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活寡 > 第135章 镇定自若应危机

第135章 镇定自若应危机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杨晟涵心酸地说道:“她一定是在怪我,为什么在她生前没有经常来映月楼里看望她,否则也不会在我来了之后才合眼。”

    林老良医问:“王爷接下来有何打算?”

    杨晟涵郑重其事:“此事一定要查个明白,否则,我怎能让净雪在九泉之下安息?”

    林老良医无奈极了,想到昨日的事,心里便就沉沉的。

    但他始终没有将昨日之事全盘托出。

    ————【偶是萌萌哒的分割线!】————

    柳怀袖离开了卧房,回了厅里。一路上,她细细地盘查了映月楼里的每一个角落,依旧是查无所获——韦净雪的鬼魂并没有出现在映月楼里的任何一个角落里。

    若是昨夜分离时,她愿意听韦净雪的诉苦,是不是就能避免今日这一祸呢?

    她不知道,如果她知道,那就不会发生今日这样的事情了。

    她刚踏入厅里,便就听到鸣翠的声音:“奴婢所知,皆已如实告知公主、老太太,绝无半点虚言,如若公主与老太太不信奴婢之言,还可像小王妃求证,请公主、老王妃明察,替韦沁华做主!”说罢,便就用力地磕下头去。

    云姬转过头去问左首席上的郝月婵,问道:“郝夫人,对丫鬟鸣翠所说,你可有什么异议?”

    郝月婵强装自若,冷哼一声,道:“我昨日就是请了韦沁华到我锦瑟居里喝喝茶,不过是寻常会客,拉个家常罢了,哪有这丫鬟说的这般残酷无情?我若真有害人之心,那韦沁华又怎么可能从我锦瑟居中活着出来?我看这丫鬟。十有*是受人指使,来诬告我的!”

    云姬正要嘲讽几句,忽然眼角余光瞥见柳怀袖从内门里出来了,便就冷冷一笑,说道:“鸣翠说的是真是假,一问柳妹妹,不就知道了么?”

    郝月婵捏紧了椅子扶手。暗恼地瞪了云姬一眼。这才转过头去,心焦地瞅着刚出来的柳怀袖。

    昨日才结成的盟,今日是否就要破灭了呢?

    她不知道。她只知道这个小狐狸昨日确确实实有对她动过杀念,有动过想要借此事将她整垮的念头,只是临时不知想到了什么,便就放弃了。并与她结盟。

    如此奸佞的小人,你说。她是否会愿意为了不让麻烦牵扯到自己身上,而趁此机会,落井下石呢?

    郝月婵心里并无把握

    云姬问道:“柳妹妹,鸣翠所言可否属实?”

    柳怀袖停住脚步。看了看鸣翠,她如昨日上门求救之时那样,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她的身上。那样无助、那样哀求地盯着她。她撩起眼,看了一眼郝月婵。又飞快地移开了眼,心里思量了一下,方道:“我刚来,还不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云姬姐姐可否让人同怀袖好好说个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

    云姬“嗯”了一声,便对鸣翠道:“你便就把方才所说,如实再告诉小王妃听。”

    “是!”鸣翠忙不迭地点头,于是便就转身面向柳怀袖。她心里面是相信柳怀袖的,昨日柳怀袖能顺了自己的请求,从锦瑟居里接回了她的主子,那今日,也一定是会为她做主的!

    柳怀袖坐到了右首席上,柔声对鸣翠道:“你慢慢地说,不必着急,也不必担心害怕,王爷就在里边,若是有人胆敢胁迫你说假话,王爷一定会为你做主的。”

    “有小王妃替奴婢做主便就够了!”鸣翠满怀感激地说道:“昨日小王妃从锦瑟居里救回我们沁华,奴婢都还没来得及向小王妃道声谢呢,如今,请小王妃接下奴婢的谢意。”于是便对着柳怀袖隆重地磕了三下响头。

    待鸣翠磕完头,柳怀袖心里略一迟疑,才开口道:“鸣翠你言重了,我并没有做些什么。你且先说一说映月楼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你主子为何忽然想不开,要悬梁自尽?”

    鸣翠顿时红了眼,浓浓恨意浮现在了脸上,她指着郝月婵说道:“我们沁华绝不是无缘无故便就会想不开、要悬梁自尽之人!一定是有什么人在胁迫我们沁华,我们沁华走投无路之下,方才要悬梁自尽,以求解脱!这逼迫我们沁华之人,肯定就是郝夫人!”

    郝月婵又羞又怒,喝道:“休要胡说!”

    柳怀袖看了一眼她,见她已经被逼得急了,但还不到昨日被自己逼得方寸大乱的地步,便也就先放下她,沉静地对鸣翠说道:“鸣翠,我知你与韦姐姐主仆情深,韦姐姐的过世让你悲痛至极,这才让你无法控制自己的言行,你只管将自己所知道的事情一五一十同我说来,是非自有论断,切勿不可在真相大白之前,胡乱诬告他人!”

