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4.04|

作者:七尾八爪九条命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爱德蒙的猜测并不是没有根据的。尤里西斯的出现实在是太过巧合了,恰巧唐泰斯临死前说出自己的心上人是世界第一美人,恰巧这个“世界第一美人”的定义就落在了尤里西斯身上,恰巧在爱德蒙寻找任务目标时尤里西斯就出现了,恰巧他还是个符合爱德蒙口味的王子,恰巧他拥有着和妹妹完全迥异的月光般的长发和完全符合契约神性的灰眸……除了命运,没有什么能解释这样一连串的巧合,而契约之神恰恰就就为数不多的能操控命运的人,这让爱德蒙怎能不怀疑?

    即使能猜到这背后一直有着修斯塔尔的影子,爱德蒙也不会因为这个而丝毫感到不快。恶魔是跳出了命运的存在,修斯塔尔操控的又不是他的命运,反而为他送来了尤里西斯这样省事又合他口味的伴侣……他又不是傻|子,怎么会白白得了巨大的好处还怨天尤人?

    只不过他既然猜到了这一重,也就不可能放过从修斯塔尔身上压榨利益的好机会了。修斯塔尔做出这样的事情,就等于亲手将把柄送到了他的手里。虽然不明白他为什么这样做,但是这丝毫也不妨碍爱德蒙去利用这个敲诈契约之神。

    他气定神闲地站在神座旁边,叹了口气,语调却十分轻快:“太多的巧合这样撞在一起,不是会让人感觉很奇怪吗?我很喜欢尤里西斯,但这并不代表我愿意让自己的婚姻被别人操控着……当然,我能明白你和光神作对的心态,你想要借着尤里西斯去插手光神一系的神职,我是能完全理解的。但是,再怎么说,你也不能把手伸到我身上来嘛……”

    他信口开河地给修斯塔尔安了一个足够冠冕堂皇的目的,银发的神祇眉心隐隐跳动了几下,忍无可忍地打断了他:“你到底想要什么?”

    爱德蒙伸出了手,十分无赖地笑道:“……既然你有着这样深奥又远大的目的,不如先把律令之神和晨曦之神的神格给我如何?”

    爱德蒙没有对尤里西斯说谎,他的确知道晨曦之神的沉睡之地在哪儿,因为刚好,晨曦之神就是他怂恿着一帮契约神系的大小神祇不顾神战规则地围殴而死的。作为光神座下数得着的强悍神祇,即使无奈陨落,晨曦之神也完整地保留了自己的神格。他的神格中铭刻着自己对晨曦法则的理解,并残存了一部分自我意识。如果给他足够的时间,从那份神格中衍化生成一名新的神祇,也是完全有可能的事情。

    而律令之神则是曾经跟随在修斯塔尔身边数万年、后来又被修斯塔尔亲自斩杀的属神。他在契约神系中的地位并不比晨曦之神在光神系中的地位要低,如果不是因为某些不为人知的原因死在了修斯塔尔手下,成长为能够媲美本源神的神祇也只是早晚的事。

    修斯塔尔既然安排了尤里西斯,就一定保留了这两份神格作为后手。但作为能够司掌命运的神祇,修斯塔尔偏偏有个十分不良的习惯——如果不是实在火烧眉毛的事,他总喜欢把事情一拖再拖、拖到已经火烧眉毛了为止,才会十分高效地把事情处理完毕。比如说爱德蒙就记得,他在刚出生的数百年里是没有穿过衣服的,直到某天偷偷溜出宫殿看到了元素之神座下的一名童神……在他【删除】又羞又恼【/删除】的强烈抗议【删除】和不停哭闹下【/删除】,修斯塔尔才从柜子里翻出了数百年前准备好的足够爱德蒙一口气穿到老死的几百箱衣服……

    ……总而言之,在面对修斯塔尔的时候,与其等着他把早就准备好的东西拿出来,还不如自己主动一点把好处要过来。不然的话,等修斯塔尔都觉得火烧眉毛了,爱德蒙的小命估计也就丢得差不多了。

    为了自己的人身安全,爱德蒙选在了自己认为最恰当的时机提出了这个问题。他即将面对整个深渊,在这种时候,当然是手里的筹码越多越好了。

    修斯塔尔沉默片刻,忽然叹了口气,幽幽地道:“你长大了,爱德蒙。原本我应该为此感到欣慰,但事实上,我现在只感觉到了后悔……”

    爱德蒙也觉得自己似乎有那么一点点的小没良心,但他是绝不会把自己的过错放在心上的。他讪笑着看向修斯塔尔:“后悔什么?”

