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作者:七尾八爪九条命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穆罕默德骑在马上,不耐烦地用手里的鞭子拍着马耳。昨天晚上他就命人送来了拜帖,然而这间宅邸的主人却让他等了十几分钟还没有出现,这无疑是令他感到非常恼火的事情。

    阿里帕夏当年的事情闹得说大也不大,说小却也不小,在奥斯曼帝国这样一个庞然大物面前,还是引起了不少重视的。能够买走他儿女的人不说是富甲一方的商人,也一定是有权有势的贵族。

    以帕特里克的傲慢,当然不会把一个未开发位面的帝国贵族放在眼里,出手迅捷有力,一个小小的诱导魔法就解决了一切。然而对于穆罕默德来说,阿卜杜拉的经历却是令人匪夷所思的——他是如今的奥斯曼皇帝马哈茂德二世的儿子,受封亲王,曾经掌管禁卫军,权势可见一斑;而阿卜杜拉正是他唯一的表弟,在伊斯坦布尔也算得上赫赫有名了,这群外乡人怎么敢抢走他心爱的奴隶?

    ——或许还不是抢,看阿卜杜拉的样子,他完全是心甘情愿地做了这场交易的。然而一边心甘情愿地把人交出去,一边又追悔莫及地在他面前痛哭流涕……这群外乡人,也许手里掌握着什么奇妙的巫术也说不定。

    发现了一些端倪后,穆罕默德便命令人去调查了这伙人。今早起chuang的时候,调查的结果便放在了他的案头。似乎没有什么出奇的地方,乘着豪华的马车进城的贵族,花了大价钱买下了这栋位置绝佳的住宅,宅子的原主人说从服饰和长相上看不出明显的地域特征,口音却是地地道道的土耳其风味……这为他们的来历又罩上了一层迷雾。

    穆罕默德对此很感兴趣。如果不是因为这个,他现在也不会是耐心地等在这里,而是命令自己的侍卫们砸开大门、把那群有钱的外乡人抓出来给个教训,让他们乖乖地奉还被拐走的奴隶。

    不过即使对方引起了他的兴趣,奴隶他也是依旧要带走的——他很好奇,能让阿卜杜拉如此珍视、认定了可以在苏丹的后宫里获得chong爱的尤里西斯王子,究竟是怎样一位世间罕见的美人。

    等了大半天,宅邸的大门终于慢吞吞地被打开了。然而站在门口迎接的并不是此间的主人,而是两队排列整齐的仆人。身穿紫色长袍的莉莉丝笑yinyin地从门里走了出来,站在台阶上向穆罕默德鞠躬:“欢迎您的到来,穆罕默德亲王殿下。”

    穆罕默德目光扫过,有些不快地皱起了眉。这些该死的外乡人也太傲慢了,他们居然只派一个女人来迎接他?

    奥斯曼帝国可没有任用女管家的习惯,更何况莉莉丝在自己的外表上动了点手脚,精灵的外壳上蒙上了一层淡淡的荫翳,让人下意识地一眼掠过,留不下什么印象。她脸上仍然带着微笑,仿佛没有察觉到穆罕默德的不悦,欠身道:“大人已经在客厅内等候了,请您随我前去。”

    穆罕默德意味不明地哼了一声,火气升了上来。对方没有在门口迎接自己,就已经是十分失礼的举动了,现在居然还让自己被仆人领进去见他?他以为自己是谁?英国国王吗?

    鞭柄一敲,为穆罕默德牵马的仆人便会意地骂了起来:“低贱无知的奴隶,你知道自己正在面对的是谁吗?竟然敢这样对亲王殿下说话……”

    莉莉丝挑了挑眉,碧绿的眼眸中闪过一道光。穆罕默德忽然间感到头有些昏沉,昨晚吞食□□精的后劲似乎又袭了上来。他没精打采地打了个哈欠,眼前仿佛浮现出幻象,懒洋洋地道:“闭嘴,哈里斯。”

    莉莉丝垂下头,仿佛自己方才什么也没做过:“请您随我入内,亲王殿下。”

    在仆人们惊骇的目光中,穆罕默德下了马,摇摇晃晃地向大门走去。莉莉丝侧身让过他,随后走了进去。穆罕默德的贴身男仆如梦初醒地想要跟上,门板却干脆利落地一关,把他们挡在了门外。

    大门关闭之后,原本罗列两侧的仆人身形一阵扭曲,从空气中缓缓消失。而穆罕默德忽然间打了个哆嗦,如同被人从头ding倾下一盆冰水般,神智清明起来。他下意识地向四周环望了一眼,模模糊糊地记起了自己是因为什么走进了这里,可是究竟为了什么,却有些记不清楚了。

    不过对于他这样刚愎自用的人而言,原因是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件事是不是出于他自己的意愿。既然他是自己想要走进这里的,那也就没有回想的必要了。

    莉莉丝也没有给他太多回想的时间,貌似恭谨地在前方领着路。她很快就把穆罕默德带到了二楼的一间会客厅,伸手打开了门:“大人,穆罕默德亲王到了。”

