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作者:七尾八爪九条命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最起码,在奥斯曼土耳其,敢于招惹他的人一定不会很多。”爱德蒙耸了耸肩,“而既然现在我来到这里的目的已经达到了,顺势撤走才是最好的选择。我可没有以卵击石的癖好。”

    尤里西斯沉默了一会儿,半晌才艰难地道:“这么说,你是早就做好了逃跑的准备,所以才故意激怒了他?”

    爱德蒙鄙夷地看着他,叹气道:“尤里西斯,你简直太让我失望了。”

    尤里西斯:“……?”

    “当初你就是在那里被人买走的吧?刚才聚集在那里的奴隶商人,你觉得有几个曾经见到过你?”爱德蒙叹着气,摇了摇手指,“假如刚才我没有故意激怒穆罕默德,让他自己提出认输,你觉得在你摘下了面纱后,那些奴隶商人有几成可能认不出你?海黛和你分别的时候只有四岁,都能一眼认出戴上了面纱的你,如果你把面纱摘了下来……”

    “对……对不起,”海黛紧张地握着尤里西斯的手指,嗫嚅道,“我之所以能在那样的情况下认出哥哥,是因为……他,他没有胸!”

    尤里西斯:“……!”

    爱德蒙赞赏地看了海黛一眼——他正在思考该怎么合情合理地引导尤里西斯注意到这一点,海黛就恰到好处地提了出来,这让他对这个相貌可爱的小姑娘多了几分好感。

    他叹了口气,露出了一副悲天悯人的样子:“没错,尤里西斯,这就是你身上最大的疑点——作为一名以色事人的女奴,你出门怎么可以不带胸呢!”

    尤里西斯脸色涨得通红,愤怒地瞪着爱德蒙:“我是一名王子!王子!!我为什么要去注意女人的胸!!”

    “你无法想象,”爱德蒙对他的抗议充耳不闻,“当我发现你胸前竟然是平着的时候,究竟有多么的吃惊……可是那时候再想补救什么已经来不及了,阿卜杜拉和穆罕默德都看着你,为了防止他们交流什么,我只好设法转移他们的注意力,为此还牺牲了自己的纯洁吻了你……”

    两头正在狂奔的魔骥忽然蹄下一绊,险些摔倒在平地上。这些拥有着高智慧、听力也好得惊人的魔兽表示,它们再也没听过比这句更恶心人的话了!!

    深渊魔金打造的马车只是微微颤动了一下便恢复平稳,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爱德蒙的手指上却忽然冒出了一道黑色的闪电,悄无声息地顺着车体没入了两头魔骥的体内。魔骥的屁|股上仿佛被烙铁烫了一样地一阵剧痛,顿时撒开了蹄子一阵狂奔。爱德蒙则睁着那双黑白分明、怎么看怎么诚恳的眼睛望着尤里西斯,脸上还浮现出了一抹羞赧的红晕。

    “啊,我的纯真,”他把手指缓缓放在唇上,悲痛地咏叹着,“我保守了二十年的纯洁之吻,居然在这样的情况下被用了出去!”

    尤里西斯的脸色又紅又绿。他不知道爱德蒙是不是失去了自己的纯洁之吻,他只知道他好不容易重新见到的妹妹就坐在他的身边,他却让她看到了自己这么狼狈的样子!

    眼看着爱德蒙还有越来越上瘾的势头,他不得不咬牙打断了他:“亲爱的爱德蒙阁下,我究竟要怎么做才能让您闭上这张该死的嘴!?”