    鸣翠道:“小王妃,奴婢没有胡言乱语,昨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小王妃也是知道的。从昨夜小王妃将我们沁华送回映月楼后,我们沁华便就变了个人似的,心事重重的,再也没有见她笑过了!今晨奴婢服侍沁华起身时,发现沁华是睁着眼的,问是否是奴婢动静太大,惊扰了沁华清梦,沁华摇头道不是,是她一夜都没有睡着。若不是沁华心里藏有天大的事情,又怎么会……怎么会睡不着觉呢?”

    柳怀袖点点头,道:“确实。”

    鸣翠继续说道:“奴婢服侍了沁华一整日,见她始终闷闷不乐的,便想了不少法子去逗乐沁华,可沁华始终没有笑过。扶她出门,在附近走走,她也不曾笑一笑;给她剥果子吃,她也只是吃了一两口,便就不吃了……对了,沁华今日胃口不佳,始终没有吃下什么东西!到了午时,沁华说自己倦了,要歇息。奴婢本应留下来随侍的,可沁华说想一个人静静,便打发奴婢回自己下人房里休息去了。奴婢每隔半个时辰便回来看看沁华是否醒了,是否有吩咐。可奴婢每次回来,都能看到沁华坐在桌子边,托额不知在想些什么事情,没隔一会儿,沁华便会叹一回气。奴婢隔着房门问沁华是否能让奴婢进去,沁华道不用。直到申时,奴婢再回来看时,便就看到房里面吊着一个人影,我们沁华……沁华她……沁华她便就这样上吊自尽啦!”

    说到最后,鸣翠已经情难自禁,捂着脸,嘤嘤地抽泣起来了。

    云姬转头问柳怀袖道:“柳妹妹现在可知道事情的始末经过啦?”

    柳怀袖点头道:“知道了。”

    云姬问:“如今,鸣翠说是郝夫人私下胁迫韦沁华,以致于让韦沁华昨夜回来之后,不堪重负,这才会选择悬梁自尽,你如何看?”

    “我觉得……事有蹊跷!”柳怀袖看了郝月婵一眼,正色道:“若说是因为去了锦瑟居一趟,回来之后才会变得心事重重,从而选择悬梁自尽的法子来求个解脱,我觉得……言不符实。”

    云姬“咦”了一声,斜着眼问道:“如何说?”

    柳怀袖平静地说道:“在更早之前,韦姐姐曾到我无名院里来,那一晚,云姬姐姐也在。那时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心风道长做法一事上,是以忽略了韦姐姐。那晚韦姐姐在我院子里借宿了一晚,那天晚上和第二天韦姐姐离开之时,我都留意到韦姐姐脸色苍白,似有心事一般,整个人魂不守舍,又似欲言又止的模样。显然韦姐姐的心事并非是因为昨日去了锦瑟居之后才有的,而是在更早之前便就有了。我是王府里的新人,与诸位姐姐都不相熟,总不可能,是我害得韦姐姐心事重重吧?”

    云姬又道:“那昨日,韦沁华命鸣翠到你院子里求救,可确有其事?”

    柳怀袖点头道:“是有此事。”

    云姬道:“那便就没什么好说的了,若不是郝月婵想要害了韦沁华的性命,韦沁华又怎么会派自己的丫鬟前去向你求救?”

    柳怀袖道:“可我昨日到了锦瑟居之后,确实没有什么异常之处,所以说‘求救’,实在是过于言重了。大家喝了一日的茶,聊了一日的家常,到了夜里,这才依依不舍地分开。”

    云姬却是不信的,眯着眼冷笑道:“光是喝个茶罢了,为何要那么长时间?”

    柳怀袖道:“喝茶不需要太长时间,可若是聊起家常来,自然就花时间了。我瞧两位姐姐都没有散席之意,便就只好陪到夜里。”

    不论云姬如何问,柳怀袖均是镇定自若地应付,云姬不悦地皱起了眉,终于知道自己踢到了一个钢板上,可她也不是那么好应付过去的,她问道:“我听鸣翠说,昨日还有个丫鬟冒充是映月楼的丫鬟,前去求你去锦瑟居救命,这,又是为何呀?”

    (注:很久之前有个筒子提出疑议,说袖妹子不该称呼那些妾室为“姐姐”,所以,作者君在此郑重声明:袖妹子是故意这么称呼的,不是文中的bug!前世袖妹子是肯定不会这么叫的,但是现在她为了收敛锋芒,所以才会自降身份去叫别人姐姐的,而且其他人年纪都比她长了一大截,不是一岁两岁,而是一大截……默!)

    ——end&continue(未完待续)

    ps:偶来啦,偶来啦~~今晚上还有一更哟~~!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活寡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蓝冰逸ok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冰逸ok并收藏活寡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