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活寡 > 第113章 救人一命有算计

第113章 救人一命有算计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那确实是韦净雪无疑了。

    “嗯。”柳怀袖点了点头,吩咐左右道;“去把韦沁华扶出去。”

    “是!”身后左右各出两个年长的丫鬟,托着灯盏径直地朝韦净雪走去。柳怀袖向冬菁使了一个眼色,冬菁会意,悄悄退出了暗道。

    那两丫鬟走到韦净雪的跟前,一人把手中的灯盏交给另一人,而自己则弯下腰来探了探韦净雪的鼻息,回头对柳怀袖道:“小王妃,韦沁华还活着!”

    柳怀袖不知韦净雪被逼服毒,一心以为郝月婵把持大局惯了,断不会无缘无故便就害了一个位分低微的沁华去,所以丫鬟回禀说韦净雪还活着时,她仍是十分平静地点了点头,说道:“将人扶出去吧。”

    她们带着人离开了暗道。

    出来时,冬菁也拉着一个林老良医进来了。

    林老良医是跟着柳怀袖一起来的。柳怀袖起先是不知道郝月婵打算设什么圈套,要暗害自己,可是韦净雪早先便就身染风寒,有所不适,那么带着个良医上门来,总可以说是有备无患吧?但她又不能作地太明显,所以来时便就吩咐了谢老良医在锦瑟居外头候着,静待传唤。

    只是没想到,进来煮茶喝茶、又起冲突,这一来二去,便就花费了不少时间。

    “怎么会是韦沁华?”老王妃一见到昏迷中的韦净雪,不免大吃一惊,也不免有所失望。她是多么希望柳怀袖能从里面擒出一个男人来啊,如此一来,看那总是拿鼻子看人的郝月婵还能傲气到什么时候?

    “是呀,我也没有想到藏在里头的人会是韦姐姐。”柳怀袖敷衍地笑了一笑。自然不会同老王妃去解释带着良医一同前来锦瑟居是她早就计算好了的。

    她命人将韦净雪放到床上,便就腾出了位置给林老良医诊治。

    林老良医诊脉时,脸色越来越凝重,柳怀袖看他一皱起眉头,便就知道这事情不小。她扭过头去打量了一下郝月婵的脸色,见她面如死灰,若不是璃茉香菡搀扶着。人早就瘫倒在地上了!

    这一下午里。难不成还发生了什么危险的大事?

    只见小邪飘在她身边,蹦蹦跳跳地指着郝月婵说道:“娘亲,你可得小心了。这个女人是坏人!她不仅想害死韦沁华,还想将韦沁华的事情栽赃到你的头上来!”接着,他将他跟着韦净雪到锦瑟居之后,所目睹的一切都一五一十得说给了柳怀袖听——

    自韦净雪到了锦瑟居之后。郝月婵便就将所有人都赶出了房间外,并把房门给掩上了。只留下璃茉香菡两个大丫鬟在身边伺候。

    两人一言一语地对起话来,说的尽是小邪这小小脑袋怎么也思索不明白的话语,但小邪是听懂了两件事,那便就是:

    这韦净雪是去年入的王府。比柳怀袖早不了多少时间。她出身低贱,所以一过门便遭其他妾室挤兑。在这种恶劣的情况下,郝月婵便暗中地拉拢了韦净雪。她似乎拿捏到了韦净雪的什么要命的把柄,所以韦净雪从来都不敢反抗她。顺从着郝月婵的指示,韦净雪先是明着讨好了老王妃,借此站住了脚;又示好于云姬,凭借着沉鱼落雁之貌,混到了云姬的身边——如此,便就成了郝月婵安插在老王妃和云姬身边的棋子。

    但昨夜里,韦净雪忽然来到无名院里,扰乱了心风道长的作法,似乎那致命的把柄便就露了出来,引起了云姬的怀疑。郝月婵怕云姬会怀疑到自己的头上来,并借题发挥将自己除去,所以便就决定先下手为强。但这个时候,比起多年宿敌云姬来,郝月婵似乎更妒恨柳怀袖——若不是昨晚,她也不会这么地嫉妒柳怀袖,柳怀袖一来便就抢走了正妃之位便也就罢了,为什么能为麟王剩下子嗣的人还是她!

    所以,郝月婵又妒又很,决定策划一场阴谋去除了柳怀袖,将这个抢了她正妃之位、夺去了麟王所有注意力、还能为麟王生下子嗣的女人除去!

    她算计好了时间,也许是太心急了,所以便就提前让韦净雪服下了毒药,写下了血书,并对好了临终遗言,捏造出一切不利的证据指向柳怀袖,做成是柳怀袖暗中知道了韦净雪的什么秘密,所以逼迫她、要挟她做些什么事,韦净雪不从,便就逃来锦瑟居向郝月婵求救,可惜却还是被柳怀袖给知道了,带着自己的人匆匆赶来锦瑟居,韦净雪不从,便就在锦瑟居服毒自尽了。

    柳怀袖听后大吃一惊,她万万没想到郝月婵会设这么大的一个局,因为韦净雪就算位分再低,也是杨晟涵的女人,也与杨晟涵有着不浅的情分。有这情分在,谁都不能瞒着杨晟涵便就取了韦净雪的性命去!

