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妃卿不娶,腹黑太子真难缠 > 133你究竟是不是云长卿我一定会查清楚

133你究竟是不是云长卿我一定会查清楚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楚云逸看到祁悠然的打扮之后先是愣了一下,接着轻笑出声来。

    “你这是打算留在这儿,讨生活了?”楚云逸调侃问道。

    “连你也拿我开玩笑。”祁悠然不悦的看了他一眼,又继续刚刚和东方轻染的话题。“总之,我要知道真相!”

    东方轻染叹了口气,对楚云逸说,“这女人太难搞了,我出去了,你自己搞定吧。窀”

    说完,东方轻染头也不回的就走掉了,房间内只剩下祁悠然和楚云逸两人。

    楚云逸笑意盈盈的打量着祁悠然的这身打扮,也不说话。祁悠然被他看的都毛了,又没地方闪躲,便伸手去遮他的眼睛。

    “看够了没有?说正经事!”

    “难得见你这个样子,怎么可能看的够。”楚云逸直接扯下祁悠然的手,顺势把人也给拉了过来。

    祁悠然看着楚云逸眼中的自己,怔了怔神,她看起来怎么那么春心荡漾……

    “说吧,你又问东方什么问题了?”楚云逸动作一点都不规矩,抬手揉捏着祁悠然粉嫩的耳唇,问道。

    “你们让我进宫的真正目的是什么?这儿的姑娘随便挑出一个来,都是个绝好的舞姬,我这种赶鸭子上架,临时冒充的赝品,一眼就能被看出来。”

    皇上是什么人?吃的用的看的那都是最好的。况且东方轻染之前,着重说的是她这张脸,而不是看中她其他的地方。所以祁悠然怎么想,怎么觉得有古怪。

    祁悠然把自己的疑问说了出来,一看楚云逸的神情,她就知道自己没有猜错。

    “太子爷又是想要我糊里糊涂的去给你卖命是吗?”

    “你那么聪明,怎会糊里糊涂?”楚云逸松开祁悠然的手,走到那边坐了下来。“我这次亲自到北冥国来,主要是想见一个人。”

    “什么人值得让你亲自跑一趟?”祁悠然走过去,疑问的问。

    “说服楚小白,让楚小白为她卖命的人。”

    其实祁悠然之前也有想过,楚小白与北冥这边联手,是一定要付出相应的代价的。像他那么聪明的人,不可能会随随便便就做出这种事来。所以能让他答应与其联手的人,绝不是泛泛之辈。

    “我查了很久,如果没有错的话,这人,是北冥王朝皇上的姐姐,人称‘徐夫人’。”

    楚云逸的话让祁悠然有点意外,又有点意料之中。楚小白栽在女人手上,好像更能让人接受一些。

    “这姐弟二人都十分有意思,弟弟喜好男色,而这个徐夫人,则听说府上养了很多漂亮的女婢。”

    “那还真是一对奇葩……”祁悠然若有所思的感叹,“所以你的意思是,想让我借机入宫露脸,让那个徐夫人看中我。”

    “没错。”楚云逸坦白回答。

    “你不会从一开始决定让我来边关,就是想到这件事了吧?”祁悠然想起以前的事情,对楚云逸的城府,真是有点害怕。

    这回楚云逸没有承认,但,也没有否认。他早就把一切都计划好了,祁悠然想,像他这种人,就算真的看上了自己,也绝对是有原因的。而现在那个原因是什么,她还不清楚。

    楚云逸和祁悠然说了会儿话后,知道自己这一次是非进宫不可了。她想了想,有些犹豫的对楚云逸说,“我以前学过弹琴,不知能不能派上用场?”

    “我怎么不知,祁二小姐还会如此文雅的东西呢?什么时候学的?”楚云逸调侃问道。

    “我这种深藏不露的人,当然不能让别人发现了。”祁悠然敷衍回答,其实她也知道,像她这种“名人”,若是突然说会弹琴,肯定很多人不信的。

    祁悠然从小就在街上长大,和小混混在一起,打打杀杀、偷鸡摸狗她在行,弹琴?去哪儿弄琴来?