    修斯塔尔冷笑一声,一字一顿地道:“当初在你还是颗蛋的时候,为什么我居然没把你打碎了做蛋花汤喝!!”

    -

    爱德蒙鼻青脸肿地回到了新位面。出于某种利益最大化的心态,他并没有试图消除身上的伤痕,反而用魔法保持了原效果。但是这种样子被人看到终究有点挂不住,爱德蒙还是条年轻爱面子的龙,所以他没有现身人前,而是趁尤里西斯落单的时候偷偷摸|摸地凑了过去。

    爱德蒙消失的这两天,尤里西斯正满腹辛酸地教育着自家妹妹。小时候乖巧可爱、再见时柔弱又漂亮的妹妹,只不过是和他分别了半个月,就变成了敢拿着骷髅的大|腿骨对着鲨鱼喊打喊杀的凶悍少女,浑身上下一点公主风范都不剩,活像是一名从小在船上长大的女海盗……

    为了父亲的荣耀,为了母亲的遗愿,尤里西斯怎么也无法坐视事情就这样发展下去。他严厉地禁止了海黛的疯跑行为,对她耳提面命地教导了一番,每天除了洗澡睡觉几乎形影不离地跟着海黛,就怕她再做出什么不合身份的事情来……哪怕他们现在已经没有了贵族的名号,最起码地,海黛也得成为一名淑女啊!

    然而海黛被严格要求和教育很久了,被莉莉丝发掘出自由的天性以后,她怎么也没有办法接受礼法的拘束,对魔法反倒热情高涨。无论尤里西斯说什么,她都会乖乖点头,但是一转身又会把尤里西斯的话抛在脑后,典型的左耳进右耳出。

    不过是短短两天时间,尤里西斯就愁得头发都要白了。妹妹进入了叛逆期,这让哥哥怎么办!

    因为恼怒于妹妹的不良变化,感觉到爱德蒙的气息时,尤里西斯并没有打算给他什么好脸色。但是这一打算在见到爱德蒙的那一瞬就破功了。明明受伤的是爱德蒙,他的脸色却变得精彩起来:“……谁打了你?”

    爱德蒙不由得感动起来。他脉脉含情地看着尤里西斯,轻柔地道:“不用管他,我的王子。我知道你是如此地爱我,但是许久不见,你不觉得我们应该先增进一下伴侣之间的感情么?”

    尤里西斯的脸色古怪起来,盯着他的脸看:“……不,我只是想向那位可敬的英雄寄一封感谢信而已……另外,就算我可能对你有过什么感情……但是不得不说,对着你现在这张脸,我已经倒尽了胃口。”

    爱德蒙:“……”

    看来他的确是应该和尤里西斯好好“交流”交流了。

    -

    虽然因为某种原因,爱德蒙暂时不能恢复自己的契约身体,但他还是随时可以从这具身体内脱离,使用回自己原来的身体的。

    爱德蒙身体力行地告诉了尤里西斯这一点。一番亲切深入的交流以后,心理上已经渐渐消弭了抵触的尤里西斯餍足地趴在了爱德蒙怀中,平复自己的喘息。

    爱德蒙抚摸着他的长发,享受着轻柔冰凉、带着某种奇异质感的发丝从指间滑落的感觉。他理了理思路,把自己从契约之神那里拿到了两块神格的事情告诉了尤里西斯。而尤里西斯却显然没有怎么听。他的目光正定在爱德蒙的面容上,几乎称得上惊叹地盯着他的脸庞。

    爱德蒙不由得止住了话头,微微挑眉。从契约那头传来的情绪波动让他有些吃惊,因为尤里西斯还从来没有对着他产生过这样的情绪……几近于痴迷的情绪。

    这不是因为契约而产生的,而是尤里西斯自我的想法,所以爱德蒙才能感受得这样清晰。如果换在其他场合,也许爱德蒙已经用这件事戏弄起了尤里西斯,然而现在,此时此刻,恋爱智商几近为零的爱德蒙居然电光火石般地明白了一个道理。他没有把这件事说出来,而是垂下了眼眸,表情堪称温柔地注视着尤里西斯的眼睛。

