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活寡 > 第98章 脑残想不出标题

第98章 脑残想不出标题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感谢【对你何止一句喜欢】送来的平安符~~~扑倒!狠狠么一个~!

    ————————————————————

    翌日,心风道长一大早便就带着徒儿前来与杨晟涵、柳怀袖二人辞行,说是此间事一了,他们也该回玉峰山上清修了。

    只是走时,心风道长特地留下来与柳怀袖谈了一会儿话,送了她一件开过光的玉佩,教了她三句口诀,说是让她用来克制小邪——经过昨夜,他看得出来柳怀袖与小邪有缘,所以思量了一夜,决定做一件法器送给柳怀袖,这小邪若是作起恶来,柳怀袖也就有了法子克制他了。

    他并没有点破柳怀袖能看得见鬼的事,也没有多言其他,在送了法器之后,便就叹息着离开了。

    柳怀袖实在揣摩不出心风道长的用意,但是掂量着心风道长送她的玉佩,心里打好了新的算盘。

    用早点的时候,杨晟涵笑眯眯地对她说道:“袖儿,今日我带你出去串门,见一下其他的亲戚,你都嫁过来那么多时日了,也是时候与其他人见一见面,也好日后见面时认不出人来。”

    柳怀袖淡淡地看了他一眼,自从这个男人确信她将会给他生下孩子之后,前后态度便就立即改变了,她不习惯、也不希望会发生这样的改变!

    尤其他喊的那一声黏糊糊的“袖儿”,更是让她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了!

    她的算计,全都因为道士捉鬼一事全都给搅黄了!

    杨晟涵对她刮目相看,不再同前世那般与她保持距离,对她不冷不热。不会去过问她的起居住行,而如今却像是个得到了新鲜玩具的小孩子一样,巴不得天天黏在她的身边,让她给他生孩子。

    王府里的人也不再轻看于她,之前看她还像是看一个笑话,就等着看这个新王妃什么时候被侧妃云姬整垮,赌她能撑到什么时候!可是现在全变了。所有人都感受到了麟王对新王妃态度上的转变。又怎么可能还敢再像以前那样子轻待于她?

    今晨醒来,她便就感觉到了分派到她院子里的奴才们不再是愁苦着一张脸,好似觉得前程渺茫一般。就连干活也是唤了半天才磨磨蹭蹭地办去的,而现在个个春风满面,手脚利索得跟娶了媳妇似的,喊上一声。便就有人巴巴地抢着去做了。

    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她原本就计划着,在所有人的轻视中。悄悄地逃离这个前世里囚禁了她十年光阴的麟王府。

    只要她不引起任何人的重视,没有人注意到她,那么,她的逃亡便就显得轻松多了。麟王府也会为了保存自己的颜面,而对天下人说他们的麟王妃暴病身亡——即使不是如此,云姬也会如此去做的。因为笃定了麟王妃的死,从此麟王府里就再无王妃。麟王府也可以重新回到云姬的掌握之中,就算真正的麟王妃未死,也再也回不去麟王府了。

    而下人们再谈起这位“暴病身亡”的麟王妃,也只会平淡地说:“哦,那位麟王妃终于被云姬公主整死了呀!”然后,就低下头来,忙活自己手中的事儿了。

    可是所有人都注意到她了,都把她视为麟王的救星,都眼巴巴地盼着她早日诞下麟王的子嗣,以此正名。杨晟涵也像得了宝贝一般地捧着她,舍不得放下——如此,她又该怎么逃?逃了之后,又该怎么活?

    杨晟涵会暴跳如雷,以他敢爱敢恨的性子,一定发誓不管他们逃到天涯还是海角,都绝对就揪出他们的藏身之处,将他们一对狗男女碎尸万段,将一人的骨灰洒在天涯,另一人的骨灰洒在海角,让他们死后也不能相守。

    杨晟涵就是那样的人,平日里你看着他好好的,你对他说什么样的话,他都不会生气;可是如果做出背叛他的事,那他将化身恶鬼,多狠多恶毒的事情他都能做得出来。

    “袖儿,你意下如何?”许久,杨晟涵不见他回话,于是又问了一遍。

    柳怀袖回过神来,轻声道:“过些时日吧。王爷你也知道,云姬姐姐交代下来了,要怀袖赶紧办出一个像样的宴会,将那日婚宴上被遣退的客人们召回来,以此弥补那日的无礼过失。”

    杨晟涵道:“这有什么好弥补的!成亲那日,堂也拜过了,酒也喝了,亲都结成了,又何须再补办什么?再说,那补办宴也是几日过后的事了,不急于一时,你先同我去窜门,把亲人们都记熟一遍,回来再办也不迟。”

    柳怀袖正色道:“那可不成,赏珍宴已列出了名目,接下来则是采办一事,有许多事情都还得由怀袖亲手去办呢!”

    杨晟涵道:“让徐鹏去办就行啦!”