    楚云逸没在这个问题上和祁悠然深究,最后二人决定,想要吸引那徐夫人的视线,就必须得用险招。所以祁悠然放弃了舞姬的身为,成为了琴师。

    把楚云逸推出了房间,祁悠然换下了那身衣服。然后下了楼,去找东方轻染兄妹商量事宜。

    这次随队伍进宫,负责抚琴伴奏的是一位老者,也是东方轻染这里的专用琴师。祁悠然听说他在北冥王朝是十分有名的,一生漂泊,最后也没成个亲,生个一儿半女。机会巧合结识了东方兄妹二人,就直接留了下来。所以祁悠然觉得,这老爷子年轻时,也肯定是个风流的货。

    祁悠然被带到了他的面前,他上上下下看了祁悠然好几遍,最后狐疑的问东方轻染,“你确定她真的行?”

    “试都没试,老前辈怎么就知道我不行?”祁悠然微笑着,看着眼前的老者问道。

    邵子平捻了捻山羊胡,笑意浅浅的指了指一旁的琴,让祁悠然去试试。“总之这件事我不会退让的,不能让你一个乳臭未干的黄毛丫头,搞砸了我们的招牌。”

    东方轻染开的这间“沁欢楼”,在北冥王朝皇室之中都很有名气。但凡有名门贵族办喜事过生辰,都一定会出大价钱请这儿的人去助兴。这一次沁欢楼更是让人刮目相看,一群戏子竟然可以入宫为皇上庆寿。所以邵子平很不放心,让祁悠然代替自己去的话,会不会把事情搞砸。

    祁悠然径直来到琴桌前坐下,轻轻拨动琴弦,她赞赏说道:“好琴。”

    邵子平起初是以为她在拍马屁,但听了祁悠然的一曲之后,他慢慢回过神来,问:“姑娘的琴艺,是和哪位高人学的?”

    “我师父不是什么高人,也早就过世了,老前辈你一定不认得的。”祁悠然敷衍回答,想着自己当初为了执行任务而特意去学了这玩意,还真的是学对了。

    邵子平沉默了一会儿后,叫东方轻染出去,他教祁悠然那首奏乐的曲子。东方轻染走出房间,看见了楚云逸,问:“这位祁姑娘究竟是你从哪儿找到的宝贝?如果哪天你玩够了的话,记得别浪费,送来我这儿。”

    刚刚的琴声楚云逸也听到了,他视线飘渺的看向祁悠然所在的方向,低声回应东方轻染:“我怕你等不到那天。”

    祁悠然接连三天,都一直关在房间里苦练。就算是晚上别人睡觉的时候,邵子平都不准她离开。

    日夜不停歇,一番特训之后,邵子平总算是点了点头,说了三个让祁悠然欣喜若狂的字。

    “可以了。”

    第二天就要入宫去了,祁悠然想想自己已经跟着楚云逸离开军营那么久了,而且事先没有和任何人打招呼,也不知祁青云他们,会如何看待自己的这次失踪。还有祁震,不出所料的话,他现在应该已经被楚小白杀人灭口了……没能亲眼见见他的死状,祁悠然觉得真的挺可惜的。

    总算能睡一个安稳觉,祁悠然第二天醒来之后,就被东方凌溪拽到房间里,梳洗打扮去了。

    “你是怎么和云少认识的?”东方凌溪一边为祁悠然梳着头,一边看着镜中的她,问道。“听我大哥说,你似乎是京城哪位大人家的千金?”

    看来东方兄妹二人对祁悠然的身份都不太了解,祁悠然心思一动,回答:“没错,是在京城认识的。不过,你们为何都叫他云大少?”

    “江湖四少他云长卿排老大,不叫他云少叫什么?”

