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活寡 > 第142章 追根究底听故事

第142章 追根究底听故事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不……他不是我的儿子……”韦净雪心碎地说道,“我的儿子是个小胖墩,身体软乎乎的,他很瘦、很结实……他不是我的儿子……”

    她越说越伤心,血泪流个不止,样子本来就长得丑陋,现在一流血泪,就更加令人不忍直视了。

    柳怀袖捂住眼,不愿去看她这个样子,平静地说道:“好啦,现在你已经知道小邪不是你的儿子了,是不是可以安心地上路了?”

    韦净雪呜呜地哭个不停,闻言点了点头。

    柳怀袖叹道:“为了一个不是你儿子的鬼去死,你不觉得你蠢到极点了吗?”

    韦净雪哭道:“可我是心甘情愿的,我就这么一个儿子,我眼睁睁地看着他在我的面前被人杀死,这么多个日夜里,我一直都好想念他……好想、好想再见到我儿一面!我从昨晚上起,就一直在想,如果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鬼……那我死了之后也一定能变成鬼,这样,我就能去找我儿子啦!我就这么想着、想着,就拿一根白绫悬梁自尽啦!”

    她说完,便就伏在的地上,呜呜大哭。

    闻者心痛,柳怀袖禁不住想起自己前世里唯一的孩儿,忽然间就体谅到了韦净雪思儿心切的心情。

    她叹了一口气,柔声道:“把眼泪擦一擦,我愿意听你的故事啦。”

    韦净雪抬起头,泪眼朦胧地看了柳怀袖好一会儿,这才明白过来她是什么意思,立即抬起袖子,胡乱地擦了一把脸,把脸颊上的血泪痕擦了去。

    昨夜里。双人大轿中,她哀求着,想将心中藏了多日的秘密对柳怀袖倾诉,却被柳怀袖生硬地回绝了。

    但现在,柳怀袖却主动地对她说:我愿意听你的故事啦!

    虽然,已经太迟了。

    她已身死。

    韦净雪爬起,向柳怀袖走过来。就在她离桌边上还有十步之遥时。小邪忽然叫道:“你别过来!我不要你过来!”

    韦净雪顿时停住脚步,垂着手,尴尬地瞅着他们。

    小邪往柳怀袖身后躲了躲。不快地嘟囔道:“那个怪阿姨长得好丑,和她离得太近,好可怕的。娘亲,我好怕怕~~~”说着。就可怜兮兮地眨了眨眼睛。

    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鬼是厉鬼。

    但是这个鬼居然还装娇弱。说“怕怕”!

    柳怀袖差点儿没吐出来。

    “小邪别胡闹,人……呃,鬼不可貌相,韦沁华是个心地善良的女子。生前貌美如花,死后虽然丑了一些……也没什么。做人,最重要的还是要看内在!”柳怀袖训斥完装娇弱的厉鬼。就转过头去,柔声招呼韦净雪:“你过来坐吧。这个‘老妖’自己长得比你还不好看,所以你别听他的话。”

    “是。”韦净雪忧伤地瞅了小邪一眼,那毕竟是她错认为是自己儿子的小孩,听他说话,就像是听到自己的孩子在说话一般,每一句尖酸的话就像刀子的尖头,一下下地戳在了她的心上。

    小邪就纳闷了,同样是鬼,为什么他娘就对自己这么不客气,对这个蠢死的吊死鬼那么温柔呢?

    难道他不够可爱?

    至少……至少也比这个吊死鬼好看!

    “我绝对比这个蠢死鬼好看……”小邪不满地嘟囔着,但是仍然躲在柳怀袖的身后,生怕韦净雪过来之后,又要把他抓出去,胡摸一把,白吃豆腐。

    等韦净雪坐下时,柳怀袖仔细地看了她的脸,终是没忍住,抬起手来挡,飞快地别过头去说道:“你……还是把脸给遮住吧!”

    “娘亲,说好的‘鬼不可貌相’呢?”小邪抬头问。

    柳怀袖捂着眼道:“那是两回事儿!我不介意你们长得丑不丑,但是也没必要和自己的眼睛过不去啊!”

    太伤了。

    她终于知道为什么鬼能把人给吓死了,还不是因为一张脸?

    长得丑,还出来吓人,怎么能不把人给吓死呢?

    她不挑剔人的长相,可是也不愿意对着一张死人脸!

    不一会儿,便听到韦净雪羞赧地道:“小王妃,你可以将手拿下来了,我……我已经遮好脸了!”

    柳怀袖偷偷瞥了一眼,见韦净雪确实是将脸给遮好了,这才将手放下,对她说道:“你便就这样一直挡着吧,别放下来了。”

    “就是!别放下来了,你长得好丑!”小邪也爬上椅子上坐好,托着小脸蛋,天真地说道:“你要说什么样的故事?好听我就听,不好听就不要说了,天也晚了,回去洗洗就睡,多好!”