    爱德蒙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正色起来:“既然已经离开了伊斯坦布尔,海黛也已经顺利找到,现在我们来交换一下姓名吧。”

    尤里西斯微微一怔。自从见面以来,爱德蒙只说了可以称呼他为爱德蒙,对穆罕默德则介绍说自己是一块东方领地的领主,穆罕默德因此称他为伯爵……可要说是其他信息,尤里西斯一直抱着随时离开他的念头,当然不会有那个兴趣打听。

    可是现在,看着重回身边的妹妹,再想到爱德蒙在这件事里的牺牲……对自己之前的决定,他不由得动摇起来,半晌才道:“铁贝林·尤里西斯,或者照你们的叫法,是尤里西斯·铁贝林。”

    土耳其人的姓氏是放在前面的,瑞恩大陆上也有一部分人是这样的叫法,所以爱德蒙并不感到意外:“爱德蒙·唐泰斯,一块小小领地的领主……”他顿了顿,深渊的存在毕竟不能宣诸于口,那么在完成任务之前,就有必要为自己找个新身份了……诸多地点在脑子里过了一遍,爱德蒙自然而然地继续道,“我的领地在土耳其之南,靠近托斯卡纳的海域上,你可以称呼我为基督山伯爵。”

    既然是从基督山岛来到这个世界的,那么叫基督山伯爵也算是恰如其分。爱德蒙摸了摸下巴,开始考虑要不要让人花点金币买下那座岛屿,建设成深渊和新位面的转接站也好。

    “基督山伯爵……唐泰斯?”尤里西斯默念了一遍,疑惑地抬起头来,“欧洲的贵族当中,我并没有听说过这个头衔。”

    “那么,从今天开始,它就是存在的了。”爱德蒙耸了耸肩,漫不经心地道。

    尤里西斯:“……”

    就这么一眨眼的功夫,魔骥已经带着马车绕着伊斯坦布尔城转了两圈。考虑到要给穆罕默德留下追上来的时间,乔装了一回车夫的莉莉丝又命令两头魔骥顺着伊斯坦布尔的西城门进去,隐形匿迹地穿过城池,又大摇大摆地从东城门慢吞吞地驶了出去。闲庭信步了半天之后,马车终于停在了一处流水潺|潺的小河边,扎营停宿。

    由于魔法的遮蔽,尤里西斯和海黛一路上没有发现任何异常,被关了七年的海黛甚至还忍不住趴在车窗上,津津有味地看着窗外的“风景”。

    尤里西斯倒是留意了一把马车的速度和方向。他从小就把奥斯曼帝国的疆域图背得滚瓜烂熟,对伊斯坦布尔附近的城池、地势也有了解。按照正常马车行驶的速度和时间,他轻易地估算出了现在所处的位置——正是通往最近的港口的一条路上。

    看起来似乎没有哪里不对,尤里西斯却总觉得哪里奇怪……他下车后便开始狐疑地打量着马车,时不时还会向正在搭建帐篷的莉莉丝看一眼,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精灵的天性让他们喜欢追求完美,莉莉丝虽然把自己转化成了巫妖,但她追求完美的本性还是没有变。不过是搭个帐篷而已,她就至少计算了五次、调整了六次角度、在帐篷的角落里埋下了七个魔法阵,以保证睡眠的舒适度和安全。而在进行这些的同时,她的行动效率也是高得惊人,爱德蒙还没和那两头魔骥“交流”完,一座高大精美的帐篷便屹立起来。

    威胁了一顿魔骥不准表现出比普通骏马更多的东西后,爱德蒙“亲切”地拍了拍它们的头,转过身来。收拾好帐篷的莉莉丝已经换上了她惯常穿的那身长袍,捧过来一盆波光粼粼的清水,请他洗手。

    爱德蒙本能地感到了什么不对,精神力在水盆里转了一圈,顿时犹如被灼伤般地缩了回来。他布下了一个静音咒,咬牙切齿地道:“光之圣|水?莉莉丝,你从哪里弄来的这玩意儿!”

    莉莉丝满面微笑,眸中掠过一丝狡黠:“不要浪费嘛,我亲爱的领主大人。这可是我从深渊里特地带出的战利品,是第三层的领主一千六百年前和光神的神裔战斗时,从家族神庙里抢出的好东西呢!”