    东方凌溪轻笑回答,不知不觉中,已经说错了话。

    祁悠然在听到云长卿这三个字的时候,心猛地一沉。凌溪的回答,和楚云逸之前给她的,可完全不一样……他为什么要骗自己?是不想把话题扯到云长卿的身上?还是,有什么其他的原因……?

    东方轻染和凌溪二人,似乎都把他当成了云长卿。是他们错了,还是自己错了?

    祁悠然垂下眼帘,眉头微蹙,心情是不太好的。如果楚云逸是云长卿的话,那么自己之前见到的那个云长卿,又是什么人?楚云逸这样耍弄自己,真的有意思吗?!

    东方凌溪发现祁悠然的表情渐渐有些不大对劲了,感觉自己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可又不知是哪一句。于是,她只好沉默着不说话,以最快的速度把祁悠然的妆容弄好,羡慕嫉妒恨的看了她几眼后,就跑掉了。

    东方凌溪走后,祁悠然呆呆的看着镜子中的人。

    淡红色的衣服穿在身上,微微露出香肩。盈盈一握的腰身,凹凸有致的玲珑身段。修长的玉颈下,酥胸如凝脂白玉,半遮半掩。

    这也太招摇了……把她的良家妇女风范,消除的一干二净啊……

    祁悠然赶紧起身去把外面的纱衣披上,继续坐下,想着楚云逸的事情。

    离入宫的时间还有一个半时辰,就在祁悠然暗暗在心里琢磨着,要不要去找楚云逸问个清楚的时候,他倒是不请自来了。

    </

    推开门,楚云逸站在门口看了祁悠然半晌后,才反手关上了门。

    走到祁悠然的身边坐下,楚云逸目光灼灼的盯着她看。祁悠然嫣然一笑,问:“又不是没见过我,还有什么可看的。”

    楚云逸嘴角一扬,微微一笑。浅酌一口清茶,他听到祁悠然问,“东方兄妹二人,知道你太子的身份吗?”

    “你觉得呢?”楚云逸反问。

    “我觉得,他们不知道。”祁悠然微微眯了眯双眼,说:“不过他们倒是很清楚你另外一个身份,我说的对吗?”

    “这话是什么意思?”

    轻巧的茶杯被楚云逸拿在手中,他面不改色的看着祁悠然,让祁悠然又有种错觉,难道,真的是自己想多了?

    “刚刚东方姑娘不小心说了云长卿这三个字,太子觉得,我应该怎么想?”祁悠然也不拐弯抹角,靠在椅背上,双手环在胸前,目不斜视的看着楚云逸,问:“究竟有没有云长卿这个人,我现在开始有点怀疑了。”

    楚云逸眼底精光一闪,转瞬即逝。

    “为何会没有云长卿这个人?”楚云逸脸上依旧挂着风轻云淡的笑意。

    “因为云长卿就是你,你就是云长卿。”祁悠然咬牙说道,“至于我见到的那个云长卿究竟是谁,我想,这就应该让太子你来回答了。”

    “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我就是云长卿呢?”楚云逸放下那茶杯,继而动作变的和祁悠然一样。“就凭东方凌溪那几句话?你当过捕快,应该明白,没证据是不能给人定罪的吧?”

    祁悠然很认真的听着楚云逸的话,她甚至是把他的话分成一个字一个字来想,但是越想,心就越凉。

    他没有一口否认他不是云长卿,他只是以玩味的态度,想看看她究竟发现了什么。

    楚云逸是个有太多秘密的人,这一点祁悠然早就发现了。纵使他说过那些好听的话,但时至现在,祁悠然也不敢百分之百的肯定,他是真心的。

    祁悠然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才决定接纳一个男人,失什么她都无所谓,若是失了心,后果便会不堪设想。

    祁悠然见过太多太多为情所困的女人,她不打算让自己也成为其中之一。

    祁悠然脸上的笑容越发的灿烂,但眼神却一点点由混浊变的清澈。起身来到楚云逸的面前,身上的香气瞬间飘进了楚云逸的鼻间。

    “我的确当过捕快。”祁悠然低头看着楚云逸,缓缓地说:“不过,你别忘了,我也当过贼。”

    祁悠然慢慢俯身,唇角若有似无的和楚云逸的擦过。“你究竟是不是云长卿,我一定会查清楚。还有你挑中我的原因,我也会一样查的明明白白。这样对你我都再好不过了,对不对?”