    爱德蒙唔了一声,懒洋洋地道:“请进。”

    穆罕默德心中又涌起了不快。他缓缓地步入了这间客厅,目光如刀般锐利地投向了爱德蒙:“没想到城中竟然来了一位国王。”

    爱德蒙听出了他话里的嘲讽意味,不禁挑了挑眉。穆罕默德是在讽刺他像个国王一样傲慢无礼,竟然敢这样怠慢一位亲王。

    而事实上,爱德蒙还真的不把他放在眼里。莉莉丝昨晚已经查清了穆罕默德的底细,他是苏丹早年的一位chong妃所生的儿子,也曾经拥有过一段时间的权力,但随着禁卫军的解散,他在帝国中的影响力已经大不如前了,甚至沦落到了要靠□□来获取欢乐的地步。

    哪怕是被契约压制了实力,爱德蒙也随时拥有着毁灭一个国家的能力。就算是奥斯曼帝国的皇帝站在眼前,他也依旧不会放在眼里,更遑论穆罕默德只是一位小小的亲王?他眼睛抬也不抬,目光依然放在书卷上,淡淡地道:“请恕我现在不便迎接,亲王殿下。您可以自由就座。”

    穆罕默德冷哼一声,在爱德蒙对面坐了下来。他本想再说几句找回场面的话,然而听到爱德蒙的声音以后,他的双|腿居然不由自主地开始发麻……不过这点异常很快就被他抛之脑后,转而打量起爱德蒙的长相来。

    穆罕默德当然不知道,自己方才的麻痹并不是意外。爱德蒙作为深渊骨龙,天生就拥有着驾驭一切骨骼的能力,他的声音当然也有着一定的威慑力。如果是一个身体健康的人,这点毫无针对的威慑根本不会被察觉到,然而穆罕默德虽然才三十多岁,身体却早已在酒色和毒品中被掏空,骨质差到连六十岁的老人都不如,当然会感到两腿发麻。

    从爱德蒙的长相上,他也没能看出什么端倪来。五官上似乎有日耳曼人的特征,却又和高卢人很相似,气质上十分成熟,脸上却一丝皱纹也没有,看上去最多不会超过二十岁……看起来似乎不出奇,却又有种慑人的俊美,无论是衣料还是屋里的布置,都显示他生活奢华……

    仆人很快为他们送上了红茶,又悄无声息地退去,显然是训练有素。穆罕默德盯着爱德蒙,毫不客气地道:“看到一位亲王上门拜访,您是不是也该介绍一下自己的来历呢,阁下?”

    “我只是一片微不足道的领地的小小领主,亲王无需介怀我的身份。”爱德蒙淡淡地道。

    穆罕默德的目光在屋里扫了一眼,质疑地哼出一声:“小小领主?”

    这里的大多数装饰连他也认不出,然而那种奢华的氛围却无论如何也做不了假。光凭沙发上铺的这条毯子,恐怕就足以换走三个姿色上乘的女奴了,拥有这样的财力,竟然说自己只是个小小领主?

    “的确,在我的故乡那里,我和我的家族所拥有的领土不过是最贫瘠狭小的一块而已。”爱德蒙面不改色地道,神色十分诚恳,“我的父亲曾经创下过很大的基业,但在他离开之后,我所能拥有的领地又变回了那么小小的一块,甚至被人排挤出了上流社会……现在那里发生了一些动荡,我只好带着自己的财产和仆人远渡重洋,希望能得到一些安宁。”

    穆罕默德了然地点了点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如果是这样的话,爱德蒙的财力和排场倒是可以理解了。

    莉莉丝却在门后笑得连骨架都要被震散了——嗯,没错,爱德蒙的确是深渊里最贫瘠狭小的领地的主人,也的确是因为自己的强力背景被排除出了深渊领主们的圈子,为了把他赶出核心权力圈,恶魔们甚至连血统不纯这种借口都用出来了……

    一本正经地瞎说什么大实话!

    尤里西斯身上裹着一袭华丽的宫裙,正脸色阴沉地站在门边,忽然看到莉莉丝像是发了羊癫疯一样地扶墙一阵狂笑,下意识地就后退了一步:“……莉莉丝夫人……”

    方才还在狂笑的莉莉丝转眼间就恢复了正常,姿态端庄地理了理头发,笑yinyin地道:“是我失礼了,王子殿下,刚才忽然想到了一件非常好笑的事。”

    她这样说,如果尤里西斯再追问什么,反而又显得尴尬了。尤里西斯也没有再问,点了点头,便抓着沉重的裙摆,面无表情地等着那扇小门被打开。

    爱德蒙当然不可能事先预备好适合尤里西斯穿的裙子,这身衣服还是莉莉丝贡献出来的。精灵一族向来个子高挑、身材纤细,这身衣服放在尤里西斯身上倒是刚刚好。只不过他免掉了束xiong的苦,却不得不在xiong口填了两颗苹果,免得待会儿露馅。