    “不行,这是云姬姐姐交代下来要办的事情,怀袖想亲力亲为,将此事办好。不求别人说一声‘好’,但也求别人不说一声‘差’。”柳怀袖越发的正经,这让杨晟涵无从下手,他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说道:“我晓得了,你觉得补办宴比同我一起出去见人还要重要,那便就留下来筹备吧,反正这补办宴终归是要宴请亲朋好友的,也就不急于一时与他们相见了。”

    柳怀袖暗暗地松了一口气,说道:“多谢王爷谅解。”

    “但你也不要太过勉强了。”杨晟涵忽地这么一说。

    柳怀袖看了他一眼,不由得微微一怔,只见他眼神之中夹着一丝担忧,似乎是已经想到那即将到来的补办宴上会发生什么事——无非就是他曾经的宠妾将要使计破坏掉补办宴,借此打压新人的威风。

    这可真是难得的一件事!

    前世十年相处,虽杨晟涵日后远赴边关,与王府诸人聚少离多,可是她也明白他的作风的——他向来对府内诸女的明争暗斗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不说谁对与谁错。因为他不关心宅子里的事儿,在他看来,女人们的勾心斗角实在愚昧得可笑。

    可是现在,他明明是明白云姬不会善罢甘休,一定还会卷土重来,狠狠打击柳怀袖的。

    如今在他看来,柳怀袖就是涉世未深的黄毛小丫头。正需要他的细心呵护呢。

    杨晟涵如此明显地流露出袒护之意。这确实让柳怀袖倍感意外,但也让她倍感忧愁。

    她微微一笑,道:“怀袖只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但怀袖也知道自己能力有限。若是遇上怀袖办不成的事情,再来烦劳王爷也不迟。”

    杨晟涵无奈道:“行吧,行吧!你想怎么办就怎么办吧,若是做得好。本王重重有赏!”

    柳怀袖歪头问:“那若是办不好呢?”

    杨晟涵道:“那就只能罚啰!这赏罚总得分明,你说是吧?”

    柳怀袖扑哧一笑。道:“王爷,这可不公平,不论这补办宴日后办得是好是坏,怀袖就算没有功劳。也该有苦劳,不该罚才是。”

    杨晟涵道:“行,那都赏。都赏行了吧?”

    柳怀袖这才放心地笑了出来。

    恰在此时,房门前晃过了一道人影。柳怀袖抬头看去,正是昨夜借宿在无名院下人房里的韦沁华。

    只见她脸色比昨夜里更为苍白,眼眸更失光彩。

    她在正房门外站了站,一副想要进来,却又不敢踏进房门的样子。

    柳怀袖抬起手来与她打招呼:“韦姐姐,站在门外做什么?快快进来!可用过早点了么?”

    韦净雪在门外犹豫了片刻,才抬起裙摆走进屋里来,行过见面礼之后,方道:“奴妾已经在房里用过早点了,此刻前来……是想同王爷王妃道个别,便就回自己屋里去。”

    柳怀袖看了看她,关切问道:“韦姐姐脸色似乎不太好,可是昨天夜里没有睡好的缘故?”

    韦净雪道:“可能是近来感染了风寒,所以才会显得有气无力的吧。”

    “那姐姐回去可得好好歇息了。”柳怀袖说道,她抬眼瞅了瞅韦净雪身后飘着的小邪,看见他对着自己笑嘻嘻地扮鬼脸,也不理他,转过头来看了看韦净雪,只见她眼中忧思甚重,对自己又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想来应是碍于杨晟涵在场,所以才不好开口说些什么。

    她也和韦净雪一样,碍于杨晟涵在场,不好多问,于是简简单单地说了几句客套话之后,便差人将韦净雪送了回去。

    待她走后,杨晟涵这才反应过来,说道:“怪了,她昨晚什么时候来的我们院子?”

    柳怀袖无奈地瞪了他一眼,说道:“韦姐姐来得晚,王爷神经这么粗,一个大活人一直站在你身边,你竟然都没有发现?”

    杨晟涵尴尬地笑了笑,道:“确实也是!不过,她来做什么?”

    “怀袖又怎么知道韦姐姐来做什么?她兴许是过来瞧瞧热闹吧?这道士捉鬼可是难得一见呢!”柳怀袖敷衍了过去。

    她抬头看了看那漂浮在空中的孩子,心想韦净雪为什么会忽然跑来他们院子里,也许小邪会知道吧!(未完待续)

    ps:tat感觉好对不起喜欢送来的平安符啊……

    作者君卡文了……

    深深地感到忧虑。

    过渡章节,总是显得那么难写,纠结,心塞。

    偶去理理思路,理顺了,尽早把过渡结束,明天会补更今天没有更上来的保底第二更,所以是三更。

    话说回来,昨晚更得急,所以忘记说了,昨晚的章节说白了,就是:论小邪的正确用法和老杨说:“给我生猴子吧!”

    呼唤【對你何止一句喜歡】,作者君已经洗好了身子,脱光了衣服,铺好了床铺,在床上等着你~~奴家愧对您的大恩大德,无奈欠下一更,今夜只能以身相许!

    tat(壮烈的哭脸)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活寡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蓝冰逸ok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冰逸ok并收藏活寡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