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妃卿不娶,腹黑太子真难缠 > 349.在自己面前卖弄姿色,也太不厚道点了吧?

349.在自己面前卖弄姿色,也太不厚道点了吧?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婚如冬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不光姬千寻愣住了,就连楚云逸都一下子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

    祁悠然快速的看了眼那边的姬千寻,见他并没有要过来的意思。加大手上的力道,她又问楚云逸,“这里是什么地方?”

    你是谁,这里是什么地方。

    两个问题问出祁悠然心中的疑惑,也把屋里的其他两个人给问蒙了。楚云逸微微皱了下眉头,如果不是祁悠然在开玩笑的话,那么就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她忘了自己。而这种可能,又是让楚云逸有些抓狂的踺。

    他怎么没听令荣说,有可能会有这样的症状?楚云逸缓缓回眸去看祁悠然,对上祁悠然冰冷凌厉的视线后,楚云逸肯定了自己的猜测。

    她的眼神,完全是在看陌生人的样子。

    好你个祁悠然,还真是状况百出……

    楚云逸暗暗在心中咬牙说了一句,随即扭转了自己的现状。他很顺利的就摆脱了祁悠然的牵制,然后看了眼因为她的举动而变严重的伤口,还有那流下来的血,他风轻云淡的对她说:“要么现在躺下好好休息,要么,我让你一个月都下不了这床。”

    狂妄的语气,透着一股子的胸有成竹。陌生的环境以及空白的脑子让祁悠然压根就不能静下心来,瞧了瞧楚云逸和自己身上穿的衣服,祁悠然大抵是明白发生了什么。但想让她老老实实听一个陌生人的差遣,又哪是那么容易的事?

    楚云逸仿佛看穿了祁悠然的心思一样,挡住她的去路。而这时站在房门口的姬千寻也全副武装起来,随时准备祁悠然过来后拦下她。

    二话不说,楚云逸直接抬手把人打晕。把祁悠然抱到床上后,楚云逸张了张嘴,却也不知该说些什么。

    情况,还能比这更糟糕一些吗?

    他转身去看姬千寻,姬千寻后知后觉的缩了缩脖子,想走,却被楚云逸给叫住了。

    “皇上。”看着大步走到自己面前的楚云逸,姬千寻有点心疼他……“要、要不要去把令婆婆叫过来,给瞧瞧?”

    “这么晚了,没必要。”楚云逸痛快的说:“通知下去,从明天起给朕牢牢地盯住她。若是被她跑了,朕就唯你是问!”

    “皇上话不能这么说啊……”姬千寻慌张的看着楚云逸,“这、这哪是我们能拦得住的呀?”

    姬千寻的话不假,祁悠然又不是柔弱的女人,她什么都记得的时候,或许会对他们手下留情。可她现在什么都不记得了,那打他们还不轻松加自在?!

    但不管姬千寻如何和楚云逸暗示,如何用眼神表达着自己的不满,楚云逸却依旧不近人情的坚持着他之前所下达的命令。

    “人丢了,就是你的责任。”楚云逸转身往祁悠然身边走去,给姬千寻下了死令。“你出去吧。”

    姬千寻表情痛苦的走出房间,心中十分懊悔,他刚才好端端的想着看什么热闹呢?早点出来不就什么事都没有了吗?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怎么了?”林佑一看他脸色不对,过来询问。“皇上有什么旨令吗?”

    姬千寻皮笑肉不笑的扯了扯嘴角,拍了拍林佑的肩膀,说:“旨令是有,不过你还是越晚知道越好,今晚睡不着觉的有我一个就行了。”

    姬千寻说完之后,摇了摇头,大步离开。林佑没明白他是什么意思,而姬千寻以前又总是喜欢故弄玄虚,所以这一次林佑也只当他是随便说笑的而已。

    屋内,楚云逸坐在床边,目不转睛的看着祁悠然。好不容易把人盼醒了,结果第一句却是问他是谁。

    楚云逸轻声一笑,祁悠然状况百出他早就已经习惯了,但这次是不是有点太让人意外了?以前她武功弱,不听话也就算了。现在要让他怎么调/教呢?

    一整晚,楚云逸没躺在祁悠然的身边没怎么睡踏实。因为担心她会随时醒过来,就算不逃的话,也极有可能会拿着一把刀抵在他的喉咙,威胁他的。

    早上早早的就起了床,楚云逸低头检查了一下祁悠然的伤口。轻盈的动作,却还是把人给弄醒了。

    祁悠然一睁眼睛就看到了楚云逸放大的五官,条件反射的出手,手腕却被他紧紧的给握住了。

    “动不动就对我动手,什么毛病?”楚云逸挑眉问道:“我可不记得,自己有给你养成这么个坏毛病。”

    杀气在祁悠然眼中一闪而

    过,楚云逸看的清清楚楚。顺手打了下她的头,力道不轻也不重,“再用这种眼神看我,有你受的。”

    祁悠然抿了抿唇,想和他解释什么。已经完全弄清楚,自己的身上是发生了什么诡异的事情,祁悠然知道他是认错了人。“你……先放手。”

    祁悠然看了看楚云逸抓住自己的手,觉得有些别扭。

    楚云逸很痛快的就如了她的愿,松了手之后,他深深的看了她一眼,然后转身去换衣服了。在祁悠然的面前,他一点都不知道收敛。祁悠然看着他精壮的身子,有点头疼。这刚来就有美色看,到底是好还是坏?