    祁悠然眼底闪烁点点寒芒,她的话让楚云逸知道,想要利用这个女人,是多么不容易的事情。

    “我等你。”

    楚云逸嘴角的笑容变的邪佞,他似乎很享受和祁悠然交手的过程。祁悠然还真是做不到他这样稳如泰山,不动声色,她不能否认,自己的心因为这个妖孽,动摇了。

    “不过你若是表现好的话,我告诉你也可以。”

    楚云逸又说了一句话,祁悠然站直了身子,问:“你口中的表现好,可是在指我能否从徐夫人那里得到有用的消息?”

    “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舍不得夫人,套不着徐娘。”楚云逸站起身来,颇不正经的说:“这回能不能成功,就要看夫人你的了。”

    “呸!”祁悠然冷哼一声,“少占我便宜!”

    祁悠然转身离开,把那房门摔的震天响,她一想到自己有可能被楚云逸耍了那么久,而没有丝毫的察觉,她就懊恼沮丧。

    凭什么别人都知道真相,她偏偏就不能?!

    大部队准备就绪之后,祁悠然就跟随着她们朝着皇宫的方向前进。又一次见识到了东方轻染的女装,似乎比上一次更加妖魅。

    “你不当女人,真是可惜了。”祁悠然戏谑说道。

    “你不来给我当花魁,也是可惜了。”两人同东方凌溪一起坐进一辆马车里,一路上几人说着话,很快就到了皇宫。

    通过层层检查,终于进了宫。一群人被安排在了一处院子里,带她们来的太监三番五次的嘱咐称,千万不可到处乱跑。到了时候,自会有人来带她们去大殿的。不过这话,对于祁悠然是如同空气一样的存在。

    宫里今天很忙,祁悠然想,宫外也应该是一样的。在皇上生辰这天,打个胜仗,岂不是最大的贺礼?

    祁悠然和东方轻染使了个眼色,告诉他自己出去瞧瞧。走出房间,躲过院子里太监的看守和外面巡逻的侍卫,祁悠然一边看着附近的建筑,一边想,不知楚云逸打算让自己在这里待多久。

    那个徐夫人那么厉害,怎么可能轻易露出马脚让她发现蛛丝马迹,如果想探到有用的消息,怎么说也得十天半个月才行。到时她回了齐墓,要是发现大街小巷都张贴着自己的通缉令,那不是赔大了?

    祁悠然走了一会儿后,发现了一处特别僻静的地方。顺着石子小路一直走过去,拐了个弯之后,祁悠然看到了一个人。

    他背对着祁悠然,在听到脚步声后回眸看她。

    祁悠然没想到这里会有人,于是赶紧欠了欠身,道:“草民不知此处有人,打扰大人了,请大人不要动怒,我这就走。”

    “慢着。”那男人开口叫住了祁悠然,“过来。”

    祁悠然深吸一口气,没办法,只好走了过去。又不知对方是什么人,她不能轻举妄动。头也不回的就跑的话,岂不是说明她心里有鬼。

    祁悠然走近一看才发现,男子面前的桌上,摆着一盘残棋,他似乎正在想解决的办法。

    “会下棋吗?”他开口问祁悠然。

    “回大人,不会。”祁悠然直接回答。

    男人听了祁悠然的回答后,慢慢抬眸看了她一眼,问:“你不知这里是禁地,外人不能随便进入的吗?”

    凡是皇宫,里面都有禁地。祁悠然听男人的话,心中一惊。

    自己的点子不会那么正,碰到北冥国的皇上了吧?不过这里连个奴才都没有,外面也没有任何的侍卫把守,他身上只穿了件浅灰色的长袍,又不大像是皇上的样子。

    “草民知罪,只是初到皇宫,一时好奇,所以便斗胆在附近走了走,不想打搅了大人的兴致,还望大人赎罪。”

    “你是来给皇上庆生的?”