    “……”这口吻怎么这么像柳怀袖昨夜里拒绝她时相差无几?拒绝的理由编得再好,也就是一句话:我任性,我爱听不听。

    柳怀袖却没觉得什么,柔声道:“有什么话,你便就直说吧,我听着就是了,今夜王爷不在,我们时间很多,你可以慢慢说。”

    “谢小王妃。”韦净雪热泪盈眶,她的思绪飞回了过去,慢慢说道:“我已身亡,说来,也就怕小王妃笑话了.我是淮南人,自幼家贫,爹娘为了五两银子,便就把我卖进了青楼。”

    柳怀袖听了不免吃惊,她前世里对韦净雪的印象不深,所以也不知道她的家世背景,原以为这麟王府里的女眷再不济也该是个小户人家的女儿,却没想到竟会有如此不堪出身的人!而那淮南距离帝都城有十万八千里远,韦净雪居然能从淮南嫁入帝都,怎能不教她吃惊?相隔那么远,杨晟涵和韦净雪究竟是怎么认识的?

    韦净雪道:“我十五岁那一年,已出落得亭亭玉立、妩媚动人。妈妈养了我这么久,便就是为了等这么一日,为我挂牌,卖我初夜。那一个夜黑风高的夜晚,妈妈忽然带着一群姐姐闯进了我的闺房,为我准备好了热水与蔷薇花瓣。那时,我高兴极了,长那么大,还是第一次用花瓣洗澡,以前,都是一些生意好的姐姐们,才能用得上花瓣去洗澡。姐姐们为我洗好了身子,替我换上了好看的新裙子,还给我戴上了漂亮的发饰。我照镜子时,第一次看到自己这么的美丽,可高兴了!哪知,妈妈却忽然对我说,把我打扮得这么好看,就是为了把我的初夜卖给一个我不认识的老男人。我吓坏了,抵死不从,便拔下头上的铁簪子,在脸上化了两下,妈妈见我容貌毁了,便就不再逼迫我了。但她也不养吃闲饭的人,于是便罚我到后院去做重活……”

    柳怀袖终于忍无可忍,动动眉毛,道:“说重点。”

    “呃……”韦净雪无奈:“小王妃不是说了今晚上有的是时间给我慢慢说么?”

    柳怀袖揉揉眉心,道:“有时间,和听废话,是两回事。我只想知道你是怎么生的孩子,孩子是怎么死的,你又为什么会被郝月蝉逼着服下毒药,现在死后还有什么未了心愿——你可以简明扼要的说,但,劳烦你不要将你的生平添加上不必要的词汇,然后汇聚成长篇大论告诉我。”

    韦净雪可怜地呜咽:“我都已经死了,你便就不能让我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吗?”

    柳怀袖道:“我还活着,你便就不能让我想听什么就听什么吗?”

    “……”韦净雪嘤嘤嘤,这绝不是她认识的小王妃!

    小邪也百无聊赖地说道:“你便就简单点儿说嘛,说完了,大家好回去洗洗就睡了,多好!”

    韦净雪刚加的无奈了,她着急地跺跺脚,说道:“如果你们不让我从头开始说起,我便就不知道该从什么地方说起了!”

    柳怀袖无奈地摇摇头,叹气,心道:这韦沁华真的不愧是蠢死的,生前是个麻烦,死后也是个麻烦,说话就不能像是个聪明人一般,简单说完,唉!

    “那便就由我来问,你来答。你只需回答’是‘,和’不是‘,便就够了。再多余的话,我不想听。”柳怀袖叹气道。

    韦净雪只好巴巴着点头,这做鬼了还和做人时一样的窝囊,这也是史无前例了。

    柳怀袖想了想,问:“你和王爷什么时候认识的?”

    韦净雪道:“六年前。”

    “你的儿子六岁,你和王爷刚认识便就生儿子了?”

    韦净雪忽然变得吞吞吐吐、扭扭捏捏起来,支支吾吾半日才低声说道:“和王爷相识是壬戌年尾嘛……”

    “壬戌年尾相遇,己巳年初夏生儿……孩子是王爷的?”柳怀袖已产生了怀疑。

    韦净雪又支支吾吾了:“不……不是……”

    柳怀袖瞪大了眼睛,她似乎已经看到真相浮出了水面!

    她总算明白了为什么韦净雪的儿子会死了。

    娘亲嫁入豪门,那私生子自然不能被别人知道了!

    她便就说嘛,以杨晟涵盼子称狂的性子,若是知道韦净雪有了自己的儿,又怎么会不把韦净雪娘俩好好捧起来供养?

    可是,转念一想,又不对,杨晟涵若是以为韦净雪有了自己的孩子,又怎么会让别人害了去?

    别人怎么养儿子的,她不知道,但是她却是十分清楚杨晟涵的育儿经的,那便是——走哪带到哪!

    ——end&continue(未完待续)

    ps:报告读者君们!第二更已上传,然后……作者君今日被领导弹窗警告了,所以这两天,必须必地把项目进度给搞定,不然……要被炒了,默默地哭。

    这个月太任性,上班就只想着小说,没看代码,嘤嘤嘤……领导好可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活寡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蓝冰逸ok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冰逸ok并收藏活寡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