    在他与尤里西斯对视的那一瞬间,尤里西斯的脸以一种惊人的速度泛起了绯红。洁白无瑕得近乎晶莹的皮肤上迅速蔓延起红晕,从眉梢眼角直到脖颈下被衬衫掩盖的阴影,甚至连唇动。

    如果换做其他时候,爱德蒙一定不会介意趁此机会更进一步……然而在这一刻,他居然鬼使神差地忍住了心里的悸动,只是盯着尤里西斯的眼睛,食指挑起一缕长发,放在唇边轻轻一吻:“……为什么这样看着我……?”

    他声音低沉暧昧,勾得胸腔震颤。尤里西斯目光茫然了片刻,又忽然回过神来。他挪开了目光,神思不属地道:“看……看你好看不行吗!我……我只是没有想到,你的真实面孔,竟然是这个样子。”

    爱德蒙之前使用的契约身体是属于唐泰斯的相貌,虽然因为灵魂力量的影响,那副长相和他本人有两三成的相似,但是说到俊美的程度,肯定是不及爱德蒙本身的。他拥有着深渊最古怪也是最优秀的基因,浑身上下都充满了邪恶的魅力。那种近乎魔性的俊美曾经让无数高喊着宁死不屈的王子心甘情愿地追到深渊,从来没见识过人可以这么长的尤里西斯又怎么抵挡得了这种魅力?

    明明可以靠脸吃饭,却偏偏喜欢用实力——爱德蒙常常觉得,自己真是整个瑞恩最低调的二世祖了。

    爱德蒙半是自得半是惋惜地笑了起来。但是顾及到心里忽然掠过的那丝诡异的情绪,他有意地控制了一下自己的笑声。尤里西斯却反而因此被笑得心底发毛,恼羞成怒地跳了起来,昂首挺胸地从自己的卧室里落荒而逃了。

    -

    在布局和谋略上,被父亲当作继承人一手教养着长大的尤里西斯算得上是相当有天分的了。如果能掌握一支强力的军队,他绝不会逊色于历史上任何一个政治家和军事指挥家。但是在耍弄阴谋的方面,就算再过上两千年,他也是绝对比不上爱德蒙的。身为一名臭名昭著的深渊恶魔,爱德蒙在挖陷阱方面绝对是一把好手。尤里西斯听着他的计划,只觉得是天马行空,完全是不可能实现的事;爱德蒙却对自己的计划很有把握,要求尤里西斯完完全全地按照他的想法去实行。

    尤里西斯不知道他的信心到底从何而来,但既然爱德蒙对自己的计划这么有把握,把自己当作下属和报恩者来看的尤里西斯当然也不会多说什么。他如今的力量和荣耀是爱德蒙给的,如果爱德蒙有需要,他当然要义不容辞地为他赴汤蹈火。就算失去了生命,又能有什么关系呢?他作为“人”的生涯在被爱德蒙转化为神的那一刻就已经结束了,尤里西斯把自己的生存看作侥幸,自然不会觉得失去生命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但他不把自己的生命当回事,却不得不在意海黛的安危。征询了爱德蒙的同意,他请雅各布帮忙护送海黛去那不勒斯,做好了两手准备。

    如果他能回来、爱德蒙的计划也成功了,那当然是最好。如果发生了什么意外,他和爱德蒙都死在了交锋之中……那么他希望,海黛能够从此远离那个危险的魔法世界,重新以公主的定位来要求自己,优雅而有尊严地生活下去。

    他对海黛的期许无疑是美好的,但是临别之际,面对着哥哥殷切又不舍的目光,海黛却露出了不解的表情,大煞风景地说了一句话:“不回来?哦,尤里西斯你是要去和爱德蒙大人一起度蜜月么?没关系的,莉莉丝老师说她过一段时间就会带我一起去深渊了,如果你们不回来,我就去找你们好了!”

    尤里西斯:“……”我的妹妹为什么会变得如此不可爱!!不……等等,为什么她会说出度蜜月这样的话!?