    爱德蒙狐疑地看着她,慢吞吞地把手伸进了水中。一声微不可查的“嗤啦”响后,水面上腾起了袅袅黑烟,爱德蒙的手掌以肉|眼所见的速度被腐蚀,化为了森森白骨。

    他端详着自己改换了形态的骨头:“神格源力?”

    这倒是有些不寻常了……难怪莉莉丝会特地把它带在身边。光神是为数不多的天生和深渊犯冲的神祇之一,他的力量天生就对黑暗元素有着克制作用。而光之圣|水,顾名思义就是光神的神庙中用来给信徒洗礼的东西,本身含有一部分光元素,也是低阶的黑暗生物很忌惮的东西。

    光之圣|水本身也是有品级之分的,一般按照注入魔力的大小来区分。而莉莉丝拿出来的这些圣|水看似清澈见底,里面充盈的光元素却浓郁得如同固体,甚至含|着一丝神祇的本源力量,显然是光神用自己的神格孕育培养出、用来赐予后裔的好东西。

    这种时候见到这个,爱德蒙不禁有些不快。他原本对光神没什么特别好恶,但偏偏所有居住在地面上的生物都有亲光性,光神的信仰在瑞恩世界有着庞大的基础,几乎每开辟一个新位面,他都能以最快的速度接管那里本土神祇的信仰……而在这个位面中,就爱德蒙所知和光有关的神祇就不下十位。如果光神在爱德蒙掌控这个位面之前发现了这里的存在,别说是完成任务了,爱德蒙能不能完整地保留自己的骨架还是两说。

    不过他知道,莉莉丝是不会无缘无故地把这东西拿出来的。向着莉莉丝看了一眼,爱德蒙示意她进行解释。

    莉莉丝察觉到他的不快,微笑道:“伟大的爱德蒙二世陛下,您难道没有想到,尤里西斯殿下只是个普通的人类吗?”

    爱德蒙把手从盆里拿了出来,黑色的魔力萦绕,被破坏的骨肉又迅速地长回了原样:“那又如何?”

    “一个普通的人类,他的容貌能经过多久不被凋零?”莉莉丝反问道,“您是实力强大的高等恶魔,只要不在任务中|出错,就能在本源法则的庇护下永久地存活下去,可是尤里西斯殿下呢?他只有短短几十年的寿命,生命脆弱得如同水晶。”

    爱德蒙微微皱眉,又看了她一眼,颇为不耐地道:“那又怎样?我为什么要管一个普通人类的死活?”

    “难道他不是陛下属意的藏品?”

    “莉莉丝,你似乎弄错了什么。”爱德蒙面无表情地道,“跨越种族的恋爱是不会有好结果的,而作为收藏品,他的价值也只有容貌最盛的这几年而已。我从来没有想过要把他永远带在身边。你以为契约法则为什么会为我凝聚出一具新的躯体?就是为了完成任务的需要。没错,在他还是世界第一美人的时候,他是‘爱德蒙·唐泰斯’的未婚妻,但也仅此而已。人类的寿命就该与人类相配,难道你想让一头钱途远大的巨龙永远地收敛爪牙,被一个人类绑住么?”

    “但他也可以不是人类。”

    莉莉丝镇定自若地反驳着:“您已经成年了,陛下,我们的领地也需要一位王后,至少我希望在某天您死在这个任务里之前,可以看到领地的下一任主人出生。与其等着您心血来|潮地把他扔进金币里闷死,不如在他失去生命之前拓展一下价值。我以为,无论从什么角度来说,这都会是个好选择。”

    爱德蒙嗤笑一声,黑得无一丝光亮的眸中掠过一道闪电:“想点借口来说服我吧,莉莉丝。我对你的建议很感兴趣。”

    莉莉丝优雅地行了一礼,道:“感谢您的慷慨,陛下。您注意到尤里西斯的发色和眸色了吗?”