    可郝月婵太狠心了,在这关头,竟然决定铤而走险,用韦净雪的死去陷害她,将她从麟王府中除名!

    这都是心风道长泄露的天机害惨了人!

    韦净雪不能死,至少在这个关键时刻不能死。

    她若是死了,谁还能来指证郝月婵?方才听小邪的阐述,韦净雪本是个顺从的奴隶,不论郝月婵是要她喝下毒药还是写下血书,都是认命执行,毫无怨言的;唯有在老王妃到来的前一刻,她不知看破了什么,忽然间宁可连性命都不要了,也不再听从郝月婵的吩咐——若是她能醒过来,再指证郝月婵,那该是一件多值得庆祝的大喜事儿啊!

    柳怀袖对麟王府上上下下毫无好感,她同老王妃一样,觉得只要有热闹好瞧便就够了,不管对方身份如何,与自己是否又有深仇大恨。

    “林老,韦沁华这风寒感染得怎这般厉害?”她看诊脉也诊得差不多了,便就装作毫不知情的样子,弯下腰来询问。

    林老良医叹了一口气,道:“不好说、不好说。”

    柳怀袖问:“怎么个不好说法?”

    林老良医抬头看了她一眼,眼神中忧虑重重:“小王妃命所有人都出去等候,老臣这便就将韦沁华的病情一五一十地禀报给小王妃听。”

    柳怀袖当下不甘心地皱起了眉头。这人全走了,那还有谁来作证?谁来看好戏?这戏,可得人越多才越热闹呀!可是这林老良医追随着杨晟涵也有十几个年头了,他对杨晟涵忠心至极,到了这个关头,也不愿意损坏主子的名誉,将主子的家丑宣扬出去。

    那她有什么办法?

    没办法。

    柳怀袖无奈地吩咐下去:“所有闲杂人等都到室外候着,今日之事,谁胆敢流露一句出去,日后被我查到,定当不饶!”

    “奴才们听从小王妃之命!”在这屋子里的下人,都是跟在老王妃、郝月婵身边最久、最会察言观色的奴才,看这架势,便就知道锦瑟居出大事儿了,这王府里的秘闻呀,向来都是谁知道得越少,便就越安全的,所以他们也都不敢再多加逗留,行了跪拜礼之后,便就默默地退出了郝月婵的内室。

    但老王妃却是要留下来的,留下来看热闹,凭女人的直觉,今日之事,绝非是什么善事。

    待房门一锁,老王妃便就凑上来了。她看了一看韦净雪的脸色,之间她脸色发暗,不像是病重体虚的苍白模样,就连嘴唇也是显得发黑的。她不仅“咦”了一声,问:“这是什么病呀?怎么病起来脸色这么古怪的?”

    林老良医站起身来,对老王妃和柳怀袖拜了一拜,又转过身,对着站在另一个角落处的郝月婵拜了三拜。

    郝月婵似乎明白了什么,眼圈一红,就要掉下泪来,可是她忍住了,并,唇角一勾,露出了一个自嘲的微笑。

    林老良医看明白了她的神色,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这才回过头来对老王妃和柳怀袖说道:“韦沁华确实是有些风寒,可害得韦沁华昏迷不醒的却不是风寒,而是毒!”

    “毒?”老王妃最先反应过来,吓得脚一软,差点儿栽到床上去。

    她再看韦净雪的脸色,便就越发得觉得那乌黑之色更加可怕,韦净雪在她的眼里俨然如同一个死人一般!

    “她……她……她……她要死了么?”老王妃吓得连话都说不清了。

    林老良医道:“难说、难说。”

    柳怀袖问:“又是怎么一个难说法?”

    林老良医道:“这毒药是服下去了,在性命攸关的时候,韦沁华似乎又服用了不少延命之药,如人参、灵芝之类的神药,这才将这一口气保存了下来。而老臣探脉来看,韦沁华最后得以服用了解药。按理而言,再毒的毒药,只要服下了解药便就能保留一条性命,可韦沁华服下解药实在太迟,毒素深入五脏六腑,实难根除。就算侥幸不死,这身子的根基也是坏掉了,怕是这后半生都离不开药了。”

    老王妃脸色苍白地问:“这好端端的人,怎么会忽然之间就服了毒呢?”

    ——end(未完待续)

    ps:感谢在书评区留言的孩子们哈~~作者君白天工作、晚上回家锁小黑屋,暂时木有时间回评,等偶再更一章就去回,请不要以为作者君傲慢高冷,不理留言哈~~~~其实作者君最逗逼……泪奔~~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活寡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蓝冰逸ok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冰逸ok并收藏活寡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