    爱德蒙本来有能力带着他一走了之,或者干脆隐藏起来,根本不必理会今天来拜访的穆罕默德亲王。之所以会让他穿上女装等在旁边,尤里西斯也并不觉得是出于解决麻烦考虑,反而更像是挖了个陷阱等人跳……而他的这身扮相,恐怕就是爱德蒙选定的诱饵了。

    直到如今他也没弄明白爱德蒙的来历,反而越来越深地感觉到了对方的神秘……但是不管神秘不神秘,能量大总是好事。能在刚逃出来时就遇到敢与奥斯曼帝国作对的人,对尤里西斯来说更是一种幸运。

    而在一门之隔的客厅中,穆罕默德也已经表明了自己的来意。

    他原本顾忌着爱德蒙可能拥有的背景,但既然这层可能已经被抹掉了,他也就无需再对这些外乡人那么客气了。

    “我听说你昨天买下了一个奴隶,而这个奴隶原本是他的主人要进献给我的。”穆罕默德打定了主意要从爱德蒙身上敲一笔竹杠下来,说话也就信口开河起来,“为了这份礼物,我甚至准备了一栋华丽的小楼供他专门居住,哪怕是苏丹出手,最好也不过是做到这样了。但他却被中途转卖给了你,我想问一句,有没有这件事?”

    爱德蒙微微挑眉,讶然道:“竟然有这种事吗?自从我来到伊斯坦布尔以来,每天我的管家都要为我挑选几个看得顺眼的奴隶,没想到竟然有一个是从您手中夺走的。”

    穆罕默德派人对他进行过调查,哪里会不知道他来到伊斯坦布尔一共五天、一共也只买了一个奴隶的事。爱德蒙显然是和他刚刚一样,信口开河,试图将事情导向对自己有利的方向……

    他抬起了下巴,冷冷地道:“我希望得到一个解释,阁下,为什么你的管家会把我预定好的奴隶带走?”

    爱德蒙耸了耸肩,道:“大概是有什么误会?我们可都是遵守法律的文明人,亲王殿下。我敢保证,我的管家买下的所有奴隶都是合乎法律程序的,既然对方心甘情愿地把奴隶卖给了我,而我也心甘情愿地买下了他,那么我们的交易就是受到神明保护的——您该不会是想破坏交易的神圣□□,殿下?”

    都从法律扯到神身上了,况且阿卜杜拉也的确是心甘情愿地把奴隶卖出去的,穆罕默德还能说些什么。他面孔一阵扭曲:“阁下还对我们的教律有研究吗?我以为你信仰的是别的宗教。”

    “既然你们相信这个世界是唯一的真神创造的,而世界上的所有人也都是托庇于他的法力下的,那么不管我是不是异教徒,也当然都是受他保护的。”爱德蒙不咸不淡地道,翻开书卷继续看了起来,俨然一副送客的样子。

    就这样从这里走掉,穆罕默德当然不会甘心。进|入到这里以来,他可以说是什么目的也没有答道,当下便道:“我来到这里的目的便是求证事情的真实性,既然你们的交易完全合法,那么我也没有别的什么话好说了。但是在离开之前,能否让我对那名奴隶见上一面?毕竟他曾经是要送给我的奴隶……”

    爱德蒙早就料到了他会提出这样的要求。他们到达伊斯坦布尔已经有五天的时间了,之间和穆罕默德毫无交集,对方会这样上门拜访,原因只可能是从阿卜杜拉那里知道了尤里西斯的消息。不管阿卜杜拉养着尤里西斯是为了什么,打着的都是“世界第一美人”的旗号,如果穆罕默德无法满足自己的好奇心,一定不会轻易离开。

    照理说这件事本来和爱德蒙无关,别说是把尤里西斯藏起来了,就算是立刻搬家也都来得及。他之所以会让尤里西斯换上女装,还是为了给自己新晋的藏品出气。

    想想也能知道,一个从小被寄予厚望的王子竟然被当作男chong来养大,纤纤十指上连|根汗毛都找不到,跑了两条街就体力不支地跳进了别人家的院子,这对尤里西斯而言,无异于是奇耻大辱。他对阿卜杜拉有多憎恨也就是可想而知的了,而深渊骨龙从来都不介意为自己的所有物出口气。

    毕竟,尤里西斯也算是他的“未婚妻”嘛。未婚妻受辱了,未婚夫怎么能袖手旁观呢?

    爱德蒙拍了拍手,漫不经心地道:“那就见一见吧——莉莉丝,把海黛带出来。”

    穆罕默德:“……”海……海黛!?难道不是尤里西斯吗!?

    在他惊讶的注目之下,被掩藏在帷幕后的一扇小门悄然打开,戴着面纱的尤里西斯提着裙摆,缓缓地走了出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

[基督山伯爵]大执政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七尾八爪九条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七尾八爪九条命并收藏[基督山伯爵]大执政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