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活寡 > 第109章 怀袖人小心不小

第109章 怀袖人小心不小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感谢【沐羽琉墨】送来的桃花扇,激动ing~~~大家送了这么多桃花扇来,是担心作者君宅在家里码字,碰不上好男人吗?坏笑,大家不用担心,偶相信偶的喵二爷迟早有一天会变成白猫王子,跟偶相亲相爱一辈子的,羞涩~~~

    记录加更楼中,已欠七更,这是下一周也是三更的节奏吗?嘤~~

    ————————————————

    “这是什么声音?”柳怀袖望着内室,疑惑地问道,“郝姐姐的房里藏了什么人吗?”

    郝月婵脸色顿时变得十分难看,撑起身子,挡住所有人望向内室的视线,说道:“我房里能藏什么人呀?”

    “砰——!”

    郝月婵话音未落,仿佛是跟她作对似的,内室里又传来沉闷的声响。

    老王妃到这锦瑟居里来的这段时间里,心里就从来没有舒坦过,在听到第二次声响之后,她便欣喜若狂地拍着台跳了起来,指着郝月婵的鼻头尖,幸灾乐祸地说道:“你是不是藏了男人在里边?我就说你今日的样子怎么这般的古怪?好像恨不得马上就赶我们走似的,平常你可不是这个样子!”

    老王妃本来就是一个容易生事的性子,如今一捉到郝月婵的辫子,就更加不愿意就此放过了。她冲罗嬷嬷使了一个眼色,说道:“罗姐,你替我进去瞧瞧,看看这内室里头究竟藏了什么人?是不是藏了个野男人?”

    “是!”罗嬷嬷领命就要往内室里边走,郝月婵自然是不能让她进去一探究竟的。

    当时下人们通传老王妃来时,她们吓得手忙脚乱,她也就没有多加留心韦净雪的死活。也没注意到璃茉偷偷地给韦净雪喂下了解药。方才煮茶时,她便就不停地在想,这韦沁华不会就这样地死在了自己的床上吧?若是真的死在自己的床上,那又该怎么办?光是想一想那张床,她便就忍不住起了一身鸡皮疙瘩——那张死过人的床。她日后难道还能再睡在上面么!

    可听见这内室里的咚咚声,她便就知道韦净雪并没有死透气!

    可也不能就此让人闯进去,看见了韦净雪的那副样子!

    她挺在罗嬷嬷的面前,仰着脖子,硬气地说道:“这是我的房间!没有我的同意,你们谁都不能随意闯入!”

    老王妃走了过来。玩味地盯着她:“哟!连我都不能进去瞧上一瞧?”

    郝月婵骑虎难下,道:“不能!”

    老王妃冷笑道:“你越说是不能,我估你这房里定是藏了一个野男人。搜、搜、搜!”她一连对自己带来的人说了三个“搜”字,分明就是要和郝月婵对着干了。她也不怕搜不出什么来——若是真真搜出了个野男人,她就看看这平日里自命高人一等的大家闺秀该如何解释?若是搜出来的不是野男人也不打紧。这让闲杂人等闯进自己的卧室里,传扬出去,也能让这好面子的女人一个月里都抬不起头来见人!

    如此打着算盘,老王妃更是想要冲进郝月婵的内室里头一探究竟,看看这出身官家的女子的卧房里究竟是有何等的讲究!

    郝月婵一张姣好的面容气得铁青,眼见着老王妃的人摩拳擦掌,就要冲过来了,她心里一急。怒道:“我看谁敢!”

    她在王府里向来都是有所威望的,如此大声一喝,顿时就吓住了老王妃的人。就连老王妃也不由得心里一跳,瞪大了双眼,说不出话来。

    老王妃虽然平日里作威作福惯了,可是在王府里却是没有多少实权的,大家伙儿也都是看在她是麟王亲生母亲的份上,平日里由着她胡闹去了。可论起威望来。又有谁比得过掌有实权的云姬,其次是出身官家、有大家风范的郝月婵呢?

    老王妃就算是这几年养尊处优惯了。可是那跟随了自己几十年的乡民奴性还是去不掉,这真正出身尊荣的人一发怒起来。仍是免不了被吓得心惊肉跳!

    所有人都傻呆呆地站着,这进也不是,退也不是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柔软的声音插了进来,打破了这份僵持:“郝姐姐的卧房,除了王爷能进去之外,其他的人都不准进去,不然,那是将王爷置于何地?不如大家都各退一步,好不好?”

    说话的人正是柳怀袖。

    郝月婵拾得台阶下,当即点头说道:“好、好……”说到第二个“好”字的时候,她差点儿咬到了自己的舌头!

    她真是越急越容易出岔子!

    莫忘了,造成现今这种局面的人是谁?

    可不就是那披了羊皮的狼崽子么!

    可惜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柳怀袖已经站起身来,牵着茹薇的手走到了眼前,笑吟吟地说道:“姐姐的寝室自然是不能由得下人随随便便就能进出的,所以母亲您还是让您的人退后一步,不要再轻举妄动了。否则这事儿传到王爷的耳里,那可就不好看啦!”

