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活寡 > 第96章 人心异各生嫌隙

第96章 人心异各生嫌隙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一夜,就此结束了。

    云姬和韦净雪留了下来,到一间闲置的下人房里沐浴净身。云姬最是不能忍受一身的脏污与秽气,着下人来来回回换洗了三回热水,又用檀香熏过了新衣,这摸摸索索,竟到了四更。

    她沐浴净身过后,一打开房门,便看见柳怀袖站在门口边,一副柔弱温婉的样子。

    柳怀袖道:“云姬姐姐,已经四更了,我这无名院与你的引嫣阁相隔甚远,姐姐若不嫌我这无名院简陋,便就留下来睡一夜吧。韦姐姐已经决定在我院子里过夜了。”

    云姬瞪了她一眼,最是不喜欢眼皮底下有那个不知趣的女子这番作派,因为男人向来都喜欢这番柔弱可人的女子了。

    她原本只道这女子城府极深,但也不至于那么快地就让她的男人变了心。

    可是她想错了。

    真的就是短短几日,他们成亲第八日,她就感觉到自己的男人的心变了。

    也许是因为那个看不见的“鬼”,杨晟涵才会一改初衷,对这极有可能会成为自己儿子的娘的女子刮目相看,才会多次照顾于她。

    一想到这,她心里就像针扎了一般难受。

    她勉强地勾起唇角,冷傲地说道:“不了,我认床,睡不惯妹妹这里的床板。”说罢,便从柳怀袖身边走过,走过时还故意地撞了一下柳怀袖的肩膀,把她挤到一边去,之后连声“道歉”都不说,便冷笑着走了。

    柳怀袖看着她的背影越走越远,忽然想起黑白无常走时说的那番话。心情顿时好了起来,被撞到的肩膀也不疼。

    云姬并没有直接离开柳怀袖的院子,而是先去找了心风道长,她要确信这场法事是不是做完了,那个可恶的小鬼是不是真的被送走了?是不是已经在黑狗血的浇淋下灰飞烟灭了?

    就算那可恶小鬼没有灰飞烟灭,她也必须确定那可恶的小鬼得送走了,不然他若是还有一天留在这院子里。那杨晟涵就会一直地留在这个院子里。他若是继续留在这个院子里。那小鬼的出世就指日可待了!那可恶小鬼还没出生,便就让杨晟涵对她变得冷淡了,以后出世了那怎么了得?

    她顺着下人的指引。去到了心风道长的房间。

    正巧,心风道长房间里的灯还未熄,她进门时,看见杨晟涵与心风道长还坐着品茗。而意想不到的人也在——韦净雪脸色苍白地站在杨晟涵的身后,她今天和以往都很不一样。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好像泫然欲泣。

    柳怀袖跟在她的身后走进来了,这下可好,今日的人都齐了。

    云姬也不顾其他人。一入门,便就径直地冲心风道长发问:“道长,今日法事做到最后可还顺利?我那几个不长眼的下人可没搅了道长的法事吧?”

    心风道长抬起眼来。瞧见是她,脸色一冷。犹豫了片刻,还是恭恭敬敬地回了她的话:“顺利。”

    云姬问:“那作恶的厉鬼可是送走了?”

    心风道长道:“人比鬼恶,有道是‘人惧鬼三分,鬼怕人七分’。”

    云姬知道他是在暗讽自己,心情更是不快,冷然道:“那究竟是送走了没有?!”

    在座的诸人都是敬重心风道长的,忽然间被云姬这么一冷喝,心风道长顿时心生不快,说道:“送,是送走了。”

    “那便好。”云姬冷硬道,她看了看杨晟涵,又看了看杨晟涵身后始终显露着楚楚可怜的模样的韦净雪,心里不由得想到:韦净雪这妖蛾子又想鼓捣些什么?今夜在这院子里留下来,怕是想要趁机爬上王爷的床吧?今夜忽然出现在王妃的院子里,又是为何而来?难不成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在王妃的屋子里偷王爷?

    这么一想,心里更是不快,这天似乎就要变了,先是出现了一个王妃压在她的头上,就连平日里最不起眼的沁华也胆敢在她的面前勾引王爷了!