    “没错。”

    “沁欢楼的人?”男人停顿了一下后,又问。

    “是的。”没想到沁欢楼的名声还挺响亮,祁悠然暗暗想到。

    男人又抬头打量了一下祁悠然,问:“当真不会下棋?”

    “当真不会。”祁悠然苦笑回答。

    “那好,你走吧。”

    男人点了点头,放走了祁悠然。祁悠然立刻离开,不做任何停留。但对男人的身份,依旧好奇。祈祷着自己千万别那么倒霉,一碰就碰见了大人物。

    祁悠然回到了东方轻染等人身边,没提自己和那男人相遇的事情,他们在房里等了几个时辰,天都快要黑了,才有人来露面,带他们前往筵席的所在地。

    今晚这里这么热闹,楚云逸没理由不来。祁悠然不着痕迹的寻找着他的踪迹,却没有任何的发现。

    站在宫殿的偏门处,祁悠然能看到大多数坐在场内的人。想起自己白天时见到的那个人,祁悠然赶紧四处瞧了瞧,不过,没能找到。

    歌舞升平,殿内的气氛十分的融洽。祁悠然把目光转移到坐在主位上,身穿龙袍的男子,惊讶于他的年轻。

    这皇上看起来也就三十岁,一双剑眉英气十足,远远的望去,就能感受得到他身上那股皇者之气。他身边没有任何女人陪同,这也验证了楚云逸之前所说的话。这男人,有断袖之癖。所以再想起白天遇到的那个男人,祁悠然觉得,很有可能是这皇上养的小受。

    场上一支舞结束之后,祁悠然等人便准备上场了。看着东方轻染整了整自己的假胸,祁悠然险些笑出声来。

    “他里面垫的是什么东西?”祁悠然小声的问凌溪。

    “馒头呗,还能什么。”凌溪嫌弃的回答,“用完还能吃,多方便。”

    两人对话刚一结束,场内有人说了话。应该是引荐沁欢楼入宫的大臣,他先是说了一些贺词之后,便提到了沁欢楼的事。坐在正前方的皇上听了他的夸赞之后,自然会说要瞧瞧这沁欢楼的舞姬,是不是真的如传言中一样,于是,祁悠然等人顺势登场。

    一群女人之中,除了祁悠然穿了淡红色的衣服,其他人都是粉白色的着装,所以她在人群里最为显眼。

    妖媚的容颜,在经过东方凌溪的加工之后,更加夺人眼球。感觉得到有数道不同的视线落到自己的身上,祁悠然目不斜视,怀中抱着木琴,径直走到地方后坐下,将琴放在了身前的矮桌上。

    祁悠然抬头冲东方轻染点了下头,还有那边负责打击乐的女子。她用余光扫了扫坐在皇上附近的一名女人,觉得她很有可能,就是楚云逸说的那个,徐夫人。

    琴声响起,东方轻染风***的扭动着腰肢。一挥长袖,一个扭身,接着下腰,动作一气呵成,干净利落却又不失柔美。

    祁悠然低头抚琴,时不时抬起眼眸看一看东方轻染等人的舞姿,也顺便,让别人看清楚她的脸。

    【今天去医院挂了两瓶点滴,回家迷迷糊糊写到现在,让大家久等了,抱歉……我一会儿会继续写,把明天的赶出来,我保证你们明天早上起来,可以看到明天的更新,骗你们是小狗……】

    【感谢宝贝wang1205的荷包打赏,hollen58的鲜花,缓缓归i、夏云浅、胖胖妈咪和万亦喧的月票。你们都是我的小苹果,另外剧透一下,太子爷很快就会把悠然绑回京城,逼她成亲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妃卿不娶,腹黑太子真难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夜三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夜三爷并收藏妃卿不娶,腹黑太子真难缠最新章节