    老王妃是十分忌惮自己的儿子的,一听柳怀袖提及儿子的名头,便就打了退堂鼓,摇摇手,让自己的人都退到后边去。

    接着,柳怀袖又对郝月婵说道:“姐姐,今日你内室里出现了动响,母亲怀疑有人藏在里头了,这事若不查个明白,就算母亲心里头不舒坦,别人也会因此而误会了姐姐,这若是影响了姐姐的清誉,可便就不好啦!”

    郝月婵最好的便就面子,柳怀袖咬着她的清誉不放,反倒是又再次将她推到了刀尖上了!

    她恨恨地剜了柳怀袖几眼,心道那日敬茶之时,还是自己帮衬着她解围的,又是抛了橄榄枝给她。那日若不是自己挺身而出,替她解围。光是那烫伤云姬便就是重罪了,云姬当场有的是法子来将新王妃整得死死的!

    那时,她以为,将新人扣下,作为压制云姬的最大筹码。如此一来,她便能一转多年受制于人的尴尬局面!

    那时,她也以为,这个说话轻声细语的小女孩儿是刚刚掉入狼窟里的羔羊,对陌生的环境充满了恐惧,急需一个强而有力的靠山依靠。她愿意做这个靠山。也愿意扶持她起来与云姬对抗,可是却没想到这不是羔羊,而是一匹披了羊皮的狼!

    之后,柳怀袖去了云姬的院子里闲谈,她以为她胆子小。还拿捏不定主意,要投靠于谁,于是她便就听之任之,让她去与云姬接触,由着她在云姬哪儿碰壁!云姬是万万不能留下一个正妃在王府里逍遥自在的,柳怀袖去找云姬,也就只有苦头吃的份儿。等她在云姬哪儿吃了苦头,自然就会投靠于自己的。所以她就等着她分清敌友。

    可是那一日过后,行吟楼的玉夫人对她说:这个小王妃,人小。心可不小呀!

    她当时不明白这句话是什么意思,现在想想,却是明白了。

    小王妃从嫁进王府里来的那一日,便就从来都没有想过要与谁好好相处!

    所有人都盼着要么毁灭小王妃、要么就盼着拉拢小王妃到自己身边来打压另一方,所有人都把这年方十六岁的小丫头当作利用的工具,却万万没有想到。她从来都没有将自己看成是一件工具,也从来没有将自己看成是必须得依附谁而活的弱者!

    谁也料想不到。一个年纪轻轻的丫头,竟然在新到一个地方的时候。便就谋划着如何挑起两大对头的恶斗,从而全盘吞下!

    小王妃的心,是要吞下整个王府,她和云姬,小王妃便就从来没有想过要与其中一人联手!

    所以她先是在敬茶那一日,故意打翻了茶杯,烫伤了云姬,让自己误会这是一个拉拢新王妃的好机会,继而让所有人都以为她必须为郝夫人所用了;

    过后,她又登门拜访了云姬,作出软弱而不敢挑衅权威的模样,其实也不过是在做戏给她看,误会云姬有意拉拢新王妃,从而挑起双方矛盾,而自己则坐收渔翁之利。

    那怪玉燕儿会说小王妃人小心不小了!

    “姐姐,意下如何?”柳怀袖许久不见回应,便又开口问道。

    郝月婵瞪着她,磨着牙说道:“不行!”

    这内室里头,藏着的不是男人,可却是能毁了她一切的女人!

    她不能让任何人看见韦净雪,绝不能让任何人知道这锦瑟居之前发生的一切!

    但,她之前的计划似乎条件都凑齐了。

    也许只能赌一把了,就赌韦净雪是否还会照着她们之前说好的去做。

    郝月婵抿抿嘴,心一横,做下了一个决定。

    柳怀袖道:“姐姐不过就是担心别人看见了自己的内室,不如这样吧,你看这屋里有那些人是你信得过的,你便就要那人陪你一起进去看上一看,只要确信里边没有藏着男人,能证明了姐姐的名节,便就成了。你看,这房里,只有我和母亲是你的家人,也只有我们两人进了你的内室里,不会让人嚼了舌根去,也不会失了姐姐的面子。”

    郝月婵松开了之前一直紧紧攥住的拳头,对着柳怀袖露出了一抹诡异的微笑……

    ——end(未完待续)

    ps:忽然想起来,俺现在是在强推期间诶~~~都强推第三天了,俺都没有求过一次粉红票!真是被自己给蠢哭了,嘤嘤嘤~~~~

    读者君们,你们手里面有没有可爱的小粉红票呀,送给作者君一张好不好?粉红票5张加更哟~~现在还缺2张就够数了呢~~~

    摇着沐沐送来的桃花扇,俺羞涩的笑,抛媚眼~~~

    羞涩,俺不是迷人的桃花眼,希望读者君们接到眉眼不要吐哈……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活寡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蓝冰逸ok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冰逸ok并收藏活寡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