    她瞪了柳怀袖一眼,闹腾了一宿,终于带着她的人走了。

    云姬一走,屋里的气氛又回复了自在。心风道长转过头来对杨晟涵道:“王爷,该做的事,贫道已经尽力去做了。你想要知道的事情,贫道也都告诉你了,夜已深,王爷也该回房里歇息了。”

    杨晟涵叹了一口气,起了身,对心风道长说道:“今日我儿能平安无恙,还真是谢过道长了。”

    心风道长叹了一声,惭愧道:“贫道也只是做了贫道应做的事情,王爷不必多加言谢。”说罢,心虚地瞅了柳怀袖一眼。

    他对这些看不见今夜所发生的一切的凡人均是说今夜法事做得很顺利,那小鬼已经被送走了,借此安抚了所有人不安的心。

    可是他知道,今夜的一切都落到了柳怀袖的眼里,他请来了黑白无常,可是还是没有办法将那个小鬼送走。

    众人起身与他告辞,柳怀袖走时对他笑了一笑,道:“道长今夜里若有什么吩咐,只管吩咐守夜的下人便是,不必同我们客气。”她说这话的时候,眼里充满了对他的感激,这让他感到更心虚了。

    他们走回自己的房间里去,在主房门口停了脚,柳怀袖对韦净雪笑了一笑,道:“韦姐姐,我送你便就送到这儿了。我这院子里简陋,许多地方都还没重修过,还望你不嫌弃我这儿的房间。”

    韦净雪苍白地笑了笑,道:“不会,奴妾粗生粗长,对睡的地方没有那么高的要求。”

    柳怀袖笑着点了点头,她看韦净雪脸色十分苍白,这才想起来心风道长做法时,她那些古怪的神情——这一夜里,所有人的注意力都牵系在了心风道长的法事上,而柳怀袖的注意力还要分给云姬,查看她是否要动手伤害小邪,是以都没有一人多加留意这只身一人前来的韦沁华,如今柳怀袖一回想,忽然间觉得韦净雪的到来充满了疑团。

    韦净雪低着头走了几步,忽然回过头来看了看柳怀袖和杨晟涵,惊奇道:“王爷和王妃没有同房吗?”

    两人身子顿时一僵!

    片刻之后,杨晟涵才心虚地说道:“自然是同房的!”

    “哦。”韦净雪心事重重,于是显得心不在焉的,杨晟涵这么一说,她便也就信了。心不在焉地行了礼之后,她便拜别了杨晟涵与柳怀袖。

    在她走之后,杨晟涵无奈地摸了摸鼻子,转过头来问柳怀袖:“怎么办?今夜……”

    “王爷就在怀袖房里过夜吧。”柳怀袖利索地应了下来,在他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走进了屋里。

    杨晟涵傻傻地在屋外站了一会儿,才回过神来,摸摸鼻子道:“夜里还是真的有点凉……”

    这下午才刚把被子抱回偏房里的,现在又得搬回柳怀袖的屋子里了。

    他想起左肩上的牙痕,忽然间就变得不自在起来了。

    ————【我是救场的分割线】————

    柳怀袖回了自己寝室里,这折腾了一天,她也是累极了,夏梅冬菁服侍她宽衣之后,她便开口说道:“你们且回自己房里歇息吧,今夜也是够折腾的了!”

    冬菁借口道:“是呀,可是够折腾的了!先是准备法事祭品,又是清扫院子,接着给云侧妃与韦沁华烧水净身,这折腾下来,天都快亮了呢!”

    柳怀袖叹了一口气。

    夏梅用手肘子碰了碰冬菁,示意她别再乱开口了。她问道:“小姐,我们下去了,可要换谁来给你守夜?”

    “不用,都不用了,让所有人都各回各屋,好生歇着吧。”柳怀袖叹气。

    “可这没人守夜,小姐半夜起身……”冬菁的话被夏梅一个手肘子撞回了肚子里,她柔声对柳怀袖说道:“晓得了,小姐体恤我们,所以这才让我们早生歇息呢!”说罢,便拉着冬菁的手,行了礼,就慢慢地退了出去。

    出门的时候,正好撞见碧珠梦姝把被褥搬进屋来,四个丫鬟傻愣愣地看了许久,最后还是碧珠梦姝最先扑哧一笑,对夏梅冬菁说道:“你们小姐是不是也叫你们回屋早生歇息呀?我们王爷也是这么对我们说的!”

    夏梅抿嘴一笑,福了福身,道:“有劳二位姐姐了。”

    碧珠梦姝嘻嘻一笑,抱着被褥进门了。

    夏梅转过身来,看了冬菁一眼,见她还傻傻地发着愣,便轻轻掐了她一下,笑道:“发什么呆?王爷要在我们小姐房间里过夜,这可是件好事呢!还不快快随我回去睡觉?”

    “嗯、嗯!”冬菁勉强地露出了一个微笑,转过头去,不再盯着柳怀袖的房间瞧,她笑着对夏梅道:“对呀,这可是一件好事呢,只要王爷能和小姐心意相通,那王爷就能多留在我们院子里一些时候了!”

    夏梅不疑有他,含笑道:“是呀,最好能早些日子把小王爷生出来,这样我们小姐在王府里的地位就稳固了,就再也没有一个夫人能过来欺负我们小姐了!”(未完待续)

    ps:保底第二更新鲜出炉~~~偶……偶再去写第三更~!

    么么么么~~~~

    泪奔,按照国际惯例,淫荡二字不应该是要被系统屏蔽的吗?凌乱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活寡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蓝冰逸ok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冰逸ok并收藏活寡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