    换了身衣服后,楚云逸才重新看向祁悠然,说:“你现在的情况最好是躺在床上,好好修养,剩下的我们以后再说。”

    虽然忍着,但是祁悠然肩上的伤却真真切切是疼的她头皮发麻的。而这时,房门被敲响,门外传来了奴才的声音。

    “皇上。”

    “进来吧。”楚云逸当作没看见祁悠然惊讶的表情,对门外的人说,等他进来以后,楚云逸挡在祁悠然的面前,问:“什么事?”

    “听说太子那边出了状况,我们要不要派人过去看看?”林佑有些担心的问,如果龙少明这个时候死,那对他们可是不利的。

    皇上?太子?

    祁悠然倒吸一口气,没想到楚云逸会是这样的身份。而且他都有儿子了,那还在自己面前卖弄姿色,也太不厚道点了。

    “有什么好看的,死了也算是少了个祸害。”楚云逸的话让祁悠然再一次的吃惊了,人不可貌相啊,这皇上连自己儿子的安危都不管不顾,还说出这样的话来?不是亲生的吧?

    “那好,皇上有什么事的话再叫奴才。”

    林佑在走之前看了祁悠然一眼,对祁悠然已经醒了这件事他还是觉得挺高兴的。和祁悠然四目相对的一瞬间,他冲着祁悠然点了点头。而祁悠然等他走出房间以后,则是立刻就离楚云逸离的远远的。

    “那个,皇上。”她心情有点复杂的看着楚云逸,说:“我有件事想和你说。”

    “说吧。”楚云逸低头挽了挽衣袖,很乐意听她把话说完。

    “我什么都不记得了,所以你能不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脑子里一点印象都没有,祁悠然最后的回忆还是被祁墨手中的枪打中的画面。

    “好啊,你想知道朕就告诉。”楚云逸点点头,走到桌边坐下,看向脸色还是很苍白的祁悠然,心里很是心疼,但又忍不住想逗逗她。

    “你是朕的妃子,被朕发现和别的男人有染,所以被抓了回来。喏,身上的伤也是受刑时留下的。”

    祁悠然嘴角抽搐了一下,她点子不会这么高吧?好不容易活了过来,难道马上又要被浸猪笼了吗?

    “皇上不是在开玩笑吧?”祁悠然盯着他那面若桃花的脸,“什么男人,比你长的还好看?”

    三言两语,暴露了祁悠然的小心思。楚云逸听后轻声一笑,这样的祁悠然让他想到了几年前。自从祁悠然从耀明回去以后,就再也没有用过这种明朗的语气和他说过话,感觉还是颇为怀念的。

    “过来。”楚云逸嘴角微扬的对着防备他的祁悠然说,“让朕看看你的伤。”

    “没什么大碍,皇上不必担心。”祁悠然嘴上婉拒,心中想到,开什么玩笑,真过去了你还不扭断我脖子?

    “还是想让朕过去?”楚云逸说着话,站起了身子,吓的祁悠然立刻就往后退了两步。

    “皇上,你得给我时间让我冷静一下,至少得让我想起我犯的那些罪过,对吧?”祁悠然努力的拖延着时间,想要把楚云逸打发走以后,再逃出这个皇宫。

    “不用费心思去想,你想知道什么,朕可以告诉你。”不管祁悠然愿不愿意,楚云逸已经几步就走到了她的面前。低着头望着她的眼睛,楚云逸很直接的说:“我知道你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也知道你是死在自己姐姐的枪下的。你以前是个杀手,爱钱如命,最大的愿意是什么来着?买岛?裸/泳到老?”

    楚云逸把话说完之后,祁悠然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她睁大眼睛看着楚云逸,他不像是在演戏的样子,虽然那脸的确是有当明星的潜质、但是为什么他会知道这些秘密?他到底是什么人?

    仿佛看穿了祁悠然心中的想法,楚云逸在她怔愣的时候,低下头在她的唇角啄了一下。

    “上床休息,这里不是我们的地盘,不要乱跑。”

    他的声音太温柔,让一向以“糙汉子”自居的祁悠然都有点想脸红的冲动。头发被他揉了揉,楚云逸不等她说什么,又道:“之前和你说的都是开玩笑的,所以你不用想着逃。在我身边,没人能把你怎么样。”

    心里乱成了一团,楚云逸的话哪句是真哪句是假,祁悠然分辨不出来。沉默着坐在床上,等宫女把早膳送过来以后,祁悠然装样子的陪着楚云逸吃完,然后目送着楚云逸离开。对他皇上的身份,祁悠然还是有点不相信的。

    人家不都是说当皇上的要早起上朝吗?这货怎么那么悠然自在?

    祁悠然本以为楚云逸走了以后,她就轻松自由了,但走了个楚云逸,却来了个姬千寻。

    楚云逸昨晚的话可是一直在姬千寻的脑海里回荡,严重睡眠不足,姬千寻一大早爬了起来之后,立刻就来到这边,生怕祁悠然真的逃了,那他就惨了。

    令荣睡醒之后过来看祁悠然,没想到祁悠然竟然已经醒了。

    “你这丫头,命还真是大。”令荣苦笑着感慨,“若换成是别人,早不知要死多少回了。”

    祁悠然坐在那里一言不发,所以令荣还暂时没发现她的不对劲。令荣准备好了药,走到祁悠然面前,说:“该换药了,衣服脱了。”

    姬千寻听见这话自动回避,祁悠然瞧了瞧令荣,又瞥了瞥她手上的东西,有些怀疑,这老太太不是那皇上派来要自己命的吧?

    祁悠然的警惕性很高,令荣见她没反应,蹙眉问:“怎么,疼傻了?”

    也不管祁悠然的反应,令荣身手去扒祁悠然的衣服。看到伤口裂开以后,她眉头皱的更紧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妃卿不娶,腹黑太子真难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夜三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夜三爷并收藏妃卿不娶,腹黑太子真难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