还是这般没有品味呀,在自家的地盘里。有好好的门不走,却偏是要走暗道!”

    只见暗门里闪出一道雪白的人影,三月还显得清凉的天气,他却半摇着镶金边的折扇,半遮着脸走了进来。

    柳怀袖没看清他的脸便就说道:“走暗道还穿白衣服,苏小三爷当真是黑白不分明!”

    那人走到跟前,“啪嗒”一声。收了折扇。冲柳怀袖眨了眨眼,说道:“我还道是哪位债主登门讨债的呢?原来是柳三姑娘呀!不过,我可不是小三爷。您再稍等片刻。我家小三爷查完了帐,一定马上来见您!这欠下的桃花债,我们小三爷一定乐意奉还!”说完作揖拜了三拜,就笑嘻嘻地闪回了暗道里。

    柳怀袖的脸。都黑了。

    这苏小三爷的风格,还是一如既往、十年如一日的黑!

    懂道的人都知道。苏小三爷平素不见外客,要见上苏小三爷一面,可是要通过层层关卡的,即使能见上一面。也是要隔着一道纱帘的,所以,多年来。都没有人知道这苏小三爷的真正面目。

    而柳怀袖见过,自从她十三岁那年在赌桌上。侥幸赢了苏小三爷之后,每次见面都不必再隔着纱帘了。

    赌坊里的人不知道来“讨债”的人是何方来路,所以苏小三爷依旧不愿意亲自面见来客,这才派出了自己的亲信前来一探究竟。若是认识的,就和方才那样,赔个不是就溜回去禀报主子来者何人;若是不认识的,那便就装作是苏小三爷,敷衍接见一下来客。

    但幸好,苏小三爷的亲信是认得柳三小姐的面子的。

    柳怀袖又等了许久,一盏茶一盏茶地喝了下去,终于在她变得焦躁,坐也坐不住,站起来在房里头踱来踱去时,房间的门被轻轻地推开了。

    这次不是暗门,而是正门。

    门外站着个白衣公子,生得唇红齿白,容貌妖冶,似笑非笑,眼眸犹如一池春水,时不时地荡出涟漪来。

    生得好一对处处留情的桃花眼!

    白衣公子同上一个人那样,搔首弄姿地摇着扇子走了进来,待他走进来时,便有人在外自觉锁了门。他走到柳怀袖面前坐下,笑道:“第一次听人说是来同我讨债的,我还不知道是欠了谁的债呢,所以派了二瞎子过来打探一下,哪知二瞎子回头来同我说是来讨桃花债的,这反而让我更想破脑袋了。”

    柳怀袖嘴角勾勾,勉强压下心底里的躁意,平静地说道:“那看来是苏小三爷平日里欠的桃花债实在太多了。”

    “可不是么!”白衣公子洋洋得意道。

    他便就是柳怀袖要找的赌坊正主子苏小三爷了。

    苏小三爷眉眼一勾,冲柳怀袖道:“那也是你不对,你若说是来讨赌债的,也就没人胡说了。现下你可是堂堂正正的麟王爷的王妃了,我可再也不敢胡乱同你攀关系了。”

    他眨眨眼,眼里满是戏谑。

    柳怀袖听得刺耳。

    往时与苏小三爷接触,他便时常摇着折扇,点着她的额,说她既然身得女儿身,那日后免不了嫁人的,这为柳家打下的基业最终还是得便宜了柳氏族人,既是如此,又何苦那么拼命呢?还不如早早嫁人算了。

    那时柳怀袖便就是不服人的性子,听后便犟着脖子说道:“谁说女子不如男?比我弱者,又怎有资格做我的夫君!”

    她是瞧不起男人的,她担下柳家的家业多少年,别人敬佩她时,又忍不住看低她,说:“柳三姑娘再厉害又能怎样?最终还不是要嫁人的?这嫁出去的姑娘泼出去的水,待她嫁人后,最后还不是只能老老实实呆在家里面相夫教子?”

    一群没本事的男人,说得她比他们还没本事,都巴不得她赶紧嫁了人,也好让“柳三姑娘”响当当的名头赶紧结束了,让她赶紧地消失,从此再也没有一个女人比男人厉害的传说了。

    苏小三爷时常拿嫁人的事情来戏谑她,所以她是最不服气的,也时常损嘴回去,非要让苏小三爷认输不可。

    但现在柳怀袖听得刺耳的原因并不是这一个,兴许是比他人多出来的十年阅历令她变得成熟、沉稳了,回头一看十年前的人或事,感悟反而不同了。

    她觉得刺耳。不是刺在自己的心上,而是苏小三爷自己话里便就带刺。

    他对她嫁人一事,感到不舒服。

    难道,十年前他就对自己抱有不一样的感情了?