    “哦,很奇怪吗?”海黛反而诧异地问道,“哥哥你……难道不是在逃亡路上就喜欢上了爱德蒙大人了吗?爱德蒙大人也真的是很喜欢你,明明拥有着那样强大的力量,却因为担忧你会产生恐惧远离而不得不隐瞒了自己的真实身份……”她一边说着,一边充满憧憬地摇了摇头,握住了双手:“哦,如果我也能够遇到这样的追求者……”

    尤里西斯:“……”

    妹妹说的话他现在是一个字也听不懂了,求助这到底该怎么办!

    爱德蒙早就知道他妄图改造海黛的想法是徒劳了,不过他乐得在一边看着尤里西斯为此而焦头烂额。年幼天真不知世事的海黛早就被莉莉丝和船上那群骷髅给合伙洗脑了,现在的她可是“拜爱德蒙神教”的中坚力量,被一干唯恐天下不乱的骷髅赋予了“圣女”的名号,在“大祭司”雅各布的帮助下向着爱德蒙脑残崇拜者的路一去不复返……

    想要让海黛变回原来的样子?如果爱德蒙说一句希望看到她淑女的一面,海黛大概才会一边流着眼泪一边坚决地去贯彻执行吧。只不过如果真的让尤里西斯看到了那种场面……不知道小王子纯真善良的心肝,会不会因此而碎成一片。

    爱德蒙幸灾乐祸地想着,看着尤里西斯把海黛送上船后黑着脸走了回来,十分善解人意地后退一步,打开了空间门:“马上就要分别了,尤里西斯,请允许我郑重地与你告别,并真切地恳求你,待会儿进行计划的时候,请你千万不要因为内心对我深沉的爱意而放不开手……”

    尤里西斯脸上升腾着杀气,掰着手腕,咬牙切齿地笑道:“那么,也请允许我同样真切地恳求你,尽管放心,我是绝不会有丝毫留手的!”

    “……那么,我就先行一步了。”察觉到了不妙的气息,爱德蒙迅速说完,便踏入了空间门。他是有心要激尤里西斯一把,好让他的演技显得更真实些,可不是打算在出发前就被尤里西斯逮住发泄一顿怒火的!

    穿过了空间门,半位面那黑雾升腾、荒芜凄凉的景象又出现在了爱德蒙的面前。因为第七领的人口|暴增,莉莉丝把不少人都送进了半位面里呆着,爱德蒙的这次落脚,一不留神就踩碎了几个骷髅的脑壳。还没等它们愤怒地从地下爬出来,爱德蒙就接到了莉莉丝的传讯——以拉克西利亚为首,六名大领主已经站在了爱德蒙位于第七领的洞窟中,发出了要求会面的讯号。

    本来按照计划,爱德蒙应该满身是伤地到洞窟里去见他们,但他忽然又萌发出了一个新的念头,让莉莉丝暂时先拖住他们,自己回到了宫殿里,对着那几扇空间门重新修饰了一番。他弄出了一扇通往第七领的新大门,装饰得和通往新世界的大门同样华丽,除了颜色以外,几乎弄得一模一样;而后又捞住了通往契约神座的那扇门,把它尽力缩小,还施加了几个掩饰性的强力咒语,让它看起来灰扑扑的,丝毫也不起眼。紧接着,他便把这扇门并排放在了通往新位面的空间门旁。做好了这一切,他才又换回了那具鼻青脸肿的身体,懒洋洋地躺回到了金币山上。

    莉莉丝躬身把几位领主引了进来。爱德蒙在第七领的龙窟只是个摆设,稍微值钱一点的东西都被搬到了半位面里,莉莉丝再怎么绞尽脑汁,也没有办法在不引起任何怀疑的情况下拖延时间。

    除了拉克西利亚,其余几名领主眼中都已经带上了十分明显的兴味神色——显然,对于拉克西利亚的说辞,他们只是相信了一部分。但是这一部分的内容,已经足够他们下定决心冒险一回了。至于拉克西利亚是不是和爱德蒙合伙准备坑他们一把,那又有什么关系?只要新位面的通道的确掌握在他们其中一人的手中就够了。

    爱德蒙从小在契约神殿长大,建造在半位面中的这座殿宇也是按照记忆中契约神殿的结构来的。只不过契约神殿处处充满了神圣感,他这座仿品却处处充满了阴森邪恶的感觉。走廊上悬着绿幽幽的火把,等人高的华丽花瓶里蔫耷耷地挂着几朵晶莹剔透的地狱兰,墙壁上倒是勾着画风精美、图形生动的壁画,可那内容却是在恬不知耻地为爱德蒙自己歌功颂德……

    这还不算什么,只能说是典型的深渊风格,可是在领主们穿过了走廊、进入爱德蒙的寝殿后,就算是以奢侈闻名的傲慢领主,都不禁为之嘴角一抽。

    世上怎么会有如此奇葩的粗制滥造之山寨!