    爱德蒙微微挑眉。尤里西斯的发色和眸色都很特殊,不同于这个世界的大多数人类。他的容貌之所以会显得那么突出,也同这两点有关。那头月光般的长发不像普通的人类,倒是和月光森林里的那群月精灵十分相似……铁灰色的眼睛又给他增添了几分果敢和冷酷,那种熟悉的色泽甚至会让爱德蒙想起修斯塔尔。

    契约之神也有着这样一双冰冷的眼睛,仿佛总是高高在上,不带一丝感情。只是和尤里西斯不同的是,他那双眼睛里总闪烁着无数律令条文,是契约神职的体现……

    爱德蒙脑中忽然掠过了一个想法——等等,神职?

    莉莉丝耐心地等待他思考结束,恰到好处地又插入了自己的意见:“这个位面的法则曾孕育出了一些孱弱的下等神,但他们早已在数千年前相继陨落,现在这里仍然有大批的人类信仰光明,却没有神祇再进行会赢。如果光明之神发现了这个位面,难免不会去插手……但是现在,如果有了尤里西斯殿下,我们就不用担心这个问题了。”

    “你是说,让尤里西斯去吸取这些神格源力,走上成神的道路?”

    爱德蒙拧起了眉。这个想法的确不错,光神后裔众多,成为分管光明神职的从神也不少,在这个未被发掘的位面中,多上那么一个司掌光明的神祇,想必他也发现不了。如果尤里西斯能为他们所用,就算是杀掉一两个不出名的神祇扶植他上|位也不是不可能的事。反正契约之神和光神一系的关系也一向不好,趁此机会,还能去渗透一下光神的势力。

    更何况,名字往往能体现一个人的灵魂本质,尤里西斯(ulysses)在这个世界的寓意为怀恨者、智勇双全者,在瑞恩位面则又多了一个含义:铁律者。光凭这双眼睛,尤里西斯就足以获得契约之神的青睐了,而他的灵魂无疑也很适合接受契约一系的神职……

    爱德蒙微微眯起了眼睛。这个想法很不错,一个兼具了契约神职和光明神职的新生神祇……借助着尤里西斯,他可以最大限度地掌控这个富饶的位面。但前提是,尤里西斯的确能为他所用。

    而绑住尤里西斯的最佳办法莫过于缔结婚姻契约。如果尤里西斯真的成为了深渊第七领的又一个主人,甚至和他之间有了共同的子嗣,他们之间的一切当然会毫无芥蒂地彼此共享,这个世界也当然会成为他的所属资产。

    而这样一来,事情又回到了莉莉丝最初提到的地方——让尤里西斯延长生命,站在和爱德蒙同等的高度上,给予他永生的可能。

    “莉莉丝……”爱德蒙盯着自己的手指,玩味地道,“你思考这个已经有多久了?”

    莉莉丝收起了光之圣|水,欠了欠身:“从您为尤里西斯殿下立下赌约开始。”

    爱德蒙意味不明地哼笑一声,撤除了结界:“你应该庆幸,自己没有像帕特里克一样自作主张,莉莉丝。”

    他转身向站在一棵树下和海黛说话的尤里西斯走去,漫不经心地甩了甩手:“我喜欢他,他就是我的,我就愿意去想更多的东西……没有其他理由。你的想法的确十分诱人,莉莉丝,但我可以拥有一个仅仅是我喜欢的收藏品,又何必去娶一个无法深爱我到甘愿奉献灵魂的妻子呢?”

    恶魔之所以是恶魔,就是因为他们讨厌付出感情。如果得到的东西不比付出更多,他们就会感到受到了极大的耻辱。这是本性,无关乎罪恶。

    他的确对这个建议动了心……但是要想让它真正地实施,还是等到尤里西斯真正成为他“未婚妻”的那一天再说吧。

    在他身后,莉莉丝闷|哼一声,一道黑色的闪电劈开了她的手骨,警告似地留下一道漆黑的印记。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

[基督山伯爵]大执政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七尾八爪九条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七尾八爪九条命并收藏[基督山伯爵]大执政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