    柳怀袖很快就扼杀了这个念头,她不敢再多想下去,在这个档口,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柳怀袖开口道:“我十三岁那年。就是在这赌桌上赢了你。你输给了我三个承诺。第一个承诺是让我看看你的真面目,你当场就摘了纱帘,让我瞧清了纱帘后的你;第二个承诺是我柳家急需一万两黄金周转。要你当场兑现,你做到了;这第三个承诺我一直没想好,今日我想好了,所以就来同你讨要这第三个承诺了。”

    苏小三爷笑道:“麟王妃这次可不会再摆我道道吧?那时你一口气要我实现了两个承诺。可第三个承诺却迟迟想不起来。之后你每次来找我,要我帮忙做事。都让我以为你是来要要我兑现第三个承诺的,却没料到事成之后,你就过河拆桥,说那不是我们之间的约定。拍拍屁股便就走人,让我一直欠着你一个承诺。麟王妃,你都已经嫁人了。怕是以后再也不用你操心操肺地操劳柳家家业了,你便就给个了断。直截了当地说出你究竟想要些什么吧?”

    其言,竟隐隐有倦怠之意。

    柳怀袖听得心里不免一塞,心想:苏小三爷对我还是很包容的,想他这样身份的人,说一不二,我多次诓他,他都没有追究,若换了别人,怕是第一次诓他便就被他挫骨扬灰了吧?听他声音里的疲倦之意,似乎是退出了,也许,这一次就是我与他最后的一次见面了。

    “我要一辆马车、百两盘缠,十日后,放在帝都东城外的小树林里。”于是她也不拖泥带水,直截了当地开了口。

    苏小三爷睁大了眼睛,讶异道:“你要逃跑?”

    柳怀袖点头:“嗯。”

    苏小三爷愣了半会儿,摇头苦笑道:“你要逃跑,又何必使用这么拙劣的法子?听别人说你嫁给麟王时,我便就在想不可能,比你弱的男人,你不嫁,可比你强太多的男人,你更不喜欢,因为比起别人看低你是女儿身来,你更恨别人说你攀援富贵。”

    说罢,又软声劝她:“小袖儿,你若不满意这桩婚事,要逃又何必用这么一个简陋的法子逃路呢?一辆破马车,又能让你跑得多远?不如你就归顺了我,以我的财势,我能庇护你一辈子!”

    柳怀袖看着他,却没有将他的话放在心上:“我还要一瓶毒药!”

    ----------【切割线:幕后小剧场】---------

    苏小三爷:我名字是什么?

    作者君:木有想好。

    苏小三爷:……

    作者君:最近生病,鼻塞头晕,打个140字都要10分钟,所以急需四个字的名字凑凑字数,多出一个字算一个字,哈~!

    苏小三爷:你没把皇甫家的兄弟取名4个字,感觉你真是……萌萌哒!

    作者君:好主意!

    苏小三爷:……

    作者君桃心眼:其实人家一直在暗恋萌萌哒的天真无邪小三爷~~~~

    苏小三爷:那是别人书里的,你自个儿的书里的苏小三爷你就不爱了?

    作者君卖萌:男主是女主的,男配是读者的~~书里木有一个男银是我的,所以我只好去爱天真了~~~

    苏小三爷:……(未完待续)

    ps:挠墙~~~偶们约定的时间,自上架以来,作者君都木有做到准时,嘤嘤嘤,咬手绢。跪求原谅,作者君真不是故意的。感冒一周了,前天和昨天最严重,昨天头昏昏沉沉的,盯着电脑屏幕像盯白纸一样……写一段字就要回头看一下,总感觉自己脑里蹦不出字了,一不小心就用错词了,所以更得都比约定好的时间慢。擦眼睛,今天感冒稍微好些了~~希望大家能原谅我不够准时~~~泪奔~!

    感觉这章节是专门为mm写的,顿时感觉自己又萌萌哒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活寡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蓝冰逸ok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冰逸ok并收藏活寡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