    就算是瑞恩大陆上学识最渊博的学者来到了爱德蒙的寝殿里,也会不禁为之词穷的。举个最典型的例子来说吧,众所周知,契约之神修斯塔尔拥有着一盏世间仅有的“星辰吊灯”,造型古朴奥妙,用来装饰和照明的部分全部由各色神祇的神格构成,据说当它亮起来的时候,只要修斯塔尔愿意,就可以照亮整个瑞恩世界。

    而爱德蒙的宫殿呢,穹顶上也挂着一盏超级豪华、亮起来几乎闪瞎人眼的吊灯。它通体纯金,造型和传说中的星辰吊灯一模一样,上面镶嵌的却是各色|魔晶……当它亮起的时候,爱德蒙寝殿正中堆着的那座金币山便反射|出了灿烂的光芒,无数来自各个位面、铸造得极其精美的金币、魔金币、紫晶币、秘银币正如一枚枚小型的镜子,十分殷勤地把来自头顶的光芒向着领主们的眼睛招呼。

    领主们不约而同地皱眉转身,同时给自己的眼睛加上了一个防护性的咒语。只有贪婪领主埃薇丽莎不顾眼睛的酸涩疼痛而扑了上去,欣喜若狂地把那张美丽的脸蛋埋进了金币之中,发出了一声含糊的欢呼。而几乎是下一秒,一道黑色的闪电便凶狠地从金币之中劈了出来,直直地劈中了埃薇丽莎的脑袋。怪异的声音和焦糊的味道一同出现,埃薇丽莎气急败坏地捂着脑袋向后跳去,险险地挽救了自己那头光滑亮丽的长发。

    她看起来不过像普通人类的十五六岁,容貌清纯稚美、身材也有些单薄。光看外表,谁也无法相信她就是传说中的贪婪领主;然而也正是凭着这幅人畜无害的外表,数千年来埃薇丽莎不知道坑蒙拐骗了多少人的财产,其敛财能力简直令人发指,号称所过之地天高三尺。哪怕是神族听说了她的名字,也得提前几天绕道先跑。在深渊中,吝啬之名比贪婪之名更昭著的爱德蒙哪位领主也不怕,唯独对埃薇丽莎抱着忌惮之心。

    换成是其他时候,如果事先知道贪婪领主要来,爱德蒙是绝不会就这样把自己的财产大大咧咧地展现出来的。哪怕这次是为了钓鱼而特地展示的鱼饵,发觉到埃薇丽莎顺手摸走的几百个金币,爱德蒙仍然恼火地开口了:“不要靠近我的睡床,埃薇丽莎!我可不想在之后变回原型想在床|上打滚的时候,忽然发现下面只剩了张薄薄的地皮!”

    “你真是越来越小气了,爱德蒙二世。”埃薇丽莎发出了银铃般的一串欢笑,轻快地道:“不过是一些金子而已,对你而言又算得了什么?你可是拥有了一整个位面——包含|着数万颗星球的新位面!你杀了一头魔兽,不准我们一起吃肉,难道连魔晶也不拿出来分分么?”

    魔晶和魔兽肉的价值哪个更高一点,几乎是不言而喻的。然而听到了这番颠倒黑白的话,几位领主却都颇为赞同地点了点头——何止是魔晶,他们甚至打算把肉都拿走,最多留给爱德蒙一点骨头,算是答谢他发现新位面的功劳。

    带着几分的不可思议,爱德蒙愤怒地道:“拉克西利亚,这就是你为我找来的同盟!?吃掉了骨头,还要把汤都喝掉的同盟!?”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基督山伯爵]大执政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七尾八爪九条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七尾八爪九条命并收藏[基督山伯爵]大执政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